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通过研究电肌和电流的妙用让自己获得了不少的好处,但是因为费心费力的研究了一晚上的电流,所以等叶仁这边睡下的时候,天也都快亮了。{{

    不过毕竟叶仁现在的体质超越了常人太多,之前又激活了细胞活性,所以简单的睡上两个小时,倒也不觉得有多困。

    只要手这么往插座里面一插,反而变得异常精神了。

    第二天一大早,叶仁这边起来帮忙做好了吃的,然后二老还是照常出去到自己老板那里去打零工了,叶仁也没怎么在意,在自己父母走了之后,也跟着下了楼,随便找一家饭店又吃了一顿,然后就打车去了汽车销售心,先把车给买下来再说,到时候去哪里都有代步工具,倒也是方便不少。

    而车型叶仁经过再的考虑,也是选择了克莱斯勒公司的一款经典车型,jeep大切诺基。

    因为本身对车没什么太大的研究,叶仁也没有特别的精挑细选,只是觉得这款车的越野性能不错,外观也比较顺眼,一百多万倒也掏得起,于是就大手一挥,直接买了一辆黑色的,根据售车人的建议添置了一些东西后,开着车出去转悠了一圈,把整个车的后备箱用各种罐头,真空包装的食物和高热量食物给装的满满的,以备不时之需,然后又买了点户外设备塞进了车里面,像是备用的衣裤靴子,火石水壶,还有开山刀之类的东西。

    因为再过一天就是陈老爷子的寿辰了,所以叶仁这边又去特地的买了一套高档一点的名牌衣裤,以免到时候有些丢范儿。

    倒不是说他叶仁爱慕虚荣,只不过既然有钱了,那穿的好一点也是天经地义的,而且这次主要也是为了给陈老爷子过寿辰,到时候穿的土里土气的,自己倒无所谓,主要是如果因此遭人闲话进而惹了麻烦,那就有些不太好了。

    要知道,叶仁通常来说最讨厌麻烦,能情以避免尽量避免。

    买了一大圈东西之后,时间过的也快,居然已经到了午了,叶仁这边东西也买得差不多了,于是直接掉头回家,打算在家楼下再买上一大堆吃的,上楼用电疗训练自己,争取提升一点点的实力,哪怕只提升很小一部分也是赚了。

    把车停到了家楼下,叶仁又看了一眼小区门口,只不过这次却是没有看到王川和那几个小混混了。

    仔细想来也是,既然赵家都被自己给解决掉了,那他们守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义了,沈东把他们叫回去也是理所应当的。

    于是叶仁也没多想,去一旁的便利店买了两大兜子的士力架,盐水鸡,香肠面包,压缩饼干之类的东西,几乎把整个便利店的存货都搬的有些空了,这才慢悠悠的准备上楼回家,不过这地方确实呆着不怎么舒坦,如果父母同意的话,到不如卖了自己添点钱买个好一点的住处倒也不是不可以,钱可以再赚嘛。

    不过叶仁这边才刚上了楼,就听到了楼道上面似乎有砸门的声音,声音大的有些震耳欲聋,之间还伴随着一些骂骂咧咧的声音,很是难听。

    “怎么回事?”

    叶仁心有些疑惑,不过还是朝着楼上走去,反正对方只要不打扰到自己,砸的不是自己家的门就可以了,也没准是哪家欠了高利贷什么的被人上门追债来也说不准,这种事情怪不得别人。

    虽然自己父亲叶富国说了什么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话,不过叶仁对这种事情还是不太感冒,我又不是欠你的,凭什么非要帮你?

    但是当叶仁来到自己家所在的楼层的时候,却不是怎么想了。

    “李(你)小子t回来了?”

    脑满肠肥的年物业经理带着满脸的横肉,看到叶仁拎着两袋子东西从楼下慢悠悠的走上来,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个狞笑。

    “说话嘴都直漏风,跟个破风箱似的,你可别说话了好吗?”见到这个情形,叶仁也懂了大半,微微一笑讥讽了起来。

    “找死!”

    大概是说到了肥胖经理的痛处,只见他突然怒吼了一声:“豹子,阿龙,都下来!”

    “来了!”

    随着肥胖经理的怒吼,一个剃着光头,穿着白色小背心的混混从楼上快速走了下来,叶仁稍微的观察了他一下,身上的肌肉看起来不少,应该是有过一定时间的锻炼,背后还隐约可以看到一些纹身,手里拿着一根钢棍,嘴上还叼着一根烟,脸上非常蛮横狰狞的表情,从楼上走下来之后看到叶仁之后,冷笑了一声:“就你小子?”

    “阿龙呢?叫阿龙也下来!”

    此刻那胖经理大概气得不轻,见到这个混混之后,没好气的说了一句,随后又喊了起来:“阿龙?阿龙?”

    “别叫了,哥,阿龙在撬那小娘们家的锁呢,一会就搞定了。”

    被称为豹子的混混吸了口烟,不屑的看了一眼拎着两兜子东西的叶仁,然后朝着胖经理有些谄媚着说道:“这小子我们就帮你废了,不过上面那个小娘们……”

    “我不管,跟我没关系。”

    胖经理一挥手:“我今天都没来这里,我在家跟朋友打麻将呢,豹子,给我干他!”

    “好嘞。”

    豹子把烟头往叶仁身上一弹,二话没说挥起手里的钢管照着叶仁的身上就狠狠砸去,钢管在空气挥舞的时候带起了呼呼的风声,可见其力道之狠辣,若是被砸了,少说也是大片的淤青,只不过叶仁自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了,更何况他这一下还是朝着叶仁的脑袋招呼过去的,很显然如果被砸的话,就算不死也是个重度脑震荡,很可能在床上躺上一辈子。

    “啪!”

    叶仁这边同样也是冷笑一声,眼里抑制不住的凶光再次冲破了理性,只见他左手一抬,就是轻易而准确的接住了那根钢管,而另一只手则是食指跟指轻轻的夹住了弹过来的烟头。

    “你是不是觉得你做事狠辣,别人都怕你?”看着豹子有些惊异的目光,叶仁的目光变得冷漠无情了起来。

    先是手臂的肌肉微颤,一股电流立即顺着钢管流到了豹子的身上,顿时让他整个人的身体如同筛子一样不停的抖动起来,随后叶仁松开钢管,整个人瞬间冲到了豹子的面前,一拳朝着他的肚子打了过去,咚的一声,巨大的力道直接让他整个人都暂时离开了地面,只见豹子两只眼睛不可置信的瞪的老大,嘴巴张开不停的发出咔咔的声音,显然被这一拳已经快要打傻了。

    不过这还没完,叶仁的拳头幻化成爪,直接死死的掐住了豹子的喉咙,将他朝着地面摔去,砰的一声,豹子的后脑撞击地面,尽管叶仁根本没用力,但是他却还是因为巨大的力道失去了意识,同时,后脑部位的血液一点点的流了出来。

    “当善良的人撕下面具,你连跪下的机会都没有。”

    而最后的最后,叶仁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扒开了豹子的眼皮,叶仁面无表情的说道:“来,你的烟头,还你。”

    随后,叶仁就将还在微燃的烟头轻轻的按了进去。

    [co]百度搜索“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