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叶仁就将还在微燃的烟头轻轻的按了进去。?

    “嗞…”

    烟头被叶仁轻轻的按进了豹子眼睛里面,发出微弱的声音,同时被熄灭了,只散发出一股微微冒起的白色烟雾,而同时,剧烈的疼痛也让豹子瞬间清醒了过来,一阵响彻楼道内的惊天惨叫立刻从他嘴里面传了出来。

    “啊!!!”

    豹子立刻清醒了过来,几乎是拼命的挣扎起来。

    不过几乎就是在一秒钟之后,他就被叶仁身上传来的电流给电的昏死了过去,一阵臊臭的气味从他的身下逐渐弥漫开来,很显然,跟之前的赵龙一样,叶仁这边释放出的电流不光是击昏了他,同样的也让他失禁了。

    “豹子!”

    肥胖的年经理看到叶仁几乎电光火石之间就放倒了自己带来的帮手,顿时惊叫了一声,浑身的肥肉都颤了一下,声音变得高昂了不少,神色慌张的厉声喊道:“阿龙!快下来啊!”

    “豹哥!”

    大概也是听到了刚刚豹子发出的惨叫,被称为阿龙的青年从楼上冲了下来,正好看到了叶仁将烟头在豹子的眼眶里面拧了一下的动作,顿时睚眦欲裂,怒吼了一声,手里握着一根撬棍朝着叶仁就冲了过去,不由分说的就是一棍子用力的砸了下去,跟之前豹子的动作可谓是极其相似,不过这撬棍可不比那空心钢管,要知道,这东西完全是纯粹的实心钢铁铸成的,如果普通人被这么砸了一下,估计脑浆都要爆出来了。

    但是叶仁自然不是普通人,所以他还是轻易的接住了这根撬棍。

    而后,阿龙也了叶仁的招儿。

    随着叶仁手臂肌肉的一阵震动,足以让阿龙浑身麻痹的电流从撬棍一直传导到了他的身上,将他整个人都麻痹在了原地,像是一个筛子一样的抖个不停。

    而一旁看着的胖子经理顿时心里一阵不妙,这似曾相识的场面让他的心里咯噔一下。

    不过还没等他准备开口说些什么,叶仁就已经动手了,只不过这次却不是拳头了,叶仁这边一只手握住了撬棍的一端,用力的拽了一下,直接就将其夺在了手,随后用力的朝着阿龙的脑袋上抡去,不过阿龙这边的反映还挺快的,所以当即下意识的就用手挡了一下,但是叶仁的力气是何其之大,一根撬棍竟然硬生生的将其整个胳膊都打的血肉模糊,发出了让人牙酸的嘎嘣嘎嘣的声音,显然是连骨头都不知道被打成了多少碎片了。

    在叶仁的怪力之下,撬棍居然差点将阿龙的整条胳膊差一点给打飞了,如果不是还有一层皮肉跟筋连着的话,恐怕这条胳膊早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啊!!!”

    感受到了从自己胳膊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阿龙的脑子几乎一片空白,下意识的就惨叫了起来,那种无法承受的巨痛几乎瞬间就让他崩溃了。

    只不过下一秒,他就叫不出来了。

    因为叶仁一拳直接由下至上,狠狠的砸在了他的下巴上面,巨大的冲劲直接强行的将阿龙的嘴巴硬生生的给打的闭合了起来,发出了咔嚓咔嚓的声音,随后,巨大的压力和冲击力粉碎了他的下颚与上颚,牙齿噼里啪啦的全部都从牙床上脱落了下来,随后这股冲劲直冲大脑,让大脑在颅腔之硬生生的承受了巨大的压力,阿龙眼前一黑,当场就立刻的昏死了过去。

    “阿…阿龙……”

    见到叶仁几下又将阿龙也放倒了,年经理这才真正的惊慌了起来,开始意识到自己究竟犯了一个多么严重的错误,此刻,他看向叶仁的目光就像是看向一个恐怖的恶魔一样,双腿不断的打颤,而见到叶仁正在慢慢的朝着自己走过来,顿时颤声道:“你…你别过来…我要报警了…”

    “报警?”

    叶仁听到年经理的话之后,微微一笑:“如果今天被打的是我的话,你觉得我报警有用吗?”

    “你…你杀人会坐牢的……”

    年经理这边很明显十分的害怕,语气都变得有些哆嗦了起来:“杀人是重罪…可没…可没人保的了你的……”

    “本来我还尽量克制自己,甚至认为我爸说的话肯定有他的道理。”

    叶仁见到年经理的样子,没有回答他的话语,反而是自己像是自言自语一样慢慢的说了起来:“但是直到今天我才发现是我错了,真的错的非常离谱…我问你,你现在怕我吗?”

    “我…我……”年经理看着脸上都沾着一些血液的叶仁,眼底闪过一丝恐惧的神色:“我错了,给我个机会,下次我再也不敢惹你了行吗?”

