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蠢的自以为是…”

    叶仁皱着眉头说了一句,然后一抬手,用枪指着他的胳膊:“我给你一个机会,你把你知道的所有的东西都告诉我,我放你走,而且同时我可以保证我不是那个什么实验室的人,如果你不相信的话我就只好用一些特殊的手段了。”

    “别骗我了。”

    白人嗤笑一声:“就凭你们实验室的残忍,我是不会活下来的,放弃吧,或者趁早杀了我。”

    “艹!”

    叶仁也有些烦躁了起来,这个该死的白人话说了一半之后突然就不肯说了,弄得自己现在不上不下的特别难受,实验室到底是个什么组织,那个魔方到底有几个,这一切都是什么乱八糟的。

    “噌!”叶仁心念一动,隐性基因的一部分瞬间解除,叶仁的手多出了一柄锋利的螳刀,叶仁用螳刀架住住对方的脖颈,将其死死的卡在自己的小臂外侧,冷声威胁道:“我告诉你我真不是实验室的人,你到底说不说?”

    “fack♂you~~~”

    白人直接轻蔑的看了一眼叶仁,然后对其竖起了指。

    “呼…”叶仁被气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妈蛋的实验室,居然让自己背锅,等自己找到对方,非把他们搅个天翻地覆不可,太气人了简直。

    “咳…咳咳……”就在叶仁气急的时候,突然地面上被折断了四肢的人猛烈咳嗽了起来,随后虚弱的张嘴说道:“我…我告诉你……”

    “什么!?”

    没等叶仁吃惊。被叶仁掐住的白人就用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他:“詹西姆,你怎么能这样!?”

    被称为詹西姆的白人雇佣兵看了一眼他。露出了一个扭曲的笑容:“果森,我不…想…死……”

    “你这个没种的软蛋!”

    果森顿时大怒起来。他却是忘记了自己当时拼命想要逃跑时的场景。

    “嗯…听我说,果森是吧?”叶仁将果森从自己刀刃下放了出来:“虽然我不知道现在的你怎么想,不过我确实不是那个什么实验室的人,不过我很好奇一点啊…”

    “?”

    果森没有理叶仁,不过眼浮现出一丝疑惑。

    “如果你认为我是实验室的人,为什么一开始还会表现得那么胆小甚至逃跑,不惜一切代价想要保全性命,然后在后来,提到魔方之后你却又这样莫名其妙的勇敢起来?”

    “什…什么胆小。我只是当时心存侥幸罢了!”

    果森眼神深处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被叶仁敏锐的捕捉到了。

    “你在说谎。”叶仁一伸出一只手抓住了果森的肩膀,稍微一用力,只听到嘎嘣一声,就将对方的骨头轻松的捏成了两段,顿时一阵难以忍受的剧痛让果森整个人的脸色都变了一下,闷哼一声。

    从刚开始到现在,叶仁确实也发现了一些不对的地方,这个果森的表现前确实后有些莫名其妙。仔细一回想好像非常的奇怪,但是自己又感觉他没有说谎,一时之间叶仁也有些拿捏不准,只好严刑逼供了起来。

    “说实话。”

    叶仁看着果森因为痛苦而扭曲起来的表情。说道。

    “哼…”果森冷哼一声,还是什么也没说。

    叶仁眼睛微微一眯,整个人突然被外骨骼包裹了起来。然后抓住了果森的一只手,从指尖开始一点一点的捏了起来。一阵阵让人听了都有些胆寒的骨骼碎裂声咯吱咯吱的响了起来,随之而来的就是果森那刺耳的惨叫声。几乎整个废弃的厂房里面都能听到他撕心裂肺的惨叫,痛极了的果森伸出一只手试图攻击叶仁,不过叶仁连都都没动,果森一拳打在了外骨骼上面,除了自己的拳头有些隐隐作痛之外,叶仁根本没有任何事情,仍旧在慢慢的捏碎着他的每一寸骨骼,同时还释放出微弱的电流刺激他的神经和肌肉。

    就在叶仁将果森的整条胳膊慢慢捏成了肉酱之后,对方终于妥协了。

    “我说…”

    果森面色苍白如纸的对着叶仁求饶了起来:“别捏了…”

    “说吧。”

    叶仁静静的等待着对方张口说话。

    “我就是间谍,我就是实验室的人…”果森虚弱的说道。

    “!”

    詹西姆和叶仁同时一愣,随后詹西姆用一种震惊的目光看着果森:“原来…是你……”

    “你是实验室的人?”

    叶仁也被对方的说辞给弄的一愣:“你之前都在骗我?”

    “我没骗你…”

    果森因为剧痛显得有些虚弱,大滴的汗水从额头上一直慢慢流淌下来,盯着叶仁开口说道:“我本来以为你是实验室派来接应我的人,因为你没有攻击我,所以我故意那样说,只是为了让詹西姆死的安心一点…”

    “你…”

    詹西姆听到这句话,顿时怒目圆睁,不过叶仁一脚轻轻踢在了他脸上,脚上携带着的电流直接让他昏了过去。

    “你继续说。”解决了詹西姆,叶仁对着果森说道。

    “我以为你会杀了他,然后接我回去…”

    果森看了一眼地面上的詹西姆,忍痛说道:“但是我没想到你会去折磨他,这时候我意识到你好像不是实验室的人,我装作害怕的逃跑,你攻击了我,我为了活命不得不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你,但我没想到你知道魔方的事情,实验室的人下了死命令,关于魔方的事情我一概不能说,不然的话我会死的很惨…”

    “别的你就能乱说?”

