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叶仁今天的运气不是特别好,所以没有如愿以偿的查到。

    不过没有查到也没关系,叶仁也没有继续去查,转而开始继续研究起了电磁场的理论,反正叶仁一直以来都不打算让自己偷懒,只要一有机会就会给自己找点活来干,因为即使有超级掠食者系统这种外挂存在,但勤奋还是必要的,只有不断的努力(厮杀),才能站在食物链的顶端,这是系统曾经告诉自己的一句话,叶仁觉得还是很有道理的。

    在晚饭之前,叶仁终于能够勉强控制双手释放出一个足够稳定的磁场了,能够让一颗铁质螺丝悬浮在空。

    不过,仅仅这样自然还不够,但叶仁目前为止已经做到极限了,电磁炮这种东西毕竟还只是理论上的东西,虽然理论相对简单,但让叶仁这个物死早的家伙来研究的话,多少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尤其是利用电肌来制造磁场。

    电肌本身只是一个制造电流的肌肉器官,虽然脑子里面有掌控电肌与电场感官的奇怪脑组织存在,但想要利用人体本身将电流转化为磁场还是非常困难的。

    “有点累,先休息一下……”

    吃过晚饭之后,叶仁揉了揉太阳穴,决定出去走走,不仅是出去补充一下自己的养分储存量,更是打算静下心来仔细消化一下自己掌握的那些磁场知识。

    不过今天叶仁学聪明了。

    在出去之前,叶仁特地准备了一套衣物,并将衣物里面塞了一些钱款。然后找了个隐蔽的巷子里面,用塑料袋包好了之后藏在了下水井附近……

    这么做是防止自己万一发现点什么之后。又没衣服穿。

    只不过叶仁今天的运气似乎确实不怎么好,东方家主既没联系自己。自己也没发现什么其他的端倪,所以好像没什么机会钻下水道了。

    而且,自己在吃烤鸭的时候,又遇到东方雪了。

    “为什么我每次想享受美食的时候都会遇到你这家伙啊…你难道是烤鸭少女吗?”

    叶仁看着自己面前冷着一张脸的东方雪,无奈的一扶额。

    这女人还真是神烦。

    “你跟我父亲说什么了?”东方雪好像看不到叶仁的不耐烦,居然还寒着脸喋喋不休的问了起来:“那天是你带走他了吧?为什么他的手会骨折了?还有今天早上下水道的突然爆炸跟你又没有关系?”

    “手骨折了?”

    叶仁翻了个白眼,随口说道:“我昨天不救他的话,你今天除了一边哭一边去买骨灰盒之外,就没有其他的选择了好吗?”

    “你!”

    叶仁这种说话方式自然是让东方雪十分不习惯。一张俏脸上面满是寒霜,但也不知道该怎么辩解,想了半天只是冷哼出了一声:“没家教。”

    “我有没有家教不用你来教。”

    叶仁懒得理她:“没事赶紧离我远点,我还要吃饭,再不走我就打电话给你爸了,我记得我跟他说过让你离我远点的。”

    其实叶仁现在确实有点烦了,这女人虽然长得好看,但是好像没多少脑子似的,而且总是绷着脸。叶仁真的懒的跟她浪费口舌,甚至叶仁怀疑是不是东方武暗让她来接触自己的,不过对方应该不会这样做才对,更何况要是东方武真的在暗指点。那东方雪也不可能一开口火药味就这么冲。

    “凭什么离你远点?”

    东方雪眉头一挑,立即问了一句。

    “哦,你愿意在这里呆着就呆着。我走,成么?”叶仁直接叫来了服务生。付过款之后带着两排饭盒离开了烤鸭店,在东方雪追上来之前。自己已经绕过了摄像头走进了小巷子里面,几个起跳就翻到了顶楼天台上面。

    一边吹着风一边继续吃着烤鸭……

    而就在几分钟后,叶仁发现自己的电话响了起来,上面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

    叶仁没想那么多,直接就接了。

    “呵呵,小子,我想找你一趟就这么难吗?”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熟悉老者的声音,让叶仁顿时就停下了手正在卷鸭肉薄饼的动作,有些尴尬的问了一句:“额…黑老?”

    “你还记得我啊?”

    黑老的声音倒是没有多少责怪的语气在里面,听起来云淡风轻的:“小雪刚才跟我说你又拒绝了她,还说她请不来你,看来只能我亲自出马了。”

    “纳尼?”

    听到黑老的话,叶仁感觉眼角一抽,解释了一下:“黑老,不是啊,是那个东方雪跟本没跟我提过是你要找我,今天我本来在吃饭,她突然就过来烦我,然后又不跟我说正事,我心烦就离开了,她至始至终也没跟我提到过是你找我啊。”

    “呵呵,小雪不懂事。”

    黑老似乎在电话里面笑了笑,然后继续说道:“小子,你现在有空吗?”