    “呵呵,看来你确实害怕我。”

    叶仁看到年经理的表现,突然笑了一下,眼里闪过一丝了然,看来这个世界就是这样,自己善良,那么所有人都来欺凌自己,像是之前利用自己的陆欣然,像是欺凌自己的赵龙,像是自己眼前这个曾经飞扬跋扈的肥胖经理,他们都是这样,看到自己善良,就都来欺凌自己。

    但是自己一旦邪恶,所有人反而都来讨好自己,像是陈虎,像是沈东,虽然说自己跟他们无非也就是互相利用的关系,但是叶仁却从获得了巨大的利益这事却不假。

    想到这里,叶仁的心突然升起了一丝明悟。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这就是这世间亘古不变的永恒真理,像是年经理这种欺软怕硬的家伙,如果按照自己父亲所说的一味退让的话,恐怕只会让对方更加的变本加厉,在这钢筋与混凝土所构成的丛林之,叶仁意识到,自己感悟到的丛林法则原来同样有效,大概…这世间本来就是这样的,弱小就只能被人吃的连骨头都不剩,而只有变得强大,才能受到尊敬,周围的人才会畏惧你,记住你,看来…自己的心态真应该好好的改变一下了。

    随着心理的明悟越来越清晰,越来越透彻,叶仁的双眼也变得逐渐清澈起来。

    回忆起当初自己被赵龙欺凌的时候,叶仁被铁锤他们打了,愤怒之下去警察局报警,却反而都被那帮不辨是非的警察随便找了个借口就给打了一顿,不停的嗤笑叶仁的不自量力,然后将他轰了出来,那些所谓保护弱者的法律,其实也不过是可笑的枷锁而已,赵龙随便朝着警察局使了点手段,那些被人称为人民公仆的家伙们就立刻颠倒黑白,哪里还有半点他们口所谓的公平可言?

    所以说所谓的道德和法律,无非也就是那些强者用来控制弱者的工具而已,而他们自己,却是根本不可能被这种东西所控制的。

    弱者遵守秩序,强者藐视规则,这就是这个世界唯一的真理。

    想到这里,叶仁这边自顾自的点了点头,看来自己一直以来都过于压抑自己了,甚至因为心的一些无谓的坚持,都不是一个合格的掠食者。

    想要成为一个真正的顶级掠食者,那么首先就要变的无比强大,虽然这样并不是说要化身为真正的凶猛野兽,失去所有的人性,但也不能被世俗的这些条条框框所束缚,要无拘无束,自由自在,成为一头挣脱锁链的狼,而不是一条被拴住的狗,只有这样才是自己真正想要追求的生活。

    与自己父亲说的那种想法完全不同,叶仁的内心逐渐产生了一种与其截然不同的信念。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理论只存在于幻想,自己的能力是自己辛苦升级进化才得到的,没有任何理由免费帮助他人,自己不是美漫里面的那些超级英雄,也没那么伟大,虽然自己不会主动的做恶,但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是必须的,叶仁自认为以德报怨这种等级太高了,自己学不来,对方欺凌自己的时候怎么没人出来指责,自己反击了对方就是错误?

    你打了老虎一下,老虎把你咬了,你还能怪老虎不应该咬你?

    所谓的道德捆绑正是如此,这些恶人在欺负人的时候一个个都飞扬跋扈,一旦受到了伤害之后,立刻给大家展示伤口,伪装成弱者来获取同情心,站在道德的至高点上来抨击对方。

    所以叶仁现在明白了一个道理,不要在意他人的眼光,也不要被一切束缚。

    而想通了这一切之后,叶仁的心情通透了许多,一直都在困扰着叶仁的心态问题也如同冰消雪融般的消失了,自己既不能完全变成一头残暴的野兽,也不能变成一个超级英雄一样的大善人,自己就是自己,遵循自己本心的选择,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随着叶仁心态的变化,一直盘踞在叶仁内心的戾气也悄然的消散了。

    本来叶仁的内心已经快要分化成了两个极端了,一部分变得像是疯狂的野兽一样残忍而暴戾,一部分又竭力的想要控制这种残暴的情绪,努力的维持着善意,尤其在叶富国说完那句话之后,自己的内心几乎无时无刻都在斗争着,每一次野兽的情绪占了上风时,自己就变得暴躁而疯狂,而当另一种的情绪占据上风时,又变得太过于仁慈,不过如今,这两种情绪都已经彻底的烟消云散了,有的只有叶仁纯粹的本心。

    心情舒畅了之后,叶仁仿佛看着一旁的年经理都有些顺眼了起来,微笑了一下对其说道:“我还真是要谢谢你啊…”

    一旁的年经理听到沉默了许久的叶仁突然这么说,心里突然一惊,虽然他很迟钝,但是此刻却也感觉到了一丝莫名的担忧

    “我错…”

    年经理的话还没有说完,叶仁就已经把手伸向了他的脑部。

    而随后,叶仁释放出的电流直接流向了年经理的大脑,在里面肆意的搅动,而他整个人像是受到了猛烈的撞击一样,砰的一声直接狠狠的撞在了墙上。

    叶仁对于电流的控制虽然不能说非常的精准,但是大致的拿捏却也能够轻易的做到,刚刚那一下虽然威力好像不小,但是却并不致死,不过即便是这样,这家伙的大脑也已经受到了难以修复的损伤,估计不是痴呆就是植物人了。

    “做都做了,就别说你错了。”

    [co]百度搜索“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