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时分,夕阳西下。

    落日的余晖将晚霞涂抹成金红色,长安城里通往兵部衙门的大街上忽然出现了八辆大车,车上载满了突厥人的脑袋,血腥之气四散开来,逼的行人纷纷退步。

    一个逛街的小媳妇正挎着个篮子买菜,忽然看到这几车人头,顿时吓得惊呼一声,竹篮子噗通摔在地上,几捆青菜散落四方。

    “天啦,这是哪里来的凶匪杀死这么多人,大家快去报官!”小媳妇吓得俏脸发白,哆哆嗦嗦爬到一个茶摊旁边扯着人尖叫。

    “不要瞎说!”那个被他拉住的茶客嘿了一声,笑道:“你仔细看看车上装的脑袋都是什么人,鹰钩鼻子凹陷眼,明显不是咱们大唐人。嗯嗯嗯,我知道了,陛下颁布杀胡令号召大家抗击异族入侵,一个脑袋两贯钱,这是人家杀了突厥人来领赏钱的。”

    “不错不错,正是如此!”旁边一个巡街的武侯微微点头,笑道:“一个人头两贯钱,陛下天恩开出了如此巨大的赏钱,咱要不是因为巡街也早出城去杀突厥狗了。啧啧啧,整整八辆大车人头,这得换多少赏钱啊……”

    田家庄和程家庄子上的百姓昂首挺胸护卫在大车两旁,他们其实也被血腥气弄得直欲作呕,然而个个却咬牙忍住,脸上挂着骄傲之色,鼻孔几乎都仰到天上去了。

    一仗打死了两万突厥人,而且还是最精锐的先锋骑兵,这是荣耀,莫大的荣耀。

    耳听街边有人道:“我知道这些百姓是哪个地方的人了,你们看那个青年,是不是前些日子到处卖藿香正气水的田二狗。他旁边那个汉子名叫田柱子,不久前带着村民到处收屎尿的就是他。”

    “咦,听你这么一说,我好想也知道这些村民是哪个地方的啦,他们都是城外田家庄的百姓,是跟着少年奇才混饭吃的人。”

    “什么叫混饭吃?人家现在都发财了好不好?听说那个侯爷十分善待下人,雇人干活给的工钱特别丰厚。他庄子上现有两大间藿香正气水作坊,两大间蚊香作坊,好像还有个秘密的高度酒作坊,不过一直有程家国公派人把守,因为高度酒据说是神仙才能喝到宝酒,少年奇才在梦中得神人相授秘方,准备制造了在大唐贩卖。”

    “高度酒?好喝不?”那个巡街的武侯悄悄咽了口唾沫。

    “不知道,目前为止还没见有地方卖,不过这高度酒既然出自少年奇才之手,想必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先是蚊香,再是藿香正气水,前不久陛下采买了行军肉作军粮,现在又弄出了高度酒。啧啧,这个侯爷真是了不得,生生用一己之力把个烂泥般的村子发展起来了。”旁边一个老茶客手捋胡须,叹息羡慕道:“田家庄的百姓命好啊,老夫若不是年龄大了,真想搬到那里去住。”

    “老哥想搬去住?可以啊,听闻泾阳侯在庄子上盖了许多青砖小院,一律粉刷着洁白的墙漆,对外可售可租,如果能去他庄子上开办产业还能免一年的租金。老哥你在长安不是有两间布匹铺子么,挪一间去那边就是了。”

    “此话倒是有理,不过田家庄距离长安足足二十里,去那边开布匹铺子怕是生意不会太好!”

