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东欧的雇佣军!这次是陆女士叫我们来的!”

    那个白人一边说着,一边居然是直接跪在了地上,满脸惊恐的说道:“我说,我把什么知道的都告诉你,不要杀我!”

    “你确定?”

    叶仁微微眯着眼睛看着自己面前的白人,对方的眼里充满了恐惧,应该不会在这种时候说假话的,自己的第六感虽然没有读心的效果,不过有时候看人也比较准,尤其是对方恐惧的时候,自己似乎能够真切的看到对方是不是在骗自己,或者因为恐惧而说出了内心的实话,叶仁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不是蜘蛛感官带来的能力,不过总之非常的方便。

    “真的!真的!”

    这个白人壮汉跪在叶仁的面前提泪横流:“求你放过我一条命,以后我再也不敢当雇佣军了,我保证不把任何事情说出去,我发誓…”

    “把你的朋友装到你的车上,然后开车,跟我走。”

    叶仁把玩着手里面的银色手枪,对自己面前的这个白色壮汉说了一句。

    这个手枪叶仁自己也不认识是什么型号的,只是感觉要比一般的手枪大上不止一号,不然自己刚刚巨大化的时候,也不可能用指尖将它捏起来,不过看起来还比较顺手,叶仁打算将其留下来,一是弥补自己远程攻击力的不足,而是平时没事耍帅用,不是有一句话吗,好像说什么枪火是男人的浪漫还是其他怎么的来着…

    “是!是!”

    这个白人倒是干脆,听到叶仁好像松了口。赶紧惊喜的点了点头,然后忍着腿上的剧痛爬起身来。将他已经昏厥过去了的同伴拖进了厢式货车里面。

    而后,叶仁先找了套衣服换上。巨大化就是这点比较麻烦,还要换衣服,也幸亏自己车里面经常准备这玩意,不然还真难办。

    换好衣服后,叶仁开着车在前面,这个白人也没有乱跑,一直老老实实的跟着叶仁朝着一个目标开去,叶仁用后视镜看饿了一眼这个白人,大概是因为腿上枪伤的缘故。这个白人此刻痛的满头大汗,但是却意外的没有声张,只是脸上的表情大概有些扭曲。

    很快的,叶仁带着他来到了一处废弃的工厂。

    “好了,下车吧,把他也拖进来。”

    叶仁下了车,对着满头大汗的白人说了一句,然后就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这个地方是沈东告诉自己的,因为属于他的地盘。所以平时这里不会有其他人进来,而本来之前在这里呆着的家伙也被他一个电话给叫走了,自己可以放心的来用这个地方,不过话又说回来。叶仁应该说沈东不愧是s市第一地下那啥么?废弃工厂这种一听就不是什么好地方的地方……

    叶仁带着这两个白人来到了废弃工厂的内部,然后随便找了一个房间。

    “接下来我问什么,你们说什么。”叶仁看着自己面前的两个白人。微微眯上了眼睛:“就先从…唔,先从陆家说起来吧。还有你们的来历,实验室是什么?你们为什么来抓我的人?”

    “我们是国际上的雇佣兵。如果你经常在危险地带混的话就应该知道我们,银弹壳雇佣兵,曾经是很大的一个雇佣兵组织…”

    没等地面上瘫成一团的白人开口说话,那个完好无损的白人就立马开口说了起来,像是倒豆子一样:“本来我们是根本不屑于接这种华夏任务的,因为华夏地域特殊,不仅麻烦而且报酬又少,别看那个什么陆家是大家族,在我们眼里他们不过就是一群土鸡罢了,但是因为我们银弹壳雇佣兵在前段日子被实验室陷害,现在我们整个组织已经解散的八八,我们几个是实在没办法,才以组织的名头欺骗了他们,获得了这个任务…本来我们以为只是抓一个女人而已,大不了我们完成任务拿到钱之后就离开华夏,没人能抓得到我们。”

    “嗯…陆夫人。”

    叶仁眯了眯眼睛,这个女人还真t的阴魂不散,搞得自己对陆家一点好感都没了,要不要跟白萌萌联手把那女人杀掉算了,反正自己变成非人状态之后,就算被人发现也认不出是自己。

    “没错,就是陆夫人…那个女人自称是陆家的夫人,说能给我们一千万美金。”

    感受到了叶仁身上散发出来的彻骨杀意,那个腿部受了伤的白人浑身战栗着着点了点头,用无比恐惧的目光看着叶仁。

    “那女人能给你一千万美金?”想了想之后叶仁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突然皱了皱眉:“我读书少,你可不要骗我。”

    “没有!绝对没有!”

