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哥已经可以无性繁殖了,等回去给你演示。”

    叶仁随口胡诌了起来。

    “……你是蚯蚓吗?”白萌萌吐槽了一句。

    “我擦,这都被你发现了!”

    大吃一惊的叶仁随后解释了一下:“不过不算是蚯蚓,是一种蠕虫。”

    “所以你光在电话里这么跟我说的话,我是完全听不懂的啊,蠕虫又是什么鬼…”

    白萌萌的声音有些无奈:“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呢?”

    “这个时间估计短不了。”

    叶仁想了想,估计自己确实还要在京城呆上很久,不光是因为墨家这些破事,更主要的还是实验室,如果自己不把这个组织先摸明白了的话,那一旦等到对方反应过来开始研究自己,自己可就完全的处于被动了,这可不是叶仁想要看到的局面。

    “嗯…那好吧。”白萌萌的声音略带失望,不过还是没有勉强也叶仁。

    “先不说了,我这边有点事,有空再聊吧,有事记得打我电话。”

    叶仁这边抬头看到了墨夏的车已经停在了门口,于是跟白萌萌说了一声,然后挂断了电话,起身迎了上去。

    “叶兄弟,我来了,这是我父亲,墨麟。”

    墨夏跟着年男子急匆匆的赶了进来,然后抬手介绍了一下。

    “麟叔。”出于礼貌的问题,叶仁轻轻对其点了点头,而后者也是摆了摆手:“小兄弟你是叫叶仁吧?我听我儿子也提起过你了,我们客套的话就不用多说了。你就直接把你知道的告诉我们吧。”

    “好,你们跟我来。”

    叶仁也没有多磨蹭。点点头之后直接就带着他们往自己的卧室里面走去,期间在客厅里面也见到了墨樱和墨秋。只不过因为众人都神色严肃,所以除了打了个招呼之外也没有说别的,很快二人就来到了叶仁临时所住的房间里面,叶仁关上门之后,直接开口问道。

    “夏大哥,麟叔,在告诉你们一些事情之前,我想问一问,你们知道实验室么?”

    “实验室?”

    墨夏一愣。完全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于是问道:“你是指哪个?什么实验室?”

    而墨麟则是眼里闪过一丝异色,被叶仁敏锐的捕捉到了。

    “麟叔知道实验室?”叶仁看着墨麟问了一句。

    “我也只知道一点,他们在寻找上古凶遗迹。”

    墨麟看起来似乎不打算隐瞒什么,开口说了起来:“大概是几个月之前,我见到我父亲…嗯,就是墨家的家主,跟实验室的人有过交谈,大概是想要拿走一样东西。但是老头子性格太倔,一看到对方是外国组织,恨得牙根都直痒痒,根本就没搭理对方。过后不久老爷子好像就有点身体出现了异样,你这么一提起来我才有了记忆,没准真的是他们动的手脚。”

    “凶遗迹?”

    叶仁敏锐的关注到了一个词汇:“麟叔。你知道关于遗迹的事情?”

    “墨家的族谱秘典里面有记载。”

    墨麟知道此刻藏拙也没有用,既然对方知道了线索。想要获取的话肯定也要说出对方感兴趣的事情,这样双方都得到了想要的东西。两全其美,于是干脆就全说了出来:

    “凶遗迹根据记载一共有个,封印着上古凶,分布在世界不同的角落里面,据说一个叫做石方的东西是打开遗迹大门的钥匙,也是一切的关键所在,每一个石方都可以打开任意一个遗迹,但遗迹一旦开启,这个石方就会失灵,或者说被破坏,据说遗迹里面很危险,同时里面也有很多秘籍,只有进入了遗迹才有机会以武破虚空……”

    “说得这么玄乎。”

    叶仁听到墨麟的解释之后,眉头皱了皱,感觉这怎么被对方一说,本来是一个可能有奇异生物的遗迹,却成了个什么武侠幻境之类的奇怪东西,感觉完全就偏离了啊,而且要是自己没进过遗迹也就算了,问题就是自己进过遗迹,就算是里面已经被搬空了,但也完全没感觉到跟墨麟描述的有丝毫的相似之处。

    【没准他们所谓的记载就是错误的呢?】叶仁想到了这个可能性,觉得越来越有道理。

    “总之这就是我知道的一切了,如果你想知道更多的话,只能去翻阅族谱秘典了,或者等老爷子醒了亲自问他。”墨麟也不愿意相信这些都是真的,不过该说的还是得说。

    “嗯,这样,你们等一下。”

    叶仁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走进了浴室,单手端出了一个盆来。

    “这是……?”墨夏和墨麟看在盆里面的东西之后,顿时眼睛睁得老大,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这些都是些什么啊,粗如儿臂的蝎尾,比匕首还要锋利的螳刀,差不多有一厘米左右厚的坚硬黑色甲壳?

