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常数天国之,都回荡着叶仁经久不息的咆哮声。

    “呼…”

    良久之后,叶仁这才深深的舒了一口气,一边无奈的揉了揉太阳,一边将这个金色的滑稽丢到了一旁那无尽的常数之:“该说不愧是跟我性格相差不多的家伙吗?”

    不愧是整个多元宇宙之的搞事狂魔,一个充满了熊孩子的种族之唯一的王。

    “不过这个力量……”

    但说归说,叶仁终究还是把那一份灰色的力量那捏在了手,一边仔细的解析着,一边下意识的自言自语了起来:“灰之魔神的力量吗?”

    既然梵星在那金色的滑稽之给叶仁说了,这份力量是毫无害处的,那么叶仁也就不再提防或是多想,而是开启了最大的功率开始解析起了这一份来源于魔神的力量,开始尝试着利用自己那恐怖的计算力来分析,推演起了这一份力量的部分性质。

    而从这一份力量的性质,以及先前获得的信息来进行参考,叶仁最先获得的则是这个灰之魔神的无数称谓。

    不可名状之邪,万恶之首,负界主宰,虚,混沌之暗。

    无数种光是听着就不像是什么友好的称谓,叶仁甚至不需要从力量的属性上来判断,就光是这些名字,叶仁本身就可以联系上许多多元宇宙之鼎鼎有名的灾难了。

    例如数百个不同宇宙的扭曲和终结,由纯粹的血肉引起的人工聚变,最终形成矮星的超密级星体,失去了所有道德和之后,沦为无间地狱超过数万年的无数个顶级明,又或者是蛊惑其信徒进行疯狂献祭,将大规模的多元宇宙都纳入“负界”之,并在其无时无刻的扭曲他们的观,将满溢着恶毒的液态脓浆灌入他们的喉咙和耳道之,用荒诞而怪异的巨大尖柱刺穿一个低等明之的所有雌性,然后静静的看着剩下的雄性陷入恐慌,绝望和暴动之。

    灰之魔神,明的终结,秩序的破灭,负界之无尽邪灵的唯一主宰,践踏规则与秩序的残忍之王,负界之阳所照耀之处,皆为无尽混乱的焦土。

    “居然去找这样的家伙给我借来了力量吗?”

    叶仁一边改变着自己本相内部的结构,一边开始试着将这一份力量容纳到自己的本相之,将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灰色球状结构。

    “不过既然都已经这样了,倒不如趁着这个机会稍微的把其他的那些也安置一下好了。”叶仁看着自己体内那巨大的灰黑色球状结构,也是在沉思了一下之后,开始将自己的本相进行起了另一番的改动。

    说做就做,叶仁向来都是一个行动派,哪怕是现在也不例外。

    “嗯,首先是构建框架……”

    稍微的想了一下,叶仁就在自己的本相之构建出了一座巨大的石制方尖碑,碑面上面什么也没有铭刻,完全就是一片空白。

    然后除却这个巨大的方尖碑之外,叶仁又在其周围构建出了十一根较为细小的石柱,这些石柱是建造在一个个水池之的,此刻这些水池之完全都是干涸的,没有任何的液体在其流淌,但石柱本身却缠绕了一层又一层半透明的锁链。

    这些锁链非常的粗大而且结实,它们一层又一层的缠绕在了最央的那一座方尖碑之,就好像正在借由这些石柱的力量来镇压着它一样。

    又或者……

    这些锁链其实不仅仅只是在镇压着方尖碑,而同时也是在借由着方尖碑本身的力量来镇压着这些石柱。

    “好了,差不多这样就好。”

    叶仁眯了眯眼睛,随后只见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么接下来,我应该认真一下了。”

    话音刚落,叶仁已是启动了自身的绝对理智化模式。

    “嗡…”

    一个瞬间,叶仁整个人就被一阵浓郁到了极点的白光所笼罩住了,这些白色的辉光不光是单纯的笼罩在了叶仁的身上那么简单,因为这些辉光其有很大一部分本身就是从叶仁的身上喷涌出来的,不是散发,而是像近乎爆发一样那种狂躁的喷涌。