    那白人一听叶仁这么说,赶紧摇了摇头,瞪大了眼睛拼命的说道:“她已经转给了我们五百万美金,这是订金,不然我们也不会相信她的!”

    “真的?”

    叶仁眉头紧皱了起来,突然感觉事情似乎不像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一个陆家再怎么说也不过就是一个s市的小家族,连京城墨家的墨夏拿出几千万都要慎重的考虑一下,她一个女流之辈,一张嘴就是一千万美金?逗呢?

    叶仁估算了一下陆家的财产,就算是陆家真的能拿出这笔钱来,但估计要是真的掏出来的话,也离死不远了,陆家的家主只要不是脑残的话,是不可能让这个女人如此胡来的。

    也就是说,有其他人在帮陆夫人?

    想到这里,叶仁微微咪上了眼,看来事情越来越麻烦了啊,陆夫人那麻烦的家伙,还是杀了吧。

    “算了,先不管这件事了…”叶仁想了想之后,摇摇头,对白人说道:“这样,给我说说实验室。”

    “您不是实验室的人吧?”

    白人听到叶仁提到这个词汇的时候,明显更加紧张了起来,先是这样问了一句。

    “当然不是。”叶仁皱了皱眉:“最好把你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

    “好…”

    听到叶仁的命令,这个白人也知道现在自己是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虽然无奈但也只能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都给说了出来:“实验室是一个十分神秘的组织,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属于哪里,有传言说实验室是某个国家的地下组织,有着可怕的生物技术,不过有人却说那只是传言,我只知道他们都是一群非常恐怖,可怕的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

    “说重点。”

    叶仁眉头一皱。

    “好…”白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本来我们与他们也只是井水不犯河水,但突然有一天他们要求我们完成一个任务,而且任务的奖励非常丰厚,是一亿美金。”

    “那是一亿美金啊,我们的头领虽然疑惑,但也接下了这个任务,当时我们雇佣军整个倾巢而出,去一个神秘的峡谷山洞里面寻找一样东西,结果那个山谷里面却非常的危险,到处都是毒气和天然的陷阱,还有爬的到处都是的怪虫子,我们虽然拿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但因此我们也只剩下不到分之一的成员了,可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却给了我们一刀…”

    说到这里,这个白人突然变得咬牙切齿了起来,眼睛里面也泛起了一些泪光:“他们堵截住了我们出去的路,并打算将我们全都杀死在这里,还扔下了致命的毒气,我的许多朋友就这样死了……”

    “然后呢?”

    叶仁听到这里有些疑惑的问了起来:“那你怎么还活着?”

    “我们想跟他们同归于尽,用了炸药。”

    白人深吸了一口气抑制住了眼眶里的泪水:“炸药炸塌了通道,我跟几个兄弟们不小心掉进了刚出现的地下河里面,这才侥幸逃了一命。”

    “他们想得到的东西是什么样的。”

    叶仁问。

    “一个魔方。”白人答。

    “…”

    叶仁瞳孔一缩,突然一阵寒意没由来的从心底升起,难道符魔方不止只有一个?

    想到这里,叶仁赶紧追问了一句:“什么样的魔方,它现在已经被实验室拿走了?”

    “没有,他们永远也得不到它了。”

    这个白人大汉说到这里,眼竟浮现出了一丝报复的快意:“我要这群魔鬼永远也找不到这个东西!”

    “那魔方现在呢?现在到底在哪里?”

    叶仁加重了语气问了一句。

    “你……真的不是实验室的人?”白人大汉见到叶仁突然变得有些着急,也是顿时谨慎起来:“你也能变成怪物…我最开始就在怀疑你…你…你一定是实验室的人!”

    “他们也能变成怪物?”

    听到白人大汉的话语之后,叶仁心里更是一沉。

    “什么他们你们的,不要再骗我了!”白人大汉在误以为叶仁是实验室的人之后,好像突然就变得勇敢了不少:“你们不是想得到那个魔方吗?我告诉你们,你们永远也得不到了,你们永远也别想找到那东西究竟在哪里。”

    “愚蠢的自以为是…”

    叶仁皱着眉头说了一句,然后一抬手,用枪指着他的胳膊:“我给你一个机会,你把你知道的所有的东西都告诉我,我放你走,而且同时我可以保证我不是那个什么实验室的人,如果你不相信的话我就只好用一些特殊的手段了。”(。。)

    [co]百度搜索“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