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叶仁再次上了车,因为白萌萌睡了,自己也查不到陆夫人的具体行踪,不过自己还记得陆家宅子在哪里,于是回忆了一下自己记忆的景象,然后一脚踩下油门,直接朝着陆家大宅狂飙而去。

    很快,叶仁就来到了陆家宅邸的所在地。

    随便在门口停好了车之后,叶仁从车上走下来,然后朝着别墅的大门走了过去。

    “站住!”

    突然一声大喝从一旁传来。

    “啊?”叶仁转过头去一看,一个门卫从一旁的门卫庭里面伸出了个脑袋,皱着眉头问向了叶仁:“你是谁?”

    “陆夫人在家吗?”

    叶仁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反而是问了一句。

    “陆夫人当然在…你问这个干嘛?你到底是谁?”门卫下意识的回答了一下,不过随后就意识到了不对。

    “哦,那就好,这没你的事了。”

    叶仁淡淡的看了那个门卫一眼,然后稍微露出一点点气势出来,顿时那个门卫突然就瞳孔一缩,感觉浑身好像针扎似的,汗毛也全都竖起来了,仿佛自己面前的叶仁不再是他,而是可怕的异形一样危险。

    见到对方没有阻拦自己,叶仁也没再继续搭理他,而是直接走进了陆家别墅区里面。

    很快的,根据自己的记忆,叶仁穿过一小片花园,来到了陆家别墅的正门口,然后直接把门锁扯开,然后走了进去。

    “陆夫人。别来无恙啊。”

    叶仁从正门处缓步走入,看着客厅里面有些愕然的陆夫人。微笑的打了一声招呼。

    “叶仁?”

    陆夫人见到叶仁,心里咯噔一声。只不过表面却没表现出来,冷声说道:“这里不欢迎你,给我出去。”

    “哦?”

    听到陆夫人的话,叶仁眉毛扬了扬:“陆夫人你还真是有钱啊,我之前居然没看出来,连雇佣兵都能请的过来。”

    “什么雇佣兵?你在说什么?”

    陆夫人装作一副疑惑的样子,然后假装愤怒起来说道:“叶仁你不要欺人太甚,这里再怎么说也是陆家,轮不到你来撒野。”

    “嗯?”

    叶仁眼睛微微眯起。看出了陆夫人眼的一丝闪躲:“你在撒谎。”

    “保安,来别墅大厅,我发现了一个小偷。”

    陆夫人也没跟叶仁废话,直接伸手拿起桌子上的一个东西按了一下,对着里面说了一句。

    然后很快的,一群平时不知道藏在哪里的保安哗啦哗啦的进了屋子,足足十多个人,手上拿着电棍就将叶仁围了起来,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这群人突然闯进来的声音太大。吵醒到了其他人,过了没多久,又是个人从楼上走了下来,叶仁抬头看了一眼。是个女人,其有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女人,而另外两个则是陆家姐妹。陆欣然和陆雪晴。

    “叶…叶仁?”

    从楼梯上走下来的陆雪晴瞪大了眼睛,眼神之闪过一丝难以置信和害怕。可见当日的事情确实给她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她可是知道赵家为何凭空从s市消失的。即使她还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女孩,但是对于这种事情也能够想的差不多清楚了,能够在杀死赵龙之后毫发无损的站在这里,叶仁有多可怕自然不用多说。

    “叶仁?”而相比陆雪晴,陆欣然对叶仁可就一点好感都没有了,此刻见到他之后,当即就是眉头一皱:“你来这干什么?”

    “嗯?”

    叶仁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两个女人,自己的注意力在那个金发碧眼的女人下来的一瞬间,就被吸引过去了,倒不是说对方长得怎么样,而是对方的身上有着一种非常奇怪的气息,让叶仁本能的注意到了她。

    “哈喽,帅哥~”那女人还以为叶仁看上自己了,直接做了个飞吻的动作:“么么哒~”

    “…”

    叶仁被她的动作雷得不轻,直接翻了个白眼,当即也懒得再看她了。

    这个女人只是感觉实力稍微高一些,叶仁本能的感觉对方就算是比起一条凯门鳄也不逞多让,不过也仅仅如此了,叶仁还不足以将她放在眼里。

    顶多就是在心底暗自的猜测起来,为什么这种女人会出现在陆夫人的家里罢了。

    【难道也是雇佣兵?或者还是陆夫人的底牌?】

    叶仁内心一瞬间闪过万种想法。

    “把他…请出去。”没等叶仁在想点什么,这边陆夫人已经下了命令,十多个保安之顿时分出了四五个人,上前来抓住叶仁的双手,打算将其强行拖拽出去。

    不过叶仁的力气何其之大,甚至于叶仁自己都没怎么动,这几个保安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也不能将他移动分毫。

    随后,叶仁脸色突然冷了下来。

    “滚!”

