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手执长矛的土着突然从林子里面跳了出来,叶仁还没做出什么动作,只见他却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叽了呱啦…”

    那土着跪在了地面上之后还不算,整个人又匍匐在了地面上,朝着叶仁大声的喊着什么东西,只不过叶仁完全听不懂这家伙在说什么,不过对方看起来又不像是找麻烦的,叶仁也不好直接出手打死对方,不由皱起了眉来。

    “哇啦噗啦咔!”感觉到叶仁没有开口说话,匍匐在地面上的土着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变得非常害怕,整个人一边颤抖着一边将自己的头埋的更低了,语气之也多了一种恳求的意味。

    “这都是什么乱八糟的啊……”

    叶仁有些头痛的揉了揉太阳穴,这都什么乱八糟的,话说这个人是哪蹦出来的啊,为什么突然就给自己跪了啊。

    “呱,呱啦!”听到叶仁终于说话了,地面上跪着…不,或者说是趴着的土着似乎终于放心了,整个人都松了口气的感觉,急忙的从自己的腰上摸索了半天,然后摸出了一片黄澄澄的东西捧在双手间,跪在地上虔诚的朝着叶仁递了过去。

    “这啥?”

    叶仁见到这个土着的行为,自然是想要让自己去拿那个物体,本来叶仁有点嫌脏,是不想拿的,不过转念想到了这些亚马逊土着的手里面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神神秘秘的东西,就比如上次的那个蚁脂香一样。

    所以叶仁就伸手将那个东西拿到了手上来,随意的观察了一下。

    那是一片跟指甲差不多大小的黄色半透明物质。质感看上去虽然有些发乌,不过叶仁知道这是因为这群土着太脏了的缘故。于是将这一小片物体放到树皮上面蹭了两下,顿时这个黄色的半透明物质就变得光亮了不少。竟然隐隐的散发出了一种类似宝石般的淡淡光泽,叶仁用手稍微掂量了一下,这一小片东西又不是很重,感觉十分轻盈,但起来又有一种莹润的感觉,这种种迹象让叶仁回忆起了某一种很常见的有机宝石。

    “琥珀?”

    叶仁看着手上的小片琥珀,心里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失望,自己还以为这个土着会献给自己像是什么蜘蛛脂香啊,螳螂脂香啊什么的东西。结果就是一片碎琥珀。

    “啊哇,啊哇!”土着见到叶仁拿走了自己手的琥珀,显得很高兴的样子,整个人在地面上一下就站了起来,用手指着一个方向叽里呱啦不知道说着些什么。

    “系统…我能用进化点兑换出个能听懂这家伙说话的基因能力么?”

    完全无法听懂土着嘴里面杂乱的语言,叶仁一抹脸,无奈的跟自己脑海里面的系统抱怨了起来:“要不我想办法来摄取一下这些人的基因,你看看能不能让我学会他们说话?”

    “不能。”

    系统还是一如既往的不会开玩笑,呆滞的拒绝道。

    “好吧…”叶仁叹了一口气。自己完全就是跟系统在开玩笑,自然不会因为被拒绝而郁闷,不过有的时候语言不通确实是一个非常麻烦的问题,叶仁只能从对方的肢体动作上来猜测对方的意图。

    不过还好。自己面前的这个土着似乎在站起来之后,肢体语言特别的丰富,以至于叶仁也能勉强的猜到对方的想法。

    见到对方不断的朝着一个方向指着。而且还表现出了十分畏惧而狂热的样子,叶仁也摸不清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对方想让自己去他所指的方向这一点应该是没错的,叶仁仔细的考虑了一下。自己在亚马逊里面人生地不熟的,虽然说已经到了遗迹所在的附近了,但是也完全见不到有什么遗迹的踪影,倒不如跟自己面前的这个土着走一下,或许会有什么收获也说不定,就算对方什么也不知道,也就全当是长见识了,毕竟叶仁还没见过真正的食人族长什么样子。

    在决定了之后,叶仁对着土着点了点头,然后挥了挥手让其带路。

    “咕嘛,啦?”土着没明白叶仁的话,两只眼睛有些疑惑的看着叶仁,嘴里面冒出了两句鬼话来。

    “你妹的,走啊。”

    叶仁见状踢了土着一脚,不过当然完全没用力,结果被叶仁这么一踢,土着立刻乱滚带爬的朝着自己指着的方向跑了回去,叶仁则是在后面跟上,直到几分钟之后土着察觉到叶仁只是在跟着自己,于是这才小心翼翼的放慢了脚步,似乎明白了叶仁的想法,开始以正常的速度带着叶仁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而至于叶仁本身则是没有去管他。

