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我的分内工作,我要是打伤对面怎么办?”叶仁完全没把冲着自己走过来的人放在眼里,只是继续与墨夏交谈讨论了起来。

    “哼,那只能说明对面技不如人,小子,放心出手,出了事我担着。”

    墨夏旁边站着的男人终于表态了,冷哼一声之后,对着叶仁说道,而正在这个时候,对方走出来的人也正好站在了叶仁的面前。

    “哦。”

    听到对方的准许,叶仁点了点头,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叫墨霜的男人已经走到了叶仁的面前,也没摆出架势或者怎样,直接就是一拳朝着叶仁的太阳穴部位狠砸了过来,拳风涌动之间颇有一种不错的味道在里面,的确是像是一个练习古武多年的人,只不过神色之充满狠辣。

    随后叶仁也挥出了拳,速度快到离谱的一拳直接打在了对方的右边肩膀上,发出了巨大的声音。

    “砰!”

    一个照面,对方就鲜血狂喷的倒飞了回去,直接重重的砸在了墙上,整个肩胛骨都被叶仁打碎了,衣服上深深一个拳印不断的往外渗出血来,没办法,肌肉和皮肤也叶仁连带着的力量给撕裂了,如果不是叶仁稍微控制了一下自己的力量的话,自己一拳都能从对方的肩膀穿透过去的。

    “墨霜!”

    对方的年人见状之后立刻腾地一声站了起来,他万万没想到叶仁这个在他看来全身都是破绽的家伙,竟然一出手会这么恐怖。直接把自己的亲儿子给打成了这样,以后恐怕都没法练武了。

    不过随后。还没等他做出其他的反应,叶仁已经冲到了自己的面前。一拳就朝着自己的脸上砸来,当即下意识的双手肌肉绷紧护住头部。

    “砰!”叶仁一拳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脸上。

    只不过这次叶仁稍微有点意外,自己差不多使出了一半的力量居然没有把对方打骨折,对方的肌肉在自己的拳劲冲过去之后,居然变得极有弹性,像是在不断震动一样吸收了大部分的力道,不过似乎这个力道也是有限的,叶仁拳头的余劲还是让他的整个身子都往后一仰,差点就没站住。

    不过叶仁当然没有停下来。趁着所有人几乎都被眼前的这一幕惊呆的空隙,叶仁另一只手直接朝着对方的肚子狠狠砸了过去,这次对方的反应稍慢了一点,手没有放住,被叶仁一拳打过去,当时双眼就像是垂死的金鱼一样凸了出来。

    “啪。”

    下一秒,叶仁直接掐住了对方的脖子,将其拎了起来。

    “你只知道东方雪不知道我,那是因为弱者不配知道我的存在。”叶仁看着在自己手上挣扎的年人。发现自己最近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特别喜欢用掐脖子这一招,今天上午掐陆夫人和那个已经挂了的女人也是这样来着。

    “我很忙,别给我找麻烦。”叶仁掐着对方的脖子。眼里迸射出冰冷的杀意,眯着眼睛警告了对方一句:“我很忙,因为很重要我说了两遍。我不愿意陪你玩什么抢家主的游戏,要让我知道你们再打墨家家主的主意。我就把你的脑袋拧下来。”

    说完,叶仁手一松。对方噗通一声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脸色涨的像是猪血一样,大口的吸着冷气。

    “呃…”

    在场的众人好像都被这一幕给惊呆了,连墨夏都瞪大了眼睛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叶仁原来这么强吗?

    这t还是人?自己爷爷都没这么强吧?

    “夏大哥,我有事情想跟你谈谈。”叶仁想了想,还是决定把话跟对方说一下比较好,自己本来这次不打算这么干的,但是听说京城出现实验室了,叶仁这边自然是不愿意跟这帮感觉有点脑残抢家主的人浪费口舌,想趁早把这里的麻烦事搞完,然后试着找一找实验室的人,顺便跟他们接触一下,于是对着一旁已经看傻了的墨夏说了一句。

    “啊?”

    墨夏一愣,然后看了一眼一旁自己的父亲。

    “去吧。”墨夏身旁的年男人也被叶仁这一手给惊呆了,自己弟弟水平应该跟自己差不多,结果被这小子招不到就给擒住了?开什么玩笑?

    “好…”

    墨夏见到父亲准许了,赶紧走到了叶仁面前:“呃,这里不方便,叶兄弟,我们出去谈…”

    “哦。”

    叶仁点点头,跟上了墨夏。

    很快的,叶仁跟着墨夏在四合院左转右转,来到了一个小庭院里面,眼看着周围没人,墨夏这才跟叶仁开口说起来。

    “叶兄弟,你这也太猛了点吧?”

