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痛大约持续了一分钟左右,随后开始慢慢消失了起来,而随着剧痛的消失,随之而来的是大量陌生的记忆如潮水般的涌上心头。

    叶仁的意识缓缓的沉入了一片陌生的记忆里面……

    ……

    睁开眼睛之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自己躺在培养槽里,这是最初的记忆,随后在几天之内成长成为成年人,与众多实验体一同进行各种各样匪夷所思的恐怖试验,甚至被当成其他实验体的食物,在杀了其他实验体之后终于意识到了弱肉强食的法则,然后就是无休止的战斗,厮杀,最终获得了成为星痕宿主的权利,与其他人一同测试与星痕的同调指数,眼睁睁看着自己昔日的朋友也好,敌人也好,被星痕吞噬殆尽,然后终于轮到了自己,在无法理解的痛楚之后,自己终于成为了星痕的宿主,从此一跃成为实验室最强大的实验体之一,星痕的强大麻痹了自身的血性和对战斗的敏感,养成了疏忽大意的性格,但因为六翼星痕那种难以置信的强大,这些无伤大雅的小事终究还是没有对自己造成影响。

    直到,叶仁的出现……

    相对于六翼星痕的强度和力量,叶仁并不占优势,甚至可以说在金属化星痕那压倒性的锋利和强度下完全是处于劣势的。

    但两者之间的战斗本能和意识却相差了太多太多。

    相比起单纯的利用星痕的强大,叶仁在战斗的时候更加野蛮,更加凶残。几乎会利用任何能够帮助到自己的东西来扭转战局,粗暴而残忍。所以他败了,而在他最后的记忆里。就是被螳刀割下头颅的场景。

    随后,一切记忆如潮水般的退却,叶仁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啧啧,像是看了一场漫长的电影一样啊。”

    像是品味了一场漫长的电影一样,叶仁感觉巨大的信息量冲击的自己的头脑都有些发胀,不过这还是因为这家伙是一个实验体,生命周期并不长的缘故,要是自己吃了一个正常人的话,光是庞大的信息量估计都会让自己的头脑酸胀不已。

    “嘛。总之还是有点意思。”摇了摇头,叶仁暂时不去想对方的记忆,而是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地下室,从里面走了出来。

    “好像黑老让我今天白天过去一趟啊…”

    回到房间里面换了套衣服之后,叶仁突然想到了这一点,考虑了一下决定还是先去见一下黑老,顺便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讨要一下比较善于养生的古武术什么的,到时候给自己的父母带回去,多多少少也是能强身健体一下。

    于是叶仁离开了墨宅。前往了黑老的住所。

    因为不愿意给东方雪打电话,所以叶仁没有先打电话提前说一声,而是直接就到了地方,之后敲了敲大门。结果发现居然还是东方雪来开的门,只不过今天她的脸色似乎不太好。

    而且,看着叶仁的脸色也不是那么冰冷了。甚至见到叶仁之后,还打了个招呼。勉强牵动一下面部表情:“你来了。”

    “嗯。”

    叶仁点点头:“黑…额,师父在吗?”

    “在里面呢。”

    东方雪让开了身子:“进来吧。”

    “哦。”

    叶仁直接走了进来。进了大门之后直接就看到黑老仍旧坐在石桌上面,见到叶仁进来之后微微一笑:“小子,来的挺早嘛。”

    “还行~”

    叶仁倒是没觉得早,只是不知道今天黑老叫自己来到底还有什么事情而已,顺便找个借口讨要两本休养生息的古武术什么的,其实对于这个师傅,叶仁倒是不觉得对方能教自己一些什么,叶仁相信自己潜藏在各种基因之的战斗本能,绝对不会弱于什么古武术,认他做师傅,完全就是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话说回来叶仁最讨厌麻烦。

    “嗯…今天就不过招了。”黑老点了点头:“不如我来教你一点比较实用的技巧好了。”

    “啊?”

