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又是什么灰的诡计吗?”

    身躯近乎无穷大的黄之魔神翻滚着自己的本相之躯,用那宛如万鬼哭嚎般的声音说道:“这种事情必须要阻止……”

    话音刚落,黄之魔神的身躯就幻化成为了无数可怕的血肉触须,这些混合着淡黄色粘液的生物结构在瞬间开始不断的联接,融合,变成了一个由不知多少万亿只智慧生命所凝聚成的巨大触须,朝着那纤弱的白色身影就是猛抽了过去。

    可在下一秒,一抹淡淡的银色雾气却渐渐的散播在了整个表层虚空之中。

    没有任何征兆,也没有任何的提醒或警示,银色的力量以一种近乎匪夷所思的形式,将这一根巨大的血肉触须撕成了无数碎片,这些碎片在分崩离析的时候又再次被分解,然后再次被分解,仅仅只是一瞬之间就被切成了比中子还要小的尘埃,伴随着粘稠的淡黄色液体一起消失在了这一片表层虚空之中。

    “银?”

    黄之魔神的触须被撕成了碎片之后,他的怒吼也在第一时间响了起来:“你在做什么!”

    “完成一个承诺。”

    银那冷淡的声音从整个表层虚空之中缓缓回荡着:“而且我希望你们能搞清楚,灰现在所做的事情虽然的确是背叛之举,但他现在背叛的目标却是紫。”

    “……?”

    这下不光是黄之魔神,就连其他的内侧魔神,都有些隐隐的发愣了一下,到不是他们处理不了这种突兀的信息,而是他们的的确确完全摸不透灰之魔神的想法,先前背叛了内侧帮助虚空意志完美降临,结果现在就在胜负即将分晓的时候却又背叛了紫,选择帮助一个不起眼的家伙?

    他的脑子到底是怎么想的?

    “嘛,这次灰这家伙倒是确实在帮助叶仁。”

    不同于其他的魔神,此时此刻被称之为猩红恶意的这一位却反常的笑了起来,他一边用带着无穷恶意的目光凝视着灰的身影,一边咧开自己充满了利齿的嘴巴:“不过竟然能找到那小子藏起来的人,很难相信这是他自己办到的事情啊……”

    “也有可能是叶仁那小子自己安排的。”

    概率魔站在梵星的身侧,也是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这种概率的可能性虽然渺茫,但也并非不存在。”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小子可就太恐怖了点啊。”

    梵星的眼中充满了一种火热的期待:“竟然能把这一群高高在上的魔神都纳入了他的计划之中,这小子比看起来要比孤想的还要狡猾,不过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反而更期待这家伙的成功了,这小子到底会成为怎样的第十三位呢?”

    “是啊,听说你猜他是粉色的。”

    一旁的概率魔也是有点感概了起来:“比起你期待的事情,我反而有点期待他在得知了这件事之后所露出的表情啊。”

    “哈哈哈哈,是啊,我TM也好期待啊。”

    听到一旁的概率魔这样说,梵星也忍不住的狂笑了起来:“按照这小子没节操的样子,我还真期待他会变成什么样子呢,难道真的会像我想的那样直接性转码?”

    “按照那小子的性格,没准真的有可能。”

    概率魔看着那不断变幻莫测的本相,也是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

    抛开这一群各自怀着不同想法的内侧魔神不谈,另一边的扭曲本相,此刻也是终于迎来了属于它的变革与转机。

    灰之魔神先前打开的裂缝已经开始不断的扩张了起来,而随着这种扩张,一个又一个身形不同的人影也是不断的从里面冲了出来,对着那一团扭曲到无法理解的本相直直的飞去,这其中有穿着白色大褂的女人,也有面带轻浮微笑的女人,有没有任何表情的眼镜娘,也有穿着纳米金属袍的男人,这些家伙就像是不可理喻一样,朝着那连魔神都不敢轻易涉足的扭曲本相直直的冲去。

    而当最后一颗银白色的金属球体从里面冲出来之后,第一个从裂缝之中冲出来的白色身影已经彻底的接触到了那一团本相。

    “……”

    那纤弱的身影没有任何言语,也没有任何动作,就那样直勾勾的冲进了那一团本相之中。

    庞大而扭曲的力量撕碎了她的身体,将分子和原子打碎,将信息冲散,将一切都融化成了一种不成形状的事物,随后一根半透明状的触须从本相之中伸展出来,就像是在摄食一样,把这一摊白色的事物直接吸了个一干二净。

