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又不在交易的范围之内,恐怕我没法告诉你啊,我亲爱的图尔斯先生。”

    叶仁看了一眼图尔斯,慢慢的说了一句。

    “唔…”图尔斯被叶仁这么一说,也是有点沉默了下去,也是,虽然对方好像知道了点什么,但是对方又不欠自己的,这种明显能当做交易筹码的东西对方怎么可能轻易的告诉自己,没准一会会利用这个消息作为让龙涎香的交易价格提升一些。

    图尔斯毕竟也算是交易老手了,所以此刻一瞬间就计算出了这些东西。

    “夜先生,我们还是先坐下来慢慢谈吧,我感觉我们之间需要谈的东西更多了。”

    “嗯…也好。”叶仁点点头,然后也不在意那两个保镖和鉴定师,直接就朝着小仓库继续走去,同时说道:“跟我来吧。”

    “好。”

    希尔雯应了一声,然后用眼神示意一旁的图尔斯别再多说什么,跟着叶仁走去。

    很快,叶仁就带着几个人走到了那边的小仓库里,不过这里的环境确实有些破旧,而且已经好像用破旧已经不能不能形容了,简直就是荒废一样,地面上随便散落着几个布满了灰尘和一些干了的泥浆的塑料板凳。一个桌子已经四分五裂在了地上,甚至连承重墙上都出现了几条裂痕。一副快要塌了的样子。

    “…夜先生,你这里的环境还真是有点艰苦啊。”

    这下就连希尔雯都有点忍不住了。眼角一抽开口说了一句,没办法,自己就算是亲自下去收货什么的,再怎么恶劣的环境都见过,但是这样的谈话地点也太恶劣了,真t没见过啊,地面上还有好几个没吃完的白色快餐饭盒,里面剩下的饭菜居然都被风干了……

    “稍微有点简陋,前段时间这里出现了点问题。这里其实已经荒废久了。”叶仁也有点尴尬,自己让东方武找个偏僻点的地方,这家伙找的真的是太偏僻了,偏僻的连个跟毛都没。

    “没关系,我们还是先谈谈关于龙涎香的问题吧。”

    希尔雯很快就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对着叶仁开口说了一句,一旁的图尔斯眼神示意了一个保镖,于是那个保镖就走上前去将两个比较完好的板凳从地面上捡了起来,然后掏出了手绢用力的擦了擦。稍微将凳面清洁了一下,摆在了桌子两边。

    “夜先生,请。”希尔雯坐在了其一个凳子上边,然后对着叶仁一伸手:“你也坐吧。”

    “嗯。”

    叶仁点点头。然后也没含糊,直接就坐了下来。

    “夜先生,我们现在谈谈正事。”希尔雯脸色比起刚刚来说认真了许多。从一个档案袋一样的东西里边掏出了不少纸档,然后递给了叶仁:“这是我们对您提供的龙涎香的一些鉴定数据。您可以看一下。”

    “哦,我看看。”

    叶仁接过了这些资料档。然后低头看了一眼,结果上边全都是一大堆乱八糟的数据什么的东西,叶仁很多都看不懂,不过还是假装在认真的看了一下。

    “您的龙涎香之有一种十分特殊的成分,这种成分暂时还没有被分析出到底是出产于什么生物之。”希尔雯这边见到叶仁一脸认真的看着这些资料,于是开口慢慢的说了起来:“这种物质与龙涎香之的龙涎香素混合在一起,产生了一种非常完美的香气,所以我认为这种龙涎香应该用更高昂的价格来收购它。”

    “哦?”

    叶仁连假装看资料的样子都不装了,直接抬起头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希尔雯,别人都是压价,结果这女人居然在提价,这是闹哪样?

    “不过…”见到叶仁似乎被吸引了注意力,这边希尔雯话锋一转,又开始说了起来:“但是您提供的龙涎香之,除了这两种物质之外,蜡质结构变得非常少,反而还拥有大量的钙和其他矿物化合物,而且您的这种龙涎香结构更加致密……”

    “会怎么样?”

    叶仁一歪头,已经听出了希尔雯想要表达的意思,不过还是顺着她的意思问了下去。

    “这样会导致您提供的龙涎香之拥有了更多重量的无用物质,所以经过商议之后,我们决定只收购你提纯后的龙涎香,也就是这种纯粹的液态物质。”希尔雯从怀掏出了一个很小很小的玻璃瓶,里面存储着一些有着淡淡黄色的澄澈液体。

    “具体价格呢?”

