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呃呃……”

    被叶仁恐怖的气势和杀意洗礼了一遍之后,虹虹现在整个人都被彻底吓傻了,瞳孔放大,眼神呆滞,浑身不住的发抖,然后他的身下逐渐出现了一些湿润的水迹,一阵十分难闻的尿骚~味弥漫开来。≧,

    “叶仁,已经够了。”就在叶仁还打算再做些什么的时候,这边白萌萌突然拉住了叶仁,开口说了起来。

    “哦,好的,先等我打个电话。”

    叶仁点点头,然后直接在已经昏死过去了的年男子身上翻出了个身份证,认出了对方的名字,叫什么赵朝阳。

    “我t这辈子怎么总是跟姓赵的过不去?”叶仁见到对方的名字之后,突然就一拍脸:“赵龙那家伙也就算了,现在又t来了一个赵朝阳,话说这家伙到底是谁啊。”

    虽然嘴上抱怨着,不过叶仁的手下可不含糊,直接电话就拨通了过去,只不过这次拨通的不是沈东,而是陈虎,然后电话非常快的就被接通了,陈虎那边非常有精神的声音响了起来:“喂?叶老弟,你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啊?”

    “哦,是这样。”

    叶仁也没多说什么客套话,直接就切入正题解释了起来:“赵朝阳你认识吗?”

    “赵朝阳?”

    陈虎一愣,有点摸不着头脑的感觉:“赵朝阳是哪个?叶老弟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没事,刚给他全家都打了,就想查一下他的底细。”

    叶仁随口一说。

    “啊??”

    听到叶仁的话之后。陈虎当时就愣住了,也是有点担心的问了一下:“那…那打成什么样了啊?”

    “我看看。”

    叶仁低头看了一眼地面上躺着的赵朝阳。发现对方嘴角都开始有点往外渗出血迹来了,于是就直接朝着电话里面开口说了起来:“哦。就打了一下,但是对方已经吐血了,但是放心,我下手很有水平,肯定没有生命危险就是了。”

    “…好吧。”

    陈虎在电话那边有些头痛的揉了揉太阳穴,叶仁这家伙真的太让人头痛了,说不好为什么但就是太让人操心了,而且因为各种事情自己不交好对方还不行,毕竟对方已经帮了京城墨家那么大的忙。然后实际上自己跟墨家的关系很深,所以也就是帮了自己很大的忙,自己不帮对方根本说不过去。

    但是你说你平时老老实实的呆着多好,非要出去惹事,然后又不知道对方到底是谁,查还要自己来查,简直了。

    “怎么,不认识的家伙吗?”叶仁也听出了陈虎有些头痛的语气,于是问了一句。

    “完全没听过的家伙。”

    陈虎只能如实回答:“基本上s市有名号的我都能记下来。但是这个赵朝阳我好像真的就不怎么认识,可能只是一个没什么名气的家伙而已,当然也不排除对方是从别的地方过来的。”

    “这样。”

    叶仁了然的点点头,然后沉吟了一下说道:“那既然这样的话就没什么事了。虎哥,我这边还有事,有空再请你吃饭。”

    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不过叶仁这边刚挂断了电话之后。嘴就不停的开始发起了嘲讽:“话说这家伙原来不是什么很牛比的家伙啊,结果还威胁我。简直吓得我尿都甩出了几滴,我现在简直想上去多补一脚以泄我心头之恨啊。”

    “叶仁。我们走吧。”

    这边的戴琳很明显已经看不下去这样的场景了,见到叶仁打完了电话之后就立刻开口说了起来。

    “可是不是还没吃完呢吗?”叶仁有点惊讶的反问了一句,然后挥了挥手:“没事,一会让服务员直接把东西搬到包厢里面去,应该就没有不开眼的人过来了。”

    “我也觉得我们应该走了。”

    白萌萌这边也走了过来开口说了句,毕竟发生了这种事情,除了叶仁这种神经特别粗大的家伙之外,其他人还真的就不一定能继续旁若无人的吃东西,没准一会警察都要过来,到时候就真的麻烦的不行了,而且这地方应该也有监控,到时候调取监控什么的直接警察就发现动手打人的是叶仁,到时候多麻烦。

    “不行啊,我还没把他彻底打的抬不起头,怎么能就这么灰溜溜的走了。”见到白萌萌也有想走的意思,叶仁摇摇头说了一句,然后伸手只想了一旁已经躺在地上的年男子。

    “灰溜溜你妹啊,他都被你打昏迷了好吗?”

    白萌萌果然忍不住又开始吐槽起来:“这里又不是亚马逊,我说你就非要把他们都打死吗?”

