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连带着都闹到自己父母这里来了,那就是真的有点过分了,本来叶仁就认为自己没什么错,这群不开眼的东西还跑到这里来闹,还玩什么人肉搜索,看来这群人除了脑子不太好使之外,心里也有点恶毒。…≦,

    尽管可能不是纯粹的邪恶,但是这种站在道德制高点抨击别人的行为,正巧是叶仁最看不惯的一种行为。

    “你就是那个打人的叶仁?”

    一个青年用一种非常高傲的态度走了过来,一脸不屑的看着叶仁:“你的行为我们已经知道了,并且通知了你的父母,你早晚……”

    话还没说完,叶仁直接一抬手就掐住了对方的脖子,因为稍微用了点力气,对方的脸瞬间就变成了酱红色。

    “谁派你们来的。”

    叶仁脸色阴沉的问了一句,同时杀意慢慢的扩散开来,让周围几个本来还打算上来帮忙的人顿时吓得都开始瑟瑟发抖了起来,根本就不敢有丝毫阻拦叶仁的想法了。

    而在这个时候,叶仁突然发现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从一个方向传过来。

    就像是被偷偷的窥视了一样。

    “嗯?”叶仁将目光转到了那个方向,一个有点高的女孩子一只手挎着包,另一只手拿着手机正在瑟瑟发抖的看着叶仁。

    没有过多的废话,叶仁直接将手上已经差不多快断气了的青年随手丢在地上,就像是丢弃一包没用的垃圾一样,然后径直的朝着女孩走了过去。不由分说的一只手抓住了对方的包,一个用力直接将其扯了下来。

    “啊!!”

    包被抢走。女孩惊呼一声,下意识的就要扑过来抢。不过却已经晚了。

    叶仁从包里面一个隐蔽的角落掏出一台正在工作的微型摄像机。

    对此,叶仁根本没手软,轻轻一捏。

    “啪嚓。”

    随着一阵难听的碎裂声,叶仁单手直接将微型摄像机硬生生的捏成了碎片。

    “啊!我的摄像机!!”女孩见到自己的设备被叶仁破坏了,立刻尖叫一声,也不顾叶仁的气势了,像是发疯一样的不停尖叫哭闹了起来,伸出手对着叶仁又锤又抓,不时还用脚猛踢一下。

    “……你赔我啊!你赔我!”

    “滚。”

    叶仁一只手抓住她的胳膊。随手就甩了出去,任由后者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也不看一眼,只是用眼睛横扫了周围一圈其他人,眯着眼睛的警告了起来:“赶快滚,别惹我。”

    说完之后,也不管这帮人是怎么想的,直接穿过了几人,然后慢慢的上了楼去。

    所幸的是尽管自己好像被人肉了,但是这群家伙并没有堵门口。也是让叶仁省了不少事,于是干脆用手一抚门,熟练的用微型电磁力场扭转了一下锁芯,立刻就将门打了开来。然后就直接走了进去……

    跟叶仁自己想的差不多,叶富国跟张丽红两个人果然是阴着一张脸,劈头盖脸的就给自己一顿说教。本来不是叶仁的锅也硬生生的扣在了自己的脑袋上边,弄的叶仁也是颇为郁闷。但是没办法,对方毕竟是自己的父母。也不可能跟他们发脾气,于是只能耐着性子解释。

    不过看样子效果不是特别理想。

    最终叶仁足足解释了两个小时,什么话都说尽了之后,父母这边的态度才开始慢慢的缓和起来,见到这个状况叶仁不得不擦了擦额角的汗。

    也幸亏这二老没发现自己在楼下时的行为,不然还不给自己说教到明天早上去。

    一顶又一顶的大帽子扣的自己简直都有点头疼了。

    直到最后,叶仁能够逃出来也是因为沈东的一个电话,这才让叶仁找了个机会,或者说找了个借口赶紧想办法遁走,这才有些狼狈的从家里逃窜了出来。

    而出了家门之后,叶仁赶紧给沈东道了声谢。

    其实沈东打电话给叶仁,也无非只是因为这件事情而已,沈东尽管说没有京城墨家那样庞大的势力,但是纵观s市这一片土地上,他在暗的统治力还是不弱的,所以这件事也很快的就知道了,这才打电话给了叶仁,主要也是询问一下当时具体原因是什么之类的。

