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呀…”

    白萌萌显然也意识到了不对,于是立刻一边喊着一边将手往回抽了一下。

    但那个叫做虹虹的熊孩子看起来似乎不太愿意让白萌萌将手抽出去,他的两只手用力的攥住白萌萌的小手,甚至于因为过于用力而十根手指都有些发白了,而他越是这样,叶仁感觉自己的内心就越是有一股莫名的火气在往上不停的涌动着。

    这小瘪犊子的举动和所作所为,让叶仁有一种想直接用螳刀切了他的冲动。

    “放手啊!”感受到了叶仁散发出来的杀气,白萌萌这边有点着急,忍不住大力了一点将手往回抽了下,结果因为自己的力量太强,对方也不愿意松手的缘故,竟然就这么直接将这小东西硬生生的拽倒在了地面上,发出啪的一声。

    “虹虹!!!”

    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宛如炸雷一样突然从不远处的地方响了起来,年妇女在见到他的孩子摔倒之后,立刻丢下了手机,尖叫着赶紧往这边跑来。

    “哇!!”这边的熊孩子虹虹,此刻也是非常配合的大哭起来。

    “我…我不是故意的……”

    白萌萌从来也没经历过这种事情,于是此刻也有些呆愣愣的,一副不知道该怎么办的表情,竟然想要伸出手去将那小东西从地面上扶起来。

    “你滚开!”

    年妇女冲过来之后,伸出蒲扇大的一只手,十分蛮横的一把就朝着白萌萌推了过去。似乎是想将她推搡到一边去,只不过按照那个力道来说。如果不是白萌萌经过了进化已经超脱了人类的范畴,现在定然也要被推倒在地上。

    不过即使现在白萌萌被推一下也没事。但叶仁自然不会容忍对方继续这样无法无天,于是直接挡在白萌萌的身前,然后一伸手朝着对方恶狠狠的抓了过去。

    叶仁的精准度和速度何其之强?

    几乎只是一瞬间,这个有点像是泼妇一样的年妇女的手腕就被叶仁死死的掐住了,而因为叶仁用的力量有点大的缘故,所以这个年妇女发出了一声不太好听的惨叫。

    “啊!老公!”然后立刻就喊了起来。

    于是坐在那边的年男子明显眉头一皱,但是出于无奈,还是起了身朝着叶仁所在的这一桌走了过来。

    “小子,给个面子。”

    年男子慢慢走了过来。也没有什么过于发怒或者其他的表情,只是轻描淡写的看了叶仁一眼,不知道是不是看到了叶仁身上打扮的缘故,眼底深处闪过一丝极难察觉的不屑,然后随意的说了一句:“我可以出点钱,补偿一下你们。”

    “呵呵,这事真新鲜。”

    见到年男子的态度,叶仁突然诡异的笑了起来:“随便出门吃个饭都能碰到个有钱人,我的生活还真t是多姿多彩啊。”

    “怎么?”

    听到了叶仁语气之莫名的嘲意。年男子的眉头稍微扬了一下:“你不满意吗?”

    “满意,我当然满意。”

    叶仁表面上笑的真是非常开心:“这么好的事情,我怎么能不满意呢?”

    “你……”

    年男子看到叶仁如此反常的表现,心理隐约的意识到了什么。于是开口打算说上一句,结果这才刚张开嘴,立刻一声炸雷一样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一旁的年妇女用一种极其惨烈并且刺耳的尖叫开始折磨起了在场所有人的耳朵。

    “你个小比崽子!快给我放手!”年妇女一边不断的甩动着被叶仁紧紧捏住的手腕,一边顺便直接抬起了脚。用尖锐的高跟鞋朝着叶仁就踢了过来:“你他妈个没教养的东西!打了我家虹虹还想要好处?”

    叶仁没有说话,只是手上稍微用了点力。

    “咔擦。”

    非常清晰的一声骨头碎裂声响了起来。然后在场所有人就发现,这个不断叫嚣着的年妇女的整只手掌突然以一个非常夸张的角度弯曲了起来,而至于她本人则是在短短一瞬间愣了下,随后整个大厅就传来了一阵非常夸张的宛如杀猪般的难听叫声。

    在大厅里面,此刻已经有人忍不住了。

    “哼,晦气。”

    一个看起来脾气非常暴躁的老者呼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掏出钱狠狠拍在了桌子上,然后整个人就离开了大厅,只留下了一桌子几乎没怎么动的饭菜。

    “手!我的手!老公救我啊!!!”

