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抱歉,我认为公司不应该为了新产品而冒这个险。”

    弗洛达尽管面色铁青,但还是开口说了起来:“我们需要的是大量龙涎香来制造世界顶级的香水和香料,但是这些龙涎香产生了变异,尽管或许会带来利润,但如果失败的话后果非常严重,我不能接受这种巨大的风险。”

    “没有风险,就没有回报。”

    叶仁微笑着嘲讽了起来:“弗洛达先生,看来你的口舌与你的胆量完全不成正比,恕我直言,我对你太失望了。”

    “你…”

    弗洛达被叶仁这么一说,感觉心里好像有一股无名火在到处乱窜一样,感觉简直就是气得不行,说道:“明明是你的龙涎香出现了问题,怎么能怪到我的身上?”

    “看来你的智力和视力也出现了问题。”

    听到弗洛达的话之后,叶仁笑了一声:“我最开始在网站上面写的时候就已经注明了,这一批龙涎香会沉水,我自然不相信你忽略这一条,但是你现在又把这个事情拿出来重新说一遍,我可不可以认为你已经恼羞成怒了呢?”

    “你在侮辱我!”

    弗洛达被叶仁这么一激,整个气势都有些阴沉起来,而随着他气势的阴沉,那四个保镖也是非常识趣的慢慢围了上来,大有一种将叶仁围在央的感觉,一种无形的压力缓缓的向着叶仁压过去。

    不过叶仁是何许人也,当初面对琥脂帝鳄甚至红巨人的时候都没有退缩,反而是将对方猎杀之后吃下了肚。怎么会惧怕几个普通人释放出来的气势。

    这简直就是一只小鸡在对着蟒蛇扑腾翅膀一样,完全没什么卵用。

    但是就在叶仁打算释放出一点气势先给对方一个警告的时候。这边图尔斯也是反映了过来,跑过来开始当和事佬。两边劝了起来。

    “弗洛达,别这样。”

    图尔斯对着弗洛达说了一声:“我们这次来可不是为了打架,公司非常需要一批优质的龙涎香,如果没有这批龙涎香的话会发生什么后果你比我更清楚。”

    “没错图尔斯,但我们需要的是优质的龙涎香,而不是这种东西。”弗洛达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要跟叶仁作对,即使是现在也仍旧如此。

    “卡鲁斯塔教授,这些龙涎香如果作为香水的稳定剂,会有什么问题吗?”

    图尔斯转而朝着一旁的卡利斯塔教授问了一句。

    “我对香水制造并不太了解。但这种物质所含的龙涎香醇比普通的龙涎香高出了几乎一倍,而且还有一些…非常特殊的物质。”卡利斯塔教授扶了扶眼镜,然后开口解释了起来:“事实上我也想收购一部分这种类型的龙涎香,因为这种奇特的物质对于研究抹香鲸的生态以及海洋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帮助。”

    “只要愿意出钱,谁都可以买。”

    叶仁微微一笑,然后对着卡鲁斯特教授开口说了起来:“不过如果是为了全人类做贡献的话,卡鲁斯塔教授,我认为我可以赠送给你一部分用于研究,因为我也对深海充满了好奇。就当是我为抹香鲸事业做得慈善公益好了。”

    尽管说得好像非常大公无私的样子,不过叶仁很明显是在口是心非,不过偏偏像是卡鲁斯塔教授这种有点耿直的人,却非常吃这一套。

    “真的吗?”

    卡鲁斯塔教授看起来有些意外。不过随即他就露出了一个笑容,开心的对叶仁说了起来:“夜先生,我代表全世界抹香鲸保护组织向你致敬。”

    “呵呵。”

    叶仁笑了笑。表面功夫做的滴水不漏,让人完全看不出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抹香鲸保护组织?

    开玩笑。利维坦这怪物都不知道吃了多少条抹香鲸了,估计其他什么乱八糟的鲸也吃过不少。这玩意脂肪和肉都很多,非常对利维坦的胃口,这种事情要是让这些所谓的组织知道的话,还不都气的背过气去?

    如果说叶仁口是心非的目的,除了有点好奇这个龙涎香本身成分之外,就是想利用这种手段稍微讨好一下卡鲁斯塔教授了。

    反正龙涎香多的都用车装了,送人一点完全不心疼。

    “夜先生…”

    就在叶仁还在想着利维坦的时候,这边图尔斯已经走了过来,对着叶仁叫了一声。

    “嗯?”叶仁点点头。

    “是这样,我不得不承认您的龙涎香确实非常独特,并且已经深深的吸引了我。”图尔斯在努力的试图用一种比较平缓的方法来跟叶仁进行交涉:“但是我们没有想到您的龙涎香数量会这么多,同样也没有想到这种龙涎香的内部还参杂了其他的物质,所以我有一个请求,不知道您可不可以答应我呢?”

