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的省城,一点都不辜负她“火炉”的称呼,酷热难耐。

    北边热得干脆,这边热得潮闷,虽然太阳明晃晃的,亮的耀眼,热的发烫,偏偏空气好像都能拧出水来。

    这样的时候,坐在有空调的车里,看着外面那些烈日底下的行人,或者是旁边没有空调的公交车里,拿着东西在扇风的民众,你会油然而生一种优越感。

    要是副驾上再有一个靓丽的妹子,而且她的柔情似水,那你的幸福感会爆棚的。

    但是如果这一切来的太过容易,你就不太会珍惜,比如马继伟,他现在并没有觉得幸福感爆棚,他觉得很烦躁。

    旁边的妹子也一样,嗲声嗲气的说,“继伟,还要等多久?要不你去前面看看?别,还是算了吧,你看这天热的,路面好像都晒软了,你看你看,路面上的那一截,好像空气都是扭曲的,”

    这个妹子,马大少已经和她在城外的度假村缠绵了天,稍有些厌倦,现在对她的话也是一边耳朵进,一边耳朵出,“妈的,又不是市心,又不是高峰期,都两个绿灯了,前面怎么还是一动不动?”

    偏偏前面那辆车的前面,是一辆大公交,路口那发生什么事,他一点都看不到,只听到那边,鸣笛声一片。

    大概也猜得到,应该是有车抢道,导致堵起来了吧。

    前面公交车里的乘客,比他还急,有些擦着汗,焦急的从窗口探出头去,看看前面,然后。又骂骂咧咧的坐了回去。

    还好,第五个绿灯亮起来的时候,个交警骑着摩托车赶过来,其的一辆,还带着一个戴着黑帽子的警察,马继伟还注意到。有一辆闪着警灯的警车也慢慢的跟在后面。

    第个红灯亮起来的时候,车流终于慢慢的动了起来,马继伟慢慢的朝前挪了大概一个车位,看到有一辆车在前面路口右转,是加长车!

    而且还不止一辆,后面跟着的一辆也是,两辆车一模一样,不消说,这两辆车肯定是刚才堵路的罪魁祸首之一。

    国人和老美一样。车就喜欢长,喜欢大,旁边的妹妹看直了眼,“这是谁啊,这么大的排场,一来就两辆,”

    和那两辆车一比,马继伟也感觉自己这辆还算很好的宝马。立马变成了小弟弟,所以他有些没好气的说了一句。“有什么,说不定是那家婚庆公司在哪里淘回来的二手车,”

    话刚说完,就被警察的举动打了脸。

    刚才来的辆交警的摩托车里,这时有一辆等在那两辆加长车前面,看起来是绝对是开道的架势。

    有一个游走在政商之间的支行长老爸。算是标准“二代”的马继伟,感觉脸上有些火辣辣的,恨恨的说了一句,“也不知道是哪个烧包,”

    妹子挺乖巧。附和道,“就是,拽什么拽,有什么好拽的!”

    然后马继伟自己打了自己的脸。

    后面那辆的车窗摇下来,一个年轻人笑着对路边的那个警察挥挥手,还说了句话,看口型,应该是谢谢。

    路边树下那个腆着肚子,把帽子摘下来扇风的警察,马上笑得就跟吃了一斤蜜一样甜,勤快的点头,马继伟注意到了他的警衔,两杠两颗四角星,一个二级警督。

    二级警督态度这么好,看来车里的人,还真是有点身份的,是谁呢?

    他马上又看了看那快摇上的车窗旁的人,觉得有些眼熟,在那两辆车跟着开路的摩托车走了以后,他终于想起来,“是他啊,那还是能拽一拽的,”

    “啊,什么?”妹子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身边的这个男人,一向可骄傲的紧,这是交往以来,第一次听他说这样服软的话。

    “没什么,”马继伟也在路口右转,跟了过去,他猜得到冯一平要去哪里。

    “不是去甜蜜蜜吃饭吗,怎么也走这边?”

