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于其他实验体,o1实验体是唯一的一个只注射了病毒的实验体,但是他却是一千多个实验体之唯一活下来的一个。

    贝吉拉为此百思不得其解,直到最后他从o1实验体的身上发现了一种成分。

    一种星痕的分泌物。

    &nb1实验体的命运其实非常离奇,因为他曾经是四翼星痕的寄主,但是后来因为犯了规矩经常吃掉其他实验体,而被贝吉拉惩罚,强行取出了他体内的四翼星痕,贝吉拉怀疑星痕的某种分泌物改变了他的体质,这才让他在获得了病毒之后保持住了理智,同时细胞高度活化,变成了一个几乎怎么杀都杀不死的怪物”。

    但是唯一的缺点就是o1实验体失去了感染能力。

    但这未必不是好事。

    而贝吉拉博士在这件事之后更加注重了这种病毒的研究,与欧洲那边的实验室研究的侧重点不同,贝吉拉对病毒方面没有太深入的研究,而它在考虑了一下之后做出了一个疯狂的举动。

    将病毒原液注射给原始星痕。

    这样做的后果是难以想象的,即使是贝吉拉博士也有些畏惧威尔逊的怒火,所以他尽可能的试着调试病毒原液,利用很多有翼星痕以及实验体作为先前试验之后,贝吉拉博士终于下定决心,将病毒注入了原始星痕的体内。

    而原始星痕出现了某种排斥反应,最后在失去了2o%的躯体质量之后,吐出了一个白色的卵。而与此同时,原始星痕身上已经找不到病毒的痕迹了。

    这就是这颗特殊的银白色的卵的由来。

    即使是贝吉拉博士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在回收了白卵之后,就开始着手研究这颗卵。但是无论怎样研究,这颗卵都没有任何反应。

    就像是这玩意不是卵,而是星痕的排泄物,就像是颗屎球一样,完全找不到任何生命的活性,就仅仅只是一包失去了活性的病毒而已。

    再之后的事情就比较简单了,大概就是威尔逊命令贝吉拉博士开始去找魔方,而叶仁渐渐的开始猎杀实验室的实验体,逐渐被贝吉拉博士所观察到。为了弄清楚叶仁的真实身份到底是谁,所以一口气派出了实验室最强的个实验体,结果没想到在利维坦的帮助下,叶仁直接干掉了这个家伙,反过来吃掉了贝吉拉和这个好不容易建造起来的实验室分部。

    这差不多就是贝吉拉全部的记忆了。

    当然,因为这些记忆之有的记忆深刻,有的则是比较淡薄,因为叶仁消化吸收的速度很快,所以像是一些知识和技术之类的东西只是笼统的印在了脑海之而已。并没有太大的印象,而像是这种对贝吉拉来说十分重要的事情,叶仁就有很大的印象了。

    在吸收了贝吉拉所有的记忆之后,叶仁闭目又整合了一段时间。这才将所有的一切都捋顺了,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阅读记忆的时候很容易忘记时间,就比如现在一样。

    当叶仁睁开眼睛之后。发现时间居然已经不知道过去多久了,戴琳和白萌萌都已经入睡了。整个空间之除了清脆的敲打键盘的声音之外,就只剩下两人十分均匀且轻微的呼吸声了。

    嗯?

    等等……

    键盘声?

    叶仁眉头突然皱了一下眉。然后低头顺着键盘声看了过去。

    “我擦!”

    叶仁见到了当前的情形之后,立刻就是低声怪叫了一下。

    自己看到了什么?

    自己看到了白萌萌的右手竟然从被窝里面像是橡皮筋一样延伸出好几米的距离,整只右手正在单只不断的敲打着一个已经有些破损了的黑色键盘,速度快到飞起,而在手背上边,一颗黑红色的眼球正在直勾勾的看着如同瀑布般不断流淌着各种数据的显示器,显然,这只迷之右手正在代替白萌萌的工作,它tf='//24444/8o/'>生物电脑进行编程。

    星痕在编程,这尼玛说出去谁信?

    不过大概是叶仁的一声怪叫的缘故,白萌萌的右手注意到了叶仁,停止了敲打键盘,眼球直勾勾的朝着叶仁盯着。

    “咕嗞…”

    白萌萌的手心里面传来一阵极其轻微的蠕动,随后一个有些怪异的声音响了起来,断断续续的说道:“你…醒了。”

    “你已经学会说话了?”

