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说得硬气,连作为对手的小刘和杜敏听了都觉得提气,要不是场合和时机不对,他们都想给这句话点个赞。▲∴,

    你的对手,永远最懂你,做外贸的小刘和想做外贸的杜敏,非常理解接一个单子的不容易,更理解这就要到手的鸭子,因为人横插一扛,眼看着就要飞走的感觉。

    所以他们断没想到嘉盛的老板会说这样的话,不过,这样的二杆子老板,作为对手,他们非常喜欢。

    日本人也是同样没想到。

    菜菜子那职业而精致的笑,有些僵在脸上,都没想给旁边等着的佐藤翻译,她霎时觉得,好难过,这不是我要的那种结果,结果。

    好在有小江,这样的针锋相对的话,他很有翻译的**,看着听了翻译的佐藤脸色也在变,小江觉得,今天接的这个活,真是出乎意料的精彩。

    “那几位去丰源吧,我还有工作要忙,要回公司,不过,只要几位在省城有什么问题我们能帮到忙的,请尽管跟我打电话,各位再见!”这句话,高志毅说的很真诚。

    “谢谢,”这次不用小江翻,菜菜子听了,先鞠一躬,然后哇啦哇啦的翻给佐藤听。

    佐藤听了觉得挺费解,看来这嘉盛,还真是不在乎这个单子,那自己的这一番安排,算什么?明明是要给嘉盛将一军的,怎么现在反倒成了自己将自己的军?

    想着嘉盛产品在店里受欢迎的程度,想着自己这次来主要的目的,一直端着的佐藤终于再也淡定不起来。

    看着说完话的高志毅和小江要走,他连忙一鞠躬,面色诚恳的哇啦哇啦的说了一大通。

    小江同声翻译了几句,那边菜菜子接着说起来。“对不起高经理,是我们安排的不对,已经定好的行程,确实不应该更改,非常抱歉!我们这就取消今天去丰源的安排,请您转告贵公司董事长。我们很期待今天和他会面。”

    小刘和杜敏两个,刚刚一边给冯一平的话点赞,一边笑他是个把客户往对手怀里推的二货,没曾想来了这样一个转折,这下,轮到他们凌乱了。

    “对不起两位,我们很相信刘经理的推荐,也很希望去杜总的工厂参观,不过我们和嘉盛事先有约定。不好失信,所以今天,很抱歉,不能去你们的工厂,”说这样软话的,当然还是菜菜子。

    小刘和杜敏,现在深刻的体会到了煮熟的鸭子快飞时的感觉,什么不好失信。你们原本这样安排,不就是想失信吗?

    不过。他们可说不出冯一平那么硬气的话来。

    “佐藤先生,我们的工厂就在省城,过去很方便,耽误不了多长时间,我们竭诚欢迎位的莅临,”刘经理有些急。

    只要能把日本人带到厂里。那就有的谈。

    佐藤冷着脸,对他们浅浅的一鞠躬,招呼了一声,推行李的员工马上推着行李车,朝高志毅他们带来的车那走。

    “对不起。非常抱歉,我会再联系两位,”菜菜子留在后面善后,接连两次向他们鞠躬。

    但是,本来日本人鞠一个躬,他们恨不得还两个的刘经理和杜敏,这会都是草草的弯了一下腰。

    这架势,日本人摆明了就是拿他们当一个和嘉盛谈条件的由头而已,关键是现在这个由头他们都不想要,这感觉,真心有点屈辱。

    这么殷勤周到,换来这样一个结果,杜敏脸上有怒色,还是刘经理经历的多,心理强大些,勉强笑了一下,“那我们明天等你的电话,”

    …………

    近下午四点的时候,载着佐藤他们个的商务车终于抵达,冯一平摆出一副好客主人的架势,和肖志杰王昌宁等在门口,“欢迎欢迎!”

    走在前面的菜菜子一躬身,“很高兴见到你,冯君,我为之前的失礼之处向您道歉,”虽然挺烦他们这一套,不过,菜菜子那一低头的时候,确实挺温柔。

    “没关系,”冯一平握住也要鞠躬的佐藤的手,“佐藤先生,又见面了,”

    哪知握手的时候,佐藤还是弯下了腰,弄得冯一平不得不也回了一个,“几位,里面请!”

    冯振昌站在办公楼大门前,日本人一听小江的介绍,忙着又是一通见礼,不得不说,这一套虽然挺繁琐,挺费事,对腰还有要求,但是,确实挺招冯振昌这样的老辈人待见。

    国内现在,后辈见到长辈,能打个招呼就不错,有礼貌点的,最多让在路边让你先走,哪像这几个日本人?

    不过,也不知道冯振昌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反正个日本人腰弯的很勤快,他的腰,一次都没弯过。

    他这办公室里装了空调,但一直没用,虽然不是有点风吹进来,那还是挺热,冯振昌见他们在这样不动都出汗的天气里,还穿得整整齐齐的,“几位远来是客,既然是客,那就客随主便,听我的,把外套脱了吧,”

    就从年岁上,他也有资格说这个话。

    “谢谢冯总,那我们就失礼了,”佐藤站起来,又鞠了一躬,然后带头把外套脱掉,不过,依然是打着领带,“还有,工厂的这个,我们现在是不是?”他指着那边的车间问。

    冯振昌做事也很直接,“好,我这就带你们去,”

    车间里降温很到位,倒很凉快,大家在更衣室里,换上全副武装的工作服,走在里面,还感觉凉幽幽的,毕竟是食品厂,机器噪声也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整体感觉挺不错。

    工人们一直目不转睛的坚守岗位,很专业的范儿,只有当厂长向客户介绍他这一道工序的时候,才会借机打量个日本人几眼。

    感觉也没啥区别,只不过个子不高,而且那女人,虽然脸蛋差了点吧,但肯定是个好生养的。

    这一路看来,佐藤他们虽然没说话,但是细心观察的冯一平看得出,他们应该还是挺满意的。

    确实,类似的食品厂,佐藤他们参观了不止一处,算很了解,称得上是个行家,这时见这个山沟沟里的小厂,各种制度完善,用的居然是最先进的设备,车间环境管控也是一流,各道工序要求很严格,多少有些惊讶,有些意外之喜的感觉。

    “我们还想去看看萝卜地,麻烦吗?”刚脱下全套工作服,菜菜子就问道。

    冯振昌有些想笑,“不麻烦,不过几位远道而来,先把行李放好,休息一下,明天上午,我带你们去地里看,”

    “那好吧,”菜菜子正迟疑着,那边佐藤答道,他觉得冯振昌刚才的表情有些奇怪。

    他们一进楼,跟在后面的肖志杰就笑了起来,“现在的萝卜地?还以为他们是什么都懂呢,原来哪些是应季菜这样的常识都不知道,“

    “小点声,他们听得懂的,”冯一平在他背上拍了一下,“等在城市里再呆几年,吃惯了反季节蔬菜,你也会这样,”

    那边,日本人本来想着来时这一路看到的情形——大概类似于国人后来去朝鲜旅游的感受,自觉调低了对住宿条件的期待,本来打定了既然来到第世界,就只能将就一晚上的决心,没想到,房间居然挺好!窗明几净,设施齐全,所有的一切,一看都是全新的,感觉又有些意外之喜。

    也算是感受到了嘉盛的诚意吧!

    不过,他们还是很敬业,稍事梳洗之后,就立刻找到冯振昌聊起了正题,而且是开门见山,“我们认为,贵方给我们商社的价格,应该有商量的余地,据我们所知,贵公司同样的产品,在商超里的零售价,都比给我们的结算价低了近一半,我们希望知道原因。”(。。)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