    “额。”叶仁稍微皱了下眉,然后跟墨夏说了起来:“夏大哥,我本来不想这样的,但是我这边突然有急事要处理,所以只能用最快的办法帮你解决你们家里这种乱八糟的事情了,你看我也是得到允许才这么做的。”

    “…”

    墨夏一愣:“什么事情?”

    “总之不是正常的事情就对了,而且关系到一些东西所以比较着急。”

    叶仁认真道。

    “额,这……”听到叶仁的话之后,墨夏也是皱起了眉来:“其实现在主要就是因为我爷爷醒不过来,不然的话别的事情倒是好办,如果我爷爷醒过来了的话,恐怕他们也不会这样嚣张了。”

    “你爷爷得了什么病?”

    叶仁皱了皱眉,这种事情可不好弄,自己要是说杀人的话一个顶十个,但是治病这特么系统也没给自己开这个挂,自己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不知道,医生全都说检查不出来,就是昏迷,怎么也醒不过来。”墨夏皱着眉头说道。

    “会不会不是病,是下毒或者…”

    叶仁稍微隐晦一点的问道。

    “应该也不是,我们特地找来了好几位苗疆那边的人来看过,叶兄弟你应该也知道苗疆的蛊毒之术非常了得,不过他们在看过之后也纷纷表示我爷爷不是了蛊毒,这下我们完全就没了办法,只能硬挺着。”墨夏看起来也是非常的无奈:“我们甚至连泰国的降头师都请来过,也是什么都看不出来。”

    “会不会他们是骗子?”

    叶仁随口问了一句,不过心里却突然灵机一动,话说回来自己好像还没吃过蛊虫,也不知道有什么特殊能力,要不自己什么时候去一趟苗疆看看,吃点蛊?

    “这一点可以放心,因为我们墨家这一点人脉还是有的,所以他们绝对不是那些江湖骗子。”摇摇头墨夏说道。

    “那还真是麻烦了…”

    叶仁听到墨夏这么说,也是皱起了眉来,墨家老头子要是一天不醒来,岂不是自己就要一天被限在这里?

    “唉,听天由命吧。”墨夏也是长叹了一口气:“不过即使我父亲当上了家主,我二爷爷也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好吧。”

    叶仁听到这些也是眉头一皱,随后说道:“这样,墨夏,你回去跟你父亲商量一下,如果需要动用武力干什么的话尽管吩咐,只要能尽快解决这些事情就好。”

    “也只有这样了…”

    墨夏自然知道叶仁是什么意思,自古在这种大世家里面长大,墨夏怎能不知其的残酷之处,如果自己的父亲真的点头允许了的话,再加上叶仁这种可怕的家伙,真的能干出一些让自己非常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对了,那我还用去保护那个啥去么?”叶仁突然想到一茬,问了一句。

    “保护现在应该谈不上了,你就暂时与墨樱和墨秋住在一块吧,他们两个都没有多少武功,我怕有人兵行险招。”

    墨夏想了想,又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银行卡:“这是我新办的卡,密码六个零,钱全都在里面了,你先拿去用吧,我听陈虎说你好像买了一些东西,手里估计也没剩多少了吧?”

    “嗯。”

    叶仁自然不客气,直接把卡收了过来,有空转到自己的账户上面去。

    “这里应该也没什么事了,你回去的话我叔叔他们估计也很尴尬,我开车送你去墨秋他们那里吧。”墨夏见到叶仁收了咔,说道。

    “我想看看老爷子。”

    叶仁皱了皱眉说道。

    “看我爷爷?”墨夏一愣,随后想了想说道:“有点麻烦,这我可能要跟我父亲说一声才行,现在我爷爷属于特殊情况,就算是我也不能随便带一个人就去见他的。”

    “嗯,好。”

    叶仁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毕竟人家都这么说了,自己就算执意去见估计也见不到,而且见到了也未必就能发现得了什么,完全去了就是想碰碰运气。

    “那我先送你回去吧,等晚上有空了请你吃个饭…”墨夏说道。

    “再说吧,你这么忙。”

    叶仁笑了笑,调侃了墨夏一句。

    “那真是情非得已啊,叶兄弟你是有所不知,墨家这几天就差开坦克进四合院了,我真是一时一刻都松懈不下来,天天跟他们斗嘴皮子,真是心力憔悴了,要不是双方战斗力差不了太多的话,估计我二爷爷他们早就跟我们打起来了。”墨夏听到叶仁调侃了自己一句,顿时大吐苦水了起来。

    “……开坦克总归还是不至于的。”

    叶仁额角留下一滴汗,就算是现在的自己,估计对上坦克也是比较麻烦的,主要还是壳太厚了,只能用电肌通过电场杀死里面的人。(。。)

    [co]百度搜索“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