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走吧!”

    叶仁打开大门,下了逐客令。

    “叶仁!”张丽红一看自己儿子这样,顿时不乐意了:“人家然然帮你爸拿了钱看病,你怎么能这样对她?”

    “钱我双倍奉还。”

    唯独在这件事上,叶仁没有退让:“妈,这是我的事,你别管。”

    事实上,叶仁对于陆欣然确实没有多大的好感,甚至心存芥蒂,虽然说现在这个女人跑到自己家里来道歉,看起来好像是一副无辜的样子,仿佛她也是受害者,不过叶仁心里最清楚不过了。如果不是因为陆欣然当初耍小性子,拿自己当挡箭牌,赵龙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找自己的麻烦,而更让人气愤的则是陆欣然的所作所为,用完了自己,回头直接就把自己给忘了,任由赵龙欺压了自己好几年。

    人要为自己所作出的事情付出代价,即使是无心之举也不能作为借口来逃避,正如同不小心杀了人法律也不会放过你一样,即使是无心之举,即使后悔,即使道歉,也都没有用。

    因为有时候事情做出来的一瞬间,那就已经晚了。

    虽然说现在陆欣然跑过来帮自己父亲叶富国看病,但是如果没有她的话,叶富国也不可能会被铁锤打成这样,所以赵龙固然可恶,但归根结底,一切的根源却还是这个女人。

    一个星期之前,叶仁在森林就有了觉悟,现在想要让他原谅陆欣然,简直比登天都难,更何况他对这个女人根本就没有多少好感,不去报复她,已经是叶仁能做到的最大的仁慈了,至于赵龙,他已经活不了多久了。

    “看来你并不欢迎我。”

    感觉到叶仁的强硬态度,从小一直娇生惯养的陆欣然语气也冷了下来:“那我就先告辞了。”

    “哎…然然……”

    没等这边叶母喊完,陆欣然已经说了一声抱歉,径直离开了叶仁的家,对此,叶仁的反映是直接咣当一声关上了门,没有丝毫挽留。

    “小仁!你怎么能这样呢?”张丽红这边的语气也有点严厉了起来,看起来是对叶仁的态度真的有些生气了:“她好歹是客人,有你这样把客人往外这么赶的吗?”

    “妈,这事你们不懂…”

    叶仁深吸了一口气,他已经准备把一些事跟父母摊牌了,总是把父母蒙在鼓里也不是什么办法。

    “是这样的,这个女的是陆……”

    “小仁,回来了?”

    没等叶仁跟张丽红解释,屋里面传来了叶富国的声音。

    “你爸刚刚睡着了,现在刚醒过来,你自己去跟他解释吧。”张丽红听到叶富国的声音传来,于是跟叶仁解释了一下,就跟着叶仁一起进了屋。

    而叶仁也看到了叶富国现在的样子。

    与叶仁想象到的虚弱并不同,叶富国现在的状态还是挺不错的,头上的纱布也撤掉了,露出了已经结痂的伤口,脸颊红润,眼睛炯炯有神,正半躺在床上,看到叶仁进来了,先是点了点头,随后对着张丽红吩咐起来:“丽红,小仁刚回来,肯定饿了,你去煮点粥吧。”

    “嗯,好吧。”

    张丽红看了一眼叶富国,点了点头,转身出了屋子。

    “小仁,把门关上。”

    这边张丽红刚出门,叶富国就朝着叶仁开口说道。

    “哦,好的。”叶仁点点头,转身把房门关上,此刻,叶仁的心里有些起伏,冥冥之似乎自己的父亲已经知道了什么似的,这不是有理有据的猜测,只是一种凭空的感觉,自从自己的蜘蛛感官升过级之后,像是这种第六感就越来越精准了起来。

    “小仁,别紧张,爸不会说你什么的。”

    大概是看出了叶仁心里的一些变化,叶富国开口安慰了一句,随后说道:“接下来的谈话你放心,你妈不知道,就我一个人知道。”

    “爸…”

    叶仁听到叶富国这么说,也愈发的确定了也富国似乎知道些什么。

    而就像是为了证明叶仁的感觉一样,这边叶富国缓缓的开口说了起来:“小仁,之前我确实被一群混混给打了,虽然跟自己的儿子这样说很丢人,显得爸很窝囊,但我不打算瞒着你,但是同时我也不希望你有事瞒着我,现在我问你,你认不认识一个叫赵龙的人?”

    “赵龙…”

    听到这个名字,叶仁眼迸射出冰冷的寒意,不过随后就被他掩饰了起来。

    “那几个混混在打我的时候,有一个看起来像是带头的人,他提到了你得罪了赵龙,我这才知道,原来不是我和你妈无意之间得罪了什么人,而是你。”

    “爸…我不是故意的……”

    叶仁一听,羞愧的低下了头,拳头攥的死死的,指甲刺入掌心,一阵钻心的疼痛传入脑海之。

    “傻孩子,我也没怪你。”叶富国难得的露出一个笑容,随后盯着叶仁的眼睛说道:“你爸老了,没那么多争强好胜的心了,只希望一家人以后都能平平安安的。之前打我的那人身上有伤,听说还是你弄的,你那天吃完饭出去是不是跟人打架了?还有同样是那天,我回家之后就觉得你变高了许多,你妈问你你还说自己发育了,哪有一天就长高那么多的?你真的当我和你妈这么好糊弄吗?小仁,你身上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以前你不是这样的,你到底还有什么瞒着我们的?”

    “爸…我……”

    叶仁心理一阵苦涩,如果跟叶富国真的坦白自己的系统,他能不能理解这么个东西都不一定,所以叶仁并不打算跟叶富国真的坦白,不过如果一点都不告诉自己老爸的话,后者有肯定会十分担心自己。

    叶仁不忍心为自己操劳了半辈子的叶富国日夜担心自己,思量了片刻之后,决定编一个半真半假的话,来让叶富国安心。

    于是,整理了一下脑海的语言之后,叶仁随手拿起了一旁的一根汤匙:“爸,其实我确实有事情瞒着你们,之前我就是因为陆欣然这个女人,不小心得罪了赵龙,这才让我们一家人都过得如此不堪,因为怕被责怪,所以一直都不敢说,不过最近我遇到了一位老者,他跟我说我的根骨奇佳,问我愿不愿意拜他为师,学习武术,我考虑了一下之后就答应了,先不用不信,你看…”

    说完,叶仁当着叶富国的面,仅用两根手指,就将那根纯钢的汤匙轻易的掰弯,然后像是捏橡皮泥一样,竟将整根汤匙揉成了一个圆形的小钢球。

    [co]百度搜索“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