    “有…”

    叶仁看了一眼手里的鸭肉,看来今晚的补食计划要吹了。

    不过叶仁仔细一想这样也好,反正自己过几天也要去找黑老的,本来自己之前让东方雪给自己黑老的联系方式,还有转告黑老一声,但那女人直接一跺脚走了,想来也没有转告黑老,这下黑老的一个电话也算是让叶仁能与之见上一面,毕竟总是打着对方的旗号也不太好,或者说起码要得到对方得承认才行。

    自己可还想着讨要几本适合养生的古武术教导给自己的父母呢。

    “嗯,有空的话,一会我让小雪联系你,你跟她来见我。”黑老说完之后,也没等叶仁反应过来,直接挂断了电话。

    “啊,谢特。”

    一听到东方雪,叶仁顿时砸了一下一旁的水泥墩,结果这个已经无法形容的怪力直接让他将自己的整个拳头都硬生生的砸了进去,同时整个楼房都摇晃了一下。

    “……”见到自己的力量竟然已经可以达到如此境界之后,叶仁沉默了一下,然后赶紧把拳印抹掉,从楼上跳下了小巷子里面。

    跳下去之后,没多久东方雪的电话就又打了进来。

    叶仁调整好了心态,约好跟东方雪在某个地方碰头,随后东方雪开着一辆车缓缓行驶了过来,让叶仁上了车之后,便朝着一个方向开了过去。

    不过这次,东方雪好像也学乖了,根本不与叶仁说话,只是冷着一张脸专心开车。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车开进了一个院子里面。

    叶仁透过车窗仔细的打量着外面的景色,虽然天色已经黑了,但是叶仁的目力自然远胜其他人,借助微弱的月光和星光就已经轻易的看到了院子里面所有的布置,一些被修剪的很精致的花果树木,上面有的还开着各色鲜艳的小花,一些叫不出名字的果实垂挂在枝条上面,迎风微微摆动,院子的角落里有着一池清泉,几尾巴掌大小的锦鲤在里面欢快的嬉戏,一些鸟雀在枝头上清脆的鸣叫着,整个小院就像是一方远隔尘世喧嚣的净土一样,给人一种悠闲恬静的感觉。

    而黑老,此刻正坐在一方石桌前,慢慢的饮用着石杯热气腾腾的茶水。

    “黑老,我来了。”下了车,叶仁主动的跟黑老打起了招呼。

    “呵呵。”

    黑老微笑着点了点头,同时看向了叶仁,黑老的目光虽然十分澄澈,但是叶仁却有一种被窥探的感觉,眉头一皱,不过当下意识到这样的表情可能不好,于是又变成了微笑,但自己身上全部的气息已经完美的收敛了起来,不会被窥探到其的一丝一毫。

    “不错不错。”黑老大概是察觉到了叶仁已经将自己的大致水平隐蔽起来了,点了点头:“收敛起息滴水不漏,小子,你已经变得很强了。”

    “托黑老的福。”

    叶仁轻轻笑了一下,也没有多说什么。

    “嗯,坐下来喝茶吧。”黑老同样也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随后就从石壶里面倒了一杯热腾腾的茶水,叶仁鼻子耸动了一下,顿时闻到了一阵沁人心脾的清香。

    “那就谢谢黑老了。”

    叶仁端起了茶水,浅尝了一口,淡淡的苦涩过后是一种回甘,清香的气息仿佛深入肺腑,让头脑都为之清醒了不少,虽然有些惊讶这个茶水的味道,不过叶仁却还是将杯子放了下来。

    叶仁与黑老毕竟只见过一次,这茶水虽然味道不错,但有一点提防之心也未尝不可。

    “如何?”

    黑老突然问了一句。

    “不错。”叶仁也回了一句。

    “小子啊,最近外面都流传说我多了个年轻的徒弟,虽然看似脚步虚浮实则却武功盖世。”

    黑老一边慢慢的品着茶,一边悠悠的把话说了出来。

    “哼。”东方雪听到黑老的这句话之后,在一旁直接冷哼了一声,冷着一张脸看着叶仁,似乎在等着他解释。

    “额。”

    叶仁心里也是咯噔一下,虽然自己倒不是怕黑老,但毕竟冒充对方徒弟这一点是自己有错在先,此刻听到对方指出来这一点,确实有些尴尬是勉不了的,当即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当时只是逞一时口舌之快报出来的,结果别人信以为真了,结果一传十,十传百,所有人都知道了,还希望黑老不要介意,小子以后不再信口雌黄便是。”(。。)

    [co]百度搜索“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