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骗吗?”

    叶仁见到弗洛达的态度之后,不由得仰了仰头:“如果你觉得浪费时间的话,弗洛达先生,我可以免费送你一小块龙涎香,然后你回去之后找最权威的机构检测一下。”

    “不过当然,我拒绝与你再次交易。”

    “看来您很有自信。”弗洛达看起来根本没有一点想要低头的意思,直勾勾的盯着叶仁说道:“但事实就是我收购了这么多年的龙涎香,从来没有见过会沉于水的,因为那种蜡质结构根本不可能比水还要重,所以如果您是想用其他的什么玩意来欺骗我的话,我劝您还是放弃这个打算,因为欺骗我们的后果是您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呵呵。”

    对于弗洛达的态度,叶仁这次干脆连话都懒得说了了,直接笑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转过身去对着图尔斯说了起来:“图尔斯先生,你可以考虑一下。”

    “亲爱的夜先生,我想…我可能需要专业的测试和鉴定之后,才能够下决定。”

    图尔斯有点尴尬的说了一句,

    “当然可以,不过我想提醒图尔斯先生一句,我的时间也同样宝贵。”叶仁这边开口说了一句,废话,自己卖完这个之后还要赶紧回去搞其他的事情,光是黑市的那些必要的器材,以及装修地下基地时需要的那些必需品和适当的建筑材料就够自己头痛的了,更何况利维坦已经在返航了,过不了多久自己又要跟戴琳一起开始研究微光菌菇。

    这些事情处理完了之后。估计也距离上凌云号的时间差不多了,所以叶仁仔细一想之后。发现还真的是没多少时间。

    “卡鲁斯塔教授是研究抹香鲸方面的专家,尽管我们这次来的匆忙没有带上太多仪器。不过只要给他一点时间,很快这些鉴定出这些龙涎香的品质了。”

    图尔斯点点头表示理解,同时不忘记夸奖了一句:“不过这些龙涎香的气味和品质真的是我见到过的最棒的了。”

    “当然,前提必须是这些龙涎香是真的。”

    弗洛达又很烦人的插了一句嘴,只不过叶仁压根就没理他,而是在短暂的沉吟了一下之后,跟图尔斯继续开口说了起来:“既然需要鉴定一下的话,那你们就去鉴定吧,我没意见。”

    “夜先生能够理解我们真的是太好了。”

    图尔斯听到叶仁点头了。很感激的说了一句,然后转头对卡鲁斯塔教授就说了起来:“教授,请采集一些样本进行化验吧。”

    “好。”

    卡鲁斯塔教授这边看起来似乎不太擅长言语,只有在图尔斯叫到他的时候,他才应了一声,然后走到了货厢门的地方,带好了一副橡胶手套,然后挑选了几块指甲盖大小的龙涎香碎渣,将它们装在了小塑料袋里面。就打算转身回去。

    不过就在这时,那边的弗洛达一抬手,突然就拦住了卡鲁斯塔教授。

    “教授,等一等。我再帮你多挑选几块。”弗洛达说了一句,然后直接跳进了车厢里边,穿着皮鞋随便踢开了几块比较碍事的龙涎香。然后从怀里边掏出了一副白色的手套,一边戴上手套一边朝着货厢里面走去。在很里的地方随便搬开几块大块的龙涎香,然后从上边掰下来一些小碎块。带了出来。

    “弗洛达,我们不应该这样,这样显得我们太不信任夜先生了。”

    见到弗洛达的举动之后,此刻即使是图尔斯也开始觉得他似乎做得有些过头了,这种化验之后也会进行,但最开始取样的时候就这样粗鲁,而且还用脚去踢对方的货物,确实有点说不过去的感觉。

    “我只是对这次交易采取了负责的态度而已,图尔斯。”弗洛达面对对方的质疑,居然还很自然的解释了起来,好像自己做的非常正确一样。

    “但是…”

    图尔斯似乎还是觉得有点不太好,想要说点什么,不过话还没说出口,叶仁就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没事,随便他搞。”叶仁微笑着跟图尔斯说道。

    “卡鲁斯塔教授,您已经可以进行初步测试了。”

    弗洛达也是没有理会叶仁,而是跟卡鲁斯塔教授开口吩咐了起来,同时也将自己手采集到的样本递了过去。

    “哦…好的。”