    只见叶仁浑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都在散发着刺目的白光,而他的双眼,双耳,鼻孔,甚至是嘴巴都开始冒出了浓郁的白光,就仿佛是马上就要被白光吞噬了那样。

    但又在下一秒,所有的这些白光又在这个瞬间诡异的消失了,就仿佛他们从未出现过一样,只留下了也一个通体纯白的叶仁。

    那是一个浓郁到了实质的白色光影,无时无刻都在不断的散发着刺目的光辐射。

    在某种意义上,叶仁现在与白之魔神倒是有那么几分相似。

    “……”

    变成了一个纯粹白色光影的叶仁,此刻下意识的低头,抬起手臂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掌,但随后他就放下了自己的胳膊,因为他意识到了这毫无意义。

    “超频。”

    没有任何的自言自语,也没有平日里的那些废话,现在的叶仁就像是关掉了所有垃圾软件后的一台超级计算机,其功率达到了一个极为可怕的效率,但偏偏是这个时候,这一台超级计算机又选择了极限的超频。

    瞬间,其计算和运行的效率开始被再度的疯狂提升了起来,达到了一个与往日不可提及的高度。

    而同样的,也是因为超频的缘故,叶仁的整个本相都开始变得燥热了起来,那些原本看起来冰冷的白光仿佛有了温度一样,本身就被扭曲了的常数开始再度的扭曲了起来,白光就像是温度超过了数千万度,数亿度的超高能激光一样,带着一种不可名状的高温。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计算机超频也是消耗的能量增加,释放的热量增加,而叶仁现在的这种状态与计算机居然也是意外的有那么几分相似。

    当然,其计算速率完全就是两种不同的概念就是了。

    而在超频之后,完全绝对理智化的叶仁就仿佛是失去了所有的语言一样,往日那些自言自语已经完全被他彻底的舍弃掉了,现在的一切都是为了更高的效率。

    “……”

    只见叶仁没什么言语,仅仅只是缓缓的举起了手臂,整个本相就突然变得怪异起来,仿佛所有的力量,所有的能量都开始用来闭锁,封闭起了整个本相一样,完全抗拒任何外来的存在进入或窥探。

    可以说,就算是魔神级的强者,在短时间内也绝对无法窥探叶仁的本相了,当然,如果是凭借自身实力来硬闯还是可以的,但那样的话就会被叶仁察觉到了。

    “……”

    仍旧是没有言语,在闭锁了本相之后,叶仁突然把手伸进了自己的胸口之。

    很快的,叶仁就仿佛是抓到了什么东西一样,开始缓缓的从自己的胸口之往外拖拽着自己的手臂,而随着手臂一寸一寸的往外拖拽,一种充满了浓郁的紫红色的事物开始一点一点的被叶仁从自己的体内拉了出来。

    想必此刻就算没有任何的解释,大家也可以猜出这东西究竟是什么。

    紫之魔神力量的媒介,其意志的临时承载体。

    系统。

    “……”

    叶仁此刻的拖拽显得格外缓慢。

    而随着他一点一点的拖拽,这紫色的力量就放仿佛是最恐怖的东西一样,哪怕仅仅只是短暂的接触,叶仁的手臂上也已经开始出现了一些紫色的脉络,那些像是丝线的东西不断的蠕动,一边生长出眼球,一边不断的扎根在了叶仁的手臂之,不断的在其四下穿行着。

    毕竟,虚空意志毕竟是唯一的外侧魔神,同时也称得上是最强大的魔神,这来源于最强魔神的力量,当然不是那么好控制的。

    就是,这里本身就是叶仁的本相也一样。

    理论上,这里既然是叶仁的本相之,那么同样的也应该是算做叶仁体内才是,但哪怕是想要在自己的体内来移动这东西,也格外艰难。

    但叶仁毕竟开启了自己最极限的模式,绝对理智免疫了一些心神和理智上的侵蚀,痛苦,绝望,扭曲,恐怖,所有那些不可名状的精神冲击对于叶仁而言就好像是一个屁一样没用,而超频所带来的极限效率,也让移动系统本身这件事变成了可能。

