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搬家,虽然意义重大,但是冯振昌早就放出了风声,这一次,不会摆酒,不会请客。

    不仅如此,他们还商量过,以后除了女儿出嫁,儿子娶妻这样的大事,其它的事都不会大办。

    现在和以前不一样,现在要是他们摆酒席,村里的,肯定一家不落都会来,周边几个村子,现在有惠及到的,一定会来,那些暂时还没惠及到,但是希望将来能惠及到的,也会来,还有镇上的一些人家,以及这两年越来越多的亲戚,加起来,没一千吧,至少也得八百。

    麻烦不说,还好像有点变相收礼的意思,可他们现在,还真不在乎那点礼金。

    然而,现实往往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搬迁的头一天,冯一平和姐姐一起,带着肖志杰和王昌宁刚到家,冯振昌就接到赵县长本人的电话,县长大人以不容推辞的语气说,他明天会莅临恭贺。

    跟着不久,王淦青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冯总,你这可不够意思啊,这么大的事,怎么不跟兄弟说一声,让赵县长又责怪我关心的不够,”

    “哪里,这样的小事,真不好麻烦大家,”冯振昌挂了电话,有点想不通,“黄镇长那里,我特意嘱咐过,不让他往外说的啊,他们怎么知道的?”

    冯一平也觉得奇怪,赵县长是怎么知道这事的?

    不过,现在也没时间琢磨这些事,既然县长和镇长都要来,至少得招待他们吃个饭,那菜品得张罗好点,得找个好厨师,好烟好酒也少不了。

    好酒好菜。比如茅台和海鲜,镇上还真没有,得抓紧从市里或省里带,好在现在橱柜厂每天都有货车在镇里到省城这一路往返,交代一声就行。

    但是,有些事。现在就得动起来,比如卫生,其它地方不说,村部和工厂,总得好好打扫一下。

    不等他给弟弟打电话,当村长的弟弟就给冯振昌打了过来,而且挺高兴,“县长要来?镇里刚刚通知我,他们会给村里送来一车办公设备。”

    因为县长要来,所以连带着村部的硬件都抓紧升级,老实说,这样的因果,冯一平他们也没想到。

    借到镇上取置办好的酒菜,顺道把邻居,也就是镇政府里的厨师,冯家升接回家的工夫。冯一平去了黄静萍家一趟。

    黄妈妈高兴的把铺子关了,和黄静萍一起。带着冯一平往家里去,周围那些原本在大热天的午,精神应该萎靡不振的人,这会一个个都精神的很,两眼放光的看着冯一平,明明知道他是谁。还非得问一句,“这是静萍的男朋友吧,真精神,小伙子是哪里人啊?”

    偏偏黄妈妈很受用这一套,高兴的替冯一平回答。“静萍的初同学,冯家冲的,”

    旁边的黄静萍,也有点不好意思,不过却不愿意松开冯一平的手。

    黄承也回家了一趟,他也有点疑惑,“赵县长和王镇长怎么知道的,家里都准备好了吧,”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现在有多少人关心一平家啊,什么事打听不出来?”黄妈妈说。

    好像也有道理,筹建的桑蚕丝基地大人不清楚,镇上两家工厂的人,都清楚这个事。

    “都准备好了,只是叔叔阿姨,我来是想商量一下,要么明天静萍还是别上去吧,另挑个日子,你们说呢?”

    原本说好,明天黄静萍会跟着爸爸一起上去,也算是上门,但既然县长明天也去,那自然会抢走她的风头。

    “不好吧,我不是刚好可以上去帮忙吗?”黄静萍说。

    “也好,明天事多,静萍下次去也可以,”黄妈妈拉了女儿一下,不然明天女儿和丈夫,跟县长一起上去,又跟县长一起下来,主角肯定是县长。

    “那我也不能去吗?”黄沁萍不高兴的说。

    “都那么忙,你还上去添什么乱?”

    “我不在乎这些的,这么大的事,我是真的想上去帮帮忙,”送冯一平出来的时候,黄静萍说。

    原来她不是没想到。

    “不急在这一时,下次啊,”冯一平捏了捏她的手。

    搬家很简单,除了衣服被褥和锅碗瓢盆,老房子里的其它东西,都不用搬到新家去,早上赶上来的外公和两个舅舅,再加上邻居们的帮忙,一次就搬到位,放了一挂长长的鞭炮,冯一平他们,就算是乔迁新居。

    冯一平看着身后冷清下来的老房子一眼,也有了那么点小感概,从小学年级到现在,这房子,也承载了他不少过往。

    “走吧,”抱着一床被褥的冯玉萱说道,“它又不拆,不是还在这吗?”