    以及,被泡在瓶子里面,不断啃食脑组织的黑红色线虫,光是看上一眼就觉得极度不详,让人觉得无论如何也不想接触它。

    “这东西我叫它脑血线虫,我猜这东西跟铁线虫应该有点关系,但是我不是学生物的,所以我不懂它究竟是什么。”

    叶仁从瓶子里面捏出一条不断蠕动挣扎的脑血线虫,然后对着墨夏和墨麟继续解释道:“你们墨家的老爷子很有可能脑子里面就有一个这玩意,这东西才是让他醒不过来的真正原因,而这东西可以用一种十分特殊的方法躲避过医学界现在的常规扫描,所以就算是你去扫描也没用,根本看不到它。”

    “你是从哪里得到这些消息的?”

    墨麟按住了一旁想要说话的墨夏,然后沉声问了一句。

    “东方家族。”

    叶仁十分平静的回答了四个字。

    “果然啊。”墨麟听完之后好像是早就确认了一样的点了点头:“早就发现他们不对劲了,难道他们想让我们从四大家族之除名么,未免太小看我们了。”

    “总之我们现在要做的应该是想办法把这个虫子从老爷子脑袋里面弄出来,因为我完全不擅长这种事情,所以这个事情就不要指望我了。”

    叶仁一耸肩,继续说道:“然后就是今天说的话千万不要流传给任何一个人,根据我得到的消息来看,实验室这个外国组织很有可能已经入侵到了我们华夏本土,而且他们很擅长生物科技,你看这些虫子就是最好的例子,今天晚上我会去试试再找点情报,你们回去之后想办法把老爷子脑袋里面的虫子弄出来就可以了。”

    “你一个人吗?”

    墨麟现在几乎是完全相信叶仁所说的话了,因为他没必要去骗自己,于是开口说道:“要不要我叫几个人配合你?”

    “不用,有些时候拷问比什么来的都要简单。”

    叶仁笑了笑,露出了一个冷酷的笑容,墨麟倒是还好,而墨夏在看到叶仁的表情之后,竟然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当即紧了紧衣服,总感觉有些人要倒霉了的感觉。

    “那好,有什么事情就联系墨夏,墨家会尽一切所能给予你帮助。”墨麟点点头,许诺了一句。

    虽然眼前这个少年看起来相当的危险,甚至墨麟感觉他比自己面对黑老本身时还要危险,但东方家族既然联合外敌,那自己绝对不可以坐以待毙,传承数千年的墨家绝对不可以在这里倒下,哪怕用尽一切办法也在所不惜,所以尽管无奈,墨麟还是决定与叶仁叶仁联合,借用后者的力量。

    “放心吧,麟叔,如果有用的到的地方,我自然会开口的。”

    叶仁轻眯了一下眼睛,墨麟是在利用自己的力量,自己何尝不是在利用墨家在京城的支配力与话语权,来完成一些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呢?

    说到底,互相利用罢了。

    “嗯…对了。”叶仁想了想,拍了一下头:“我在s市有一个朋友,比较擅长研究这玩意,我打算把这些东西送回去给她,但是这东西我仔细想了一下,果然好像是不能发快递啊。”

    “…这好办。”

    墨麟满头黑线的说道:“我一会就安排别人把这些东西打包装好,然后直接空运到s市,你觉得怎么样?”

    “那就好。”

    叶仁一听,自然点了点头:“我知道的东西差不多也说完了,应该没什么其他的事情了。”

    “好,我知道了。”

    墨麟点点头:“今天你提供的消息非常重要,这一下总算我们知道老爷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了,我回去之后想办法,墨龙那边最近也安静了许多,但是还是有很多其他的事情要处理,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那我就不送了,麟叔慢走。”

    叶仁自然没有心情打算留他喝茶什么的,只是出于必要才跟对方见面,其实自己也不是特别喜欢这种大家族里面的掌权人物,愿意自己主动离开自然是好事。

    “嗯…”墨麟点点头,然后转头跟一旁一直站着的墨夏说了一句:“小夏,你留在这里呆一会吧,这几天你也挺累的,我先回去了。”

    说完,墨麟就离开了。

    “呼…”(。。)

    [co]百度搜索“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