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侧的魔神将自身的力量全部汇聚在了一起,任由叶仁吸纳,承载,并使用着这份力量。

    甚至连带着紫魔神本身的力量,也在与叶仁斗争的过程之中,被对方利用内侧魔神的力量一点又一点的将其剥夺了,一个无比混乱的奇特结构从本相之中不断闪烁,最终缓缓的还原成了一个巨大而复杂的矩阵。

    那便是叶仁很早以前就已经构建好的魔神矩阵,一个用来容纳魔神之力的特殊结构。

    这个巨大的矩阵上不断延伸出半透明却又仿佛带着无数色彩的能量,这些奇异的能量就像是一根根触须一样不断的延伸着,链接并吸纳着任何一位魔神的力量,然后将这一份力量不断的转移到相应的石碑之中,这些力量相互重叠在一起,将最中央的一大团不断扭曲的紫色牢牢的压制在了那里,尽管没有足够玄奥的结构,但其力量的倾轧却越来越激烈了起来,就仿佛随时都能分出胜负一样……

    不过那仅仅只是外在的表现罢了,而在这不断变换的本相内部,却又是另一番景象了。

    “这就是你的底牌了吗?”

    紫之魔神将自身形成了一个类似人形的紫色光影,对着另一边半透明的人影阴沉的说道:“你真的天真的认为,只要拥有了内侧的支持,就可以真正意义上的战胜我了吗?”

    “难道不是吗?”

    无色而透明的身影用一种悠然自得的语气反问起来:“就算你拥有整个无尽虚空的力量,但现在我也着整整十一位魔神的力量,你凭什么就一定认为我斗不过你,就凭我是第三阶,而你是第四阶?”

    “当然。”

    虚空意志的语气深沉而恐怖:“哪怕是力量相当,我们两个的意识强度也绝对不在一个水平面上,你只会在无尽的争斗中被我彻底磨灭。”

    “哦,是吗?”

    叶仁的语气仍旧悠闲而平静,就仿佛大局已定:“既然你的嘴炮这么厉害,那就来试试吧。”

    “愚昧而狂妄。”

    紫之魔神的声音变得更加低沉了起来,随后他就直接化作了无穷无尽的紫光,直接就朝着叶仁那半透明状的身体冲了过来:“你的一切都会被我彻底的抹除,然后我将再次用你的本相降临在这无尽的多元宇宙之中。”

    “这句话应该是我要对你说的才对。”

    叶仁半透明的身影因为被紫之魔神入侵,所以此刻变成了一片混乱而扭曲的紫色,但叶仁本身却没有哪怕一丁点的慌乱,只见他心念微动之间,猩红色的力量就从他的身旁突兀的出现,然后被他直接的纳入了体内,在之后是白色,黑色,金色,黄色,绿色……所有的魔神之力全部都被他就这样的直接纳入了体内,而他整个人也因为承载了各种各样不同的力量,变成了无数种不同颜色混杂在一起的诡异之色。

    这整整十二种不同的颜色相互交织,十二种不同的力量不断倾轧,诞生出的是超过亿万种不同的荒诞颜色,以及无数种只存在于某种概念上的特殊力量。

    “你没有排斥我的力量?”

    紫之魔神涌入了叶仁的身体之后,却发现对方根本就没有打算与自己进行争斗的想法,反而所有的能量,甚至包括自己控制着的虚空之力都开始在朝着某个奇怪的概念上流动而去,于是他也是立刻明白了叶仁的想法:“你想要借助魔神之力,成就自身?”

    “你已经明白了吗?”

    叶仁因为整个身影都已经被无数种不同的诡异颜色填满了,所以也看不出他的表情到底是怎样的,不过他的语气却仍旧悠然自得,就仿佛一切都会水到渠成一样:“就算是你现在想要反抗也已经晚了,我并没有控制你的力量,而是你的力量已经开始自发的开始转变成另外的一种形式了,这是连我也没办法控制的事情。”

    “看来你从最开始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紫之魔神的语气冰冷而恐怖:“所有的魔神之力都在进行概念上的统一,这就是你的魔神之道吗?”

    “没错。”

    叶仁悠然的回答道:“以我之身承载一切,以我之身吞噬一切,以我之身演化一切,所有的魔神之力都在演化成为一个可以被统合的概念,而我则将成为这个概念的聚合体,这是你没有办法阻止的。”

    “你从一开始就打算借用我的力量来成就魔神?”