    叶仁浑身一震,直接将抓住自己的几个保安弹飞了出去,一直撞到了墙上,发出砰的一声,而随后,一股可怕的气势从他的身上爆发出来,金发碧眼的外国女人感受到这股气势之后立刻一惊,而其他人则是更加不堪,首当其的保安们此刻已经被吓得脸色煞白,没有了一丝血色,带愣在了原地。

    “陆夫人,我觉得你不应该着急赶我走才对。”看着脸色同样变得不怎么好看的陆夫人,叶仁平静的跟她说了起来:

    “我不管你的后台是谁,如果你执意想碰一些你不该碰的东西,我想赵家就是最好的例子。”

    “…”

    陆夫人看着自己面前的叶仁,脸上青一阵红一阵,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吓得双肩都颤抖起来,不过虽然她好像非常生气的样子,但却也没有立刻表态,而是在自己的内心里面衡量了起来,虽然面前的叶仁好像非常强势,但自己的后台却也不弱……

    不过就在这时,陆欣然突然冲了上来。

    “叶仁!你别太过分了!”

    尽管一张俏脸仍旧有些发白,不过陆欣然却厉声的对叶仁说了起来:“当初那件事我承认是我不对,但我已经道过歉了,是你自己不肯接受!而且连赵龙都被你杀了,虽然他确实做错了但也罪不至死,现在整个赵家都没了,你还想怎么样!?”

    “哦?”

    叶仁听到路西然的话之后,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你继续说。”

    “我当然要说,这还要你说,我凭什么不说?”

    陆欣然看起来十分生气,本来很漂亮的脸蛋此刻显得有些扭曲:“你看看你把我妹妹吓成了什么样?我们不想去惹你,你现在又跑到我们家里来,叶仁我告诉你别太过分了!”

    “姐姐…别说了…”

    陆雪晴从后面悄悄拉了一下陆欣然,脸上带有一种着急的神色:“别说了…”

    “你认为你陆家是受害者?”

    一直静静倾听的叶仁突然开口问了一句。

    “难道不是吗?我不知道你得到了什么奇遇,我不知道你遇到了什么贵人,但你这种心态和度量,我认为你跟小人无异。”陆欣然冷哼一声:“本来我还对你心存愧疚,但却没想到你是这种斤斤计较之人。”

    “哈哈哈哈……”

    听到了这句话之后,叶仁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陆欣然一愣。

    “你居然认为你们陆家是受害者?哈哈哈哈哈哈哈!”

    叶仁捂住头大声的笑了出来,不过迫于他越来越强盛的气势,却也没有任何人敢于打断或者阻止他,就连刚刚还有底气与之对抗的陆欣然也不行了,此刻她感觉自己的身上仿佛压了一座大山一样,连呼吸都非常的困难,好像在幽暗之有一只手死死的攥住了自己的心脏一样。

    “赵龙欺我数年之久,甚至祸及我家人,将我的尊严视之无物,那个时候你在哪里?”叶仁的目光从指缝里面流露出来,冰冷的看着陆欣然。

    “赵龙不该死?”

    叶仁冷冷一笑。

    “赵龙这种**害的人不止我一个,威逼利诱无恶不作,不知让多少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因为自己的身份地位而逃脱法律的制裁,这种人不该死?”

    “还有你…”

    叶仁盯着陆欣然说了起来:“在你眼里平民百姓就那么不值钱,或者说你天生就凌驾于他们之上?你t以为你自己是公主?被欺辱几年的愤怒只用一句对不起就能够一笔勾销?那我将你们整个陆家从s市连根拔起之后,对着只能沿街乞讨衣衫不整都你说一句对不起,你觉得怎么样?”

    “你…”

    陆欣然一阵语塞。

    “还有你,陆夫人。”叶仁将头转向一旁:“你自己的弟弟什么品行你自然清楚,就算人间蒸发也怨不得别人,你还想用同样的方法抓走白萌萌?怎么?你想把她卖到外国的妓院还是活活刀剐来祭奠你弟弟的在天之灵?”

    叶仁说完之后,眼神一寒,瞬间就来到了陆夫人的面前,一只手直接掐住对方的脖颈。

    “呃呃…”

    陆夫人被叶仁像是提小鸡一样的从地上提了起来,顿时眼睛瞪的老大,两条腿也到处乱蹬了起来,只见她一只手拼命的朝着那个金发碧眼的女人那里挥着,似乎表达一些什么。(。。)

    [co]百度搜索“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