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了?”

    戴琳感觉到了叶仁的变化,于是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我…爸?”

    叶仁皱着眉头看着来电显示,有点百思不得其解,难道是有什么事情需要联系自己什么的吗?

    想了想,叶仁还是按下了接通键。

    “喂,爸。”叶仁一只手继续调配着试管里面的液体,制作着各种各样的培养体出来,然后对着电话开口问了起来:“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

    对面没有传来叶富国说话的声音,反而是只能听到对方略带粗重的喘息声,似乎正在极力忍耐着什么似的。

    “爸,你没事吧?”叶仁心里一紧,赶紧问了一句。

    “小仁…”

    大概是听到了叶仁有点着急的问话,叶富国慢慢的开了口,像是极力压抑着什么似的说道:“你老老实实跟我交代,你昨天都干什么了?”

    “昨天?”

    叶仁愣了一下,然后下意识的就开口说道:“昨天我什么也没干啊,就是刚回来所以就请萌萌吃了顿饭,然后回家就休息了,怎么了爸,你有什么事情吗?”

    “你去的是不是宝兴街的那家酒店?”

    叶富国问道。

    “对啊,怎么……”叶仁眉头一皱,聊到这里之后自己终于开始发现事情似乎有点不太对劲了,于是转而反问起来:“爸,你是听到别人说什么了吗?”

    “…回来好好给我解释清楚吧。”

    叶富国的语气听起来有些愤怒,不过被他极力的压抑住了:“我和你妈现在都在家。你现在给我赶紧回来。”

    “好,我知道了。”

    叶仁听到叶富国的话之后。眯了眯眼睛,然后没说别的。直接挂断了电话。

    “怎么了?”

    感受到叶仁身上似乎有一种隐隐发作的气势,戴琳这边不得不放下了手的实验器材,有些疑惑的走到了叶仁的身边:“叶仁,是出什么事了吗?”

    “好像是。”

    叶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嘴角慢慢勾起一丝弧度来:“好啊,真是好得很啊。”

    “是什么事情,严重吗?”

    戴琳见到叶仁的表情有点恐怖,赶忙接着问了一句。

    “不严重,大概是我下手有点轻了。”叶仁对戴琳说了一句。然后开始摘下手套脱下白大褂,走出了实验室。

    “白,能帮我查查今天和昨天s市发生的新闻吗?”

    叶仁走到了白萌萌睡觉的地方附近,然后对着正在不断查阅着乱八糟资料的白开口问了一句:“比如什么类似酒店打人啊,欺负儿童之类的新闻。”

    “你现在很危险。”

    白的眼球扭转了一圈,紧紧的盯着叶仁说了一句:“我能感受到你身上散发出来的……很恐怖的气息。”

    “你能查吗?”

    叶仁没接话茬,而是继续重复了一遍刚刚的问话。

    “可以,我帮你一下。”白应了一下,然后将眼球转过去。身体上伸展出来两只像是手一样形状的触须,开始有节奏的敲打起了键盘,然后挪动着鼠标开始迅速的阅览起了一大堆的网页。

    很快,一个新闻被白搜索了出来。

    “这个是吗?”

    白问了一句。

    “我看看。”叶仁朝着显示器看了一眼。结果发现上边显示了一个非常显眼的标题,大概意思就是什么身手高超却欺凌弱小,吓哭小孩毫无愧意。然后副标题还来了一个冷酷无情令人发指。

    “咔嚓。”

    叶仁手的手机因为不小心被他稍微用力握了下,瞬间化成了无数碎片。

    “唔……”然而手机被捏碎的声音稍微有点大。再加上叶仁和白不断的交谈,这边白萌萌终于是被吵醒了。

    只见她像是小猫一样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身子。然后半睁开的眼睛朦胧之间看到了叶仁,很随意的打了个哈欠说道:“阿呜~你来啦?”

    “嗯。”

    叶仁现在心情不太好,于是就只是点点头,没像是往日一样跟白萌萌闹一闹什么的。

    “你怎么了?”白萌萌毕竟还是女孩,即使刚睡醒有些迷糊,但是仍然立刻就感应到了叶仁状态上的不对,于是揉了揉眼睛,有点疑惑的开口问了起来:“跟谁生气了吗?”

    “看来是我下手轻了。”

    叶仁倒是没什么隐瞒,直接就都说出来了:“昨天那不开眼的家伙上新闻了,然后莫名其妙我家里人就要找我回去喝茶,有发现我真的是太仁慈了,我昨天就应该给他们个都吓死才对。”

    “上新闻了?”

