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叶仁当着叶富国的面,仅用两根手指,就将那根纯钢的汤匙轻易的掰弯,然后像是捏橡皮泥一样,竟将整根汤匙揉成了一个圆形的小钢球。

    “爸,这样你总相信了吧?”

    叶仁把小钢球揣进兜里,对着已经惊讶的不知道说什么好的叶富国说道。

    “…”叶富国似乎仍在震撼之,本本分分的活了一辈子的他现在有些不能理解自己所看见的东西,无论是自己的认知还是常识上来说,自己的儿子都给了自己太大的震撼,以至于叶富国现在有些不敢相信,甚至以为自己是不是被砸昏了头,或者根本就是在做梦。

    愣了几乎好久,这才有些惊疑不定的开口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爸,我骗你干啥?”

    叶仁哭笑不得的一摊手:“本来最开始不想跟你说就是因为怕你们不信,现在倒好,我是说了,但您这不还是不信么?”

    “不,小仁,不是爸不相信你,而是你说的这些太惊人了。”

    叶富国有些头痛的摇了摇头,尽管他相信自己的儿子,但这一切毕竟还是太让他难以接受了。

    “放心吧,爸,我自己有分寸。”看着自己父亲双鬓下那一丝丝银白的样子,叶仁心里突然有些难过,强露出一个微笑来说道:“这些事情既然发生到我身上了,那就证明他是真的,也是对的,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和妈担心的,爸…你儿子已经长大了。”

    “我老了啊。”

    叶富国看了一眼叶仁,长叹了一声:“小仁,记得要当个善良的人。”

    “嗯,知道了,爸。”

    叶仁鼻子一酸,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而后,父子俩继续谈了一些关于这方面的事情,不过自然叶仁还是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种种奇遇全都归功到了自己的根骨好,或者是武术和师傅身上,完全对自己得到的系统绝口不提,不过因为亲眼所见,叶父这边倒也是相信了,在之后张丽红这边也煮好了粥,一家口人安心的吃起了饭来,不过自然,张丽红还是免不了对叶仁一阵唠叨,责怪其把陆欣然赶出了家门。

    对此叶仁也没什么办法,还是叶富国为叶仁解了围,这才让张丽红放过自己一马。

    而此刻,镜头转向了另一边。

    陆欣然这边气呼呼的从叶仁家里走了出来,刚刚听到叶仁毫不留情的关门声,感觉自己的尊严完全扫地,陆欣自然是气极,暗自打算再也不去管叶仁一家的事了。

    本来自己心里也有些悔意,有心想要帮对方一把,却没想到叶仁如此不识好歹。

    从小就娇生惯养,衣食无忧的陆欣然何曾受过这样的对待,平常自己周围的人哪个不是对自己温言软语,还没有谁胆敢当面这样顶撞自己,此刻在叶仁这里受到这样的对待,顿时委屈的眼圈都红了,出了门之后,直接坐上自己的车,赌气的一脚油门下去,随着引擎的轰鸣声,白色的宝马车像是离弦的箭一样消失在了叶仁家的小区门口,此刻陆欣然的脑海之悔恨交加,恨的是叶仁这种不可理喻的态度,悔的是自己为什么跑来这里多管闲事,拿热脸贴人家冷屁股,她心里已经决定了,再也不去理会叶仁一家,让他们在赵龙手下自生自灭吧。

    另一边,一个叼着烟的混混看到白色的宝马车轰鸣着开出了小区,被吓了一跳,跟一旁的王川开口抱怨了起来。

    “靠,川哥,这小妮子今天吃枪药了?”

    “估计是那小子回来之后说了什么,让她吃瘪了吧?”王川看了一眼远处绝尘而去的宝马车,笑了笑,倒也没有多说些什么……

    ……

    之后的几天,叶仁过的到是还算是不错。

    叶富国的伤好得很快,养了几天之后就又出去找工作去了,张丽红也是每天都按时外出打工,所以没跟父母呆上几天,叶仁就又是一个人在家了。

    这期间叶仁也发现了王川等人,不过王川等人与之前的铁锤不一样,叶仁每次路过的时候,还会露出一个善意的笑容,经过简单的交谈,叶仁也知道对方是沈东派来的,不禁对沈东产生了一些好感,而且对方也并非是监视自己,叶仁注意到了,王川相对于自己,更注意保护自己的父母,每次他们一外出,王川跟另一个长得十分彪悍的壮汉就会很隐蔽的跟着他们,一直到自己父母晚上下班回家为止。

    这样一来,叶仁也对自己父母的安全稍微的放了点心。

    叶仁自己在家呆着的时候,也并非毫无作为,这几天以来,叶仁一直都在网上查找资料,试图找到适合自己的生物,来镶嵌自己的第五基因槽。

    并非无意义的去寻找,叶仁这边也是非常有目标性跟明确性的,自己现在虽然有了强大的体魄,矫健的身手,惊人的耐力和恢复能力,不过却还是缺少一种能够瞬间致命的杀伤能力,这是自己现在的硬伤,虽然用冷兵器一样可以做到一击必杀,不过很多时候要考虑到不能携带冷兵器,所以这就很麻烦。

    所以叶仁这边这次的找的生物,一般都是能够一击必杀的生物,而这种能够一击必杀的生物分类也很复杂,基本被叶仁分成了两大类。

    第一种是最多而且最危险的,就是毒。

    没错,大自然界能瞬间致死的毒物实在是太多了,光是众所周知的蛇类,蝎类,蛛类,其很多都带有让人望而生畏的剧毒,而网络资料上面还有更变态的东西,比如太平洋底的某种蓝环章鱼,只需要一丁点的剧毒能让人在几分钟内毙命,而且还无法用任何人类已知的方法来医治,诸如此类的还有艾基特林海蛇,毒性比常见的眼镜王蛇还要强,而如果说道最毒的东西,还是要属于被称为夺命仙子之称的澳洲灯水母了。

    这种看起来其貌不扬的小东西,别看它不起眼,但是这东西可是已知的世界毒物之首。

    不过这种剧烈的毒性危险太大,叶仁也有些发虚,他个人还是倾向于第二类型的生物。

    如果说第一种生物通常都是利用毒囊生成毒液的话,那么第二种通常都是利用自己的身躯特异能力来发动一击必杀的生物,这种生物的一击必杀能力根据个体差异,每一种都完全不是相同的,就比如巨蟒的绞杀能力,或者说鳄鱼的巨大咬合力跟死亡旋转,电鳗的电击,子弹虾的前足弹射,螳螂的锋利刀刃。

    而叶仁这几天如果说最纠结的问题,就莫过于纠结于要选择哪种能力了。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

    [co]百度搜索“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