    叶仁没有否定,反而是笑了笑,饶有兴致的问了起来。

    “夜先生您是同意了吗?”。希尔雯问了一句,不过脸上还是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双眼带着点希望盯着叶仁,同时说了一句:“如果您愿意的话,我们愿意免费帮您将龙涎香提纯成为液体。”

    “总感觉哪里不太对…”

    叶仁叹了口气,用说了一句,这种坑自己还假装给了自己好多好处是闹哪样,交易谈判什么的都是这么坑爹吗?

    “夜先生…您说什么?”希尔雯一愣,因为之前图尔斯给的资料上边叶仁会熟练的说法语,所以这次她没带翻译过来,自然也不知道叶仁说的是什么意思。

    “哦,没什么,就是稍微觉得你谈判稍微有点厉害。”

    叶仁笑了笑:“说实话我这次还是第一次交易,稍微不太擅长,你可别坑我啊。”

    “呵呵,夜先生。”

    希尔雯听到叶仁这么说之后,眼底深处闪过一丝欣喜,只不过没有表露出来,反而微微一笑开口说到:“你放心吧,我们再怎么说也是大公司,交易很公平的,你看这些交易条例。”

    说完,希尔雯从档案袋里面掏出来了一个很大的资料,递给了叶仁。

    “嗯,我看看。”

    叶仁点点头,然后直接就将其接了过来,慢慢的查看起来,发现上边的一些交易条例和合同条约还是挺公平的,老实说确实对方没钻什么漏洞的感觉。

    “你打算用什么价格收购我的龙涎香呢?”叶仁一边看着资料,开口慢慢的问了一句。

    “夜先生打算出什么价格呢?”

    希尔雯眨了眨眼睛,有点狡黠的笑了一下,反问了起来。

    “唔,我的价格吗?”。叶仁一仰头,然后说道:“我想知道这个提纯比率,你别一顿给我提炼出来一克,不然的话我不是怎么要价都亏了吗?”。

    “不会这样的。”

    听到叶仁这么说,希尔雯慢慢的摇了摇头,同时心里有点遗憾,看来对方还是比较聪明的,于是继续说道:“放心吧,夜先生,这个提纯比率也并不是特别准确的,不过大概可以告诉您,大约是这么大一块能提纯出一克纯龙涎香混合素。”

    说完,比划了一下,大约一个盘子左右的大小。

    “哦呵?”

    叶仁眉头一扬,自己发现希尔雯完全没有说出具体重量,于是摇了摇头开口说道:“希尔雯女士,这种小手段我希望你还是不要用了,不然的话,某些你想知道的信息我就不打算告诉你了。”

    “嗯?”

    希尔雯一愣,随即脸色微微变了一下,果然对方还是扯到这一点上了,不过现在自己也不知道对方到底知道多少情报,有点麻烦。

    想到这里,希尔雯深吸一口气开口问了起来:“夜先生,我知道你可能知道一些非常重要的消息,不过我只想问你一点,你知道…主谋是谁吗?”。

    “嗯?”

    叶仁愣了一下,不过稍微回忆了一下,自己已经记住了对方在电话里面的声音了,稍微模仿一下的话,希尔雯应该能听出来,于是点了点头:“我想我应该能确认谁是主谋,这样够了吗,希尔雯女士?”

    “好吧……”

    希尔雯沉吟了一下,最终还是一泄气,认命似的点了点头。

    “希尔雯董事长…”一旁的图尔斯见到希尔雯的样子,有点担心的说了一句。

    “没关系,公司的财政应该还支撑的住这笔开销。”

    希尔雯这边果然还是对这个消息比较看重,此刻想来应该已经不打算压低价格什么的了,只见她认真的对叶仁开口说了起来:“夜先生,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我将您的龙涎香收购价格定为每一克一万美金,这已经是极限了。”

    “我还是想知道提纯比率是多少。”

    对于钱,没人会嫌多的,尽管对方表现出了诚意,但叶仁还是想稍微计算一下自己的收益是多少,于是微笑了一下:“当然,为了表示诚意,我会将我知道的东西完全免费的告诉你们。”

    “这样吗?”。

    希尔雯点点头,于是开口就打算说些什么,不过就在这一瞬间,异变突生。

    “轰!”

    一声恐怖的爆炸突然从外面响起,让众人心一惊。(……)

    [co]百度搜索“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