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的人,是张彦和弟弟张弘。

    “我爸这些天一直在这,你是今天刚回来的?”张彦牵着弟弟的手走了过来,张弘看着这边的车和人,还有些不好意思,一直躲在姐姐身后。

    “梅叔叔好!”

    “哦对,你们认识,”梅义良笑着说,“刚好,你们也没吃饭吧,一起去,年轻人在一起说得来,”

    黄静萍笑着走过来,亲热的拉着张彦的手,“好久不见,走,去我们那辆车,刚好说说话,”

    “姐,”张弘轻轻的叫了一声,有点不敢松开张彦的手。

    冯一平牵起他的手,“还记得我吗?我们上这辆车,你姐姐她们那辆上,都是女孩子,”

    这下梅义良有点看不懂,外甥对张栋梁一家好像特别关心和关注不说,静萍是怎么认识张彦的?

    “小弟弟,叫什么,上几年级了?”肖志杰笑眯眯问。

    他们刚才看着冯一平和这陌生姐弟俩好像挺熟的样子,有点搞不清楚状况,没下车添乱。

    张弘低着头,绞着手,缩在冯一平旁边,不说话。

    “说家乡话,他听得懂,他就是我们隔壁县的,”冯一平说。

    “别紧张,这两位都是我的好朋友,”他拍了拍张弘的肩膀。

    “恩,”张弘总算吱了一声,但还是不回答肖志杰的问题。

    “他叫张弘,今年上初二,爸爸是装饰公司工程部的项目主管,”冯一平只好替他答了。

    这家伙后来也一样,在陌生人面前,就像个闷嘴葫芦。不大说话,但偏偏又是个犟脾气。

    这样的场合,张彦应对起来就自如得多,在黄静萍的介绍下,跟郑佳怡和黄沁萍打了招呼,“你们这是刚回来?”

    “对。刚刚到的,过几天一平他家要搬到新房子里去,不能耽误了日子,”

    “对,这是大事,他不能缺席,”张彦也知道盖新房子,对农村人家的意义。

    黄沁萍像条猎犬似的,鼻子特别灵。当然,也许是对一切靠近姐姐男朋友身边的女性,她都保持高度不信任和警惕,不客气的插了一句,“你是怎么和一平哥认识的?”

    “我爸就在装饰公司,当初还是一平和梅叔叔到我们县里把他找来的呢,”张彦笑着说。

    “我是问你们怎么认识的?”黄沁萍还紧追不放。

    “他们送我爸回家的时候,”

    “黄沁萍!”黄静萍在妹妹头上打了一下。

    黄沁萍这下收声了。她很清楚,姐姐连名带姓的叫她的时候。是真生气,可是,我这是为你好好不好?她摸着脑袋,有些委屈的看着姐姐。

    姐姐却不理她,笑着和张彦她们说话。

    见了张彦,郑佳怡有一种终于见到了亲人的感觉。过去的这一个月,她可被黄沁萍折腾的够呛,当下也出手帮张彦一把,“一平家的房子,现在才建好?那以前住的是什么。土砖屋吗?”

    “对呀,他家以前是土砖屋,我家现在还是,张彦,你家呢?”

    “我家也是,”

    郑佳怡真的有点不理解,“你们几家,按理说条件都不错吧,特别是一平家,到处都买了房子,怎么家里新房才刚盖起来?”

    黄静萍听了就笑,“呵呵,所以说你大小姐不知道农村的难处,一平高二的时候,也就是前年冬月,他们村才通了公路,路没通的时候,楼房怎么盖?十几里的山路,水泥、砖、钢筋,怎么搬进去?

