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抱歉,如果可能的话我会试着救出你妹妹的。”

    叶仁对着碎尸块低声说了一句,然后蹲了下去,在这一大堆的尸块之仔细的翻找了起来。

    “噌!”寻找无果之后,叶仁的手臂突然弹出一截锋利的螳刀,将果森的头颅切成了两半,被切成了两截的头颅慢慢裂开,叶仁用螳刀在里面翻找了一下,结果突然在脑组织之突然发现了一块不断蠕动的黑红色细虫。

    “嗯?”

    叶仁见到这条虫子之后,心里暗暗吃了一惊,当即就把这条还在扭动的虫子用螳刀切成了两段。

    “咕叽…”被切断的虫子扭动了两下,上半节吃痛钻进了柔软的粉色脑组织里面,只留下不断在原地挣扎并流出红色液体的下半段,叶仁伸出手指沾了沾这个虫子的血液,然后用嘴一舔,顿时自己脑海的系统就传来了一阵提示。

    系统提示:摄取脑血线虫基因成功。

    “这t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啊,话说我能从它的基因上学到什么,寄生吗?”叶仁想了一下之后扶了下额,自己这体型…解除自食之后直接米多大,连蓝鲸都寄生不了吧?

    “算了,先不管这个了。”

    叶仁摇了摇头,在周围随便的找到了一个矿泉水瓶,将脑组织之还在不断扭动的半截还没死去的脑血线虫装了进去,这东西的生命力真的很顽强,这样了居然都不死。

    如果换成是以前的话。叶仁肯定会把这条虫子彻底杀死,不过现在自己遇到了戴琳。这东西没准能研究出点什么,所以自己就留下来了。而且这条生长在脑袋里面的虫子突然让叶仁回忆起了一个人来。

    一个叫汤姆森的外国人。

    之前叶仁在赵家杀死家住赵志华的时候,就曾经遇到了那个叫做汤姆森的外国人,而且他还能够操纵那种看起来十分诡异的黑色蝎尾蜂,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汤姆森好像也是在曾经试着要说出组织名字的时候突然暴毙了,当时叶仁也没在意,但是放到如今自己仔细一琢磨,好像这两者之间的确隐约的有这一丝莫名其妙的联系……

    “难道汤姆森也是实验室的人?”

    叶仁皱着眉头想了想,如果没记错的话。自己的房间里面还藏着一管从他们身上搜寻出来的一瓶淡绿色药剂呢,本来想着去找个地方化验一下成分,但是后来就被自己给忘了。

    “一会给陈家打个电话,问问有没有实验仪器什么的,去给戴琳买一套回来。”叶仁将手里面的虫瓶收好,然后将目光转移到了另一个白人的身上。

    “詹西姆?”

    叶仁蹲下身子,拍了一下对方的脸。

    “……”对方看来昏的很惨,根本没有任何醒来的迹象。

    “啪!”

    叶仁扇了对方一个大耳瓜子,同时用电流刺激了一下他。这下稍微的有了点效果,詹西姆咳嗽了几声,然后慢慢的睁开了有些朦胧的双眼。

    “詹西姆,告诉我你知道的所有关于实验室的事情。不要有任何的迟疑和犹豫。”

    叶仁对着瘫软在地上的詹西姆说道。

    “你杀了果森?”

    詹西姆闻到了房间里面的血腥味,转过头去看了一眼地面上到处都是的尸体碎块,脸上带着一些愕然:“你杀了他?”

    “因为他是叛徒。而我讨厌叛徒。”

    叶仁没有多少想要解释的想法,当然。也没说真话。

    “谢谢你…”詹西姆沉默了一下:“不管怎样这或许是对他来说最好的结局了,无论他的背叛自愿与否。就如同他无法选择他是否要死亡一样。”

    “如果你真的感激我的话,就告诉我关于实验室的事情吧。”

    叶仁保持着蹲着的姿势,低头俯视着詹西姆,用一种缓慢的语气说道:“我可以跟你直说,我跟实验室可能有点矛盾,所以我要去给他找麻烦。如果你真的憎恨实验室的所作所为,如果你是一个想要为兄弟们报仇的战士的话,如果你还是一个有血性的雇佣兵…充满骄傲的银弹壳雇佣兵团的一员的话……”

    “就告诉我关于他们的一切吧。”

    “……”

    在听完了叶仁缓缓说出的这段话后,詹西姆突然陷入了一阵沉默,而叶仁也没有像是对待果森那样的对待他,反而是非常的平静。

    “能帮我点一根烟吗?”良久,詹西姆问道:“烟在我胸口的口袋里面。”

    “可以。”

