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错,跟我走吧。”

    达利西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就走。

    “跟上吧。”看到身边的戴琳还有些愣神,叶仁提醒了一下,然后跟上了达利西的脚步。

    达利西并不是徒步而来的,在不远处停放着一辆有些破旧的面包车,达利西直接上了副驾驶,然后对着叶仁勾了勾手,叶仁便带着戴琳上了面包车,只不过让叶仁有些意外的是车里面居然已经坐上了几个乘客,一边抽着烟一边聊着什么,因为他们几个都是汉子,所以已经挤作了一团,让面包车上只剩下了一个空余的位置,而不知道为什么,整个面包车里面弥漫着一股不太好闻的味道,这让叶仁微微皱了下眉。

    “唔…”

    走到面包车前的戴琳也是一愣,好像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时之间居然停住了脚步。

    “嘿,好漂亮的女人。”车里面一个正在抽烟的黑人见到了戴琳之后,顿时眼前一亮,甚至吹了个口哨。

    “上车吧,你坐在我腿上。”

    叶仁没有搭理这些人,只是对戴琳说了一句。

    “嗯…”戴琳犹豫了一下,但还是选择听从了叶仁的话,等到他上车了之后,自己也上了车,然后有些害羞的坐在了叶仁的腿上。

    随后,车启动了。

    “我要先坐这辆车送你们去海边,然后才能想办法把你们塞进船舱里面,所以你们这一路上基本就都要在这辆车上面呆着,别给我惹麻烦。”

    达利西在副驾驶上面一边抽着烟。一边对着后边的众人说了一句。

    “那要是想撒尿怎么办?”一个长相有些猥琐的白人用粗鲁的话问了一句,不过他看起来更像是在调戏戴琳。因为他随后就将手指指向了她:“嘿,美女。有没有带个尿壶什么的?”

    “或许可以试试在我嘴里小便,哈哈。”

    另一个黑人接过了话茬,用粗俗的话语说道,弄的戴琳脸色绯红,肩膀有些微微发颤。只不过他似乎还没有过瘾,将自己的身子往一旁挤了挤之后对着戴琳邀请道;“嘿,宝贝,你为什么不试试坐在我身边的座位上来呢?”

    说完,见到戴琳也没怎么反抗。居然直接将手伸了过来:“来试试吧。”

    “啪!”

    叶仁直接伸出了手捏住对方的手腕,巨大的力量像是铁钳一样,任凭对方怎样挣脱都纹丝不动。

    “滚。”叶仁对于这种变态的脑残根本懒得多废话。

    “嘿,你这个黄皮猴子,你是想死在这里吗?”黑人壮汉听到叶仁骂了自己一句之后,顿时就非常生气,可是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的手腕无法被挣脱,于是皱着眉威胁了起来,用另一只手在自己的小皮兜里面掏出了一把刀来:“放开你的脏手。然后让这个美女坐在我旁边,我或许会原谅你。”

    “咔擦!嗤!”

    叶仁没有多跟这种人废话,手上一用力,直接将对方的手腕骨骼连同皮肤和韧带彻底捏碎。手指一拧直接将对方整只手生生的扯了下来,血液顿时像是泉涌一样喷的周围到处都是,甚至连那个黑人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一阵撕心裂肺的声音响起。很明显对方是反应过来了,不过这个黑人倒也有脾气。剧痛攻心之下居然异常暴躁的大吼一声:“你他妈的!”

    说完就把刀朝着叶仁捅了过来。

    叶仁看都没看,直接一伸手。用自己的手掌握住了刀刃,即使伪装状态会使自己的防御力降低,但是自己现在的皮肤也有着外骨骼几成的强度,就t一把刀还想破自己的防?

    稍微一用力,叶仁就发现刀刃已经断在了自己的手里,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嘣!”

    随后叶仁深吸了一口气,突然眼神一厉,一阵惊天般的恐怖杀意顿时从他的身上狂涌而出,直接笼罩了在场的众人,凭借着成千上万的屠杀生灵所带来的血腥味道让在场的人仿佛瞬间就冷到了骨子里面,这种几乎冻结骨髓的寒意让他们在那一瞬间甚至连动一下手指都做不到。

    “啊…”尽管叶仁刻意控制自己的杀意绕开戴琳,但坐在叶仁腿上的戴琳还是感受到了这股气势,顿时惊呼一声。

    随后,所有的杀意像是冰消雪融般的消失了。

    “呃…呃呃…”

    原本想要举刀刺叶仁的那个黑人此刻面容一阵呆滞,眼睛瞪得老大,除了用喉咙发出一阵阵不明所以的声音之外,已经没有了其他任何的表现,在正面承受了叶仁的气势之后,这个精神不怎么坚定的家伙好像是被吓傻了。

    “……”而此刻,整个车内突然变得鸦雀无声。

    叶仁电光火石之间完成了这种非常可怕的事情,使得车里面的众人都被这这种突如其来的场面吓的呆住了,甚至连另外两个黑人的脸都吓白了,虽然有点搞笑但这确实是真的,所有人包括用后视镜看着一切的达利西的心都已经充满了愕然和惊恐,这种血腥和暴力是怎么回事?他直接把对方的手硬生生的扯下来…还徒手捏碎了刀?