    此刻,自己正用手抓着一条色彩斑斓的大蜈蚣,额头的触角不断的抖动了起来,尝试着与其沟通并交流了着。

    叶仁想要彻底摸透这个昆虫沟通能力的极限到底在哪里,因为这个能力是继承自蚂蚁的基因结构,叶仁不知道自己对于昆虫的支配能力是只存在于蚂蚁这种生物,还是所有的昆虫全都可以进行支配和控制,如果真的只是前者的话,那么这个能力或许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好用,甚至在必要的时候叶仁都会决定舍弃这个基因能力,从而选择更合适的能力来进化自身也说不定。

    感受到了手的蜈蚣散发出的不安感,叶仁利用触角发出了一阵善意的信息,安抚了一下这条毒虫。

    其实昆虫的智商是很低的,很多时候无法去思考哪怕只是稍微复杂一点的事情,所以叶仁一般都尽量试着让自己传达出去的命令和信息简单化,以便于让这些昆虫更好的接收。

    很快的,经过了叶仁的安抚,这只蜈蚣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而在这之后,叶仁又尝试着命令这条蜈蚣完成自己下达的一系列指令,从最开始的安静,移动,到后来扭动肢体,装死,替自己寻找食物,这条蜈蚣都很安静的照做了,但是当叶仁让这条蜈蚣咬断自己的身体自杀的时候,这条蜈蚣却拒绝了叶仁的命令,甚至反咬了叶仁一口,不过因为叶仁现在是外骨骼状态,全身都包裹着坚硬的甲壳,蜈蚣的毒牙完全就没有咬伤自己。

    “跟蚂蚁还是有点不同啊,果然毕竟是蚂蚁身上的基因结构,所以更加偏向于蚂蚁一点吗?”随手将蜈蚣仍在脚下踩死,叶仁想了一下大概的原因,下了结论。

    “嗯,虽然没有想象的那么好用,不过还行……”

    就在叶仁踩死了蜈蚣之后不没多久,土着就领着叶仁来到了一个像是小型部落的地方。

    这才刚到部落,在叶仁前方带路的土着却突然一边跑出去一边扯着嗓子大喊了起来,给叶仁都弄的一愣,这家伙难道是想叫帮凶来一起打自己?不会这么蛋疼吧?

    不过叶仁显然是想错了,随着这个土着的不断叫喊,周围一些茅草屋里面慢慢的走出来了一些蓬头垢面的家伙来,叶仁看了一眼,这一群家伙里面男女老少都有,大约十来个人左右,他们的身上也都用不知名的染料弄的到处都是奇怪的颜色,这些人群之的小孩一个个全都面黄肌瘦的样子,好像营养不良一样,而成年人们也都一副萎靡的表情,眼眶深深的凹陷了进去,嘴唇也有些干裂,此刻正有些疑惑的看着自己。

    “哇啦咔噗哒!玛卡!西噜!哇咋库!”此刻,已经在部落里面跑了一圈自后的土着又重新的回到了叶仁的身边,一边手舞足蹈一边大声的讲着什么。

    “隆隆!隆隆!”

    土着一边指着叶仁一边比划了起来:“咔嗤!哄哄!”

    说完之后,还直接转过身来对着叶仁来回的比划了起来,一边用手掐住自己的脖子一边对着叶仁说道:“隆隆,隆隆!”

    “……”

    叶仁盯着正在来回比划的土着,努力的试图理解对方的思想,看他掐住自己脖子又拽着自己头发,甚至从地面上挖了一块黑泥抹在了自己的身上的样子,叶仁心里猜测了起来,对方这是不是在表示自己杀了一个土着?

    “难道真是来找大伙儿帮忙报仇的?”

    叶仁想到这里,顿时心里有些警戒了起来,身上肌肉微微一缩,蓝紫色的电流在自己的外骨骼甲壳上面一闪而过。

    只不过叶仁却没有想到,自己这边身上才闪过了一丝电流,这群土着族人就像是触了电一样的激动了起来,最里面一边发着“隆隆”之类的声音,一边惊恐的看着叶仁,而带自己回来的那个土着则是叽里呱啦的朝着这群土着说了一些什么,然后朝着叶仁就跪了下来,是非常虔诚的那种,整个人几乎都要趴到地上了。

    “隆隆!隆隆!”

    一群土着人也纷纷朝着叶仁跪了下去,奇怪的叫喊声一时之间居然起伏不断。

    而至于叶仁自己,此刻已经完全被这种自己无法理解的景象给弄的呆住了,他完全弄不懂这群土着人交流了什么,怎么突然就朝自己跪下来了。

    “哈?”见此情形,叶仁有些目瞪口呆。(。。)

    [co]百度搜索“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