    “你不是想在十月的演唱会上有个好位置吗,正好现在去找他,”

    “你是说,刚才的那个人,是嘉盛的老板,不是,是老板的儿子?”想到刚才那张年轻的脸,妹子主动纠正了一下。

    这两辆车里,自然是冯一平他们六个人,他们剑客一辆,前面的那辆里,坐着黄静萍姐妹和郑佳怡。

    “我感觉,还是红绿灯前的时间最宝贵,比我们考高考考试时的时间还要宝贵,真是一秒也是好的,”肖志杰说。

    “是啊,抢这几秒,结果耽误了十几分钟,”王昌宁手里拿着一个高脚杯,很有派,只不过,里面装的是不是红酒,而是可乐。

    “天气太热,估计大家的脾气也会大一点。”冯一平笑着说。

    要不是开这两辆车的师傅水平高,刚才就会和那突然变道的车撞上。

    “在十字路口脾气大,小心以后都没时间发脾气,”肖志杰还有些余怒未消的样子。

    “我看你主要不是气这个吧,放心,秋玲就在酒店等,你顶多就迟上二十分钟跟她见面,”王昌宁笑着说。

    肖志杰马上反唇相讥,“你不也一样?”

    头车里,郑佳怡伸了个懒腰,“终于到了,再好的车,坐上十几个小时下来,还是难受,”

    郑佳怡捶了捶腰,“是啊,好在间住了一个晚上,不然真够呛,”

    趴在车窗上看风景的黄沁萍转头笑着对郑佳怡说,“郑姐姐,你家不就是在省城吗,你在哪下车?”

    黄静萍敲了妹妹一下,“我们午要一起吃饭的,”

    “是,我也想去一平的酒店看看,”郑佳怡这一段时间,也算是练了出来。

    在首都的这一个多月,黄沁萍从和她见面起,就对她有些敌视,经常会装作童言无忌的刺她几句。

    她作为一个大学生,当然不好和一个初生计较,所以结果往往是,市长上大学的女儿,在副镇长上初的女儿面前,经常完败。

    到后来,郑佳怡有了心得,不管黄沁萍说什么,该做什么照样做,反而经常把黄沁萍气得牙痒。

    从沿江大道看过去,嘉盛假日酒店,不再是年后去首都前看到的那个样子,外墙面的装修已经就绪,酒店周边,道路和绿化工作,业已完成,再也见不到大大小小的施工车辆和堆积的各种材料,不了解详情的人,会以为酒店已经投入使用。

    其实也差不多,下个月旬开始,就要试营业,现在内部的装修也已经结束,按计划,这些天,正在往客房里安置家具和电器。

    车一到酒店门口,张秋玲就和于莲跑了出来,肖志杰和王昌宁忙笑着跑过去,“今天不补习?”

    “我请假了,”

    “今天不上班?”

    “我调休了,”

    说的都是非常没营养的话,离愁别绪,都化在相视的眼睛里,都化在紧握着的手里。

    她们后面,小舅和徐斌笑着迎了出来,梅义良双手搭着外甥的肩膀,打量了一圈,点点头,“孙区长也在,去跟他打个招呼,”

    “姐,这么大的酒店,都是一平哥的?”黄沁萍问。

    黄静萍点点头。

    “那我以后来,是不是可以住这里?”

    “是,到时找我就好,”徐斌走过来,“要不我带大家都参观下?”

    “徐总,这位是郑佳怡,我们市长的女儿,”黄静萍拉着也是第一次来的郑佳怡的手,把她介绍给徐斌。

    “郑同学好,久仰,经常听一平提起你,”老板老家市长的女儿,自然不敢怠慢,徐斌客气了一句。

    但他不知道,自己这一句话,刚好客气的有点不妥。

    在秘书的陪同下,孙区长这时也在朝外走,冯一平笑着伸出手,“孙区长好,好久不见!”

    “是啊,不就是好久不见吗,所以,我今天是专程来迎接你的,”孙区长握住冯一平的手,用力的摇了几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