6月0号这天,是个好天。︾,

    好天的意思就是,阳光灿烂得很,没下雨。

    都六月底了,你就甭指望这天会凉快点。

    冯一平醒过来,旁边黄静萍又惯例不在,平常她就早起,这些天更是如此,没办法,儿媳妇不好做啊,外公和爸妈还没回家,她可不得比平常更积极吗?

    眯着眼睛穿衣服的时候,冯一平又有了一种很久违的感觉,有些烦躁,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

    这种感觉很熟悉,大学以前,每次重要的考试前都是如此,只是上大学以后,这种感觉确实久违了。

    和以前不一样,现在考试他再也紧张不起来,不是因为考得多没感觉,而是因为现在他虽然没把握能考多高的分,但是,能考多低的分是有数的——考得再差,及格都不成问题,而现在的考试,只要及格,问题真不太大。

    刷牙的时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他又有些好笑,现在好歹已经有了些基础,怎么还这么沉不住气?

    在冯一平这,冯振昌又恢复了以前的作派,一般情况下不靠近厨房,不过也没闲着,这会正和外公在给院子里的花浇水。

    早餐已经好了,梅秋萍和黄静萍正在往餐桌上拿,见他下来,梅秋萍笑着说,“我就说了不用叫吧,他就这一点好,越是有大事的时候,越自觉,从小就这样,”

    黄静萍甜甜的笑着,“那是你们教育的好!”

    这话说得,冯一平有些小意见,好像自己一身的优良品质,全是爸妈教育出来的一样。难道我自己就没有发挥点主观能动性?

    但这话却说到了梅秋萍心坎里,眉开眼笑的,在黄静萍头上摸了一下,对冯一平说,“快去叫外公和你爸吃饭,”

    我这是。失宠了吗?冯一平郁闷的想。

    “紧张吗?”冯振昌往他盘子里夹了一个煎鸡蛋。

    以前家里困难的时候,饭桌上但凡有点好东西,他们都紧着冯一平先来,现在虽然日子好过了,但这个习惯还是改不了。

    “不太紧张,”冯一平喝了一口牛奶,“有多好我不知道,但结合年后节日促销的情况来看,肯定差也差不了。”

    “那就好。我主要是担心,这一次的促销,不是不在节日上吗?”梅秋萍说。

    “其实,节日就是个由头,就比如月初的端午节促销,结束的时候,有好多东西,比粽子卖的还多。”冯一平解释了一下。

    “紧不紧张?”到了公司,金翎问的也是这句话。

    “期待大于紧张吧。”冯一平一来就登陆进了管理系统,虽然知道这会还没开门,还是连着刷新了几下,结果,当然看不到有销售。

    “要说紧张也有,这一次的促销。也算是一个创新,我紧张的是,大家能不能从这样的创新里汲取营养。

    我们这一行,一种新的促销方式实施后没多久,其它的竞争对手就会跟风。要想保持领先,除了其它方面的工作,创新最重要,最好要保证竞争对手一直都跟在我们后面模仿。”

    金翎点点头,“确实,原创最重要,这些话,到时在总结的时候,你应该提一提,”

    知道人手紧张,在安排促销期间值班的时候,陆青主动跟店长要求,这一周,他可以间隔着上个白班和一个夜班,这头一天,他正在店里。

    现在的他,是标准的营业员装束和步调。

    穿着短袖衬衫,套着小马甲,双手紧握放在小腹前,在货架间踱着步,路过角落的时候,还对那里的一个略显紧张的学员笑了笑。

    这是个还培训完的学员,只佩戴着临时的胸卡,很紧张,虽然用不上,手里还一直拿着打码枪。

    收银台的小姑娘好像也静不下来,再规整着柜子上陈列的小商品,不时抬头看看外面,“你们说,顾客会什么时候上门?”

    …………

    省城,已经负责一个区的胡珺婷,今天起得更早,现在正在一个店接一个店的巡视,开门已经快半个小时,预想的大规模销售还没有开始,站在一家店门前,望着街上行色匆匆的路人,她给王金菊打电话,“你那边怎么样?怎么到现在,进店的人还是不多?”

    电话那边很吵,估摸着王金菊刚好从公交车上下来,“不用急,这应该很正常啊,你不是知道吗?这会不少人还在送孩子上学回来的路上,一般要等她们顺道到农贸市场把菜买好了,才会来店里吧,”

    “我这不是,紧张吗?”胡珺婷笑着说。

    “呵呵,放心吧,这次准备这么长时间,一定会不错的,”王金菊对她说,好像也是在给自己鼓劲。

    就是啊,就冲这些天到店里问促销详情的那些顾客,这一次活动的效果,肯定不会差,挂了电话,胡珺婷也安心下来。

    “这会先放松一下,估计九、十点的时候,你们想放松也没时间。”她走进店里,对里面的个人说道。

    佳美总部,何志韬在打电话,“对面店里还和平常一样是吧,那就好!”

    “哈哈,”放下电话,他忍不住笑起来,不作不死这话现在还没发明,不然他一定会拿出来用。

    “叫你们嚣张!平常的节日也就罢了,还自创什么‘半年’,我倒要看看,这次你们投入这么大搞促销,会有个什么下场!”

    他话里是满满的怨念。

    真怪不得他,刚上任的时候,他也雄心勃勃来着,幻想着很快就会在省城追上有佳,之后把它远远的甩在身后,然后,梦想有多美好,现实就有多残酷。

    依托一天比一天壮大的规模优势,有佳不管在商品种类还是价格,以及供货上,都比佳美好太多,到现在为止,思想有多远,佳美就离有佳有多远。

    他提出的进入下面市州的计划,省商总部还没同意,其实,是他还没放弃而已,他已经知道,主要的几个头头脑脑们,对这个计划还是持反对态度,理由也很充分,省城这样占据天时地利人和的地方都争不过别人,效益还这么一般,到下面的市州,怎么和人竞争?

    没办法,虽然还在寄希望于领导们同意,他现在不得不调整工作重心,从大规模扩张,改为进一步夯实基础。

    可恨的是,从年初开始,有佳就开始了一波接一波的节日促销,就没个停的时候。

    可气的是,和佳美斤斤计较的那些供应商,偏偏每一次都对有佳倾力支持,所以到现在,他感觉自己头发都白了几根,但无奈的是,就是在省城,和有佳的距离也越来越大。

    现在好,他们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何大经理愉快的哼着刚流行起来的歌,“不如跳舞,聊天倒不如跳舞,让自己觉得舒服,是每个人的天赋,”

    人心情好,忍不住声音就大了些,外面的秘书,听着从里面传来的这走调到火星的歌声,摇了摇头,端着泡好的茶,又往茶水间避,还是等会再送进去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