    “哈哈,老哥你真是精明一世糊涂一时啊。”说话那人哈哈大笑,忽然伸手一指大街上的八辆大车,意味深长道:“田家庄百姓拉来这么多突厥人头,你算算他们能换多少赏钱?别说买点布匹做衣裳,丝帛人家都买得起。”

    老茶客微微一呆,目光落在田家庄百姓护卫的八辆大车上,失笑出声道:“果然是人老了就容易犯糊涂,这么明显的道理老夫竟然没有想明白。我现在就回去招呼人手,一定要把铺子开到田家庄去……”

    他茶也不喝了,直接起身离开。年纪虽然有些大,腿脚竟然很利索,不一会工夫就走了个没影,可见心中多么急切。

    话说田家庄百姓一路拉着大车,耳中全是沸沸扬扬的议论声,这条通往兵部的街道并不算太长,八辆大车一字排开不断行进,很快就到了兵部衙门的地头。

    杀胡令是李世民专门下旨颁布的法令,而且还涉及两个民族的战争对局,兵部对这事十分上心,专门在衙门口摆下了十几条长案负责兑换赏钱。

    自从六天前杀胡令颁布,不时便有游侠儿或者绿林人物乔装打扮前来,一般都是拎着两三个突厥人脑袋换钱。兵部明知这些人身上都有案底,但却装作完全不知,不但热心接待奉上赏钱,而且还要鼓励对方再去多杀几个。

    朝廷早有严令,凡能杀胡者皆为民族英雄,就算身有案底战争期间也一概不究。

    于是,越来越多的草寇绿林加入进来。

    兵部衙门虽然设下十几张兑换台子,然而也扛不住络绎不绝的兑换人群,二十个帐房先生在登记造册,上百个衙役在搬钱,忙忙碌碌嘈嘈杂杂。这等繁忙景象知道的明白是在兑换杀胡令赏金,不知道还以为是到了菜市场呢。

    还没走近,便听一人扯着嗓子高声大叫,得意道:“众位看到没,老子干掉的这个突厥狗可不一般,额头上刻着一道血痕,两腮也有秃鹫印,这是精锐战士的象征。老子为了杀他足足在突厥宿营之处蹲守了一整夜,瞅准这家伙外出撒尿才得手。当时老子就趴在草丛里,这日狗哈的掏出家伙就尿,正好被老子手起刀落,一刀削下了他的老二……”

    旁边一个黄脸汉子不爽了,翻着眼皮嘲讽道:“姓祝的,你好赖也是三山五岳有名的好汉,动不动就剁人老二你寒掺不寒掺?一个突厥精英士兵也值得吹嘘。大家看看我的战绩,额头两道刻痕的突厥狗,放在颉利大军之中也是个偏将的人物。”这人得意洋洋举起手中的突厥人脑袋,众人拿眼一看,发现果然是个额头刻有两道血痕的突厥猛士,这等人物在突厥军中已算将领,不但武功高强而且护卫众多,想要刺杀难之又难。

    那老祝被人抢了风头,脸面顿时有些挂不住,不过他对这人也很熟悉,立马揭穿反击道:“呸,你那战绩也有脸拿出来说。大伙儿别听他糊弄,这家伙之所以能干掉突厥偏将,完全是趁人家不注意去偷袭。当时突厥偏将正蹲在地上出恭,却被这家伙连续三枪捅了后庭。乖乖隆地咚,三下出屎,为了赏钱脸都不要了。幸亏突厥人是个男的,要是个女的被你捅了,今后你匪号岂不是要换成三下出水了。”

    “那也比你剁鸟快刀手好听!”黄脸汉子勃然大怒,双手叉腰气咻咻道:“三下出水怎么了,说明大爷家伙硬。”

    绿林人物就是绿林人物,肚子里没有几两货,张口就是屎尿大鸟之类的词汇。旁边几个账房先生听得直眼晕,那些兵部大佬倒是嘿嘿直乐,他们当初大多也是瓦岗军出身,嘴上的功夫不比老祝和那个三下出水差多少。

    整个兵部衙门前到处是这种吵嚷声,韩跃献给李世民的这一计杀胡令果然够狠,将三山五岳的牛鬼蛇神都引了出来。

    不过这些绿林好汉和游侠儿都是单兵作战,一般弄死两个突厥人就急冲冲跑来换钱,像田家庄这般战绩辉煌的可没有几个。

    当那八辆载满人头的大车缓缓出现之时,整个兵部衙门忽然鸦雀无声。

    “嘶,这是谁家势力,如此了得?”

    那个老祝倒抽一口冷气,站在他旁边的三下出水也脑袋发蒙,哥儿俩对视一下,都觉得双眼有些犯晕。

    整整八车人头,这是包圆了一队骑兵还是咋地?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