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进化空间之后,叶仁正好出去吃了口饭,然后吃完饭之后,墨夏和墨麟突然来到了四合院。

    “夏大哥,麟叔。”

    叶仁也不知道这两人突然一起来的目的,不过打招呼是在所难免的。

    “嗯…”墨麟点了点头,然后也是反过来跟叶仁打了个招呼,先是跟叶仁说了一下他之前出手把墨樱救回来的感谢之类的话语,然后简单的阐述了一下自己这次的来意,其实并不是自己,而是墨家的老爷子想要见一下叶仁,顺便满足一下叶仁想要参阅一下墨家古籍的想法。

    “哦?”

    本来听到墨家的老爷子想要叫自己,叶仁其实是想拒绝的,因为感觉可能会很麻烦的样子,只不过在听说了古籍之后,叶仁突然又改变想法了。

    “那什么时候去啊?”叶仁有些感兴趣的问了一句。

    “如果有时间的话,随时都可以。”

    墨夏开口说了一句。

    “嗯…“叶仁想了想:“那就现在去好了,也别让老爷子久等了。”

    “…也好。”

    墨麟点了点头,他自然能够看得出来叶仁是因为古籍的缘故才去看自己老爷子的,不过这样也未尝不好,至少老爷子想要见到叶仁的目的达到了,至于那些古籍,反正自己一辈子也几乎接触不到里面的东西,让人看一眼也无妨。

    “那我们现在就走吧,车就停在外面。”墨夏与墨麟二人仿佛早就预料到了叶仁会立刻同意,当即点了点头。对其说了一句。

    “嗯。”

    叶仁点点头:“那走吧。”

    “好…”

    墨麟点了点头,然后跟墨樱和墨秋说了一下。就带着叶仁上了车,朝着一个方向开去。叶仁看了看周围的景色,知道这是墨家大宅的方向,仔细想来应该那老爷子已经从医院修养好了,此刻也是回了家。

    这几天周围的人这么安静消停,估计除了自己那天的行为之外,还有更多的是老爷子回家之后的震慑吧,那些有着一些小心思的人此刻恐怕也把那些小心思都给收起来了。

    毕竟墨家内部就算再怎么内斗,在老爷子的威慑下,也不敢有什么异动。

    就在叶仁想着这些东西的时候。很快的车就已经开到了墨家大宅的门口了,墨夏见到叶仁好像在愣神,开口特地提醒了一下:“叶兄弟,已经到地方了。”

    “嗯?”

    叶仁确实愣了一下神,不过随后就反映了过来,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哦…”

    “老爷子已经回家了啊。”

    叶仁下了车之后,跟墨夏聊了一句。

    “嗯嗯,是啊。”听到叶仁的话之后。墨夏当即点了点头,在叶兄弟你把那条虫子弄出来之后,老爷子的恢复速度很快,第一天就能吃东西了。第二天直接开始打坐,第天就嚷嚷着要回家,那满面红光的样子简直看不出是大病初愈。这不,刚回来没多长时间就已经镇住墨家那些别有用心的家伙了。

    “那老爷子身子骨还听硬朗的。”

    叶仁微笑着说了一句。

    “到了。这前边就是了。”墨夏一直跟叶仁走在后边,见到一个书房的时候。墨夏朝着叶仁说了一句,而这个时候墨麟已经推门进去了,于是墨夏也带着叶仁赶紧跟上。

    虽然说是书房,但是毕竟这里是现代,比不上古代那种像是藏经阁之类的地方,即使是墨家,这个书房也并不是很大,叶仁进去之后简单的看了看,无非就是四周摆放了几层书架的房间,在角落里面摆放着木质的桌椅和一套茶具,还有一个别致精巧的小香炉,倒是有点古韵的味道在里面。

    不过抛开这些,这里无非也就是有点像是一个很小型的图书馆而已,叶仁也并没有表现出太过于惊奇的样子来。

    此刻,在木质的桌椅面前,正站着一个老头,叶仁看了一眼,正是自己之前在医院里面看到的墨家当代家主,而据说他也是四大家族之唯一最老的一位家主了,叶仁不由的仔细的看了一眼,发现确实是这老爷子身子骨够硬朗,在别的家族老爷子都无法操劳的时候,他居然还是一副神采奕奕的样子。

    “想必这位小兄弟就是黑老的徒弟叶仁吧?”