    另外建房子不像买房子,就从准备材料到打地基,最后盖好装修好,不要一年,至少也要大半年,花钱不说,还费时费力的,同时田地还要照种,牲畜还要照养,所以这对农村人家来说,真是大事。

    其它的不说,据我观察,没有一家人盖完房子,大家不瘦一圈的,”

    这差不多一个月相处下来,黄静萍了解郑佳怡的脾气,不是个能不能开玩笑的人。

    “哦对,确实是,我想起来了,好像他们村修那条路的钱,还是一平他们公司先垫资,”郑佳怡有些尴尬。

    她本来是想给有些同病相怜的张彦解围,没想到因为不了解乡下的情况,问了个蠢问题,挺不好意思。

    “我家离县城近,路是早通了,不过以前存了好多年的钱,但建新房的钱不够,这两年有了点钱,但听了一平的,在省城买了套房子,家里的老房子,依然是没钱改建。”张彦说。

    她这一说,也算是缓解了郑佳怡的尴尬。

    “对对,我也听说他一直在鼓吹这个,”郑佳怡说。

    …………

    梅义良订的地方,是一家土菜馆,地道的家乡风味,对他们几个在首都玩了个把月,遍尝各种风味的的人来说,真的很对胃口。

    男的一拨,女的一拨,一气都点了不少菜,末了,冯一平问服务员,“卤菜有吗?猪耳朵,”

    “刚好有,”

    “那也来一份,”冯一平拍了拍旁边依然低着头,拘谨得很的张弘,“你爱吃的,对吧,”

    他清楚的记得这个小舅子,就好这一口。

    黄沁萍见了又有意见,“一平哥,你还不知道我最爱吃什么呢,”

    “以前你喜欢吃鸡腿,现在你喜欢吃大虾,放心,都有点,”以前不知道,现在这么会不知道?

    黄沁萍其实想说的是,冯一平不能对其它姐姐的弟弟这么关心,但是看自家姐姐和张彦现在谈的挺好的,怕惹姐姐生气,眼珠子一转,马上就把注意打到了低着头的张弘身上。

    “哎,你叫什么?”

    “张弘,”这会大家稍微熟了点,又是同龄的女孩子问起,张弘总算开了金口。

    “张弘,你和一平哥见面多吗?”她小声问。

    “这是第二次,怎么了?”

    “那就好!没什么,“听张弘这么一说,黄沁萍总算放心了一些。

    坐冯一平旁边的王昌宁碰了他一下,笑着小声说,“恭喜你,有个这么关心你的小姨子,”

    这样的话,他们这一个月里,说了太多遍,冯一平早就习惯了。

    “应该恭喜静萍,有一个这么关心紧张她的妹妹,”肖志杰更是眉开眼笑的说,“呵呵,还好秋玲家只有她一个,”

    “恩,别忘了我们那不但严厉,而且高要求的张校长,”彼此太熟悉,王昌宁轻轻一句话,就说到了肖志杰的寸上。

    也算是都到了自己地盘,大家都很放松,除了两个还在接受初等教育的,其它人都喝了点小酒。

    郑佳怡和大家朝夕相处了个把月,已经是熟人,刚加入这个小圈子的张彦,和同样是读师范的张秋玲,以及同是农村的于莲,都有话说,加上黄静萍对她又很照顾,很快,几个女孩子就打成了一片。

    冯一平看着那边经常朝这看上一眼,处的不错黄静萍和张彦,不知怎么有些眼晕。

    这是他们个人,第一次在一起。

    一个是曾经的初恋,现在的女朋友,一个是后来的老婆,现在的朋友。

    一个是曾经自己青春岁月里,最难以磨灭的回忆,就和童年时那几个粗糙的玩具,弹弓、木头手枪、陀螺等,以及当年那些大人们看起来可笑,但自己喜欢得不得了的游戏,还有后来的学校和同学一样,代表着自己的青春。

    一个曾经相濡以沫,无怨无悔的伴着自己从青涩走向成熟,从相识相知到血脉相连,唇齿相依,还共同孕育抚养了一个小家伙,刚在一起四处搬家的酸楚,终于有了个窝的欣喜,在一起时间长了以后的平淡温馨,那十几年,是自己曾经人生的菁华。

    过去、将来、现在,在这一刻交错,上辈子,这一世,彼此交融,不知不觉,还没喝几杯酒,冯一平感觉就醉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