    叶仁眉头一皱,问道。

    “不能说任何关于实验室的事情。”果森说了一句之后,冷汗直流的问道:“好疼。你能帮我截肢吗?”

    “不能,那样你会流血过多。”

    叶仁直接拒绝了果森。然后问了一句:“那你之前直接骗我说没有魔方不就完了?”

    “我想用这种方式安慰一下詹西姆…”

    果森的神色低落了一下:“我也不想背叛他们,但我的妹妹在实验室的手上。”

    “哦。这样。”

    叶仁点了点头,虽然整件事情看起来都乱八糟的,但是自己还是大致屡清楚了一些事情。

    起因就是自己干掉了那个陆夫人的弟弟,吴帅,然后陆夫人很生气,并且以为是白萌萌干的,想抓白萌萌,但是发现了自己,暂时性的只好退避起来。但贼心不死,就在不知道是谁的帮助下联系到了这几个银弹壳雇佣兵团的佣兵。

    而这个银弹壳雇佣兵曾经被某个叫做实验室的组织陷害过,果森就是内鬼,虽然叶仁不知道这个内鬼是怎么个背叛法,反正总之实验室抓了他妹妹威胁他,让他背叛银弹壳雇佣兵团,然后果森怀着内疚之心也就背叛了,然后因为组织没几个人了,所以来华夏接任务。正好又撞见了叶仁。

    叶仁巧合正好遇到了这群倒霉催的雇佣兵,结果在自己的强大战斗力之下,对方肯定没有任何逃跑的机会,但意外的是果森以为自己是实验室派来追杀银弹壳余党的人。于是就演了一出戏,结果发现叶仁不是实验室的人,无奈之下只好假戏真做。装作一副贪生怕死的样子,结果自己说话逗比。把自己绕进去不小心说出了魔方的事情,吸引了叶仁的注意力。但是果森又不能说关于魔方的秘密,说了自己就要死,所以才又突然变得看似宁死不屈,语言表现上前后驴唇不对马嘴,最终被叶仁发现了不对,严刑逼供,只能说出事情的真相。

    即使是叶仁,在整理这些思路的时候也感觉脑海之乱糟糟的,这t都是什么跟什么,还能比这更乱一些吗?

    “这样,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

    看着自己面前的果森,叶仁非常严肃的对着他说道:“把你能说的,知道的所有的东西全都告诉我,我会考虑放你一条生路,你也不想死在这里吧?你的妹妹还在等着你不是吗?”

    “…”

    果森沉默了一下:“你真的会放我走?”

    “呵呵,我也有个妹妹。”

    叶仁微微一笑:“她很可爱,就像是天使一样。”

    “好吧,我答应你。”

    果森叹了一口气,然后说了起来:“我告诉你的很多东西都是真的,其实我也不知道我还能告诉你一些什么,或许你能从詹西姆的身上获得一些线索吧,我不知道你究竟是什么,就算我知道我也不敢说,我只能奉劝你一句话,别惹实验室。”

    “嗯…”

    听到果森的话之后,叶仁沉吟了一下,点点头说道:“多谢提醒。”

    随后,叶仁的螳刀突然伸出来,在果森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在他的身上划过,锋利的幽紫色刀刃就像是切割奶油一样轻易的划过果森的身体,眨眼之间果森的身上就出现了几道隐隐看不见的血痕。

    “你…”

    果森也被叶仁突如其来的举动给愣在了原地,张大嘴巴却说不出话来。

    “对不起,我没有妹妹。”叶仁冷冷的看了一眼愕然的果森,下一秒他的身体突然碎成了好几段,噼里啪啦的掉在了地面上,血液和内脏流的满地都是,散发着一种极其难闻的味道。

    “呼…”

    杀死了果森之后,叶仁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扯破了自己衣袖的螳刀缓缓收进了体内。

    如果换做是曾经的叶仁,或许没准心一软就放他离开了,可现如今的叶仁不会对他人留有一丝仁慈,如果对方回去之后,实验室一旦得到了自己的情报和消息,那么等待着自己的绝对是无尽的麻烦,就算是自己不怕,自己的父母,白萌萌,戴琳可能都会有危险,对方固然可怜,但没必要为了同情他人就将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境界。

    “嗯,抱歉,如果可能的话我会试着救出你妹妹的。”

    叶仁对着碎尸块低声说了一句,然后蹲了下去,在这一大堆的尸块之仔细的翻找了起来。

    (嗯,我因为洗完澡作死着凉,所以发烧了,然后这两章我是在比较艰苦的环境下写出来的,逻辑上面可能会有点奇怪,我对不起大家,接下来的两章我会努力想办法将这部分带过去,尽量不让大家因为这两章感到蛋疼……作者在这里跪谢了,真的对不起。)(。。)

    [co]百度搜索“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