    叶仁看了看黑老:“什么技巧?”

    “你会用力吗?”

    黑老问了一句。

    “会。”

    叶仁理所应当的答了一句,这不是废话么,自己连油罐车都能随手甩起来到处扔,你说能不会用力吗?

    “你不会。”黑老肯定的回答了一句。

    “额…”

    叶仁也没打算跟黑老争论,既然对方这么说那肯定有他的道理,于是叶仁说道:“那还请师傅教导我一下好了。”

    “呵呵。”

    黑老摇着头笑了笑:“叶仁,你知道么,虽然你的蛮力连我都万万比不上,但你发力的技巧太过于单一了,单一到对方如果穿了一层够强的盔甲都能抵御住你的攻击力。”

    “哦…”

    黑老这么一说,让叶仁突然就想起了被六翼星痕保护起来之后的金发青年,点了点头,觉得黑老说的好像也是有点道理,确实,六翼星痕的腕足金属化之后自己根本打不透,完全只能干瞪眼。

    “古武门道博大精深,我不需要你学会多少,但基础的发力技巧如果你学会了的话,也是受益匪浅的。”黑老说了一句之后,随手摘下一旁的一片树叶,然后手突然一抖,树叶瞬间发出一声尖啸,像是铁片一样快速的飞射了出去,狠狠的打在了一旁的一棵树干上面,发出了“咚”的一声。

    “摘叶飞花,师父你好叼啊。”

    叶仁伸出了大拇指。

    “你这小子,有这么跟你师父说话的吗?”听到叶仁的夸赞之后,黑老无奈的笑了笑:“当初在森林遇到你的时候,你说话的语气可不像是现在这样。”

    “是吗?”

    听到黑老的话之后。叶仁回忆了一下,好像自己最开始确实挺正经严肃的。但是现在为啥好像变得这么…该说是逗比吗?

    仔细想想确实有点奇怪,难道是变强了之后。人自信了许多,真实性格就跑出来了吗?

    “罢了,心性随意洒脱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黑老倒是看得开,笑了笑之后就不去管这件事了,而是继续跟叶仁说了起来:“你刚刚也看到我使用那片叶子的技巧了,现在该是你自己试一试了。”

    “额…”

    叶仁有些尴尬的摘下了一片树叶,然后朝着一旁的树用力的抛了一下,因为力量和爆发出的速度太快,胳膊与空气摩擦发出轰的一声气爆。树叶则是直接被气爆给炸的飞上了天,风一吹就不知道跑哪去了。

    “……”黑老感觉自己都是脸一黑,虽然自己也猜到了叶仁力量一定很大,但也没想到会这么大,这已经太丧心病狂了,黑老甚至开始质疑自己教给叶仁的东西,他真的能用得上吗?

    “那啥,师父,你看我也不是故意的。”

    叶仁一摊手:“你要是给我一块石头的话可能就不是这个结果了。”

    “咳咳。好吧,我交给你一个别的…”

    黑老想了想,然后站了起来:“这样,你先站好。我先试着攻击你一下,你要仔细感觉一下我的出手力道。”

    “嗯?”

    叶仁看了一眼黑老,这又是在搞什么?

    不过虽然有些疑惑。但叶仁还是点点头:“哦,好吧。”

    “看好了。”

    黑老低喝一声。然后突然快速的出拳朝着叶仁的胸口打了过来,叶仁这边则是感觉到胸口一阵不舒服。本能的就想躲开,不过仔细想想顶多痛一下,也就忍下了,默默的吃下了黑老这一拳,只不过在黑老一拳打完之后,叶仁这才发觉好像有些不对劲。

    “嗯?”叶仁眉头一皱,发现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本来黑老的攻击打在自己的皮肤上面之后,那个劲道就应该已经消失掉了,可是这个劲道却诡异的钻进了自己的肺腑里面,弄的自己的胸口里面有些不太舒服,随后这个劲道才开始慢慢的消失起来。

    “怎么样,感觉到什么了?”