    白萌萌一愣,睡意顿时也清醒了几分:“我看看。”

    说完,就直接将白重新缩回右手之,然后自己挪腾着鼠标开始从头阅览了一遍新闻,不得不说白萌萌看东西真的非常快,大概只有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很长一篇帖子就被她给阅完了。

    其实整篇新闻说的东西完全就是扯淡,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记者在哪里自言自语,称自己又是调查监控又是采访目击者的,把叶仁简直形容成了一个无恶不作的坏蛋,什么不顾及场合公然在孩子面前大尺度亲热啊,又是什么只是对方孩子就是说话声音大了点,就被恶狠狠的恐吓一顿什么的。

    最有意思的还在后边,先前那泼妇现在居然变成了一个无辜的受害者,一边对着镜头哭一边不断指着头上的伤口,说自己又是脑震荡又是大出血的,精神上还受到了严重创伤,丝毫没有昨天那份骂街泼妇的气魄。

    而最让叶仁感到神奇的是这新闻居然还带配图的,配图上边是赵朝阳一家子进了医院之后的惨状,底下还有一行小字,受害者的悲惨哭诉什么的,叶仁看了之后真的是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对方玩的这是网络舆论啊,有点意思。”

    在阅读完毕了整篇章之后,白萌萌评论了一下,然后突然冷笑起来:“不过想跟我玩这一套,简直活在梦里啊。”

    “嗯?”

    叶仁看了白萌萌一眼:“怎么,你有什么办法么?”

    “当然。”

    白萌萌很自然的点了下头:“说吧,你想用什么方法跟他们玩,玩舆论战的话根本不虚,我认识的水军公司加起来比他们吃过的饭还多,要是直接刚正面也行,我跟白昼夜交替不停的黑这些散播新闻的所有论坛,以及水军公司的系统,直到所有参与这件事的人都不敢玩了为止。”

    “这么牛逼?”

    叶仁有点惊讶的看了一眼白萌萌,然后突然笑了起来:“好,那就玩个大的,给我使劲黑,我一会先回趟家,等出来之后看我怎么玩死他们。”

    “嗯,需要我跟你一起去吗?”

    白萌萌点点头,然后问道:“我帮你作证解释一下什么的。”

    “不用。”

    叶仁摇了摇头:“我自己解决就行,哦对了,记得在黑他们之前先调查一下,我想要先知道这件事的所有来龙去脉,包括这个人有没有什么隐藏背景。”

    “放心,总之交给我。”

    白萌萌自信的笑了一下,然后从一旁的一个抽屉里面拿出一根棒棒糖,剥开之后放在了嘴里:“好了,该干活了。”

    说完,直接双手就开始在键盘上敲击起来。

    “嗯,我也应该回家一趟了。”

    叶仁点点头,然后跟着戴琳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地下室。

    离开了地下室,叶仁驱车直接朝着家里边赶去,不过叶仁现在心里并不是特别着急,于是路上甚至还停车买了点水果,直到半个小时之后,叶仁觉得自己如果在拖下去自己父母估计会不乐意,叶仁这才一脚油门把车开回了自家所在的小区,然后准备上楼。

    但是有时候,事情的结果往往要比自己所想的要更加有意思。

    “咦,这个车型跟车牌号……”

    就在叶仁锁了车打算上楼的时候,一旁站着的一个青年男子突然看到了这台车,下意识的自言自语了起来,然后像是想到什么一样立刻看了一眼叶仁,结果就更惊讶了,立刻大喊了一声:“大家快过来呀,打人的回来啦!”

    “嗯?”这种有点怪异的举动让叶仁眉头一皱,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他回来了!?”

    楼道里面传来了几声有点惊讶的声音,四五个年轻的男女就从楼道内跑了出来,叶仁稍微看了一眼,这几个家伙穿着的都是白色的上衣,上边用红色的字体写着类似打人者法律必将制裁之类的傻逼话语,还挺显眼的,然后衣服的右下角还有个显得更加傻逼的落款,叫什么人肉搜索员。

    而其两个人还拉着横幅,叶仁眼尖,一眼就看到了上面除了抨击自己和写了自己的名字之外,还能见到自己父母的名字,上边署名用的称谓是不懂的管教孩子的打人者父母。

    “呵呵。”

    如果说先前只是有点生气的话,那么现在叶仁无疑是已经动了真火。

    说自己的那些坏话叶仁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无所谓,反正自己现在在生物学上来讲本来就已经不是人类了,人类那一套用不到自己身上。(。。)

    [co]百度搜索“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