    紫之魔神问道。

    “我说过了,本来我是不想这样的,是你先违约的。”被亿万种不同颜色填充的叶仁状人影缓缓的摇了摇头:“不过在看到你所掌握的虚空之力是如此庞大以后,我也决定了开始反攻。”

    “你差一点就成功了。”

    紫之魔神的语气之中带着一丝的狰狞:“但你漏了最关键的一步,一个现在再也来不及补救的关键步骤。”

    “我什么都没有遗漏。”

    叶仁摇了摇头:“我终将成为与你等同的存在。”

    “你什么都不是!”

    紫之魔神突然怒吼了一声,随后无穷的紫光开始硬生生的压下了其他的颜色,在叶仁的身影上直接绽放开来:“你在很久以前就开始收集魔神之力了是吧,但你最终也只收集了内侧的十位魔神,你的矩阵本身就有着致命的漏洞,这是你唯一的败因!”

    “是吗?”

    叶仁并没有理会自己身上的紫色光辉,反而有些不在意的问了一句。

    “银的力量你终究还是没有收集到,甚至你已经不在对其抱有期望了,你连容纳银之魔神力量的分区都已经放弃了,就算是现在银之魔神就在你的面前,你也已经失去了承载这一份力量的能力!”

    紫之魔神咆哮了起来,随后一个紫色的身影直接就从叶仁的后背猛地钻了出来,一双手死死的掐住了叶仁的脖颈:“你以为我会不知道这一点吗?还是说你根本就没在意到这一点?或者换一种说法……你认为就算是没有银的力量,你仍旧可以统合所有的力量,踏入第四阶?”

    “当然不是。”

    叶仁缓缓的摇了摇头:“实际上,我准备的东西很多……”

    ……

    与此同时,外界。

    因为叶仁已经被虚空意志所压制住了,所以处于表层虚空之中的整个本相,其颜色都开始朝着紫色倾斜而去,所有那些混乱的颜色开始逐渐的被紫色侵蚀,代表着虚空的扭曲力量也是开始再一次的不断扩散了开来。

    “怎么会这样?”

    概率魔见到这个这个情景之后也是极为惊讶:“为什么紫的力量会开始膨胀?”

    “那小子失败了吗?”

    金之魔神的语气也是变得有些焦躁了起来:“那我们的计划岂不是行不通了?难道我们还要面对紫那疯子?”

    “或许,多元宇宙本身就躲不开这一场灾难。”

    蓝之魔神的语气仍旧平淡:“如果真的失败的话,那至少我们也已经尽力了,或许虚空吞噬多元宇宙本就是一场定局,而我们所做的这一切都毫无意义。”

    “梵星,你必须为这件事负责。”以太之影将宛如深渊的目光转向了一旁的墟渊龙王,用嘶哑的声音对其说道:“一切都是因你而起。”

    “……源种,你怎么看?”

    梵星根本就没有理会一旁的以太之影,反而是对着那古老而神秘的绿之魔神问了一句。

    “再等等吧。”

    源种温和而平缓的说道:“我相信他。”

    “嗯,也好。”

    梵星巨大的龙首缓缓轻点,随后便不在言语,而是静静的观看起了那边本相的不断变化。

    然而,也就是正在这个时候,一旁原本被暂时限制起来了的灰之魔神却突然破开了限制,可怕的灰色气息充满了无尽的邪恶与阴森,就仿佛是世界上最恶毒的东西正在缓缓苏醒一样,只见那拥有灰瞳灰发的青年男子猖狂无比的邪笑了起来,在所有魔神都没有反应过来的一瞬间,直接抬手就撕开了一道狰狞的灰色裂缝。

    “哈哈哈哈哈!背叛!然后继续背叛!我要撕碎你和你们对我的所有信任!”

    宛如疯魔般的灰之魔神疯狂的大笑了起来,随后那灰色的狰狞裂缝之中就隐隐的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出来吧!舞台我已经为你们搭建好了!来展现出你们自己的信念吧!”

    “灰!”

    以太之影第一个反映了过来,随后他直接就朝着对方冲了过去:“你又想干些什么!?”

    “我想要看什么?”

    灰之魔神的嘴巴直接裂到了耳根下方,只见他诡笑着歪起了头,两颗布满青筋和血管的灰色眼球几乎要从眼眶中凸出来:“我要看到这世界最终极的本源!我要看到这混沌之中所隐藏的唯一真理!”

    说完,没见他有什么动作,以太之影就仿佛是受到了什么打击一样,直接突兀的倒飞而回。

    而就在黑之魔神被打回去的这一个瞬间,那灰色裂缝之中也是突然冲出了一抹洁白而纤弱的身影,那身影冲出来之后几乎没有任何的停顿,直接就朝着那不断幻化莫名的本相冲了过去。(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