    这…这没开玩笑吧…对方真的是人类?

    “达利西先生,要不是因为没有证件的话,我是不会偷渡的,不过我这个人不喜欢麻烦。”

    叶仁淡淡的开口说了一句:“所以我希望这一路上不会有人惹麻烦。”

    “好…我知道了……”

    达利西咽了咽唾沫,点了点头,然后用眼神示意一旁的司机赶紧快点开,这t是什么怪物啊,自己咋就这么倒霉呢?

    当下,达利西也只能祈祷赶紧把对方送上船了。

    “戴琳,怎么样,没事吧?”催促过达利西之后,叶仁这边稍微的看了一眼戴琳,虽然自己没有用气势压迫她,不过刚才好像对方确实叫了一下,看来自己还是不能良好的控制住自己暴增的气势,毕竟自己在丛林里的大半个月实力增强的太多了,杀的各种野兽也非常多,虽然无形无质,但是自己身上的血腥味在一些高手看来确实已经非常恐怖了。

    尤其是叶仁本身已经并不是人类了,在自己摄入了越来越多的各种高级基因后,自己的物种在慢慢的更加高等,逐渐产生了一种类似于“等级压制”之类的东西。

    就像是神话的龙威一样,可以让万兽臣服。

    这是一种高级生物对于低级生物的压迫力,越是进化的复杂强大,这种压制力就显得越加明显,只不过叶仁自己此刻还并不知道这些罢了,因为系统这个坑货没有告诉他这一点…

    “没…没事…”

    戴琳此刻的脸色也有些发白,只不过相比于其他人好得多了,此刻见到叶仁询问自己,赶紧摇了摇头。

    “哦,那就好。”叶仁也点点头,既然对方说没事了就好。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不少,因为叶仁的恐怖,使得车上的人几乎连大气都不敢喘,烟也早就掐灭了,司机除了路上必要的加油之外,几乎就没松开过油门,而至于那个被叶仁硬生生扯掉一只手的家伙,则是被达利西直接扔在了荒郊野地上,毕竟达利西很明显也不是一个吃素的家伙,自然不会自讨麻烦,而那倒霉的家伙至于能不能被人发现,还是要看他的运气如何了。

    至于车上的其他人也够倒霉的,只有在加油的时候才能下车解决一下生理问题,买一些吃喝的东西,甚至于几个胆小的直接下了车就跑路了。

    不过,在叶仁的威胁下,这些逃跑的人也没有报警,这倒是让叶仁少了不少的麻烦。

    叶仁也不知道对方为什么没报警,毕竟自己对当地的法律还不是特别的熟悉,不过仔细想来如果不是自己的做法真的吓到了对方的话,就是对方身上可能也不怎么干净,没法报警,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会选择偷渡这种方式前往别的国家?

    而且,因为跑了几个人,车上的空间腾出来不少,这也让戴琳自己有了一个独立的座位,而因为叶仁的缘故,现在再也不敢有谁去调戏她了,毕竟谁也不想突然少了只手,然后被吓傻扔在荒郊野外。

    然后,经过了几天的折腾,达利西终于给叶仁和戴琳安排到了一个船舱里面。

    “总算是有了一个独立点的小空间了。”

    看着有些压抑的小船舱,叶仁这边深吸了一口气,对着一旁的戴琳开口说道。

    “嗯…”戴琳也点了点头,看得出来从那辆狭小的面包车里面出来之后,她也松了口气,随后戴琳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对叶仁开口询问了起来:“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啊?”

    叶仁一愣:“我叫叶仁,当初没告诉过你吗?”

    “没有吧…”

    戴琳仔细想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叶仁,你是华夏人吗?”

    “土生土长的华夏人~”

    这种事情叶仁自然点了点头,承认了一下,不过随后叶仁似乎就感觉到了气氛有些不太对:“嗯…我说戴琳,你怎么了?”

    “我…我也不知道……”

    听到叶仁的询问,戴琳这边低下了头:“可能吓到我了吧,你之前对那个黑人的做法。”(。。)

    [co]百度搜索“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