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叶仁有点愕然的看着那个刚刚从门缝里探出头来的自己,看到对方也同样是有点懵逼的样子,自己也是多少有些尴尬。

    不过现在的叶仁毕竟也不是之前的自己了,所以几乎是一瞬之间他就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反正对方应该是认不出自己的才对,于是叶仁这边也是试着用一种稍微蹩脚一点的华夏语跟对方说了一句:“不好意思,我吓到你了吗?”

    为了表达自己的善意,叶仁还冲着对方露齿一笑。

    结果叶仁不笑的时候还不要紧,结果这么一笑却突然就出了问题,只见随着叶仁这么笑了起来,对方立刻就怪叫了一声,随后急忙的就把门给关上了。

    “我靠!”“砰!”

    没有任何的疑虑,也没有任何其他的举动或交涉,这一位平行世界之的叶仁居然直接就关上了门,没有给叶仁任何反应的余地。

    “???”

    叶仁现在真的是露出了一个个真人版的【黑人问号】表情了。

    这搞毛啊?

    为什么直接叫了一声就缩回去了啊?

    稍微的在原地纠结了那么几秒钟,最终叶仁这边还是摇了摇头,虽然刚刚发生了一场意外,但总归没有打乱自己的安排,所以叶仁还是决定先上楼,看看白萌萌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乱八糟的事情,还在不在家什么的。

    但是,在这个平行世界之,就仿佛所有的事情都不愿意按照套路来一样。

    这边叶仁才刚朝着台阶上走出了两步,自己那超乎常人的特殊听力就突然听到了门内所传来的一些声音,而这个声音极为熟悉,熟悉到让叶仁的动作在瞬间就静止了下来。

    那是一个女声。

    而这个好听女声的主人,实际上就是叶仁现在想要去楼上找的白萌萌本人。

    以下,是二者之间的谈话……

    ……

    白萌萌:“怎么还回来了?你遇到什么了吗?”

    平行叶仁:“我靠,吓老子一跳啊。”

    白萌萌:“你遇到鬼了?”

    平行叶仁:“是啊是啊,要不是我的视力超常,我差点就没看见他。”

    白萌萌;“……哈?”

    平行叶仁:“倒不是普通的鬼,而是一个黑鬼,然后又穿了一身黑,我本来就只能看到对方的一个轮廓来着,正当我有点疑惑的时候这家伙突然对我笑了,我靠那一口大白牙,吓死老子了。”

    白萌萌:“这就是你不去给我买卫○巾的理由?”

    平行叶仁:“容我喝一口八二年的雪碧压压惊,一会我直接走窗户下去好了,这楼道里连个感应灯都没,明天应该安一个……”

    白萌萌:“你如果再不快点去的话,一会你就该去洗你的床单和被褥了。”

    平行叶仁:“我靠,好好好,我这就去……”

    ……

    话音刚落,一阵窗户被拉开的轻微声响就传到了叶仁的耳朵里面,叶仁双眼微微眯了眯,默默在心底数了几个数之后,直接就从兜里掏出了一根小铁丝,在门锁上滑了几下,然后轻而易举的溜进了曾经自己的家里。

    就如同叶仁所想的一样,平行世界之的那个自己已经跳窗户离开了,所以自己这边也没有什么顾虑,直接就朝着卧室走了过去。

    刚刚一开门,叶仁就看到了那个正躺在被窝里面的白萌萌,虽然仅仅只是平行世界之的一个人类罢了,但终究在外貌上和真正的白萌萌一模一样,甚至在性格上也没有任何的差别,这边刚刚看到了叶仁走进来之后,立刻就变了脸色,张嘴就想大喊。

    “想复活你的父母吗?”

    叶仁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只懂得捂嘴的愣头青了,见到对方想要张嘴大喊,直接就是轻描淡写的跟对方说了这么一句话。

    “!?”

    果不其然,白萌萌这边瞳孔微微紧缩了一下,随即却也没有呼喊的想法了,脸色稍微变得复杂了一些,随后下意识的将身上的被褥紧了紧:“你…是谁?”

