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汇聚

 热门推荐:
    “那我真是愧不敢当!还要谢谢你刚才的安排!以后区长你有什么指示,吩咐一声就是,该我这个后辈去拜访你,”

    堵车了让交警去解围,到了酒店他又等在这里,孙区长这安排,热情的让冯一平有些疑虑。≧,

    “呵呵,那些都是小事,你这车真够长的,不过,在我的辖区内,怎么能让你不方便?至于是我接你还是你拜访我,都没关系,怎么方便怎么来,我知道你现在在省城时间不多,还是我找你方便些,”孙区长亲热的跟在冯一平旁边,朝里面走。

    “孙区长这次来,有什么吩咐?”落座后,冯一平问了一句。

    “我们区政府已经开会定了下来,以后区里所有要求高的接待,都放在你们酒店里,”

    虽然冯一平马上想到了会不会出现打白条的现象,但孙区长的这个表态,也算是一份大礼,政府的招待费用和会务费用,可不是一块小蛋糕,“非常感谢区长的支持,”

    “呵呵,应该的嘛,我们区政府当然要支持辖区内的企业,”

    “我们也一定会服务好区政府的接待和会议工作,”看到孙区长的杯子空了,想着他今天的这些安排,冯一平殷勤的给他续茶,“区长你请,”

    “谢谢,谢谢,”冯一平的举动,孙区长也很受用,“我就直话说了吧,今天过来,除了接你,也在和梅总协调演唱会的事,区里想,能不能把举办场地放在区体育馆?”孙区长问。

    “我是赞成的,区里对我们这么支持,我们当然也要协助区里的工作。”冯一平听了他的话,没怎么考虑就做了表态。

    “但是区长,虽然这场演唱会是我们举办,但这些明星对场地的要求很高,而且在合同上都注明了,按他们的条件。市里的哪家体育馆都不符合要求,而且体育馆原有的那些硬件,增加了新建舞台的难度和成本,也限制了一些新器材和设备的运用,那些明星经纪人经过实地考察后,向我们提议,到时干脆就在酒店前面那一块,新搭建一个舞台,”

    他肯定得很利索。推脱起来也很干脆,而且理由充分。

    其实主要原因,当然是冯一平想借机宣传自己的酒店,这么好的出镜机会,怎么能放弃?

    “也是,区里的那个体育馆,又小又旧,真的是不能满足要求。我们一直想新建一个,就是资金缺口太大。好了不说这个,那我想,到时能不能帮着宣传一下我们滨江区?”

    “这个没问题,”冯一平一口应承了下来,他想好了,到时最多就加上一些字什么的。了不起,让孙区长到时上台去讲几句,而且,怕是这一点,才是孙区长的要求吧。

    “另外。区长,关于新建体育馆的事,我有一些想法,可以供你参考,”

    孙区长来了兴趣,“你的想法,那肯定是不错的,快说来听听,”

    “我听说南方的一些城市,在新建体育馆的时候,也面临了资金不足的问题,于是,他们就提前把场馆里的座位卖给市民,比如,市民出一定金额的钱,这个位子就是属于他的,未来十年,体育馆里不管举办什么比赛或者其它活动,他都可以去坐在自己专属的位子上,免费观看。”

    孙区长投之以桃,冯一平报之以李。

    这些年,各级领导们都知道,抓建设,是一件一举多得的事,见一些面子工程,不但是自己能力的体现,也是政绩,又能增加辖区内的gdp,顺道还能团结一些干部,充实一下自己的荷包,从封建社会到现在,政府工程里的一些事,呵呵,你懂的!

    但是,有这个心的大多数领导,往往都面临一个问题,缺钱!

    “这还真是一个新思路,”孙区长一拍椅背,他一听就明白了,“如果座位能卖出去一部分,再加上预售的商铺,真的能解决一大部分资金难题,”

    他笑着说,“梅总,你这个外甥,还真是样样都拿得出手,我真想不出,会有什么事能难住他,”

    这一次会面,也算宾主尽欢,送走了孙区长的车,冯一平正想去邀里面的几个去吃饭,酒店前面一辆宝马里钻出一个人来,远远的就叫道,“冯总,”

    冯一平和梅义良一看,马上记了起来,这不是马继伟吗,他怎么也来了?

    “真巧啊马总,”冯一平迎上去,上门的都是客嘛,而且这哥们虽然没帮什么忙,但是为人还不错。

    为人还不错的二代,一般前途也会不错。

    只是还在学校的时候,他梳着一个成熟的小背头,现在走上社会了,反倒留着一个清爽的板寸。

    “不巧,我是在路上看到你的车,一路跟过来的,”重新认识一下,马继伟递过来一张名片,冯一平一看,“顺益认证”副总。

    “马总你这个生意好,”冯一平赞了一句。

    “你就别挖苦我了,大学毕业后,我们都不想去机关上班,刚好要认证iso标准的企业越来越多,就拉了几个人,大家一起成立了这家公司,说白了,还是靠着老一辈吃饭。嘉盛要是有这方面的需要,还请照顾一下我们的生意,”马继伟说话,还是和以前一样直爽。

    “一定一定,你们这样豪华团队开办的公司,能为那些要认证的企业省多少事啊,这位是嫂子?”冯一平笑着问马继伟挎着的那个女孩子。

    “我女朋友,”马继伟连名字也不介绍,“这次冒昧前来,是无事不登宝殿,有事要麻烦你,”

    “我知道,票是吧,没问题,一定是好位置的,要几张?”冯一平知道,这马大少,就好追个星。

    “一平你真爽快,有个五六张就好,以前没帮上忙,不好意思,现在,我们公司的合伙人,家里从工商税务到技术监督局都有,有什么用得上的地方,你尽快说话,”

    马继伟很精明,自己和一帮二代开公司之后,更知道做事的不容易,所以才特别佩服没什么基础,但短短几年就把生意做大的冯一平。

    “什么帮没帮上忙的,朋友之间,说这个就太见外,也到饭点了,马总赏脸午一起吃个饭?”冯一平邀请道。

    “我这来的太冒昧,你刚回来,肯定事多,我就不打扰,过两天,我请你吃饭,还请一定赏光。”马继伟笑着说。

    “他爸爸快退了,”朝车挥着手,梅义良说。

    “哦,难怪呢,姿态这么低,不过,我觉得他有前途,”

    …………

    另外一边的会客厅里,肖志杰在徐斌走之前问了一句,“徐总,一平他现在见的是什么人?”

    “是滨江区的区长,不好意思,我现在也得过去,”

    “没事徐总,你去忙吧,大家都是自己人,我们自己可以照顾自己,”黄静萍说。

    他一走,肖志杰这个官迷又问了起来,“滨江区的区长,是什么级别?”

    “副厅级,”郑佳怡说。

    “啊,一平现在接触的,都是这种级别的干部啊,”

    “你也努力吧,争取以后也当区长市长,那我们不也是和大干部打交道吗?”说这话的,当然是仗着童言可以无忌的黄沁萍。

    “谁当市长呢,”冯一平笑着推开门走进来。

    “一平哥,可以吃饭了吧,我肚子都饿死了,”黄沁萍跑过去,毫不见外的摇着冯一平的胳膊。

    “我们的小魔女饿了,走,这就去吃饭,”

    “我们就不去了,你们好好吃,地方订好了,司机都知道,”酒店门口,梅义良对站在车边的冯一平说。

    这时,又有一对姐弟顺着车道走过来,女孩子看着车边的人,叫了一声,“一平?”

    冯一平看了一愣,“你们怎么在这?”(。。)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