    叶仁从他的胸口里面掏出了一根烟,指尖一搓,一撮电火花将烟头轻易的点燃,随后叶仁将点燃的香烟递到了詹西姆的唇边。

    “谢谢。”詹西姆用嘴叼过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

    “不客气。”

    叶仁回了一句。

    随后,整个房间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之,叶仁静静的看着詹西姆,詹西姆则是一直在静静的抽着烟,双眼望着天花板,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良久。

    当香烟已经快燃尽的时候,詹西姆开口说了起来。

    “我这辈子,没有父母,完全是为了钱去当的雇佣兵,可能死了的话,也没有人会想起我来,就像是我小时候从孤儿院逃走的时候一样,除了这一帮出生入死的兄弟们,估计也算是没什么牵挂吧…”

    “嗯。”

    叶仁应了一声。

    “回味一下我这一生,仔细一想也很精彩,我已经满足了。”詹西姆突然笑了笑:“我是个贪生怕死的人,曾经我真的很想在活下来,哪怕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哪怕四肢残废。”

    “…但是现在我想通了。”

    詹西姆猛吸了一口烟,然后将燃尽的烟头吐在了地上:“不好意思,能不能再来一根?”

    “啪嚓!”

    叶仁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的拿出香烟,点燃,然后递给他。

    “谢谢。”詹西姆再次叼上了香烟,一边吸着烟一边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或者你是什么,但我隐约的能猜到你的想法,我的项链里面有一张照片,那是我的女人,她叫迪莎,是米国人,我也不知道她现在住在哪里,我是在纽约遇到她的,如果你有机会见到她的话,请告诉她我爱她。”

    “如果有机会的话。”

    叶仁看着詹西姆越来越清晰,明亮的眼睛,许诺道。

    “我就当你说的是真的吧。”詹西姆笑了笑,猛吸一口香烟:“我可以告诉你,实验室一定是掌握了某种可怕而不人道的生物科技,你不用质疑这一点,虽然我不知道果森把魔方弄到了哪里去,不过我知道实验室里面的人全部得到了基因改造。”

    “基因改造?”

    叶仁扬了扬眉毛,自己还以为他们只改造了一些昆虫,没想到连人都改造了。

    “没错,就是基因改造,尽管这项技术或许还不完善,但他们确实在研究并进行着某些邪恶而且不人道的残忍试验,告诉你吧,在那场战斗之,我见到了他们的改造战士,你想要了解一下吗?”

    “说。”

    叶仁点点头。

    “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寒意,你永远也不懂这群疯子究竟在想什么,他们的身上长着鳞片,有锋利的爪子和牙齿,血红的眼睛和尾巴,背上和脖颈上还有坚硬的黑色鬃毛,就像是豪猪和蜥蜴的结合体一样,不畏惧死亡,力大无穷,精力旺盛,甚至吃人肉。”大概是想到了那个地狱般的场景,詹西姆深吸了一口烟:“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将基因融合到一起的,我只知道这群人像是潮水一样,瞬间就撕裂了枪火的防线,一爪就能撕开我们的喉管,甚至将我们的身体像是盾牌一样举起来阻挡子弹…”

    “嗯。”

    听着詹西姆所说的话语,叶仁微微皱着眉头,仿佛能够想象得到那场战斗有多么的惨烈。

    “他们还能够以某种我们不知道的方式操控一些怪物,像是巨大的蛇,或者充满毒性的马蜂,还有能够钻进人脑的红黑色怪虫子。”詹西姆补充了一句。

    “只有这些吗?”

    见到詹西姆的话语停了下来,叶仁伸出手又点燃了一根香烟,再次递了过去。

    “差不多只有这些了,毕竟我也只跟他们遭遇过一次。”詹西姆吸了口烟,然后说道:“不过我见到过几个特别的家伙,好像是头目之类的人,他们跟普通的这些人不太一样。”

    “哪里不一样?”

    叶仁问。

    “他们的身体能变成其他的东西…”詹西姆慢慢的回答道,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我不知道那是怎么做到的,我见到他们其的几个人,有的有两米多高,全身都是肌肉,外表好像铁皮一样,一般的武器根本打不穿,有的胳膊可以慢慢的变成像是金属一样的刀刃,一下就能把我的兄弟们切成两段,还有的肢体能变成一团像是黑红色卷须的东西,几分钟的时间之内就能把一个活人硬生生的吃光,他们的速度都很快,枪弹又打不到,只能被单方面屠杀,而且我还听到他们说好像拿到魔方之后可以探索什么东西,博士会让他们变得更强。”

    “好的,我知道了。”

    听到詹西姆所说的这些东西,叶仁点点头,心里隐隐的有些不太好的感觉。(。。)

    [co]百度搜索“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