    “刚刚站在门口的那个黑鬼。”

    叶仁一耸肩,居然都已经习惯了自己这个身体的肤色问题了:“本来是想直接去你家找你来着,结果刚刚路过的时候发现你们两个居然都同居到一起了。”

    “你为什么找我?”

    白萌萌此刻看起来也是有点愕然,或者说有点混乱的样子,她现在其实只是一个平行世界的普通小女孩儿而已,除了本身对电子信息之类的东西有所研究之外,无论是情感,还是观都是与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并不像是真正的那位白萌萌一样,与叶仁已经度过了万年以上的时光。

    也正是因为这个平行世界之的白萌萌还是一个单纯的小女孩,所以在见到自己面前的这个黑仁(人)居然一口地地道道的华夏语说的贼溜,才会表现出这种纠结和混乱的表情。

    尤其,这黑人的说话语气,方式,还都跟刚刚从窗户跳出去的那家伙极为相似,更是让白萌萌有了一种似曾相识的错觉。

    “我为什么要找你?”

    叶仁摸了摸下巴,随意的说了起来:“这要是硬要说的话,那话可就长了,估计就算是拿几个硬盘来装,都未必能装得下啊。”

    “你到底是什么人?”

    经过最初的愕然和混乱,白萌萌这边已经开始渐渐的恢复了自己的理智,态度开始变得冷清起来,一边用一只手紧了紧被子,另一只手悄悄的摸到了枕头下面:“是陆家派来的?来抓我的?”

    “当然不是。”

    叶仁笑着摇了摇头:“你也别拿那斧头了,没什么用的,我要是有恶意的话就不是单纯的站在这里跟你聊天了,随随便便都能把你抓走然后凌辱上好几天。”

    “你……”

    白萌萌被一个陌生的黑人这么一说,也是有点忍不住的生气了,但因为实力上很明显不如对方,于是也仅仅只是咬了咬牙,强行的让自己冷静下来:“……你是实验室的人?”

    “不是。”

    叶仁同样笑着摇了摇头:“我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至少在这个世界是这样的。”

    “那你到底是什么人,来这里有什么目的?”

    白萌萌仍旧绷着一张脸,尽量让自己的表情变得冰冷无比,但叶仁却仍旧清晰的听到了她胸腔内部那一颗正在疯狂跳动的小心脏,完全是紧张出来的。

    “放松点,我都说了我没什么恶意。”

    叶仁将两只手举过了头顶示意了一下,这才缓缓的解释了起来:“其实硬要说的话我这次本来不是来找你的,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想要跟你的***谈谈,但因为之前的一些事情引起了我的一点兴趣,所以我想从你这里问几个问题,来确认我的猜测罢了。”

    “……什么问题?”

    听到自己面前的这个黑人壮汉这么说,白萌萌这才稍微放松了一点警惕的样子,但那一把小斧头还是被她紧紧的攥在了手里。

    “这个嘛…”

    叶仁歪了歪头:“我想知道陆家那女人毁容的事情,是不是你干的,还有就是你跟你炮……”

    “呸!不准你这么说!”

    白萌萌被一个外人这么说,自然是受不了,整个脸都涨红了起来。

    “哦,抱歉,忘了你不是我家那个……”

    叶仁笑了笑,改口说道:“我是想知道你是怎么跟这家伙走到一起的,这期间都发生了什么,他只有你一个女人吗?”

    “唔……”

    听到了叶仁的疑问之后,白萌萌这边突然就沉默了一下,随即眉头也紧紧的皱了起来:“他……”

    “好了,我知道了,他不只有你一个女人。”

    叶仁了然的点了点头,随后转移了话题:“那么,另一个问题,你和他是怎么走到一起去的?”