    “不妨说来一听。”

    叶仁点点头,这个图尔斯还是比较会办事的,所以应该不会做出一些让自己头痛的事情,于是叶仁打算听听他怎么说。

    “我想打一个电话给公司上层,咨询一下他们的意见。”图尔斯说道:“当然,如果必要的话,我恐怕要将这种龙涎香的样品送一块到我的公司里去,毕竟希望您能理解一下,有时候这样的说服力是最好的,不是吗?”

    “哦,那好。”

    叶仁想了想,觉得好像也有点道理,虽然有点麻烦又拖时间,但是自己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于是就点了头:“你打吧。”

    “非常感谢。”

    见到叶仁点头同意,图尔斯显得非常的开心,当即就从兜里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打了过去,然后走到远处开始低声的交流起来。

    不过叶仁的听觉在强化了特殊声带之后,变得更加灵敏,就算是图尔斯再怎么样低声说话也逃不脱叶仁的耳朵,于是叶仁这边就一边假装等待,一边默默的听起了对方的电话内容,稍微让叶仁愣了一下的是对方不是用英语进行交流的,而是法语,不过叶仁也仅仅是愣了一下就释然了,毕竟顶级的奢侈品,香水,化妆品,皮包什么的还是法国最有名气。

    而在偷听了对方的谈话之后,叶仁发现图尔斯居然真的就是很认真的在沟通,汇报一下这边的情况什么的,没有偷偷说什么不应该说的东西,这不由得让叶仁觉得这家伙好像更顺眼了一点。

    与之相反的情况在另一边也出现了,不知道是不是见到图尔斯去打电话的缘故,弗洛达竟然也悄悄跑到一个角落里去打起了电话。

    但是弗洛达的通话内容比起图尔斯来说,就差得远了,弗洛达不仅在电话里面痛斥叶仁,甚至连图尔斯和卡鲁斯塔博士都没有逃过去,而且电话那边的声音更加让叶仁受不了,不仅给弗洛达出了一大堆的损主意,还透露出了一个让叶仁有点感兴趣的小秘密出来。

    说是小秘密,不过如果那边的图尔斯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肯定要眼珠子都瞪出来了,因为弗洛达跟电话那边的人讨论的不是别的事,而是密谋篡夺公司董事位置的计划。

    当然,因为只是在电话里面随口提了一句,所以叶仁具体的也不知情,只是记下来了对方的名字,以及一部分聊天内容而已。

    无非就是打算利用这次龙涎香的机会,弗洛达想办法从作梗,然后拖上一段时间,现任的董事长估计就要完蛋,而电话那边的那个人就有机会坐上去这个位置,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而那个人自然是许诺了弗洛达很多好处,这一点就算他没说,叶仁也肯定看得出来。

    而这样说来的话,弗洛达对自己态度不好也就能够解释通了,对方巴不得自己赶紧滚蛋,哪里还想好好做生意?

    “有意思。”

    听到了这一切的叶仁,突然在原地露出了一个微笑,然后自言自语了起来,也是搞得周围的四个保镖有点莫名其妙。

    不过叶仁是不会在乎四个保镖的疑惑目光的,当即趁着两个人都在打电话的功夫,也是从车上顺手拿下了一块一公斤左右的龙涎香,随手就递给了卡鲁斯塔教授。

    “卡鲁斯塔教授,刚才答应要送给你一块龙涎香,就这一块吧。”叶仁将龙涎香递过去,然后微笑着说了一句。

    “这么大一块…”

    见到叶仁手里捧着的龙涎香,卡鲁斯塔教授瞳孔一缩,赶紧慌忙的摆了摆手:“不行不行,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接受。”

    “没事,都说了就当做慈善,慈善事业怎么能用钱衡量呢?”

    叶仁的歪理自然一套接一套的,忽悠起一个耿直的教授还是很容易,所以很快卡鲁斯塔教授就满脸感动的收下了那一大块的龙涎香,因为真的有点大所以整个人用两只手抱着,甚至因为贵重都不肯放在车里,一直抱着。

    “卡鲁斯塔教授,你这……嗯?”

    叶仁见到对方有点喜感的样子,笑了笑想说点什么,结果自己的内心突然传过来了一道信息,也是让叶仁稍微愣了一下,随即下意识的看了一眼。

    信息来自利维坦,此刻它叼着巨型g-2水母,已然是已经游到海边了。(。。)

    [co]百度搜索“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