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你是…叶仁吗?”

    随着一个声音的响起,叶仁这边的注意力也被转移了过去,侧过头去一看,发现刚刚认出自己的人竟是一位年妇女。

    “嗯?”

    叶仁看了一眼这个年妇女,只见她虽然穿着一身看上去很普通的衣服,但是手上却拎着一个菜篮子,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奢侈的山珍野味,很明显这东西似乎不是她能消费的起的,不过看她脸上却也没有一丝异色,就好像已经习以为常了一样。

    虽然看上去似乎有些眼熟,不过叶仁却也没想起来在哪里见过她,于是有些疑惑的皱了皱眉:“我好像不认识你啊…”

    “你真是叶仁?”

    听到叶仁不认识自己,那年妇女也没在意,而是又问道。

    “没错,我就是叶仁。”叶仁这边点了点头。

    “我是陆家负责做菜的王妈。”

    年妇女,或者说王妈笑了笑:“我见过你,还记得两年前陆大小姐带你回陆宅的时候吗?”

    “哦哦,是王妈啊。”

    叶仁露出了一个恍然的表情,同时微笑了起来:“没想到王妈记性这么好,这都两年前的事情了,还记得这么清楚,呵呵。”

    “还不是因为你帮了我个忙,我才记住你的呀。”

    王妈见到叶仁,好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样:“怎么样,最近生活的还顺利吗?”

    其实王妈也不是自来熟,主要是叶仁之前被陆欣然拿去当挡箭牌的时候,曾经去过陆家,说来也巧,因为王妈是负责陆家做菜的厨师,那天陆家正好被别人送来一只穿山甲,王妈心善,又没处理过,一刀没砍死,受惊的穿山甲一边流血一边到处乱窜,差点吓到陆家的人,最后还是叶仁拼着受伤把那只穿山甲给抓起来了。

    结果满身都是穿山甲血的叶仁被陆夫人给嫌弃了,几句话就撵了出来,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不过也正因为这件事,王妈倒是记住了叶仁。

    “最近还行,学了点本事,上山下下套,捉点兔子什么的。”

    叶仁笑了笑,指了指还放在那边电子称上面的野兔:“喏,我今天早上刚抓的。”

    “早上刚抓来的啊,那不是新鲜的很?”

    王妈笑了笑,对着一旁正准备收拾兔子的汉子吩咐了起来:“老板,给我挑一只瘦一点的兔子吧,再给我拿一只老母鸡,都帮我收拾好,然后算算一共多少钱。”

    “好嘞~”

    老板一听有生意上门,开心的应了一声,拿起一只兔子掂量了两下,就往一旁的案板走去,很明显已经挑好了,准备处理兔子了。

    “今天买这么多东西啊。”

    叶仁看到王妈手里提着的菜篮子,里面全是一些滋补类的山珍海味,就算是陆家人多,这些东西也完全吃不了,可以说比上次自己去的时候看到的还多,简直有些过分了,于是随口的就问了一句:“是有什么活动吗?”

    “不是。”

    听到叶仁这么问,王妈突然就变得有些紧张了起来,左右看了看,等发现没人的时候才凑过来,悄悄的对着叶仁说道:“你不知道,最近陆老爷子病了,身体虚的厉害,所以大小姐这才让我多买点滋补品回去,你看,这不都是准备回去熬汤的。”

    说着,特意把菜篮子拿过来,让叶仁看了个清楚。

    里面的东西确实很多,有叶仁不认识的菌类,还有海参,甲鱼,一些滋补类的药材,叶仁也看不懂都是啥,还有很多其他的山珍野味,叶仁同样叫不上名字来。

    “病了?”

    叶仁对陆家的老爷子还是颇有好感的,于是好奇的问道:“那看医生了吗?”

    “当然看了呀。”

    王妈点点头,随后又小声的跟叶仁悄悄说了起来:“可是这病好像邪门的很呐,一般的医生大夫好像都看不出来,就连我们s市医学院的那个教授白神医都治不好!”

    “什么?白神医都治不好?”

    叶仁不由得一愣,要知道,白神医的名字在s市可是非常有名的,因为出神入化的医疗法,通过针灸和传统的医药方治好过各种疑难杂症,就连一些绝症都被治好过,电视上,新闻上都频频的出现他的身影,就连叶仁都觉得他很厉害,一些上流社会的人们经常找他看病,就连s市的那些大家族,都要对他礼让分,不得不说其能量之大,曾经叶仁还幻想过,若是自己也有白神医的医术,那么肯定不会惧怕赵龙那混蛋了。

    只不过天意弄人,叶仁没学会医术,到是得到了个想都想不到的神奇系统。

    此刻,听到连白神医都治不好,叶仁这边也是感慨不已,天知道陆家老头子得了什么怪病,竟然连白神医都束手无策了。

    “我也是偷偷听到的,听说白神医用什么针灸延缓了病情,让陆老爷子多吃点营养品,而且最好是野生的。”王妈这边指了指自己篮子里的东西:“这不,我就来这里挑新鲜的野味来了。”

    “原来如此…”

    叶仁点点头,突然想到了双月山上面的那些野生动物,脑海闪过一丝想法,于是开口说道:“这样,王妈,明天你还来这里等我,我去山上捉点野味,你带回去熬汤吧。”

    “哎呀,这怎么行呢?”

    王妈一听,急忙的就摇起了头来:“你也不是什么富贵人家的孩子,你抓兔子也是为了赚几个钱养家,我怎么能让你白送呢,如果你真有这份心的话,王妈在你这里买好了。”

    “呵呵,王妈,你误会了。”

    叶仁听到王妈的话之后,笑着摇了摇头:“我并不是趁这个机会想送给陆家什么人情,也不是强撑面子,只是陆家老爷子之前对我还不错,现在他生病了,我就用这种方式还给他好了。”

    叶仁的话说的并不假,之前自己跟陆欣然进陆家的时候,陆家的老爷子确实十分客气,也没有因为自己平民的身份而瞧不起自己,说话也是十分的幽默,甚至当时陆夫人出言赶自己走的时候,陆家老爷子都替自己解围,只是自己实在不愿再呆,这才作罢,虽然叶仁对那些所谓的大家族没什么好感,但是陆老爷子的性格和做事风格他还是非常欣赏的。

    “这样啊。”

    发现叶仁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王妈这边松了口气,随后又露出了真诚的笑容:“那成,王妈就听你一回,明天我还来这里等你。”

    “嗯,好的,时间就差不多还是这个时候吧。”

    叶仁点了点头,然后准备离开,于是便开口说道:“王妈,我下午还有事,那我就先走了,你这件事不用跟陆欣然她们说,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

    “呵呵,那再见了。”

    王妈也是笑着对叶仁摆了摆手,随后就去接老板处理好的兔子去了。

    而叶仁,则是慢悠悠的朝着家里的方向走去。

    [co]百度搜索“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