    叶仁有些惊异,这玩意的学习能力未免太快。

    “没错。”右手直勾勾的盯着叶仁:“谢谢你不杀我,我能,感到你之前,对我,有敌意。”

    “废话,你寄生在我女人身上,我不干死你是给她面子。”

    叶仁一摊手,看起来像是很随意的说道。

    “我并没有,恶意。”右手用一种有些不太流畅的语句跟叶仁交流着:“我只是想,活下去。”

    “你不能换个人寄生么?”

    叶仁随口一说,然后抬头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钟,在看到上边已经快到凌晨五点的时间,稍微的一愣,叶仁自己也是没想到,自己这次整合记忆居然花费了这么久的时间。

    “不。”

    右手扭动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我…会死。”

    “但是其他星痕都可以随意更换宿主的啊。”

    叶仁有些无奈的一扶额,本来以为这玩意可以沟通的话,那自己跟对方说一说,没准就让它离开了,结果这玩意竟然跑出了这样的说辞,真的是有些出乎叶仁的意料。

    “我不会,伤害她,萌萌。”

    右手这边有些不太流畅的一点一点的解释起来:“如果宿主,死了,我也会,死。”

    “你没骗我?”

    叶仁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试图看出来这玩意会不会说谎,但星痕毕竟不是人,而且这玩意似乎连星痕都不是,已经完全是某种变异的东西了,所以叶仁好像也看不出来啥玩意。

    “没有,必要。”右手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叶仁的气势,仍旧是用同样的语气说道。

    “好吧。”

    叶仁眉头稍微皱了一下,这东西虽然表面上是这么说,但是它心里怎么想叶仁也不知道,万一这货骗自己的话,那自己岂不是很吃亏?

    “你,可以问,戴琳。”

    右手这边看出了叶仁的不信任:“我不会,骗你,我的细胞已经,固化在萌萌的,身上,与她的,dna同化,所以,无法更换宿主。”

    “嗯…”听到了这种说法,叶仁点了点头,吸收了贝吉拉记忆之后,对于这种东西还是听得懂的,不过叶仁还是谨慎一点,心里默默念了一声。

    【系统。】

    【是的,主人。】系统无时无刻都在等待着叶仁的命令。

    【你能感觉到它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吗?】

    叶仁在心里对着系统问了一句【或者换一种说法,它是不是需要一直寄生在一个人身上,如果寄主死亡或者它想要寄生在别人身上,它会不会死?】

    【……分析。】

    、

    系统沉默了一下,然后给出了结论【需要摄取对方的基因进行判定。】

    【好吧。】

    叶仁于是对着右手开口说了一句:“为了判定你说的是不是真话,我需要你的一滴血,不用多,一滴就好。”

    “好的。”

    右手突然眨了眨眼睛,似乎有些不太明白叶仁的行为,不过还是应了一声,大拇指变成了一节弯钩,弯钩轻轻的在食指上面刺了一下,食指就流出了一丝血来,右手控制食指稍微弹了一下,这一丝血液就变成了一颗血珠,直接飞向了叶仁。

    而叶仁直接张嘴接下了这个血珠。

    不知道是不是叶仁的举动让右手感觉到了危险,右手手背上的眼睛瞳孔突然微微紧缩了一下。

    而系统的提示也在叶仁脑海响了起来。

    系统提示:摄取病毒化变异无翼星痕基因成功。

    【该生命体的细胞结构出现了改变,无法脱离最初宿主。】

    系统在获取了基因之后,终于下了结论。

    “嗯…”

    听到系统的结论之后,叶仁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系统这次真的是帮大忙了,既然系统都说对方应该对白萌萌应该没多大威胁了,那叶仁对这家伙的态度也稍微的好了一些。

    “白萌萌给你起名字了吗?”

    叶仁看着对方似乎还有些惊疑不定的样子,问了一句。

    “没。”右手转了一下眼珠:“我,不需要,名字。”

    “没名字就没办法称呼你,我来给你想一个名字好了。”叶仁这边说道:“所以之后我给你起一个名字,你就叫超威蓝猫,怎么样?”

    “……”

    右手沉默了一下,似乎不太喜欢这个名字,但是它毕竟只是一个新生的生命体,还不懂得吐槽。

    “算了,没意思,以后你就叫白。”

    叶仁突然觉得跟这么一个不会吐槽的家伙聊这些有些没意思,于是直接草草的给右手起了一个名字。

    “白,我的名字。”白这次终于吭声了,大概是对这个名字觉得还不错,于是又自己说了起来:“我的,名字,白。”

    “你继续编程吧,我去那边实验室看看。”

    起了名字之后,叶仁对白的兴趣也失去了不少,从地面上站起来之后伸了个懒腰,打算去做几个实验,试试贝吉拉记忆之的那些秘密技术。(……)

    <b></b>

    [co]百度搜索“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