    “那天……”

    不知道是不是也因为换了一个话题的缘故,白萌萌这边的神态缓和了一些,也是开始缓缓的陈述起了跟这个平行世界之的叶仁发生的点点滴滴。

    说来也搞笑,白萌萌和叶仁最初的认识居然是源自于自杀。

    与叶仁的推测一样,陆欣然的毁容的确是白萌萌干的好事,那是一场经过了精心设计的陷阱,白萌萌先是通过破译和监视陆欣然的任何通讯手段(包括聊天软件,手机,短信,以及通过一些监视器的无声画面,利用唇语来进行破译)。

    在完美的监视了对方之后,白萌萌很快就获得了对方的全部出行计划,于是,趁着陆欣然准备和古灵精怪的陆雪晴一起去逛街的时候,她就开始迅速的计划了起来。

    通过各种手段和渠道弄来的化学物质,被放置在了公共厕所之。

    而通过入侵对方的手机,白萌萌在特定的时间直接弄炸了对方的最新款星手机(别问我为什么不是苹果,因为这是平行世界),爆炸本身其实并没有伤害到陆欣然,但只是把对方从茅坑里面引出来的手段,而玻璃瓶内部的化学物质也正因为某种反应的原因,其温度和压力恰好达到了玻璃材质所能承受的极限,所以这么一个炸,直接就崩了她满脸的化学物质。

    高温所带来的伤害,高温带来的有机蒸汽,以及带有强烈腐蚀性和毒性的某种强碱相互作用,让陆欣然瞬间就面目全非了。

    不过当然了,这其实也是一个失误。

    因为白萌萌这家伙最开始的目的是直接把对方弄死的,只不过她算错了一些配比和时间,所以才导致了这种从黑市上买到的化学试剂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但即便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这种由化学成分带来的毁容也足够恐怖了,甚至对于某些貌美如花的女性来讲,是比死亡还要恐怖的折磨。

    所以白萌萌某种意义上来说目的还是已经达到了的。

    而接下来,在陆夫人发了疯似的找凶手的时候,最终白萌萌还是因为太过于年轻的缘故被发现了,这一切都不是意外,而是一场蓄意的伤害,所以陆夫人暴怒之下自然要派人去抓白萌萌,甚至还扬言要让她生不如死。

    然后这边不怕死的白萌萌就笑了,高调的骂了一声对方是sb,并对其竖起指之后,就直接潇洒的投河自尽了。

    而这一波自杀,也恰好被正在河底寻找宝贝的叶仁给救下了。

    通过不断给予对方氧气的情况下,叶仁带着白萌萌在河底游了差不多几公里才爬上了岸,不过白萌萌这边并没有放弃自杀,刚出来就又准备割腕,被阻止之后又要用脑袋撞乱石滩,总之就是一个无限求死。

    最后被逼疯的叶仁有点受不了了,忍不住来了一句:“我艹,妹子你要是真t不想活了的话,能让我先爽一下吗?”

    结果当然是被白萌萌给踢了一顿。

    但这个时候就体现出叶仁这鸟货与正常人不同的地方了,要是正常人的话肯定就继续劝阻,并表示自己刚刚是开玩笑的了。

    可叶仁这家伙就是与众不同。

    叶仁在被白萌萌踢了几脚之后,气呼呼的摇头就走,同时无奈的表示:“好好好,你厉害你先死,死完我在来快活,没准捡走了放冰箱里能爽半个多月,省下买飞机杯的钱都够我多吃好几顿自助餐了。”

    白萌萌听到了叶仁说的话之后考虑了一下,最后就决定不自杀了。

    虽然你们可能会觉得卧槽,但事情的真相就是这样。

    而且,更卧槽的事情还在后面。

    与主世界的叶仁不同,这个平行世界的叶仁对于陆欣然居然还真的有些好感,在从白萌萌那里得知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居然发现自己被夹在了两个女人之间,其一个恨不得灭了对方的满门,而另一个也恨不得将其剥皮抽筋。

    这就非常尴尬了。

    好在,这个平行世界之的叶仁也同样对自己很有自信,于是打算直接以自身的实力搞定这两个女人,这才有了叶仁先前从s市各个势力嘴里得到的那些情报。

    就比如这家伙打算医治陆欣然的这件事情。(。)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