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应,还是不答应?

    当然是不答应。

    叶仁一瞬间心里闪过了无数的念头,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为什么?”

    沈东问道:“是我没有诚意吗?那在加上铁锤的一只手,怎么样?”

    “不,跟这没关系。”

    叶仁摇了摇头:“沈先生…”

    没等叶仁说完,沈东这边开口打断了叶仁的话:“你比我小点,如果不嫌弃的话就叫我一声沈哥吧,以后在s市,保证没人敢动你。”

    “嗯…沈大哥。”

    叶仁沉吟了一下,然后慢慢的说道:“赵龙的事情,肯定不会就这么算了,我现在这里谢谢你的好意了。”

    “果然吗?”

    沈东点了点头,却并没有泄气,看来对方打算跟赵龙一直纠缠下去了,所以才拒绝了自己的好意,不过虽然心里的确有些失望,但是沈东毕竟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很多年的家伙,内心的失望丝毫没有写在脸上,反而还朝着叶仁微笑了一下:“既然小兄弟你志不在此,那哥哥我也不强求了,这里有我的联系方式,如果有什么想要帮忙的事情尽管开口。”

    与铁锤不同,沈东能成为s市的地下之王,必然心思细腻过人,笑眯眯的递上去了一张烫金的名片。

    在沈东现在的内心里,叶仁的身手自然是很高的,这样的角色定然不是等闲之辈,如果能够拉拢的话那自然再好不过,无论如何也要尽量拉拢,即使不能拉拢,也尽量不要去招惹对方,小心翼翼一向是自己的座右铭,如果不是这样,他沈东也活不到今天。

    “谢谢沈哥。”

    叶仁嘴角上扬起了一丝弧度,事情的发展有点出乎自己的意料,甚至有些戏剧化了,看来自己还是有些低估黑老的能量了。

    本来叶仁还想,如果今天连沈东都得罪了的话,以后就更麻烦了,不过现在看来这个传说的沈东并没有那么讨厌,或许他确实有些城府,但是叶仁可以感觉出来,对方对自己已经没有恶意了,而且自己以后如果真的下海打捞古董,恐怕也要找个地方来脱手,此时此刻沈东就是个非常不错的人选,对于真正聪明的人来说,结交一个朋友,比多一个敌人更好,这是毋庸置疑的。

    “没事,以后有事尽管找哥哥帮忙。”沈东也笑了笑,用像是隔壁大哥一样的语气说道,随后指了一下地面上像是死狗一样的铁锤:“叶弟打算怎么处理他?”

    “他?”

    叶仁看了一眼地面上的铁锤,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既然他喜欢打架斗殴,我就陪他打一会吧。”

    说完,也没理一旁的沈东,直接就朝着铁锤走了过去,虽然每一步都不快,但是在铁锤看来,叶仁的每一脚仿佛都是踩在自己心脏上了一样,整个人顿时没出息的连眼泪都出来了,连滚带爬的抱住沈东的腿:“沈哥!救我啊!你不是说罩我吗?!”

    “抱歉,是你先犯的错,这事我也管不了。”

    沈东微笑着站在那里,腿一抖,却将铁锤直接踢回了地上,自己则是往一旁走了两步,很明显打算放弃铁锤,卖个人情给叶仁。

    “你…你……”

    铁锤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不过随后,叶仁有力的大手拍上了他的肩膀,让他彻底说不出话来了,只能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来,没等开口解释,叶仁一拳直接砸向了他的面门。

    “砰!”

    这一拳,叶仁直接用了成的力道。

    经过叶仁的一拳之后,铁锤竟然直接就昏了过去,整个人显得十分不好,本来就不好看的鼻子更是整个的都塌了进去,嘴和鼻子不停的冒着血,几颗带血的牙从他的嘴里掉了出来,叶仁低头一看,哟呵,有一颗还是金的,有点叼啊。

    不过即使铁锤这次又昏了,但叶仁还是不打算放过他,之前混混已经说了,全都是铁锤的主意,而铁锤先前的样子也确实做贼心虚,所以叶仁没有任何保留。

    叶仁一只手掐着铁锤的脖子,就像是提小鸡一样把跟自己差不多身高的铁锤提了起来,然后用尽了十成的力气狠狠把他向地面上砸去。

    “啪!”

    像是肉饼被拍扁的声音,铁锤整个人呈大字型躺在了地上,意识早已立体而去,就连沈东看到叶仁的做法都感觉浑身一冷,顿时把叶仁的身份从懵懂不知世事的少年转变成了下手毫不手软的狠角色,连对方的生死都不考虑,不愧是黑老的徒弟,看起来确实不像是假装的,如果叶仁下手知道轻重的话,沈东或许还会怀疑一下,不过现在,沈东看到叶仁的手法,又想到了关于黑老的一些流言,几乎可以确定叶仁确实就是黑老的徒弟了。

    其实他不知道,叶仁完全就是因为愤怒,根本就下手没轻重而已。

    而就在沈东脑袋里面还在乱想的时候,叶仁已经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块板儿砖。

    也没有解释,叶仁直接用板砖的棱角狠狠的拍向铁锤的小腿,顿时一阵咔擦声响了起来,沈东耳朵一动,听出了这是骨裂的声音。

    但还没完。

    叶仁此刻的眼睛有些发红,因为自己的缘故,父母也受到牵连,还因此受了伤,这对从来都是个孝子的叶仁来说,简直是莫大的刺激,于是板砖又再次轮了个圆,狠狠的朝着铁锤的小腿骨拍去,这一次叶仁真的用尽了自己的全力,含怒一击。

    超出常人十倍的力量,瞬间砸在了铁锤的小腿上。

    “啪啦!”板砖都承受不住这个力道,在叶仁的手碎裂成了几个小碎块,而铁锤自然更惨,整个小腿都被砸扁了,骨头和肌肉被砸的混在了一起,变成了像是肉酱一样的东西。

    血液,慢慢的流淌出来,渗透了他脚下的这片柏油马路。

    完成这一切之后,叶仁这才平静了下来,踢了地面上的铁锤一脚,直接把他像是破麻袋一样的踢到了一个垃圾堆附近,就刚刚自己那一击,已经把他的腿砸碎了,就算是华佗在世,也不可能让他再痊愈。

    而至于善后的事情,叶仁完全不去想,把头一转,看向了一旁的沈东。

    就是这么简单的一眼,沈东竟然瞬间冷汗直冒,这是一双怎么样的眼睛啊,冰冷而深沉,隐藏在眼底的那一丝狰狞,就像是一头恐怖野兽的瞳孔一样,自己一瞬间就被锁定了,没有任何逃跑的余地,如果叶仁想要杀他,那他绝对会死,没法去逃,也没法反抗,这就是这双眼睛传达给沈东的感觉,无比强烈的危机感,一瞬间,他就感觉自己的背后被冷汗湿透了。

    因为也是习武之人,所以沈东的感受要比普通人更加深刻。

    也直到这一刻,他才明白了自己的弱小。

    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手上甚至也沾染过几条人命的沈东,此刻心底竟然产生了几丝惧意,要知道,比这更加血腥残忍的场面他也没少见,但是唯独这次让他无比震撼,不为别的,就为了那一双眼睛。

    就仿佛,此刻站在那里的并不是人,而是一头恐怖的…

    凶兽。

    [co]百度搜索“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