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藤问的直接,冯振昌回答的却不太爽快,“走,先吃饭,这个问题,我们明天去现场看了以后再说,”

    不管对日本人的观感如何,晚餐准备的很丰盛,几样菜说起来都很普通,但都是在城市里花钱都买不到的,比如二伯叫东正哥送来的野兔和野鸡,绝对天生地养的东西,特别是野鸡,山上好多年不见有,现在终于又冒了出来。『≤,

    东正哥当时还笑着说,“要不要我去抓挑蛇来炖汤?”不说日本人会怎么看,冯一平当时双手连摇。

    你要是做好了再端过来,不说是什么,他还能吃,要事先就说那是什么东西,味道再好,冯一平也不敢下肚。

    喝的酒也一样,索性土到底,就是去年蒸的谷酒,连酒曲都是天然的,没有一点化学品,又放了近一年,浓冽甘醇,就一条,虽然不上头,但是劲大。

    杯下肚,佐藤就有点大舌头,“这个酒,好!”

    日本人喝得微醺,枕着蛙声入眠,睡得挺爽,不过晨曦微明的时候,就有人在敲门。

    冯振昌带着个小的,高志毅带着小江,已经穿戴整齐的等在楼下,对几个睡眼惺忪的日本人说,“就早上这会凉快一点,走吧,现在带你们去地里看看,”

    薄雾笼罩着远山,山沟里日渐现代化的小山村,已经苏醒了过来,不少人家的房顶上,都已经飘起了炊烟,池塘边的石板边上,有几个婆婆坐着小凳子,聊着家长里短,在洗衣服。

    华和辉兄弟俩。刚好把鸡从家里赶出来,手里还拿着装着谷子的葫芦瓢,见到冯振昌带着一行人往塆后走,叫了一声就跑了过来,刚好,他们可以帮忙看着点那些小家伙们。

    塆旁的地里。已经有人在劳作,菜园里的人更多,都是趁凉快,趁上班前,把要做的事先做了。

    冯振昌一边跟他们打着招呼,一边脚不停的带着大家往前走,前面的一块地里,东正哥拿着锄头正忙着翻地,旁边还放着一担土筐。“来了,”

    冯振昌点点头,“这就是准备用来种萝卜的地,还有上面这些,”他指了指周围山坡上的那些地,“这些都是,不过我们这种萝卜,是秋萝卜。过些天才可以播种,”

    佐藤他们听了。这才明白为什么昨天冯振昌听到他们问题的时候,会是那种表情。

    “看,都是农家肥,”东正哥在地里挖了一锄头,露出里面的肥料,“没用一丁点化肥。”

    佐藤看了点头,“好!辛苦!”

    跟着东正哥的动作,他就有些看不懂,只见他举起锄头,朝旁边的小坡上挖起来。这是要干什么?

    几锄头下去,下面的再不是土,而是黄泥,挖开一个口子,冯一平上去帮着把黄泥掰下来,露出里面窖藏着的萝卜,这原来是一个萝卜窖。

    冯振昌随手从里面拿出一个,削掉皮,切下一小块给佐藤他们,“尝尝,”

    佐藤他们一尝,味道果然好,他们进的那种萝卜干,应该就是用这种萝卜做的。

    这会功夫,前面四米的地方,冯一平他们又挖出一个窖来,冯振昌再拿出来一个,叫他们尝,这种味道就差很多,如果那种是甘蔗,这种就是被人嚼过后的甘蔗渣,老话说,就是有点糠。

    其实说起来也简单,这种是抽薹后的萝卜,也就是大家说的空心萝卜。

    “明白了?”冯振昌看着佐藤问。

    佐藤点点头,“给我们的是这种好的,”

    “是,不仅原料好,制作你们这批货,只用间最好的那一块,味道稍差点的边角料都弃之不用,这样一来,生产的时候,也会多些工序,还有包装,给你们的那批货,包装也最好,总之,别看都是萝卜干,但品质可以说是天上地下,给你们的,什么都是用最好的,”

    这当然是他和儿子商量出来的说法,内销的和外销的,主要的区别,就是内销的没有外销的那么规整,每一条都形状一致。

    冯振昌拍拍手,“我们不想用大棚种,每年只种一季,现在产量有限,内销已经供不应求,出口方面,韩国那边,也已经有客户在接洽,所以,希望你们能尽快定下来,不然,到时能留给你们的份额,肯定不多,”

    这些谈生意时惯用的手段,冯振昌现在用的很熟稔,他说的有意向的韩国客户,现在纯属子虚乌有,不过,等下个月秋交会的时候,倒是不难找到几个。

    这番半真半假的话,让几个日本人再也没有话说,早饭的时候,冯一平又说,“要是觉得这种高档的贵国居民不太喜欢,销路可能不佳,那也没关系,你们可以考虑采购普通的这种。”

    佐藤马上说,“不,这种挺好,我们就要这种,只是这个价格,我还是衷心的希望能有些优惠,”

    对商人来说,其实进价并不重要,能不能创造高额利润才重要,如果进价高,售价也高,那其实他们对进价也不是那么敏感,特别是冯振昌他们这炒作出来的产量有限,但销路紧俏的东西。

    冯一平装模作样的和爸爸商量了一阵,冯振昌说,“我们这样的食品厂,利润真的非常微薄,不过,考虑到佐藤先生盛意拳拳,不远万里的来了,那我多少也得有所表示,”

    “这样吧,我们以一年为期,如果这一年内,贵社所采购的金额达到一百万美元,我们愿意给贵社两个点的返利,也算是我们的一番心意,你觉得如何?”

    冯振昌看似轻松,实则紧张,如果谈下这笔生意,那接下来,连带着周围的几个村,都要种萝卜,这可是造福桑梓的好机会。

    这也是冯一平没让那两个厂长来,要是他们在,这会不定会紧张成什么样。

    “五十万,五个点,超出部分,六个点,一百万以上,八个点,”佐藤马上还价,冯振昌的这番心意,他觉得很不够。

    “我们这不是餐厅里的菜品,真的是微利,一百万,二点五,”还价就好!冯振昌心里有了底,条件咬得很死。

    一个想买,一个想卖,讨价还价了半天,最后定下来,一百万起返利,额度为五个点,当然,肯定是不返现的,依然是返货。

    手里拿着合同,目送着那辆车翻过村后的山岗,冯振昌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欣喜,“去,跟你妈说,午我叫你大伯二伯还有四叔到家里吃饭,”

    旁边的两个厂长还是有点不相信,拿着那几张纸,“这就谈下来了一百万美元?”

    得知消息的四叔,走路都嫌慢,骑着自行车跑了过来,“谈下来多少?”

    “一百万,”冯振昌笑眯眯的说,然后补充了来那个个字,“美元!”

    “那这是,要发动几个村一起种萝卜啊!”

    跟着,妈妈也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她要当面确认一下,“一平他们说的是真的?”

    等到午回家的时候,一路都是各种贺喜声,冯振昌笑得,那个灿烂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