    “要不我把他们都吓成傻逼再走?”

    叶仁想了一下,然后给出了一个自认为有点满意的答案,伸手一指说道:“就像是那边那个吓尿了的小兔崽子一样。”

    “别没事就吓人玩啊,你的气势不是这么用的好吗?”

    白萌萌一抹脸:“算了,总之先离开,反正那个小孩子摸的也是白,又不是我,而且你闹的也已经够大了,就别在这里耍性子了,乖,听话,晚上给你奖励。”

    “你这么说好像也有点道理。”

    叶仁摸了摸下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像是在哄小孩一样的感觉,是我的错觉吗?”

    “是啊是啊,绝对是你的错觉。”

    白萌萌赶紧点了点头,然后就开始招呼起了一旁的服务员来,开始商量一下赔偿的问题什么的。

    不过果然白萌萌的样子没什么威慑力的感觉,那边服务员已经偷偷报了警,现在说什么也不让叶仁这几个人离开,弄的白萌萌一生气,干脆掏出手机跑到一旁去就偷偷去删酒店内部的摄像记录了,不过叶仁活这么大也不知道手机也能黑东西,顿时觉得白萌萌还是有点叼。

    当然,白萌萌在交涉的问题上失败之后,现在交涉的人就换成了叶仁,简直效果拔群。

    与其说对方同意了叶仁等人的离开,倒不如说是害怕叶仁打他,所以见到叶仁本人过来了根本就连管都不敢管,弄的叶仁想刷卡报销一下酒店损失都没法报销,也是头疼的不行。

    后来还是叶仁强行抓了一个服务员才买的单,然后大大方方的就开车离开了酒店。

    在上了车之后,叶仁又给沈东这边打了个电话,让对方帮自己解决一下警察那边的事情,反正这种事情他也是轻车熟路了,而且现在一般的小警察也不敢管那些势力特别大的家伙,这种事情又没发生命案,警察通常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不敢管啊,得罪了哪边遭罪的都是自己,就这样还到处管事不t是作死吗?

    “话说我完全没吃饱啊。”

    这边开着车,叶仁就开始跟后边坐着的二女开口聊了起来:“要不要去其他地方再吃点?”

    “吃个屁啊,我完全没心情再吃东西了啊。”

    白萌萌听到叶仁这么说,完全就无奈了:“话说你究竟是神经粗大到了什么级别啊,居然还有心情吃东西。”

    “为啥没心情?我感觉我现在心情挺不错的啊?”

    叶仁说道。

    “你打人也就算了,那个小孩你居然还那么吓他……”白萌萌有点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他还只是一个孩子啊。”

    “是呀。”

    听到白萌萌的话之后,一旁的戴琳也点点头跟着附和起来:“叶仁,这件事确实是你做得有点过火了,虽然说他们确实有点不礼貌,但是按照正常的思路你也可以找你的那些朋友,通过其他手段来制裁他们,没必要非要用武力呀,这也太暴力了。”

    “如果暴力不是为了杀戮,那就毫无意义。”

    叶仁突然没由来的说了一句。

    “哈?”白萌萌一愣:“这句台词怎么这么耳熟,话说你这个时候说这句话真的对吗?你刚刚的暴力完全就不是为了杀戮啊,完全毫无意义好吗?”

    “呀,突然想到就说了,我也忘了是谁的台词了。”

    叶仁摸了摸头,笑着解释了一句。

    “开车给我好好扶着方向盘啊,你这个混蛋。”见到叶仁的样子,白萌萌立刻大喊了一声:“用嘴说就好了,别给我用手去比划,你现在是在开车好吗?万一出车祸就一车四命全都挂了啊。”

    “区区车祸。”

    叶仁完全一脸不在意的表情:“老子现在被火车撞一下都死不了,怕个卵。”

    “你死不了别人不一定好吗?”

    白萌萌眼角一抽:“而且跑题了,我们刚刚是在讨论你这混蛋的暴力问题。”

    “话说萌萌,你刚刚为什么会说一车四命,我们这里才个人啊。”

    叶仁又开始卖萌,脸上的表情一瞬间就变成了非常吃惊的样子:“难道你怀孕?!”随后喜笑颜开:“我要当爸爸了!”

    “怀你妹啊!”

    白萌萌被也叶仁弄的都要吐血了,见过贫的,但是像是叶仁这么贫的还真没见到过,话说最开始遇到这家伙的时候,这家伙也不像是现在的样子啊,但是现在为何变成了这个样子,难道叶仁这家伙其实有着实力越强就越逗比这个设定吗?(。。)

    [co]百度搜索“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