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他好像还没发现叶仁,但是叶仁觉得对方应该不会喜欢自己的。

    叶仁想了一下,处于好奇的心理,还是选择了继续前进,只不过前进的地点却是变了,叶仁左右看了一下,然后挑选了附近的一颗树木,蹭蹭几下就轻巧的爬了上去,然后通过雨林茂密的树冠层,一点一点的悄然接近了这个有点神秘的营地。

    在接近了营地之后,叶仁这才对这里仔细的观察了起来。

    这个营地看起来并不大,除了外围五六个用来站岗警戒的人以外,居然只有十几个人坐在营地内休息,一堆篝火静静的燃烧着,周围围了一圈削尖的木棍,上面穿着一些肉类和蘑菇,还有几个铁皮罐子被放在火上加热,散发出一阵阵诱人的香气,两个人在摆弄着烤肉,剩下的一些人在擦拭着自己乌黑发亮的手枪,又或者在打磨一把把明晃晃的猎刀,看起来可不像是一群什么善人。

    不过看到这些人手玩弄的刀之后,叶仁顿时眼前一亮。

    “纳鲁达,你说我们这次做的这么大,没问题吗?”就在叶仁正准备趁着半夜下去偷一把刀什么的时候,其一个正在擦枪的男人突然开口对着一旁开口说了起来:“虽然那些土著确实该死,不过外面的那些人好像对他们挺关注的。”

    “他们关注有个屁用,瓦罗。”

    被称为纳鲁达的男人不屑的嗤笑了一声,然后掏出一根烟点了起来,深吸一口气之后慢悠悠的说道:“我们只要往这林子里面一钻,谁t能抓住我们?”

    “就是,瓦罗你怎么跟个女人一样,这样会被老大笑话死的。”

    听到了纳鲁达的话之后,其余的人也开始应声附和起来,营地里面爆发出了一阵嘲笑声。

    “法克,我不就是问问而已么?”被人嘲笑了一番之后,瓦罗一张脸憋的也有些发红,恼羞成怒的说道:“那群土著还不是我杀的最多,你们还敢笑话老子!”

    “就是这群土著娘们可比之前那娘们差远了。”

    一个脸上有着两道疤的壮汉摇了摇头,脸上一副十分可惜的表情:“真不如之前在林子里面遇到的那个美国妞儿。”

    “哈哈,汉瑞,还不是你?要不是你把她给玩死了,我们这几天不是还能多点乐子?”

    听到汉瑞的抱怨之后,一群人又开始起哄,甚至其两个男人直接拿出了一包白色的粉末,开始用一些简陋的工具开始吸食起来,然后表情十分的愉快,而至于那两包白色的粉末到底是什么东西,躲在树上的叶仁很显然已经非常清楚了,而他直到此刻,也是终于明白自己遇到的这群人到底是什么了。

    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藏匿在亚马逊丛林之的毒贩了。

    尽管叶仁对这些人有些反感,但是也并没有因为听到他们所说的话而心生愤怒,或者突然就正义感爆棚赶紧跳下去拼死灭掉对方什么的,其实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这样,而丛林更是弱肉强食的地方,想要感受一下大自然的话请去那些森林公园,如果执意往亚马逊丛林这种危机四伏的地方里钻,那发生了什么意外都怪不得别人,就算没有这群毒贩,亚马逊丛林里面无处不在的毒虫,致命的蟒蛇和各种危险的野兽,无时无刻都在威胁着所有入侵者的生命。

    甚至就连叶仁已经进化到几乎非人的境界,在大意之下也会差点受到致命的伤害。

    所以叶仁对这群毒贩的所作所为其实不怎么在意,自己其实现在完全可以悄悄的离开,不过自己现在手里确实少一把刀,所以自己打算还是再呆一会看看有没有机会什么的。

    叶仁脑袋里面还在考虑着要不要留下来,那边的毒贩们却已经又开始聊上了:

    “之前那帮土著也挺有意思,你没看到我杀了一个小崽子之后他们的表情。”汉瑞拿起了滚烫的罐头,也不管里面的流质食物非常滚烫,拿起一个小金属勺子舀起了一勺直接就往嘴巴里面塞去,一边嚼着一边含糊不清的说了起来:“等我们把他们屠的差不多的时候,那酋长居然还拿出了个小罐子想要砸我,真是笑死了,他以为他手里的是手雷吗?”

    “哈哈,估计他的猪脑子连枪这种东西都理解不了吧?”

    一旁的纳鲁达也是跟着一起笑了起来,伸手拿过了一根穿了肉的木棍,用手里锋利的小刀削下了一片烤的微微有些发焦的肉,直接胡乱的塞进了嘴里:“我真是特别喜欢看这群蠢猪被注射了白粉儿之后的表情。”

    “没错。”

    汉瑞也是点了点头,一边狼吞虎咽的吃掉了一罐热气腾腾的流质食物,随后从自己腰间的口袋里面掏了一下,摸出了个大约比拳头小一号的土陶色破旧罐子,上面塞着一个破旧的橡木塞,丢给了纳鲁达:“纳鲁达,给你看看我的战利品,那个白痴用来丢我的小罐子。”

    “嗯?”

    纳鲁达一边吃着肉,一边随手接过了那个小巧的罐子:“这东西怎么还塞着,你没打开吗?”

    “你要知道这东西实在太紧了,那橡木塞都有些腐朽了,一用力就会像是渣子一样掉下来,所以我暂时也懒得打开,不过里面好像应该没什么东西,我晃了一下,里面一点声音和感觉都没有。”

    吃完了热腾腾的罐头之后,汉瑞懒洋洋的解释了一下,随后也点了一根烟,惬意的抽了一口:“哦,这烟真带劲儿。”

    “你这懒货。”

    纳鲁达笑骂了一声,随后拿着自己的刀直接插进了软木塞子里面。

    锋利的刀刃轻易的刺穿了已经腐朽的橡木,随着纳鲁达的手腕在橡木塞之搅拧了一下之后,整个橡木塞瞬间散碎成了一大堆黑色的木渣,而随着这个罐子被打开之后,一阵十分好闻的香味从这个陶罐里面散发了出来,几乎是一瞬间就将整个营地笼罩了起来。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co]百度搜索“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