    尽管花费了大量的时间,但叶仁也终于将系统从自己的胸口给彻底的拽了出来。

    而从叶仁来看,实体化的系统就像是一个由无数的紫色细线所构成的蠕动线团一样,这些线团的尖锋拥有着无可比拟的锐利,同时又拥有近乎匪夷所思的粘性,这两种特性混合在一起,让它在无数的岁月之内都根深蒂固在了叶仁的体内,不曾被移动过分毫。

    但就是这么恐怖,这么难以处理的东西,此刻终于被叶仁从自己的胸口转移了出来,将其挪动到了另外的一个地方。

    没错,就是那一处巨大的方尖碑。

    “……”

    将系统封入了方尖碑后,叶仁缓缓的伸出了手掌,强大的运算力开始再度解析起了这一团紫红混合的力量。

    很快的,在叶仁手一个的红色晶体的吸引下,猩红色的液体宛如血浆一样,开始从那系统的光团之不断流淌出来,最终混合上了这红色的水晶,形成了一个澎湃汹涌的猩红色圆球,被叶仁随手丢到了一根石柱之。

    而随着这一份力量被纳入石柱,原本半透明的石柱开始变得凝实起来,整个石柱变成了宛如随时可以滴出血液的猩红之岩。

    同样的,在这一份力量浸染了石柱之后,这一份猩红的颜色同样也浸染了这一根石柱上所缚的无数半透明锁链,使得这些锁链就像是被染色了一样一点点的扩张起了那种猩红,很快的,随着这一份红色在锁链之上不断的蔓延,红色的锁链一直延伸在了那紫色的方尖碑之上,而紫色的方尖碑也同样浸染了这锁链的颜色,让这锁链变成了一种诡异的红紫相间的颜色,就仿佛是双方都将对方牢牢的束缚在了那里一样。

    而这才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随着叶仁眼的白光大盛,灰色的光团也快速的飘入了另一根石柱之,让这一根石柱也渐渐的染上了这一种晦暗无光的色泽,并再度延伸向了不远处的锁链,让这锁链变成了紫灰色。

    就这样的,一个接着一个的光球被叶仁安置在了石柱之。

    灰的,红的,橙的,黑的,甚至在几天之后,叶仁的几个投影又重新带来了绿色,白色,以及蓝色的光团。

    “……模式解除。”

    而在这之后,叶仁也是终于解除了这种超负荷的模式。

    “我靠,这种状态果然好累。”即便是已经成为了道路第阶末期的强者,叶仁此刻也是有点抵不住这种惊人的消耗了,差一点自己给自己累瘫在了本相之。

    “接下来就是最后的一步了,搞定了这个之后就可以先出去会一会那些平行世界的我了。”

    长舒了一口气之后,叶仁看了一眼这巨大无边的石柱阵,也是挥手之间将其彻底的打碎,并以一种诡异的格式隐藏在了自己的无尽常数海洋之,以防止某些经常出入自己本相的家伙看出一些端倪来。

    虽然叶仁并不是不相信内侧的这些魔神,但那仅仅只是建立在利益的这个前提之的,所以稍微的长点心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毕竟,这关系到了自己晋升时的绝对概率。

    “那么,出去吧。”

    看到已经被彻底打乱,完全看不出先前任何结构的这些混乱常数,叶仁也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挥手之间解开了自己本相的封锁和遮断,整个人在下一秒轰然破碎在了本相之,将大部分的主观意识再度转移到了自己所盘踞的那些无数平行世界之。

    而与此同时,在某个地球的平行世界之,来自非洲的叶仁本来还正盘膝坐在自己的练功房之,结果此刻仿佛是受到了某种感召一样,突然就睁开了双眼。

    “看来,行动的时间已经到了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