    这边的年妇女哪里品味过这样的剧痛,手腕折断之后,叶仁仍旧死死的捏着她的伤口,所以她整个皮肤下边都变成一片紫黑色了,而且这个近乎难以忍受的剧痛也让她陷入了疯狂之,一边拼命的挣扎着,一边尖叫着大哭起来,因为剧痛的缘故,所以她脸上现在鼻涕汗水混合着眼泪流的到处都是,光是看上去就有点恶心。

    “小子,你不觉得你有点欺人太甚了吗?”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妇女受了伤以及正在惨叫的关系,年男子现在的脸色看起来是相当不好的,整张脸瞬间就阴沉了下来。

    “你信不信我让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哦?”

    叶仁倒是一点感觉都没,反而是在听到了年男子的话之后,直接开口问了一句:“你是傻逼吗?”

    “爸!打他!快打他!”

    之前摔倒在地面上的虹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爬起来了,他的脑门和鼻子都微微地有些发红,显然是因为刚刚白萌萌大力抽出右手的时候,把他带倒在地面上摔的,只不过此刻他一边躲在年男子的身后,一边气势汹汹的盯着叶仁大声喊了起来。

    甚至,这小东西还不知道从哪里摸到了一个茶杯,直接很用力的就朝着叶仁砸了过来。

    “啪。”

    不过当然,叶仁很轻易的就接过了这个茶杯,然后顺手将其放在了自己的餐桌上边,直接在一个很烫的汤里面舀了一下。

    然后,叶仁将年妇女拽了过来,一只手掐着对方的脖子,另一只手拿着茶杯将满满一杯滚烫的热汤浇了上去,顿时年妇女就立刻再次惨叫起来,而且拼了老命的挣扎起来,不得不说这个家伙挣扎起来还是有点力道的,但是叶仁掐着对方脖颈的手稍微抖了一下,一阵微弱的电流直接流入对方的迷走神经和颈动脉里,立刻就让对方大脑一阵眩晕,再也挣扎不起来了。

    “叫什么叫,这是你儿子给你的,你应该好好享受才是。”

    叶仁随口的说了一句,然后直接将茶杯拍在了对方的脑门上边,顿时整个茶杯啪的一声就碎裂开来,而对方的脑袋上边也出现了好几个口子,此刻开始往外冒出血来,一点点的往下流淌。

    “妈妈!”见到流血了,这边的熊孩子虹虹也真的有点害怕了起来,但是因为身边还有年男人,也就是自己老爸的存在,于是还是鼓起勇气朝着叶仁凶猛的大喊起来:“你这个王八蛋!”

    而至于年男人,他的动作和行为更加直接。

    “呼!”

    一把椅子被年男子抡了起来,硬生生的朝着叶仁凶悍的砸了过去。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叶仁单手就挡住了这来势汹汹的椅子,然后稍微用力的一带,连带着年男子整个人都摔在了地上,不过当然了,叶仁也没打算放过他,于是手上的椅子一用力,直接还给了对方。

    当然,是用砸的方式。

    “啪嚓!”

    厚重的木质椅子狠狠的砸在了年男子的身上,不过椅子本身还是挺结实的,至少叶仁这样用力砸一下也没有任何像是电影里面一样散开,还是很完整。

    “爸爸!”见到叶仁又将自己的老爹也放倒了,虹虹这边终于有点慌张了,尤其是叶仁还慢慢的朝着自己走过来。

    而随着叶仁慢慢朝着自己走来,虹虹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上好像压上了很沉重的东西一样,连想逃跑都做不到,就像是被对方锁定住了一样,别说逃跑了,虹虹这边甚至连站起来都做不到,身子一软直接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满眼惊恐的看着缓步走过来的叶仁。

    “怎么了?”

    叶仁一边慢慢走了过来,一边盯着自己面前的小东西:“继续用水杯来砸我啊?”

    “我…我要报警了……”

    大概是觉得叶仁太恐怖了,虹虹突然从怀里掏出来了一个苹果的手机,然后威胁了一句。

    “法律已经阻止不了我了。”叶仁看着自己面前的虹虹,浑身的气势慢慢的积蓄在一起,突然微笑了一下:“那么…”

    “叶仁…别……”

    戴琳突然喊了一声,但是已经晚了。

    通天般的气势一瞬之间爆发出来,就宛如泰山压顶一样,带着一种化不开的恐怖杀意,直接狠狠的压在了虹虹的身上,强烈的杀意即使被可以收拢,但还是让整个大厅里面都开始弥漫着一种难以言喻的血腥味,沉重的肃杀气息让附近的所有人都呼吸一滞。

    所以仅仅只是一瞬间,叶仁面前的这个熊孩子就被吓尿了。(。。)

    [co]百度搜索“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