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叶仁随便胡诌了几个理由之后,因为十分相信叶仁,所以二老也就没多说什么,只是感叹自己的儿子终于出息了。

    带着二老在外面特地吃了顿好饭好菜,叶仁酝酿着词汇,跟二老谈了谈要不要换个房子之类的事情,结果跟叶仁想象的差不多,二老几乎立刻就否决了叶仁的这个想法,弄的叶仁心里有些郁闷,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二老去说,就比如实验室之类的事情,就算二老能相信,估计也不能接受,而且要是让叶富国知道叶仁现在干的这些所作所为,估计能把他气的背过气去。

    直到最后叶仁带着二老回了家,关于这件事还是一筹莫展。

    叶仁索性也不去管它了,暂时应该没事,以后实在不行等有了时间再想办法也不迟,于是等到父母睡了之后,叶仁趁着夜色悄然的翻到了楼上的白萌萌家。

    轻车熟路的灵巧一翻,叶仁直接打开了窗户,跳了进去。

    “啊!”

    结果叶仁刚进到屋子里面,就听到了一声轻微的惊呼。

    “戴琳?”叶仁随即也反应了过来,这个屋子应该已经给戴琳用了,自己把这茬给忘了,突然从窗户外面翻进来,估计戴琳是把自己当成小偷了吧。

    “叶…叶仁?”

    戴琳借着月光看清楚了来者之后,也是有些疑惑:“我还以为你今天不会过来了,这么晚有什么事吗?”

    “嗯…来看看你和萌萌,因为明天我可能就要去京城了。所以有些事情今天晚上要给你俩吩咐一下。”

    叶仁点点头,然后看了看这个屋子。本来用来当仓库的屋子现在看起来已经大变样了,戴琳坐在一张跟普通床差不多高度的充气床上面。充气床的质量非常好,看起来软绵绵的,周围的快递箱也不知道都藏哪去了,只有一些零散的家具,比如台灯和小型的写字台之类的东西摆放在充气床的周围,看起来干净整洁了许多,想来这两个女孩应该是下午收拾的这个房间才对。

    “萌萌还在洗澡,你要说什么?”戴琳打开了台灯,然后问道。

    “洗澡?”

    叶仁听到戴琳的话之后一愣:“浴缸里面不全是那啥么?她怎么洗?”

    “她都收拾完了。”

    戴琳脸色有些不太好看:“我也帮了她一点忙。天那,这感觉可真不好,难以想象她是怎么做到的。”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叶仁想了想,说了一句。

    “对了,你还没说你想跟我说什么呢?”戴琳想到了叶仁之前说的话,于是开口问了一句。

    “哦,其实是这样。”

    听到戴琳提醒,叶仁也开口说了起来:

    “你要的那些实验器材大概应该能弄到。所以我准备了一个地下室,在我回来之前我怕你和萌萌有危险,我准备把你们两个转移到地下室去,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打我的手机。然后你主要想办法仔细研究一下那个液体和虫子,看看能不能研究出来点什么。”

    “那个虫子下午的时候状态不是很好。”

    戴琳说了一句。

    “纳尼?”叶仁也是一愣:“不是生命力挺顽强的吗?”

    “可能是没有养分补充的缘故,我找萌萌要了点葡萄糖水倒了进去。它才恢复了一点活力。”

    戴琳有些疑惑:“但它应该不是以脑组织为食的,真的有些奇怪。或许我应该试一试血液?”

    “…这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总之要注意安全。”

    叶仁听不懂这些东西。难得的关照了戴琳一下。

    “嗯…”戴琳点点头,微笑了一下。

    “那你先睡,我去找一下萌萌,额……我的意思是说我先去她的屋子里面等她一下。”

    叶仁摸了摸鼻子,说道。

    “好的,晚安。”戴琳点点头,也没说什么,只是轻轻的关上了灯。

    “晚安~”

    叶仁也回了一句,随后离开了戴琳的房间,直接走进了白萌萌的房间里面,在经过客厅的时候,叶仁还隐约的能听到浴室传来的哗啦呼啦的水声,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面突然回想起今天下午跟沈东去洗桑拿时遇到的那几个女人了,随后叶仁的脑子里突然想起了白萌萌的水嫩嫩的肌肤,吧唧了一下嘴。

    “啧。”摇了摇头,叶仁把杂念甩了出去,然后打开门,走进了白萌萌的房间里面,在里面静静的等着白萌萌洗完澡回来。

    不过稍微让叶仁有些惊讶的是今天白萌萌这边居然没有开电脑,几乎所有的电脑产品全都关了,所以屋子里面除了外面照射进来的月光之外,几乎没有任何光源,叶仁直接打开了窗子,坐在窗台上面看起了风景。