    一进新家,梅秋萍他们在大厨冯家升的带领下,就忙了起来,看着新厨房里的设施,过来帮忙的小媳妇都啧啧称奇,“奶,你们家这厨房真好!”

    能不好吗,就这厨房的装修,花的钱比客厅的还多。

    …………

    今天的冯家冲,真比平时娶媳妇还热闹,不是有非常要紧的事,大家都给自己放了半天假,田地里活,明天还可以做,可是县长,这会以后,可不知道猴年马月才回来。

    于是,路边人家的屋前,村头的树荫下,都等满了看热闹的人,几个头发都白了的老爷子在那里感概,“皇五帝到如今,我们这一块,可从来没有来过这么大的官!”

    可不是吗,以前的时候,哪有百里侯,会朝他们这个山旮旯里钻?

    “是,我们都是沾爷爷他家光,”

    “是啊,要不是他家在镇里办了这么多厂,县长怎么会来我们塆?”

    “你们啊,还是想得浅,只要叔家这么发展下去,我估计,将来市长省长找上门来,也都不稀奇,”一个和冯一平平辈的人说。

    “我看你也想得浅,要是他们家在村里再多办些厂子,把我们村建得和电视里说的那些第一村,第一庄一样,将来说不定会有央领导来视察呢!”

    这是一个有想法的家伙!

    出于礼貌,接到蔡磊说已经从镇里出发的电话后,冯振昌和四叔,带着冯一平在村口迎接县长一行,快十点的时候,王淦青的吉普车打头,一共来了四辆车,看来县长这次出行,挺低调。

    见到等在路边的他们几个,车队停了下来,赵县长气色特别好,看来他这一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乡亲们的热情,不过他下车后,和这边打了个招呼,并没有马上过来,而是走向第辆车,这是整哪样?难道还有大领导?

    第辆车里先跳出一个人,笑着对这边喊,“一平,”

    这下冯一平总算明白了,为什么赵县长会知道他们家搬新家的日子,当然是听这刚从车里跳出来的郑佳怡说的。

    “你来怎么也不提前打个招呼?”

    冯一平跟爸爸和叔叔小声说了一下她的身份,“市长的女儿?”

    这下冯振昌也明白赵县长为什么知道,为什么回来,难怪呢!

    这还没完,那车里还出来一个人,冯一平一看,忙着又补充介绍了一下,“市长他丈夫,”

    “郑叔叔好,没想到还惊动了您,”

    “呵呵,我们来的冒昧,你不见怪吧,”郑博赡笑呵呵的说,“这一定是冯老哥,你好你好,不告前来,多有打扰!”

    “郑主任您太客气,你能来,我非常荣幸,这点小事居然都叨扰到你,真的很过意不去,”冯振昌握着他的手说。

    “哪里哪里,老方她刚好要去省里开会,不然她也会来,说实话老哥,我是早就想来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地方,才能培养出一平这样的人才?也顺道跟你们取取经,教育子女,也是一门科学啊!”

    他们这边寒暄得很热烈,那边的王淦青,今天好像特别高兴,小声对坐他车来的黄承说,“这方市长的女儿,好像和一平也是同学?你别说,这姑娘长的也真不错,你看看,她和一平站在一起,是不是也挺好?”

    他总算没有直白的说出“般配”来。

    在这个问题上,黄承不打算忍让,“是啊,像一平这样优秀的孩子,和谁在一起,看上去都挺好,这也说明了我女儿眼光好!”

    “你可真会给我找事,”大人们上车继续走,郑佳怡不,她要让冯一平陪着她一路走回去,说是要好好感受一下乡村风光,你说这大太阳底下的,有什么好感受的?

    “你们不都说乔迁新居,这是大事吗?作为朋友,当然应该来凑个热闹,”说是恭贺乔迁新居的,郑佳怡明显把这当成了观光游,而且像个二傻子一样,对遇到的人,都笑得很开心,然后看着冯一平跟那些人解释他们的关系。

    看着这一片葱绿的田园风光,看着这些淳朴的乡亲,还有路上带着几只小鸭子一起,呱呱走过的鸭子一家,还有那些刚刚从泥塘里打滚起来,哼哼唧唧的猪,路边树上结的板栗和柿子,路旁菜园里的各色蔬菜,郑佳怡很真诚的说,“我觉得,这农村,也挺好的啊!”

    “对,好多人也会觉得城市太拥挤喧闹,农村挺好,但是最后,大家还是都去了城市,”

    前面,赵县长受到了群众们发自内心的热情接待,看着那一个个激动的上来争着和自己握手的乡亲,他也很激动,这感觉,就像是在上一堂党课。(。。)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