    老者今天穿了一身墨色的素衣,看起来精气神十分的饱满,看着叶仁微笑着问了一句。

    “嗯。”叶仁也是点了点头。

    “呵呵。”

    墨家老爷子看起来心情不错,先是朝着墨麟和墨夏摆了摆手,暗示他们出去,然后从袖口里面掏出了薄薄的一个发黄的小册子:“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叶小兄弟既然想看这墨家上古流传下来的古典,那且看便是。”

    说完,就将手里的小册子地给了叶仁。

    “那就写过老爷子了。”

    这本来就是叶仁此行的目的,自然不会推辞或者拒绝,当即点了点头,也不客气的直接就拿了过来,翻看起来

    古籍上边记载的东西并不是很多,叶仁翻动了十多分钟就将其彻底看完了。

    原来,这个符魔方最开始在全世界都有流传和分布,而华夏的魔方最开始的记载是从某个陵墓之被盗墓贼挖出来的,然后因为古代的时候古武之风十分盛行,一个古武高手无意之就发现了这个魔方,发现从泄露出来的能量能够让自己的练功速度翻上数倍,顿时如获至宝,从此一脉传承下来,便是今天的墨家,只不过到了今天,不知道是天地灵气受损还是人们的身体素质不如从前,总之再也没有人能够利用这个神秘的符魔方来修炼古武了。

    而至于凶遗迹,则是另外一卷,记载的是墨家的先辈曾经追寻过魔方的真相,但是具体如何却没有多少的记载,只是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凶。

    凶的记载很简单,见到到叶仁都皱了皱眉,凶在古籍之分别被称为,凶神太岁,血僵,山海螺,赤龙,鬼眼,阴风蟾,蛇海花。

    “…”

    想了一下,叶仁大致的能猜出来血僵,赤龙,阴风蟾这个分别对应的应该是红巨人,堕落血蜥,还有狂息龙蛙,但是其他的叶仁就猜不出来了,甚至连星痕叶仁都不太清楚对应的到底是什么,不过应该是那个什么太岁,毕竟两者在外观上来看好像也差不太多。

    至于其他个,叶仁就真皱眉了,虽然从形容上大概能想到剩下的个应该是个螺形生命体,还有一个跟眼睛有关的,以及某种花类植物,但具体的完全就猜不出来。

    站在原地消化了一下墨家古籍里面记载的东西,叶仁将小册子重新递给了墨家的老爷子。

    “老爷子,这里面的东西我已经知道了,真是谢谢你。”

    叶仁由衷的说道,尽管只知道凶的名字,其余的无论是遗迹的位置还是其他魔方的下落,这本古籍上都没有任何提示,但是能够知道其他遗迹生物的名字,这也是弥足珍贵的礼物了,这个老爷子看来自己是救的值了。

    “呵呵,叶小兄弟。”墨家老爷子这边见到叶仁的举动之后,摆了摆手,慢悠悠的说了起来:“我已经听黑老说了,你是小时候无意之进过凶遗迹,有了奇遇,所以才有了今天的本事的。”

    “嗯?”

    听到墨家老爷子的话之后,叶仁愣了一下:“黑老跟你见面了?都跟你说了?”

    “放心,我没有别的意思。”

    墨家老爷子见到叶仁突然愣了一下,笑了笑,然后突然从怀里掏出了一样东西放在了桌子上:“我穷尽一生都在钻研古武术,同时也在支撑着整个墨家,但我终究没能达到能够武碎虚空的境界…呵呵,别说武碎虚空了,连天人合一的境界都没有达到,真是辜负了先辈们的期望。”

    “这…墨老爷子,这是?”

    叶仁在看清楚了墨家老爷子放在桌子上的东西之后,叶仁顿时连呼吸都有些急促了起来,那东西不是别的,正是一颗充满了神秘符的黑色石质魔方。

    “我这一辈子恐怕再也不能达到武碎虚空的境界了,但是你不同。”墨老爷子突然用一种十分复杂的目光看着叶仁。

    “叶小兄弟,论年龄来说我已经可以当你的爷爷了,但此刻我与你平辈而交,这石方尽管是墨家先辈流传至今的东西,但如今它不仅没了用处,反而还差点给墨家带来了灭顶之灾,但你不同,这件事情的大体经过我已经知道的差不多了,所以我决定把它送给你,你还年轻,有着无限的潜力,这个石方只有在你的手才能发挥出它应有的作用和功效。”

    “…”

    听到墨家老爷子的一番话之后,叶仁沉默了一下,没有言语。

    “呵呵,叶小兄弟。”

    墨家老爷子见到叶仁没说话,于是继续主动的说了起来:“说起来这应该还是我第一次跟你见面,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非常相信你,如果不是出于某种比较难以启齿的原因,让我已经发誓不再亲口让墨家子弟与任何人联姻的话,我一定会将墨樱许配给你。”

    “呃…”(。。)

    [co]百度搜索“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