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这是我的锅。∽↗,”

    叶仁一抹脸,也不管对方看不看得见,然后说道:“下次我记得跟你说,这次我是忘了,抱歉。”

    “那好吧。”

    听到叶仁这样说,白萌萌这边虽然也有点郁闷,不过却也不再说其他的东西了,只是稍微的提了一下:“我跟那边的官方人员申请了,他们的技术人员会帮我把这一次你弄的东西都处理干净,不过也没有下次了。”

    “放心,下次在你身边在搞。”

    叶仁随口说道。

    “你敢不敢不用搞这种词汇,老老实实的用买这个字就这么难吗?”白萌萌吐槽了一句:“什么事都喜欢用搞这个字,你干脆搞~基去吧。”

    “搞基什么的果然太叼了,我适应不来啊。”

    叶仁跟白萌萌聊着聊着果然又开始扯起了蛋:“话说你今天居然有空给我打电话,不打游戏了啊?”

    “我就昨天玩了一会游戏好吗?”

    白萌萌的语气充满了无奈的说道:“不过话说回来,你的声音又变成夜了,你现在到g市了吗?”

    “嗯,到了。”

    叶仁应了一声:“我现在就在等着对方给我打电话呢,结果来了一个电话,我接起来一看不是客户,是你。”

    “怪我喽?”

    白萌萌问了一句。

    “那倒不是。”叶仁一边无意识的划动着鼠标,一边说道:“毕竟我又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能过来,所以你陪陪我解闷还是挺不错的。我觉得跟你聊天什么的时间过得超快。”

    “哼哼,那好吧。”

    听到叶仁的话之后。白萌萌的语气多少有点小开心在里面。

    就在白萌萌有点小开心的时候,叶仁突然发现自己的电话里面突然响了一下提示音。结果抬起来看了一眼,发现居然是另外一个号码正在给自己打电话,不过这个号码自己没见过。

    “嗯?”叶仁有些疑惑:“这是什么电话号码?”

    “号码?”

    白萌萌愣了一下:“是不是要来交易的人?”

    “不知道啊。”

    叶仁皱了皱眉。

    “那我先挂电话了,你先忙。”白萌萌这个时候倒是表现的很乖巧,直接就把电话给挂断了,而她这边电话刚挂断,叶仁的电话自然是又响了起来,上面显示的就是之前的那个没见过的号码。

    想了一下,叶仁直接按了接通键。

    “尊敬的先生。您好,这里是华夏xx保险,现在有一份非常合适您的……”

    “滚。”

    叶仁听到这个蛋疼的声音之后,直接就是脸一黑,立刻挂断了电话。

    “居然是推销保险的,我这人品简直是神一样的好。”叶仁看着之前那个很普通的电话号码,赶紧把它加入了手机黑名单里面,以防止对方再妨碍自己。

    而过了没多一会,手机又开始响了起来。

    “这次总不是推销保险的了吧?”叶仁心里想了一下。然后按下了接通键。

    “亲爱的…夜先生?”

    熟悉而流畅的英语从叶仁的手机里面传了出来,叶仁听到这个声音之后感觉心里好像都舒坦了不少,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下,然后才开口应了一声:“没错。是我。”

    “呃……我们现在大概在g市的机场里面,请问我们应该在哪里见面呢?”

    对方问了一句。

    “我不方便到机场接你们,这样好了。”叶仁想了一下之后说道:“我会将我所在的地址通过短信发给你。然后你带着人过来就可以了。”

    “是这样吗?”

    对方的语气听起来稍微有点意外:“哦,夜先生。我还以为您会到机场来接我们呢。”

    “至少龙涎香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叶仁也懒得解释什么,直接抛出了对方想要的东西勾引起来:“你们现在需要做的事情只有两件。第一就是按照地址来找我,第二就是想办法准备足够多的钱,如果你们想将所有的龙涎香都买走的话。”

    “夜先生在这一点上请放心。”

    对方听到叶仁这样说,有点得意的开口说了起来:“我们公司的资金非常充足,夜先生不用为了资金的事情担心。”

    “如此甚好。”

    叶仁笑了笑:“这样的话,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们了。”

    “好的,我们很快就会到的。”

    “嗯。”听到对方的承诺,叶仁直接应了一声,然后就挂断了电话,不过现在很明显不是用电脑查资料的时候了,于是叶仁将电脑收了起来,然后稍微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物,让自己看上去更加衣冠整整一些。

    不多时,两辆私家车就从一个小巷子拐到了叶仁所在的地方来了,车门打开,从里面陆续走出来了好几个白人,不过让叶仁稍微有些侧目的是,其居然还有一个地道的华夏人。

    “嗯?”

