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叶仁徒然脸色一变。

    一阵让他难以想象的压迫感从自己身后传来,随后,一阵恐怖的劲风袭来。

    叶仁心里冒出一股难以形容的危险感,比先前巨蟒袭来要更加强烈,让叶仁感觉到胸口发闷,无比的压抑,这让他不得不立刻向侧前方翻滚躲避,随后,某种叶仁看不清楚的东西擦着自己的耳边“咻”的一声飞了过去,锋锐的劲气直接将叶仁的脸颊带起了一丝血痕。

    随后那东西狠狠的打在了树干上,发出了沉闷的响声,将无数树叶从树上震落下来,仿佛下了一场树叶雨一样。

    “咚!”

    叶仁疑惑的抬头朝着树干看去,想要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却只能看到一小截纤细的木质尖头露在树皮的外面,因为大部分都已经因为巨大的动能而没入了树干的内部了,不过叶仁还是能从露出的地方看出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因为这东西实在是太常见了,常见到几乎每个人家里都会准备一罐,吃完饭用它来剔除一下自己牙缝之的食物残渣。

    没错,就是一根牙签。

    “哗啦…”身后传来了一阵草丛被拨动的声音以及轻微的脚步声,叶仁赶忙转过身去,一个身着黑衣的奇怪老者正慢悠悠的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只不过他现在看上似乎非常的恼火。

    “大胆小子,竟敢杀了我的爱宠!”

    那老者注意到了叶仁在看他之后,又是大喝一声,一个冲刺就朝着叶仁的方向冲了过来:“拿命来!”

    “老人家,那蟒蛇是先袭击我,我无奈之下自保才误杀的。”

    叶仁微微皱了皱眉,身体快速的朝着后方退去,同时飞快的解释了起来。

    “哼!”那老者冷哼一声,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见到叶仁后退,更加欺身上前来,手腕一抖,手掌幻化成爪,一爪直接朝着叶仁的胸口击去,那阵阵的劲风让人根本毋庸置疑这一爪的威力,若是抓的实了,别说肉身,仿佛连山岩都要留下深深的痕迹。

    感受到这一爪的威力,叶仁猛的一惊,身上每一个细胞都本能的感受到了强烈的危险,腰部的肌肉瞬间爆发,整个人的身影几乎是本能的朝着一旁扭去,险险的躲开了黑衣老者这夺命一爪。

    “老人家,你怎么不听我解释?”

    叶仁躲开了这一爪之后,眉头皱的更深了,语气也渐渐的变冷了起来,趁着黑衣老者没有出招的时候冷声说道:“是那巨蟒先行袭我,若不是我有些本事,怕是已经进了蟒腹,这黑蟒既然是你的宠物,你没有管好它,便是你的责任,如今你却怪起我来了。”

    “哈哈哈,现如今我的爱宠已死,还有什么好解释的,看招!”

    黑衣老者听了叶仁的解释,非但没有住手,反而更是变本加厉的攻了过来,趁着离叶仁近,左边的肩膀带着一股无匹的气势,竟然直接朝着叶仁胸口靠了过来。

    因为距离过近,就算已经感觉到了危险,但叶仁还是无法躲开,无奈之下只能双手交叉着挡在自己的胸前,随后那黑衣老者的肩膀已悄无声息的靠了过来,叶仁只感觉到双手仿佛被一辆巨大的卡车撞到一样,无匹的怪力竟然直接将他整个人都打的飞了出去,直接撞在了身后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面,发出轰的一声,两只胳膊咯咯作响,一阵剧痛和无力感传到了叶仁的脑海之,显然两条胳膊应该是受了伤,暂时用不出力气了。

    “蛮不讲理…”感受到自己的胳膊一阵剧痛,叶仁眼凶光一闪,此刻叶仁的心里突然想到了赵龙,那公子哥赵龙跟自己面前的黑衣老者是多么的相似,一个仗着自己的权势随意欺凌他人,一个仗着自己强大的力量毫不讲理,两个人都是那么的蛮横。

    像是自己这种弱小的,普通的市民,如果得罪了他们,几乎非死即残,没有半点道理可讲。

    叶仁越是这样想,内心就越是愤怒,好像此刻自己面前的黑衣老者,就是赵龙那可憎的嘴脸一样,于是叶仁整个人死死的盯着那黑衣老者,整个人的气势开始逐渐的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嗯?”

    黑衣老者感受到了叶仁竟然散发出的一丝杀气,眼神深处闪过一丝赞赏,不过表面上却仍旧无动于衷,五指并拢成刀状,朝着叶仁就冲了上去,不由分说就是一掌从天灵盖狠狠拍下。

    叶仁就地朝着一旁滚了一圈,随后立即爬起身来,没有说任何话,咬牙抬起双手直接袭向了那老者的身后。

    “砰!”“咔擦!”

    老者随意的回身一个肘击,直接把叶仁的手臂骨打的骨折,似乎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不过随后,叶仁整个人突然攻势一变,两条腿猛的跳了起来,直接缠住了黑衣老者的腰部,而叶仁本人则是张开嘴,对准了那老者脖颈处的动脉凶猛的咬了下去。

    “你这家伙!”叶仁的这么一出儿,连那黑衣老者似乎都被吓了一跳,赶紧催动着身上的肌肉猛地一震,将叶仁震的飞了出去,直接哐的一下撞上了一棵大树。

    “呼…呼……”

    叶仁粗重的喘息着,不过双眼还是紧紧的盯着黑衣老者,仿佛不把他碎尸万段就不会罢休一样,那惊人的执着连老者都有些动容。

    “你这小家伙,至于吗?”老者看着自己面前的叶仁:“你是真想杀了我啊?”

    “哼,你不也是。”

    叶仁冷笑一声:“跟你这不讲理的老头讲不明白道理,明明自己的那条蟒蛇先行犯错,却因蟒蛇被我杀了想要泄愤而杀我,说出去不怕被人耻笑。”

    “哟,你这黄口小儿,到是会逞些口舌之利。”

    黑衣老者也不多做解释,笑了笑,又突然开口说道:“如果说我刚才根本没想杀你呢?”

    “狗屁!”

    叶仁冷哼一声:“你刚才那几招每一招都是杀招,我要是不小心挨到了非死即残,你还敢说你没想杀我?”

    “呵呵,年轻人太冲动。”

    黑衣老者负手而立,突然摇了摇头笑了起来:“估计你现在还想着怎么阴我呢吧?你看你肌肉绷紧的样子,根本不像是受伤无力反击倒地的,是想在暗慢慢积蓄力量,然后等我过去想要了结你的时候,你就直接反过来阴我一下吗?”

    “…”

    叶仁一愣,随即双腿立刻发力,整个人呼的一下站了起来,没有多说立刻转身就跑,那速度就仿佛是离弦的箭一样快。

    不过随后,一只大手突然搭在了他的身上,黑衣老者的声音突然传来。

    “怎么?被我说就要跑啦?”

    [co]百度搜索“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