    差不多十分钟之后,叶仁耳朵一动,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哟,少女。”

    因为害怕自己一声不吭吓到对方,这边叶仁还特地打了个招呼。

    “啊!”结果还是吓到了。

    “额…”

    叶仁对此有些尴尬:“你看我都打招呼了,你怎么还是吓了一跳,胆子太小了吧。”

    “哪有你这样一声不吭就往别人屋子里钻的人啊。”

    白萌萌白了叶仁一眼,然后回身打开了灯。

    灯光照射下来,将整个室内都照的非常明亮,而白萌萌也被叶仁看了个透,因为是刚洗完澡,再加上是在自己家里,白萌萌此刻的身上并没有什么衣物,只是包裹了一层纯白色的浴巾,刚刚好挡住胸口,微微湿润的黑色长发懒散的披在身上,大片晶莹洁白的肌肤露在外面,圆润的肩膀,白嫩的小腿,纤弱娇小的身材…还有那有些微红的脸颊,也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有些害羞的表现。

    “唔…”

    叶仁有些控制不住的咽了口唾沫,突然感觉自己的口水分泌有些增多,就好像是自己正在咀嚼琥脂帝鳄的肋肉一样,不过比起那个时候,好像心跳也稍微加快了一点点。

    不知道是不是感官太敏感的缘故,叶仁好像闻到空气都有一种淡淡的甜香味在弥漫,就像是某种芬芳馥郁的水果一样。

    “你…你干嘛?”见到叶仁这么看着自己,白萌萌有些心跳加快,把头偏转到一旁,不敢看他。

    “大概是我本能的觉得你可能挺好吃的。”

    叶仁随口说了一句,虽然白萌萌此刻非常诱人,不过叶仁更疑惑的还是自己身体的这种本能反应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白萌萌真的很好吃?那自己要不要咬一口尝尝?嗯,这没准意外的是一个好主意也说不定呢?

    “真…真的?你真的是认真的?”

    白萌萌听到叶仁这么说,不知道是怎么理解的,突然浑身一颤,眼底浮现出一丝极其复杂的神色,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可能吧,要不你让我试试?”叶仁说的话本来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抽点血尝一下研究研究。

    “…”

    白萌萌听到叶仁这么说,却是突然沉默了下来。

    “…嗯?”叶仁也注意到了白萌萌好像有些反常,有些疑惑的抬头看了她一眼:“你怎么了?”

    “我…”

    白萌萌的脸越来越红,而且带着一丝犹豫和害怕的神色在里面,最后似乎做出了某种决心一样,伸手关上了灯,然后猛的一咬牙,直接闭上了眼睛,把手一松。

    浴巾应声而落。

    “呃…”叶仁也没想到对方能突然做出这种举动来,一时之间双眼瞪得老大呆立在了原地,尽管因为关了灯之后视线可能不太清晰,但叶仁的目力非比寻常,所以一瞬间几乎什么都看得一清二楚了…

    在月光的照射下,白萌萌本来就很白的肌肤几乎如凝脂般,身上的一丝一毫都被叶仁尽收眼底,一种从未有过的冲动在叶仁的心底里冒了出来,这种感觉是如此的好,以至于叶仁暂时不想用理性将之压下,哪怕在多一秒钟也好,叶仁也想继续体验一下这种几乎跟进食差不多美妙的感觉。

    “嗬…”

    此刻的叶仁就像是一头野兽一样,从喉咙的深处里面发出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声音,那声音很低,同时仿佛带有莫名的磁性。

    “本来我也答应你了…”白萌萌的一张小脸几乎红的都要滴出血来,只见她不敢看向叶仁,将头偏转到了别处小声的说道:“所以这本来就应该是你的,拿…拿去吧。”

    而叶仁则没有说话,只是用自己的行动说明了一切。

    “撕啦!”衣服被扯破的声音响起,叶仁的怪力直接扯破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如同精钢般结实的胸膛,随后他从窗台上跳了下来,直接走到了白萌萌的面前,强制性的用一只手捏住她的小下巴,让其整张脸都对着自己,尽管后者因为极度害羞的缘故而紧闭双眼,但叶仁却也不在意,眯着眼仔细的打量着这一张精致的像是瓷娃娃一样的脸蛋。

    “看着我。”

    叶仁静静的说了一句,虽然声音很轻,但却像是有着无穷魔力的咒语一样让人无法抗拒,只见白萌萌的睫毛微微抖了一下,随后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co]百度搜索“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