    叶仁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对方,对方大概一共有八个人,其一个华夏人,个白人,这六个白人之,两个人比较有气质,像是可以说的上话的那种,而剩下四个则是一身的肌肉块将西服都撑的鼓胀起来,显然应该是类似于保镖之类的身份,而且应该还是那种比较优秀的保镖,因为他们刚一下车,气势就牢牢的锁定在了叶仁的身上。

    至于最后一个,他的年龄稍微有点高,至少也要有四十多岁左右,鼻子上面架着一副眼镜,一副质彬彬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学者一样。

    “请问一下,您是夜先生吗?”

    对方大概是没有在这附近找到其他人,而且叶仁现在本身也是拟态的另外一个形象,所以看起来很吸引眼球,对方一个看起来属于管事的那个人就走了过来,态度友好的询问了一句。

    “当然,我说过我会在这里等你们。”叶仁笑了一下,回答道:“那么下午好,各位朋友们,欢迎你们来到这里,当然,也要祝我们这次交易愉快。”

    “哦,夜先生,您的气质有一种真正的贵族味道在里面。”

    对方那个人听到叶仁的话之后,也是微笑了一下,然后伸出手来:“我叫图尔斯,希望我们交易愉快。”

    “你好,托尔斯。”

    叶仁也伸出手跟对方握了一下,然后对其说道:“请跟我来。”

    说完,直接走到了车厢的拉门处,没有任何掩饰的直接拽住车厢门的把手,然后用力一拉,顿时整个车门被叶仁直接打开,一阵浓郁无比的香气顿时扑面而来,叶仁借助余光可以明显的看到,在场的那些白人,甚至连保镖都全身一震,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这…这…”

    图尔斯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上帝啊,我这难道是在做梦吗?”

    “当然不是在做梦,我亲爱的朋友。”

    叶仁笑了一下:“这全部都是如假包换的龙涎香,每一块你都可以拿去测试,绝对货真价实,而且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这些龙涎香都是非常特殊的品种,它们可与普通的龙涎香不同,这些龙涎香的密度更大,它们甚至可以沉于水,就如同我在交易帖说的那样。”

    “这…都是真的吗?”

    尽管叶仁已经说过了一段话,但是图尔斯现在显然还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这个味道比我闻到过的任何龙涎香都要更加浓郁,我真不敢相信,我的老天,夜先生,您究竟是在哪里弄到这么多龙涎香的?”

    “无可奉告。”

    说这句话的时候,为了严肃一旦,叶仁特地让自己脸上的微笑消失了,以防止对方再喋喋不休的询问这个问题,不过这一个看似普通的动作似乎引来了挺大的反响。

    至少那些保镖在一瞬间就牢牢的锁定住了自己,一个个紧张的不行。

    “你好,我叫弗洛达。”就在叶仁正准备想点什么办法警告一下这些保镖的时候,突然另一只手伸了过来,叶仁抬头一看,整是跟图尔斯站在一起的另外一个人,只不过他长得有点阴郁,鹰钩鼻子和有点小的眼睛,而且眼睛里面还闪着一种让叶仁觉得有点不爽的狡猾的光彩,让叶仁对他提不起什么好感。

    “你好,你可以叫我夜。”

    讨厌归讨厌,该做的礼仪还是不能少的,所以叶仁还是与对方握了一下手,不过在握手的时候,很明显叶仁察觉到了对方手掌上边的几个老茧。

    显然,对方没准还是一个经常用枪的人。

    “夜先生,您可以跟我解释一下吗?”弗洛达带着一种有点居高临下的微笑对叶仁缓缓的说道:“您要知道,普通的龙涎香是不会沉到水下的。”

    “哦?”

    叶仁看了一眼弗洛达,然后也微笑了起来:“你有什么问题吗?”

    “不不,暂时还没有问题。”

    弗洛达摆了摆手,然后说道:“不过我们特地请来了专门研究抹香鲸的卡鲁斯塔教授,他是全世界最权威的抹香鲸研究学者,我相信他会发现这个龙涎香之的秘密,如果这东西真的是龙涎香的话,我们自然交易愉快。”

    “如果不是呢?”

    叶仁眯着眼睛,微笑的问了一句。

    “那就说明您欺骗了我们,要知道,我们的时间可是非常昂贵的。”弗洛达居高临下的看着叶仁,然后慢慢的说道。(。。)

    [co]百度搜索“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