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日本人的小把戏

 热门推荐:
    日本客户来考察这事,需要大家的配合,具体的说,是需要村里的小家伙们的配合。

    村里那些0岁以上的老人家,虽然都经历过小日本肆虐的那个时代,但是他们有分寸,倒是上了小学的那些小家伙,懂得不多。

    但是语上有小英雄雨来,音乐书上有放牛郎王二小,电影也看过小兵张嘎,导致非常朴素的恨小日本,平常拿着根木棍当枪扮八路军打鬼子。

    要是今天领着佐藤他们进村里的时候,那些小家伙唱着“九月十六的那天早上,敌人向一条山沟扫荡,”或者是“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抑或是拿着根小木棍,眯着眼对着他们,嘴里“啾”“啾”的模拟开枪,那真挺尴尬的。

    所以其实从昨天晚上开始,家长们就已经耳提面命的叮嘱小家伙们,和蔼点的会解释,“明天要来的那些人,是来做生意的,有了他们,食品厂的生意会更好,我们的工资也会更多,能给你们买更多的好衣服,更多好吃的和好玩的,所以对那些日本人要礼貌,”

    好多都是更直接的教育,“明天有日本人会来村里,凑热闹可以,不许做出格的事,不然,老子我板子伺候,”

    吃早饭的时候,王昌宁里外找了一下,“一平,你爸爸呢?”

    家里的规矩,吃饭的时候,总要等男主人坐下来以后,才好动筷子,特别是冯振昌还是长辈。

    “你们吃吧,别管他了,”梅秋萍从冰箱里端了几盒牛奶和果汁过来,“他一早就去了厂里。不过不用担心,厂里也有早饭供应,就我们两个人在家的时候,有时一日餐都在厂里吃,”

    对日本人来考察,冯振昌其实自己也挺在意和紧张。现在他在谁面前,都不愿意堕了面子,何况这次是外国人,还是日本人?

    也是一大早就去了厂里,不消说,肯定会四处检查一遍,主要的不是重视,而是想尽量呈现最佳的一面给日本人看。

    省城机场,高志毅带着一个从外国语学院找来的精修日语的同学——特别强调。男同学,举着用写着的佐藤次郎的牌子,等在出口处。

    他觉得有些奇怪,对面一个穿蓝色套装的ol,总是朝这边打量着,具体的说,朝他打量着,她身边。还有一个西装男,手里也倒提着一个牌子。

    他认真的想了一下。和那两人确实不认识,这是什么个情况?他明白自己是属于内秀的那种人,一般不会招陌生女孩子关注。

    “假模假式的,今天十四五度,居然还穿西装,”看着他们一身正装。高志毅暗自鄙夷了一下,不过看到对面的ol又看过来,连忙扭转头,顺带着挺直了腰板。

    “看就看吧,可哥哥我早就名草有主。”

    事实证明,他是真的想多了。

    当佐藤和菜菜子那班航班的乘客出来的时候,对面的西装男也举起了手里的牌子,看着上面的日,高志毅觉得挺眼熟,问旁边的小姜,“小姜,你看看对面,”

    小姜一看,“怎么他们跟我们接的是同一个人?”

    这是几个意思?

    佐藤依然是带着菜菜子来的,不过这一次,他们后面还跟着个推行李的年轻人。

    佐藤依旧是上位者的作派,板着脸,脸蛋配不上身材的菜菜子动作很到位,看到两边的牌子,分别躬了一下身,高志毅见状确定了,这来接日本人的,还有一家!