    卡鲁斯塔教授扶了一下眼镜,然后默默的接过了这些龙涎香碎块,向着车的后方走去。

    从车的后备箱里边,卡鲁斯塔教授配合着两个保镖拿出了几样仪器,叶仁并不是完全看得懂,但是凭借着贝吉拉和02实验体的记忆,自己仍旧能够看懂其几样仪器的作用,比如某些分析蜡质结构,以及分析化学成分的便携式仪器,当然,还有一个用来测量某些物质比率的电子仪器,这个仪器是要配合试管来使用的,所以卡鲁斯塔教授很小心的拿出了一些试管和烧杯。

    当然,这些东西可不是仅仅从一个车的后备箱里面拿出来的,另外一个车的后备箱里面也有,只不过被保镖搬运过来了而已。

    不得不说卡鲁斯塔教授确实对得起他的这门手艺,或者说技术,实验仪器准备好之后,他几乎立刻就开始轻车熟路的测试这些样品,首先把部分样品碾碎成粉末状,然后加入在试管里面,倒入一些溶液,然后不断的摇晃着试管,观察着溶液的颜色变化和性状变化。

    当然,那些仪器也被用上了,一些溶液被滴在玻璃板上边,然后进行了一系列的测试,不过叶仁不太懂这方面的东西,也就看个热闹。

    而在测试到某一项的时候,卡鲁斯塔教授也不知道是发现了什么,突然眉头紧紧的皱了一下。

    “嗯?”

    “教授,请问您是发现了什么吗?”这边的弗洛达立刻就发现了卡鲁斯塔教授的不对劲,微笑着开口问了一句。

    “确实…”

    卡鲁斯塔教授没有发现弗洛达的小心思,只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整个人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总之整个人似乎都是很困惑的表情。

    “哦?”叶仁也有些感兴趣了起来,虽然说自己认为这些龙涎香是没什么问题的,但是密度这方面确实好像有点奇怪,所以此刻也饶有兴致的想听听卡鲁斯塔教授的说法,于是说道:“卡鲁斯塔教授,请问你发现了什么呢?”

    “夜先生,我可以询问一下您是在哪里得到这些…龙涎香的吗?”

    卡鲁斯塔教授看起来有些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从此刻听到叶仁的问话之后,也是反问了一句。

    “大概是很深的海域,一个海底环形盆地。”叶仁这一点倒是没否认,不过像是海皇巨鱿什么的自己肯定就不会说出来了,这种东西要是一旦被证实了的话,可是会震惊整个学术界的,到时候利维坦要是再拉着一大群海皇巨鱿到处乱跑,估计就要麻烦死了。

    提到利维坦,叶仁也不知道这家伙把那群小海皇巨鱿给丢到哪里去了,能不能找回来。

    “这样吗?”

    卡鲁斯塔教授点了点头,似乎是若有所思的样子,开口慢慢的解释了起来:“这个龙涎香很奇怪,它除了本身应有的成分之外,似乎还有其他奇怪的成分在内,而我在对这些其他成分进行了检测之后得出的结论就是…它们来源于抹香鲸本身。”

    “什么?”

    图尔斯显然就是愣住了:“抹香鲸本身?那是代表了什么呢?”

    不过显然,卡鲁斯塔教授没有回答他,而是将一个泛着淡黑色的试管慢慢拿了起来,一边说一边摇晃着:“不光如此,我还在这种龙涎香的内部里面发现了一种弱酸性物质,这种物质很奇怪,有点像是胃酸…以及墨汁的混合。”

    “就好像是抹香鲸在体内有了龙涎香之后,却又被大王乌贼整个吞入了腹一样,真的是非常奇怪。”

    卡鲁斯塔教授此刻皱着眉头:“如果根据我的推测来看,将抹香鲸吃掉的或许是某种未知的海洋生物,因为数量稀少又栖息在非常深的海域,一直无人知晓这种生物的存在,而之所以龙涎香的体积变重了,就是因为另外一种奇异的物质和龙涎香本身产生了一些奇怪的反应。”

    “听起来似乎有理有据,我不得不相信您所说的一切,同时对您表达敬佩之情。”

    弗洛达难得的鼓了一下掌,只不过随后他又是话锋一转,一双眼睛高傲而带着得意的看着叶仁,然后慢慢的说了起来:“很显然,这种东西并不是我们想要的,我们想要的是优质而纯正的龙涎香,而不是这种奇怪的要送到实验室化验成分的东西。”

    “不…”

    听到弗洛达的话之后,卡鲁斯塔教授摇了摇头:“这种未知的物质没有破坏龙涎香之的成分,反而经过化学反应之后,变得更加特别了。”

    “看来还是有识货的人在这里的。”

    听到了卡鲁斯塔教授的言论之后,叶仁不由得嘴角微微翘起,看到一旁面色有些铁青的弗洛达,心里说不出的开心。(。。)

    [co]百度搜索“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