    黑老见到叶仁的眉头皱了起来,微笑了一声问道。

    “拳劲渗到了身体里面。”叶仁则是老老实实的回答起来。

    “这就是暗劲。”

    黑老有些得意的说了一句,终于回到了古武术的主场,黑老这边的心情看起来不错,在叶仁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之后,立刻开始讲解了起来:“暗劲也被称为是柔劲,是古武术里面最常见的一种发劲方法,可以让刚猛的力量拥有一定的穿透能力,对付穿了盔甲的单位最为有效,在古代也被某些地区称之为破甲拳,通过暗劲直接穿过对方的盔甲,然后震伤里面的人。”

    “暗劲…”

    叶仁点点头,回忆了一下刚刚黑老的发力动作和手部技巧,一只手抬起来在空气比划了起来,先是将手慢慢的抬了起来,然后试着一拳打在了空气之。

    “虽然形似,但你却并未领悟其的真髓。”黑老在看到叶仁的动作之后,点了点头,然后说了一句。

    “不是模仿样子就可以的话…”

    叶仁皱着眉头考虑了一下,如果不是样子对就可以的话,那应该就是肌肉运动的方法问题了,就像是电肌只要伸缩就可以释放电流一样,如果自己的肌肉按照某一种形式来统一释放力量,应该差不多就能达到暗劲或者说是柔劲的力量,这玩意在古武术里面被说的特别玄乎,但叶仁认为这东西无非还是要靠肌肉发力才能做到的。

    毕竟叶仁是不相信修炼那套理论的,也不可能会去打坐或者休养心性。

    “呵呵,暗劲可不是这么容易就能使出来的,首先你要找寻气感,然后……”黑老见到叶仁皱眉思考,摇了摇头,开始讲解起来。

    只不过叶仁完全没听,整个心思已经完全沉浸在控制自己肌肉上面了。

    首先叶仁试着将自身的全部的肌肉开始同调起来,爆肌慢慢的积蓄力量。所有的肌肉丛统一的积蓄力量,并试着以一种全新的方式开始伸缩。更大的延展性,爆发性以及伸缩性。尽管有些不适应,但叶仁还是试着一掌突然打在了石桌上面。

    “砰!”

    与以往时发出的力量不一样,叶仁在手掌完全触碰到了石桌并感受到反作用力之后,全身本来已经释放完了力量的肌肉突然再次迅速的伸缩一次,从外观上来看就是叶仁的手臂在拍在桌子上之后又微不可查的抖了一下,随后另一股力量顺着手掌悄然的传递了出去,将反震的力量瞬间抵消,同时沿着先前力量的轨迹,开始安静并快速的破坏起了石桌的结构。

    “嗯?!”黑老看到叶仁刚刚那一掌。突然就是一愣,话都不再说了,紧紧地皱着眉,眼闪过了一丝难以置信。

    “嘶…嘶嘶……”

    石桌并没有在第一时间爆裂成为无数石块,而是在叶仁的打击停止之后大概05秒之后,开始发出奇怪的声音,并且在一些脆弱的地方不断的有一些灰白色的石屑和石粉慢慢从书桌上洒落下来。

    随后,整个石桌的结构似乎不再能够维持它原本的形态,在一瞬间突然瓦解成为了一大堆石头粉末和微小的石屑。发出“噗”的一声,整张石桌就这么的消失在了叶仁和黑老的面前。

    “黑老,是这样吗?”叶仁问了一句。

    “……”

    黑老沉默了一下,随后说了一句:“是的。你的学习能力非常不错。”

    不过尽管这句话是夸奖,但叶仁却从其听出了一丝难以置信和郁闷的情绪来,想来应该是自己学习的太快。而且又破坏了石桌,所以黑老才会这样吧?

    不过才一个桌子而已。不至于吧?

