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哥,不要去管他们啦,一群没见识的臭土鳖而已嘛~”

    这边许东阳虽然已经转身离开了,但是在他身边一直围着的浓妆女子此刻却也跟着帮腔作势了起来,像是在哄的对方开心一样,随后回头朝着张博他们一望,那两只眼睛里面全都是不屑与嘲弄。

    尤其是对姿色比自己好上那么些许的薛静,更像是打了胜仗一样,非常的得意。

    “你…”张博有些气急,竟想冲上去与其理论,不过还好被一旁的薛静给拉住了:“好了,张博,别跟狗一般见识了,它咬你一口证明他是没人拴住的狗,你去咬它的话,岂不是成了别人的笑话?”

    “你个不要脸的,你说谁是狗呢!?”

    薛静的这句话声音稍微有些大,被之前的那个浓妆女子听到了,立刻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转过身来就不由分说的喊了起来,因为那声音有些尖锐,所以整个大厅内也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一些好奇的人纷纷把目光注意了过来。

    “这世界真是奇了,就见过捡钱的,还没见过捡骂的,薛静你说是不是?”见到对方气急败坏的样子,这边张博也冷笑着反击了一句,本来以自己的身份不应该说这些话的,但是此刻他也是被那许东阳给气到了,更何况自己再怎么低调,也可能在自己的女人面前丢面子。

    “张博,你就这么没有教养吗?你的女伴背后说我坏话你不教训她,反而还一同指责我,你这种人也配进到这种场合里来?”

    许东阳默默的转过了身子,本来自己也没打算跟对方多计较什么,但是薛静这女人竟然也敢当面羞辱自己,所以此刻许东阳的语气有些不善,满脸不屑的说道:“你好好想想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别让外人觉得你没有家教,丢了你们张家的脸,你看看你现在跟什么样的人站在一起,你们一群没家教的东西!。”

    “许东阳!”

    张伟被许东阳这么一番有些尖酸刻薄的话语一激,顿时有些怒发冲冠,下意识的就要冲上去打上许东阳那么一拳。

    “保安!保安!这里要打人了!快把他拉走!”见到张伟发怒,许东阳这边更是火上浇油的喊了起来。

    “我打死你!”

    张伟这边怒火冲冠,挣脱了薛静的阻拦,眼看着就要冲出去,只不过肩膀却被一只异常有力的大手狠狠拉住了,同时叶仁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张伟,别在这种地方打狗,影响不好。”

    “你说谁t是狗呢!?”

    没等许东阳发话,一旁的浓妆女人就又开始大声喊了起来,惹得一旁围观的人都有些皱起了眉来:“我东哥说的就是没错,你们真没化!没教养!”

    “叶仁!你别拦着我!”

    此刻的张伟是真火了,沉声对着扶住自己的叶仁说道。

    “别脏了你的手。”叶仁这边看到张伟的样子,笑了笑,然后站了出去,看着对面的许东阳跟那个不知名的浓妆女人,微微一笑,然后一字一句的说道:

    “刚刚薛静那句话我觉得听对的,没必要跟狗一般见识,同样的,狗也没资格在这里说话。”

    “你这傻…”听到叶仁语气直白的公开打脸,许东阳立刻就挂不住面子了,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随后也不去考虑叶仁的具体身份了,嘴一张打算骂些什么出来,不过还没等他发出声来,叶仁这边就突然双眼一瞪,没有任何前兆的暴喝一声,同时那惊人的杀气瞬间从他的身上涌出来,迅速的朝着许东阳两人席卷过去。

    “跪下!”

    带着浓厚杀意的两个字在整个大厅里面回荡了很久,这下几乎所有的人都发现了这边的事情,注意力也差不多都集了过来。

    而此刻的浓妆女人和许东阳可就不是那么好受了。

    许东阳还好,毕竟是个男人,乍然之间尽管脸色煞白,但是身体只是摇晃了两下,没有第一时间就倒下去,而那个浓妆的女人就非常惨了,在感受到叶仁的杀气之后,几乎一瞬间就像是被掐住了喉咙的鸭子一样,眼睛瞪的老大,整个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身体不断的颤抖着,就好像遇到了什么极其可怕的事物一样,眼泪都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眼睛里面充满了惊恐与无助的神色。

    甚至,一阵有些难闻的尿骚味都从她的身下弥漫了开来。

    “嗯?”见到许东阳虽然摇摇晃晃的但是却咬着牙没有倒下去,叶仁这边微微眯起了眼睛,全身的杀意全都朝着两人铺天盖地的涌了过去,甚至在此刻的叶仁眼,许东阳已经变成了一只平淡无奇的野兽,等着被自己轻易的收割。

    尽管叶仁的杀气几乎都是靠着猎杀野兽才拥有的,不过也架不住那庞大的数量堆积。

    从获得了系统到如今站在这里,他叶仁少说手上也沾染了上千头野兽的鲜血,而且在叶仁的基因逐渐的进化之后,他本身也变得越来越像是一头充满了危险的人形掠食者,其杀意的浓厚和恐怖程度自然不用多说,就算是手上沾过血的特种兵站在他面前,也未尝能保持一颗平常心,更不要说许东阳这种平时几乎都养在温室里的花朵了。

    所以在叶仁全力的盯着许东阳的时候,许东阳这边立刻就撑不住了,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整个人像是傻了一样呆呆的望着前方。

    不过当然了,许东阳并没有被直接吓傻,只不过他内心此刻感受到的恐惧感太过于强大了,那种感觉不是能够两句语言就说得清的,就在刚刚的那一瞬间,许东阳清楚的感觉到了自己面前的那个面容有些刚毅的男子对自己的杀意,他真的会杀死自己,就像是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那种无力感甚至让许东阳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绝望的味道,就像是一个人正在面对一只饥饿无比的老虎一样,除了恐惧与绝望,他想不出其他更好的形容词。

    [co]百度搜索“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