    有了第一个,第二个则同样很快的到达了。

    同样的举动,同样的被分解,融化,一切都在虚空与透明的力量之下被撕碎,被分解,然后再被那一团本相近乎本能的吸收和吞噬,失去所有身为人类,身为生物的特征,彻底的与这一团本相融为一体,成为他力量之中最为纯粹的那一部分。

    但即便如此,那半透明的力量却仍旧被紫色的力量死死的压制。

    毕竟这是魔神之力,不是那种几个人类冲进来化作力量就可以进行抵挡的,哪怕是穷尽整个宇宙中一切的一切,对于这能量和意志的倾轧而言,也不过就是杯水车薪罢了。

    很快的,紫色的力量就几乎完全的覆盖住了那一团半透明的力量。

    不过也就是正在这个时候,灰色的裂缝终于扩张到了一个极限的水准,一头庞大而恐怖的漆黑巨兽从里面游荡而出,他就仿佛自星界最深处的区域畅游至此,一路上吞噬着一切的一切,定律,常数,熵,物质,能量,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体表附近不断坍塌,被他以一种特殊的形式吸入体内,成为了他自身质量的一部分。

    “嗡呜!!!”

    漆黑的噬星之兽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怒吼,随后它就像是被激怒了一样,一头冲向了那不断扭曲而变换的本相之中,随后就像是游鱼没入水面一样,眨眼之间就消失了踪影。

    “不行,太弱了……”

    一旁的金之魔神微微的皱起了眉:“这样的手段对于这种级别的争斗而言,简直就像是玩笑一样,哪怕这些家伙都已经到了第三阶的顶点,对于魔神之间的争斗而言也毫无意义啊……”

    说着,他就缓缓的伸出了手,掌心之中隐隐有金光闪过。

    “你干什么?”

    白之魔神看到了他的动作,一只手直接按在了他的胳膊上,平静而冷漠的问道。

    “帮他啊。”金之魔神理所应当的说道:“你觉得就那点家伙真的能起到决定性的意义吗?再不赶紧动手的话一会紫没准就出来了,你赶紧给我放手!”

    “不必如此。”

    白之魔神并没有放手,反而直接用自身的力量抹除了金之魔神准备凝聚的力量,随后冷漠的说道:“灰不会做毫无意义的事情,你我静观其变就好。”

    “你……”

    金之魔神面对白之魔神的这种说法,也是有些着急,但怎奈对方就是一脸冷漠的看着自己,丝毫没有打算让自己施展力量,于是一时之间也是陷入了僵局之中。

    而反观另一边,在灰色裂缝钻出了一头恐怖的巨兽之后,没过多久里面就又冲出了一只奇怪的生物,那只生物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最低等的碳基生物之中的昆虫,不过这一只昆虫的外壳却是一种如雪般的洁白,只见它出现之后,整个灰色的裂缝之中都涌出了无尽的怪物,这些怪物甚至连道路都没有找到,有的甚至不能在宇宙之中存活,但就是这样的东西却宛如潮水一样的冲向了那一团本相,丝毫没有任何的犹豫。

    而在这数都数不清的异虫大军之后,一团由孢子组成的云状生物也从灰色的裂缝之中钻了出来,跟在那异虫大军的后方,一往无前的朝着扭曲的本相冲了过去。

    “没用的,这样根本就是在自杀啊……”

    金之魔神摇了摇头,似乎非常的无奈,但有白之魔神阻拦,他此刻也只能一边摇头,一边自言自语。

    然而,即便是这样,冲锋却还是没有结束。

    在短暂的沉积之后,一个淡淡的白色光影从里面冲了出来,没有任何的言语,也没有说出任何话语,她就这么平静的飞到了那一团本相的面前,然后双眼之中饱含依恋的一头冲了进去,没了半点声息。

    但即使这样,却也没能改变那叶仁的劣势。

    紫色的光辉彻底的笼罩住了整团本相,属于内侧魔神的力量被直接压制了下去,不断扭曲而膨胀的紫色流体之中缓缓出现了一颗眼球,随后这一颗眼球散发出了无穷紫光,深沉的声音随之而响起:“你的挣扎终究还是徒劳,这场战争,是我赢了……”

    虚空意志,再度降临。

    “看来,我们的赌注失败了。”

    这下不光是金之魔神,就连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蓝之魔神都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看来我们都低估了虚空的力量,或许多元宇宙注定会有这么一场灾难……”

    “哦,是吗?”

    随着一个充满了傲慢且冰冷的声音响起,一个通体闪烁着银色光泽的怪物,从灰色的裂缝直接冲了出来。

    (这里推荐一下群里朋友写的小说,叫史上最牛杀神,是在创世写的,大家没事的话可以看一下。(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