    方在一起一介绍,他总算知道对面两个的身份,那西装男,姓刘,是一家外贸公司的员工,而那女的,是省丰源食品厂老板的女儿,丰源和嘉盛食品厂的产品,当然有些重叠。

    “对不起高君,刘经理一直在跟我们商社联系,杜总的食品厂,产品品质也很好,希望我们能顺道参观一下,没有事先知会你,真的很失礼!”说完又是一鞠躬,菜菜子到时态度很端正。

    “我们的产品品质,肯定没问题,而且,我们肯定不会把售价翻上一倍再出售给贵商社,”杜敏笑着说。

    话说到这,高志毅哪还不明白,这当然是日本人的手段,就是希望挑动我们自己杀价。

    而对杜敏家的食品厂里来说,佐藤商社的订单,就是一年只有十万美元,那也值得全力去争取,何况嘉盛给佐藤那么高的价格,他们就是便宜一半也有得赚。

    当着日本人的面,高志毅不想和杜敏计较,“可以理解,只是我们董事长对合作的事也很重视,已经在厂里恭候几位的大驾,你们稍等,我跟他说明一下情况,”

    “你请,”

    杜敏趁机让推行李的那位,跟着她去她开来的车,那是一辆丰田普瑞维亚,选这车,当然也是投日本人所好。

    “怎么了?”冯一平挂了电话,坐在办公桌后的冯振昌关切的问。

    他今天当然也拾掇过,头发理得整整齐齐,胡子剃得干干净净。

    “没什么,”冯一平站到窗前,看着下面的厂房,听着那规律的机械声,“日本人耍点小花招,你放心吧,没事!”

    他忽然笑了起来,“呵呵,这个佐藤的气量,真的一般,”

    按理说,日本人是守规矩到了死板的那类货,这样跨国的商务活动,双方既然已经定好了日程,那按理肯定不会出现今天这样的情况。

    但偏偏出现了,那只能说明这是他蓄意安排的。

    有意见,可以当面表达啊,闹这一出,有什么意思?何况这笔单子,对现在的嘉盛食品厂来说,那是有固欣然,没有,也就没有吧!

    冯振昌一听他说的情况,马上说,“要不我们把价格也降一点?”

    “降价没用,我们降,今天冒出来的这一家,肯定还会再降,”冯一平早就厌倦了打没个头的价格战,早就下定决心,这一次,既然自己不是间商,而是生产商,绝不会再跟着那些不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同行,自相残杀到同年同月同日死。

    “我相信,丰源的萝卜干,就是外观和我们的一样,肯定也不是我们的这个味道,那就没有可比性,所以我们何必要降价?”

    食品的味道,其实是一件很唯心的事,当你认准了一种味道,其它的怎么吃,就怎么不对,而冯一平相信,就是同样的生产工艺,丰源食品厂也生产不出和嘉盛一样味道的萝卜干来。

    道理很简单,用的原材料不一样。

    萝卜这东西,就跟土豆差不多,看起来大同小异,但是尝起来,那味道绝对不一样,有些带点甜,有些有点辣,有些回味里有点苦……。

    而他们冯家冲的萝卜,也算独一无二,是可以替代水果的存在。

    “可是,我们该怎么跟他说这个价格的事,给他们的价格,比我们便利店里的零售价都要高那么多,”冯振昌还是有点担心。

    “这还不简单,理由多的是,”冯一平笑着说,爸爸这还是太实在。

    穿着蓝色短袖衫的高志毅打完电话,有意走得很慢,他就是想让这些穿正装耍手段的家伙,在这骄阳下多站一会。

    个日本人还好,在这样的正式场合,他们已经习惯了穿全套的正装,不管多热,他们都能忍受。

    可是我们国家并没有这样的规定,或者说这样的要求。

    新闻联播里,只要不是接待外国政要,连国家领导人不管是视察还是开会,都是穿短袖衫呢,所以那迎合日本人的外贸公司的刘经理和杜敏,憋得挺辛苦,不时尽量不着痕迹的松松领子,或者拭拭额头上的油汗。

    “佐藤先生,我们董事长欢迎你们去其它同类公司参观,只是他说,很抱歉,今天你们没时间,那明天他也没时间。”高志毅把冯一平的原话复述了一遍。(。。)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