    当然,沈东也提供了一个线索,那就是这个赵朝阳的所谓底细。

    其实这家伙并没有什么关系或者势力,真的就是一个比较有钱的普通人而已,不然的话也不可能品味那么底下,取了个泼妇当老婆什么的。

    甚至于叶仁还没说什么,沈东就询问了一下叶仁要不要自己帮忙,暗直接解决掉这一家口。

    反正这世界上每天的失踪人口那么多,有时候多几个也不会有人在意。

    不过叶仁考虑都没考虑的就拒绝了,这种事情自己也不是不能做,让沈东去动手反而还要多欠了对方一个人情,这种事情叶仁怎么想都不会同意的,于是就只是出言谢过了一下对方,仅仅只是让沈东帮忙处理一下一些s市内部的舆论,还有那些天天没事闲的跑来找自己父母麻烦的傻比。

    而同样的事情,叶仁也给陈虎打了个电话,让对方帮忙照应一下。

    相信s市内两大势力的联手之下,无论是一些当地报社还是记者,恐怕都不再敢来干涉这件事情了,毕竟水太深,有些事情他们还没资格去报道。

    就比如之前自己杀了赵龙跟他老爹那时候一样,几乎没人报道,完全被其他势力给镇压下来了,大部分人根本就不知道。

    “好了,该解决的事情都解决了。”

    叶仁坐在了驾驶位上边,启动了自己的车,一脚油门就朝着赵朝阳所在的医院开了过去,然后一边开着,叶仁还一边自言自语了起来:“上次下手轻了还真是麻烦,这次绝对不会失手了。”

    因为那个医院属于s市里面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医院,所以是处于市心地带,叶仁也是开了一段时间才到了地方,主要是道路上边的车太多,有点堵车。

    “这破地方连个停车位都没有啊…”

    下了车,叶仁看着自己停车的诡异地方,然后开口随意的抱怨了一句。

    其实也不是没有停车位,而是因为医院里面人实在是太多了所以停车位都已经满了,一个空余的位置都没有,以至于叶仁不得不偷偷的将自己的车手动的推到了一个小巷子里边,两边都开不开车门的那种,整个巷子的宽度非常窄,也幸亏是叶仁的力量超级变态,不然的话是肯定不可能将大切诺基这种车型硬生生的挪进小巷子里边的。

    “好了,接下来就是去见一见这两个……哦不,见一见这个家伙了。”停完了车,叶仁拍了拍手,然后躲在一个角落里面,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身体稍微蠕动了一下,变换成了一个随便从记忆里面找出来的路人。

    “这样不错。”

    叶仁利用车子玻璃的反光看了一下自己现在的脸型,满意的点了点头,这种大众脸谱简直就是丢到人堆里面完全找不到的那种。

    于是,在变成了一个路人之后,叶仁就慢慢的朝着医院里面走去。

    因为沈东先前提供给过自己对方具体的病房号,所以叶仁按照这个病房号慢慢的摸了过去,倒是很轻松的就找到了对方所在的那一层病房。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现在赵家跟沈东两大势力还没有插手进来,所以此刻的病房里边居然意外的热闹,叶仁在门口张望了一下,里面有好几个所谓主动跑过来送温暖的家伙,拿着不知道哪里捐来的钱送了过去,桌子上还有鲜花跟果篮。

    这些如果说都是小意思的话,那么几个正在摆弄摄影器材和调试麦克风音量的记者就让叶仁真的蛋痛了,这看样子还是想排队一个个的做采访,到时候在电视上那么一播。

    叶仁仿佛已经可以看到自己父母看到自己以这种方式上电视了之后的表情是什么样的了。

    于是,为了杜绝这种事情的发生,叶仁不得不开始动手了。

    其实叶仁也并不是打算直接干掉对方什么的,因为对方这一手说真的,还真就是大了叶仁一个措手不及,连带着自己的父母都卷进来了,所以叶仁也决定跟对方先玩一玩,于是叶仁果断的将目标再次盯上了那个叫做虹虹的熊孩子。

    因为先前已经被吓傻了,那熊孩子现在全身都插满了各种机器,然后挂着盐水还是其他什么药品的点滴,眼神呆滞一副惨兮兮的样子。

    而对于这种状况,那个赵朝阳和他的老婆,那个年泼妇非但没有很难过的样子,反而非常气愤的在对其他人讲述着自己所谓的罪行,叶仁听了之后真的是眼角一抽,这t说的太离谱了,自己差点都信了。

    什么自己家孩子就是说话声音大了一点,对方就出言恐吓给小孩子吓哭了什么的,然后自己老婆去理论又被茶杯直接爆头,自己也被打伤了才住进医院。

    但即使这样,这两个傻比夫妇居然还在那里一口一个不屈服,不放弃,誓要与自己斗到底。(。。)

    [co]百度搜索“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