    “总之暗劲你已经学会了,相信我。你以后绝对会因此受益匪浅的。”

    见到叶仁用有些疑惑的眼光看着自己,黑老也发觉到自己之前确实有点失态了,于是整理了一下心态,对着叶仁正色说道。

    “哦,谢谢师傅教导。”

    叶仁点点头,这个技巧确实不错,如果说平时自己出拳就是当锤子硬砸的话,那么现在自己就已经学会了一招,利用肌肉的瞬间爆发造成震击,来发出一股渗透力很强的震荡冲击波,在穿透护甲的同时震碎对方的骨头和内脏。

    而且刚刚自己用的根本只是一点点的力道而已,叶仁不知道普通人是怎么发力的,但是自己有爆肌,这种瞬间爆发完全足以让自己甩开普通人好几条街那么远,这种爆发力如果全力施为的话,那种威力恐怕连琥脂帝鳄都会被自己直接震死或者震个重伤什么的,因为爆肌的爆发力实在是太强了。

    不过叶仁这边还正高兴着呢,结果自己那便宜师父黑老却开口说了起来:“叶仁啊,我突然觉得你的悟性有点高,哎,真不知道是应该高兴还是害怕……”

    “师父你应该高兴。”

    叶仁帮黑老给自己的脸上贴了两片金,随后突然想起来了这次来的目的:“哦对了,师父,我想求你个事啊。”

    “但说无妨。”

    黑老疑惑的看了叶仁一眼,这小子还有事情有求于自己?

    “额…”叶仁想了一下:“师父,是这样的,虽然我有奇遇,但是我的父母却是普通人,我想能不能向你讨要几套比较注重养生或者用来强健体魄的古武术,给他们二老没事练一练,不求长生不老什么的,但也希望多少能延年益寿一下。”

    “嗯…”

    黑老听完之后,闭着眼睛点了点头:“没想到你居然还是一个孝子,好吧,我答应你。”

    说完之后,从兜里面掏出了一个u盘,递给了叶仁:“你拿去吧,这里面第个件夹里面装的东西都是一些关于养生方面的古武术功法,有什么不懂的可以直接通过qq问我。”

    “……”

    叶仁感觉自己的一些传统观念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就像是看到了一个恐怖分子正在吃猪肉炖粉条一样不可置信,当即说道:“师父,你的时髦值还真是高到爆炸啊。”

    “呵呵,都是小雪帮我弄的。”

    黑老笑了笑:“本来我之前都是用纸来抄写这些东西的,还是小雪说这样方便,我试了试发现果然好了很多,还有那个qq多半也是小雪用手机帮我挂着,有些事情问她就可以了,我还是有些弄不明白这些电子产品……”

    “好吧。”

    叶仁一抹脸,果然这东方雪是不靠谱的家伙,这么一个传统的老师傅都被她给带出了这么叼的时髦值,简直是太坑爹了。

    “你可以让你的父母学习一下太极拳。”黑老提了个建议。

    “哦,好,谢谢师傅了。”

    叶仁把u盘放好,然后对着黑老认真的说了一句,关系到自己父母的事情,叶仁一向都很认真。

    “没事。”黑老摆了摆手:“百善孝为先,你在拥有了这般强大的力量之后也没有忘记你的父母,这说明你还是一个善良的人,对于你的这个请求我当然是没办法拒绝的。”

    【善良吗?】

    突然听到了黑老的这句话,叶仁笑了笑,没有言语。

    也不知道如果自己面前的黑老知道自己的双手沾染了多少鲜血之后,会不会后悔他所说过的这句话呢?

    真是想想都觉得有趣……

    (有人说章节开头不用延续前一章的话,作者本来是想让读者们开头有一个对前一章结尾的印象来着,不过经过有些人的提醒之后确实有凑字的嫌疑,那好吧,先取消几天试试,然后因为有事外出回来晚了,今天欠了一千个字,明天双倍补上,嗯,感谢大家观看,我们明天也是不见不散~)(。。)

    [co]百度搜索“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