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时候基因能力这东西还真是不让你省心啊。

    感受到自己额角上面多出的一对触角,叶仁此刻的心里其实是有些怪异的,这种感受是十分新奇,就像是自己第一次接触电流,第一次领悟电感时一模一样。

    尽管每次通过系统融合基因时,叶仁都能够几乎本能的去感知,领悟,使用这些多出来的特殊能力,但是如果比起真正拥有这些基因的生物们来说,就还是有一些差距的,毕竟这些生物们使用这些基因的时间甚至超过了成千上百年,经历过无数次的进化与斗争,这种刻印在本能之的天赋能力,即使叶仁在短时间之内通过系统进化来了,也并不是可以一瞬间就完美掌握的,尽管可以使用,但却并非完美。

    就像是人类尽管可以飞行,却永远也无法像是鸟类一样灵活,可以游泳,却永远没有游鱼那样自由。

    所以,叶仁现在尽管已经能够使用这对儿触角来读取一些昆虫们留下的信息,甚至可以控制触角里面的束状肌肉来让触角进行动作,就像是一些小虫子晃动着一些触角一样。

    但是却仍旧不能特别完美的控制触角准确接收一些昆虫发出的信息,以及与一些昆虫非常准确的交流。

    叶仁现在手里抓着的一只行军蚁,是刚刚自己无意间在树干上面抓到的,此刻叶仁就在尝试着与其进行沟通,只不过这种事情看起来却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就像是婴儿刚出生时候学习说话是差不多的,婴儿天生就有声带,可以发出声音,但是如果没有后天的教导的话,却根本没有办法跟其他人进行沟通,当然,这里只举例婴儿无法刚出生就学会说话,不考虑婴儿刚出生的智商问题…

    就比如叶仁现在,他正跟这只行军蚁交流着一些信息,叶仁试图通过自己的触角询问行军蚁它们的王后在哪里,但是行军蚁却向叶仁传来了想要共同前往前方取食的信息,同时挣扎着想要从叶仁的手里面爬出来,只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触角的缘故,这只行军蚁尽管想要挣扎着从叶仁的手里面出来,却并没有用自己锋利的颚钳去咬叶仁,同时用断断续续的疑问信息来向叶仁表示疑惑,同时继续试图从叶仁的手钻出来。

    “难道有了触角,我就变成了蚁类间谍,这些行军蚁都不咬我的?”

    感觉到这只行军蚁完全对自己没有任何的恶意,叶仁也是稍微的惊奇了一下,如果自己所想的事情真的成立的话,那么自己就又叼了不少的感觉…

    想到这里,叶仁顿时觉得自己以前还是低估了这个信息素辨别的基因能力,看来每个基因能力都不容小视,如果自己能够早一点发现这个能力的话,或许现在的事情就会变得更加有趣了,不过当然了,叶仁在看到前方树林里面越来越多的行军蚁之后,也是发觉到了事情还没有结束,所以自己现在过去好像也不迟。

    “系统,现在行军蚁对我还有威胁吗?”

    叶仁这边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开口询问了一句。

    “威胁等级降至初级威胁……”系统这边还是老样子,基本上叶仁只要不主动问它点东西,它就不怎么主动说话。

    “下次威胁等级变了也记得提醒我。”

    听到系统的话语之后,叶仁这边也懒得跟它说什么,只是提醒了一句,不过转念一想之后,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一样,又对着系统开口问了起来:“对了,系统,之前你说是高级威胁级别,但是为什么我没费多少力气就逃出来了?而且那些行军蚁好像对我的兴趣也不大的样子啊?”

    “行军蚁没有将注意力放在主人的身上,同时主人的速度很快,如果不是死斗的话,行军蚁是无法将主人围杀致死的,威胁程度仅指死斗程度下的威胁程度。”

    系统解释道。

    “哦,好吧。”

    叶仁点点头,也没跟系统发火,反而还有些开心,自己又无意之得到了一个系统对于威胁等级的判定点,如果真的是根据死斗时产生的威胁而进行判定的话,那自己看来也不用特别害怕这些级以上的威胁了,大不了以后进化个翅膀,再进化个跳蚤腿,打不过我还跑不过吗?

    想到这里,叶仁的心里不禁又火热起来,如果真按照这么说的话,那猎杀威胁等级很大的生物也变得好像可以尝试了。

    只不过现在还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叶仁放下了手捏着的行军蚁,用力一个起跳,直接跳到了一旁的一颗树木上面,然后下两下的再次爬到了树冠层上面,因为叶仁故意在往回走,所以此刻的行军蚁数量已经变得越来越多了起来,树冠层上面还好说,行军蚁的数量并不是密密麻麻,而此刻在丛林的下方就已经完全不是这样的事情了,在树冠层的下方,铺满了枯木树叶的地面此刻已经被一层密密麻麻的黑色所彻底的覆盖住了,一层层的蚂蚁就像是疯了一样在不断的朝着一个方向前进着,而且,甚至这些蚂蚁的品种都不是一个品种。

    因为叶仁就在树冠层上面发现了几只大齿猛蚁,甚至是几只切叶蚁……

    尽管这群蚂蚁之混杂着其他种类的蚂蚁,不过这次行军蚁居然非常意外的没有去攻击它们,或者说根本就没有搭理它们,只是不断的朝着一个方向爬了过去。

    “都是为了那个香味去的?”

    叶仁见到这些不同种类的蚂蚁都朝着一个方向爬去,心回想起了那个甚至是对自己都颇有诱惑力的白色异香,心不知道为何也有些隐隐的着急了起来,就好像非常不希望那个陶罐和里面的东西被人抢走一样。

    于是,同样是再这股异香的干扰之下,叶仁这边在树冠层里面迅速的穿梭着,很快就到达了毒贩们仍旧坚持着的地方。当叶仁到的时候,正好看到这群毒贩打算点汽油烧森林。

    因为害怕森林大火波及自身,叶仁这边想了一下,这才不得不出手,直接从树上跳了下去。

    [co]百度搜索“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