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月6号晚十二点,为期一周的促销活动圆满结束,加上最后一天的百八十万销售,这一周的销售,总额为四千百一十万多,额外增加的销售额,近千五百万!

    冯一平很满意,员工很满意,供应商很满意,外公和爸妈也很满意。

    不少累到亢奋的员工,想着明天终于可以休息,结伴去ktv庆祝,冯一平却没有那个兴致,披星戴月的往家里赶。

    他开门和停车的动作都很轻,结果一进门,爸妈房间的门就打开了,妈妈披着衣服出来问,“回来了,最后的数字是多少?”

    “四千百一十万,”冯一平轻声说,他知道妈妈是个改不了的急性子,今天他几点回来,妈妈就会等到几点,不然睡不踏实。

    “哦,那今天买的人还是不少,”前六天的数据,她都记着呢。

    “最后一天嘛,比间几天的情况要理想,”

    “秋萍,你就非得这个时候问吗,让一平先睡,有什么话不能明天早上再说?”母子俩窃窃私语的时候,外公的声音响了起来,原来他老人家也在等着。

    冯一平往上一看,果然,黄静萍也静静的站在二楼楼梯口那,借卧室门缝里露出的灯光可以看到,她是赤着脚的。

    呵呵,看来一家人都没睡。

    这为期一周的促销,相当于圆满的结束了一次考试,不过,另一场考试也接踵而来,还有不到十天时间,也就是旬的时候,他将迎来一年级的期末考。

    不过。在这之前,在首都前后住了大半个月的外公和爸妈,也到了要回省城的时候。

    这一次,老爷子执意依然坐火车回去,“飞机又不是没坐过,我还是坐火车踏实。”

    火车西站的候车厅里,梅秋萍又开始了例行的谆谆教诲,“大人不在身边,你们两个好好过,互相都谦让点,特别是一平你,不管学习和工作上碰到了什么难事,都不要朝静萍发火,记住啦?

    另外。虽然暑假你们也很忙,但无论如何,总要回家里看看,就是我们不想,静萍,你爸妈该很想你的,”

    “好的阿姨,”黄静萍低眉顺眼的答道。

    “一定得回来一趟。我们看了日子,下个月就要搬家。这么大的事,你不回来怎么成?”冯振昌说。

    是的,不管是在城里还是乡下,乔迁新居,总是一件大事。

    “我肯定回去,”冯一平说。作为儿子,这样的事,他无论如何不能缺席。

    “生意上的事我不懂,不过按我说,你现在赚的钱。几辈子也够花了,平时就不要太心急,我看你现在,少有个闲的时候,熬夜更是常事,到后来你就知道,钱财总是身外物,身体最要紧,”外公说。

    “放心吧外公,我知道的,其实主要是这一阵子事情太多,平时不这样,还有,我身体好得很,扛得住,而且我都计划好了,最迟到四十岁,我就退休,”冯一平笑着说。

    …………

    县城,刚刚结束一个月回炉培训的面馆老板们,下午包下了培训基地附近的一家农家乐,就是回家过年,也没有机会把他们这么多人聚在一起吃饭,加上刚刚从有规律的培训生活里解放,席间很是热闹。

    虽然这一个月的培训,有些课程,让他们这些儿女都大了的人有些难堪,但请来的培训老师们贴近实际的讲解,还是让他们很有收获。

    大家虽然有时面上表现得不在意,或者不乐意,其实心里都挺珍惜,放几年前,他们这样的泥腿子,哪有听专家教授上课的机会?

    开回来的几十辆面包车,在外面停了一大片,很抓人眼球,老板过来敬酒的时候,问了一句,“敢问兄弟们是做什么买卖?”

    “我们啊,比不上老板你,”肖建平笑着说,“就是开个小面馆的,”

    “对,开面馆的,”大家都笑着说。

    酒喝多了,有些人难免会有些失态,冯春堂的舅子就嘟囔了几句,“不就是开个面馆吗,哪个做不来?让我们花几千块钱到这儿呆上一个月,在那些年轻的老师面前还得装孙子,我看啊,这纯粹是脱裤子放屁,”

    他这话一出,周围安静了一大片,东明哥对他怒目以示,因为打牌,这一个月被几个哥哥轮番教育的冯新华也一脸不满的看着他,王昌宁爸爸一向话不多,也和谁都好说话,这会也冷冷的看着他,肖建平笑着不说话,却看着冯春堂。

    冯春堂腾腾的走过去,一把把喝得有点多的舅子拽到地上,跟着就是一脚接一脚的上去,“你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东西!两年前你怎么不说这话?大过年的到家里跪着求我,让振昌叔给你个机会,自己一分钱没有,我出一部分,另外缺的那些,还是振昌叔看在我的面子上,在信用社担保,给你办的贷款。

    看在我的面子上,你个外姓,他也一分钱的加盟费不收,你今天说这样的话,是良心都让狗吃了吗?

    现在你翅膀硬了,什么都会了,了不起了?你懂个狗屁!你怎么不看看,那么多开面馆的,有几家能像我们这样?今天我一定要替你过世的爹娘,替担心你的姐姐,好好教训教训你,”

    冯春堂这是来真的,原本在塆里,他就是冯振昌的老伙计,虽然原来日子比冯一平家好些,但真正富起来,还是冯振昌带着他们到省城卖糖炒板栗,以及后来开面馆,这会听了舅子的那些怪话,心里也是真的有气。

    他舅子本来酒就喝得不少,被冯春堂拽到地上的那一刻,整个人就懵了,他是真的不相信姐夫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么对他。

    等冯春堂含恨踢了五六脚,他才反应过来。“冯春堂你他妈的居然打我,”

    他顺手摸起旁边的凳子,就待还手,可是,他那里还动得了?

    冯春堂动手的时候,不对。动脚的时候,没人拦着他,现在他想动手,旁边马上围过来一大群,他不想松开椅子,从手臂到手腕,马上被好几个人捏住,他感觉那只手都没了知觉,然后。椅子不知被谁轻轻的接过去。

    “唉,郎舅嘛,有什么话不能说?哪用得着动手,对不对?”

    一个二个的,说这些话的时候,好像为了加强语气,都会在他肩膀上拍一下,是真拍。有几个尤其用力,比如东明。等人群散开的时候,他不要说拿椅子,拿筷子都费劲。

    他顿时想起了过世的父母,爹,娘,他们这是组团欺负你儿子!

    …………

    省城。已经结束考试的肖志杰和王昌宁,带着各自的女朋友,又聚到了一起。

    这一次聚会,轮到了肖志杰家,肖胖胖同志为了表现出和王昌宁的不同。没有像他那样一直和张秋玲腻腻歪歪的——主要是张秋玲很烦在人面前腻腻歪歪的,一直陪王昌宁坐在客厅。

    “你暑假怎么安排?一平让我们先去他那,你觉得呢?”

    “倒也没什么事,顶多就去家里面馆帮帮忙,”王昌宁说着,眼睛又不由自主的看向在厨房里忙着的于莲。

    肖志杰鄙视的看着他,小声说,“你个离不开女人的家伙,”

    然后提高声音,“一平说了,让我们现在先去首都玩些天,然后和他一起,坐着酒店新买的加长车回省城,你没问题吧,”

    “我没问题,”王昌宁并不是真像肖志杰以为的那样,就离不得于莲,他们个之前的基情,这会份量也挺重,“秋玲也去吗?”

    “我去不了,暑假要补习,刚好我和于莲作伴,你放心吧,我会帮你看着她的,”张秋玲在厨房里应了一声。

    要去首都的,不止他们俩。

    黄沁萍这些天一有空就学唐僧,在爸妈面前碎碎念,“爸妈,你们同意了啊,放暑假我就去首都找姐姐和一平哥玩,”

    理工大学,郑佳怡和同宿舍的姐妹也在聚餐,问起她的暑期安排,“我啊,大概会去首都看看,”

    …………

    首都,冯一平又在请客,这两天,他已经请了好几次客。

    放假前的聚餐,是颜志达和韩贵亮这两个首都人请的,但第二天,又轮到冯一平给要去参加暑期调研的金宝和颜志达、韩贵亮践行,之后,离校前,小蔡公婆俩,又带着美院的几个同学,拉着冯一平宰了他一顿。

    至于今天的这一顿,他请的心甘情愿,这一顿,请的是公司要去美国的代表团。

    是的,原计划只金翎和洪浩然两个人去,到现在,却变成了一个代表团。

    金翎以下,成员包括,智通公司洪浩然,金融公司李睿远,杂志社高屹铭,外贸负责人欧伯阳,外加酒店老总徐斌的副手杨华杰。

    “这一去,大家都有任务在身,可都不轻松,我在这先感谢大伙,并预祝大家一切顺利,”冯一平举起杯。

    “应该的,”

    “放心吧,”

    “这个时候去,应该比较轻松,”

    …………

    候机大厅里,冯一平笑嘻嘻的把洪浩然拉倒一边,“洪哥,”

    “不敢,冯老板有什么指示?”

    “我也不敢,呵呵,我就是想啊,这一波的互联网公司倒闭潮,不但丢了工作的人多了起来,估计市场上也有好多台式机、笔记本、打印机,以及其它各种办公和网络设备,你要是有时间,拣那些成色不错的,挑一个货柜回来呗,反正家里都用得上,”

    这些疯狂烧钱的公司,在设备上是舍得投入的,指定是只买贵的,不买对的,现在大厦都顷了,这些东西估计都是几折在处理,而现在的各种电子设备,特别是生产力工具,可不像后来那么便宜,能买一货柜回来,他们这一趟出去的差旅费,肯定能省出来。

    再说,冯一平后来也羡慕那些在每年的黑色星期五,到美国一个货柜一个货柜扫货的土豪们,嘿嘿,现在哥也能这样做。

    “我倒是想趁这个时候,为自己买点东西,还是冯老板你大气,没问题,我保证以几折的价,给你买一批新的设备回来。”洪浩然竖起大拇指。

    心情很愉悦的冯一平又转到金翎那边,“此去万里之遥,君当善自珍重,”

    黄静萍在一旁嘻嘻笑,金翎也笑着说,“知道你是作家,有化,可能不能不要在这时候说这样的话,我的牙都要酸掉了,美国看牙医可不便宜。”

    “那好,我跟你说白话,”冯一平咳了一声,“出门在外,一定要牢记我的交待,多喝酒,少吃菜,”

    她们两个挽着手笑得花枝乱颤,好不容易停下来,金翎问,“你是不是说反了?”

    黄静萍也说,“对呀,”

    “反了吗?没有吧!总之,遇上不同的人,你就灵活对待,比如要是碰到对眼的,那就多喝点酒,少吃点菜,把自己往死里灌,给别人一个机会,也是给自己一个机会,”

    金翎气急,但早有准备的冯一平,已经跑到李睿远面前。

    ——本卷终——(。。)

    ps:  ps:第卷鲲鹏展翅让我们和冯一平一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