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一定要加价。↖↖,”

    叶仁想了一下之后,点了点头,心里暗自的下了决定。

    本来自己还想着,反正对方又不会在自己这边搞出什么事情,自己把自己知道的告诉对方之后,结束交易,然后对方怎么窝里斗自己就不管了,结果没成想对方居然还真有胆子在自己这里就开搞,这就很郁闷了。

    要知道,光是处理这些尸体什么的就非常麻烦了,而且这里又不是s市,自己找别人处理多少也费些力气。

    想到这里,叶仁稍微整理了一下刚刚因为战斗而有些凌乱的衣服,然后就朝着仓库那边走了过去。

    不过叶仁这边来到仓库门口刚准备进去,就立刻感觉到了两道精神锁定住了自己,想来应该是那两个保镖,于是也没管他们,直接就走了进去,结果进去之后果然发现他们两个拿着枪正在盯着自己,眼充满了谨慎,不知道是不是军人那种天生的直觉还是其他的什么,总之他们两个觉得自己面前的这个叫做夜的家伙,几乎是前所未有的危险。

    “夜…夜先生?”

    图尔斯见到叶仁居然真的回来了,探出头看了叶仁一眼,有些不确定的问了一句:“您没事吗?”

    “你看呢?”

    叶仁一抬手,然后随口说道:“我的衣服可是都被他们给弄脏了啊,希尔雯女士,这件事我觉得你要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夜先生,我不是太懂您说的意思。”

    希尔雯此刻还是有些心有余悸,尽管在一旁保镖的搀扶下从掩体之站了起来。但是她很显然眼底的深处还是有着浓浓的恐惧。

    不过想来也是,毕竟她只是一个年轻的女人而已。面对这种事情害怕什么的也是在所难免,她此刻实际上做的已经够好了。在这种随时可以危及到生命的情况下也能压制住心底的恐惧,没有让自己太过于失态。

    “不太懂我说的意思吗?”叶仁笑了一下:“我刚刚严刑逼供了一下对方,结果发现对方好像是冲着你来的啊,希尔雯小姐。”

    “冲着…我来的?”

    希尔雯虽然有些恐惧,但是这并不代表她被吓傻了,此刻叶仁这么一说,她又怎么能不知道事情的具体原委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当即脸色就有些发黑:“没想到那群人竟然已经这么明目张胆了。”

    “对方是一群不入流的雇佣军,据说任务的目的是为了抢走龙涎香。”

    叶仁稍微放出了一点信息:“不仅这个任务的赏金数额非常巨大。而且龙涎香抢走之后,任由这群雇佣军分配,当然,如果有人阻止了他们的话,对于雇佣军这种刀口上舔血的家伙来说意味着什么,希尔雯小姐,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的。”

    “可恶…”

    希尔雯确实有些生气,两只小手紧紧的攥了起来,微微颤抖的双肩意味着她的内心显然比外表更加愤怒。不过不得不说希尔雯确实非常有涵养,即使是这样的状态下,她仍旧压下了内心的愤怒,转而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略带歉意的对着叶仁一低头,说了起来:“抱歉,夜先生。让你看笑话了。”

    “没事,我不会跟别人说的。”

    叶仁摇了摇头:“不过鉴于我替你解决了这件事。以及我接下来要告诉你的其他信息来看,我觉得我们之间的交易应该增加一点价格比较好。毕竟我救了你的命不是吗?”

    “加价…”

    尽管希尔雯已经想到了对方会开这个口,但是当叶仁真的说出来的时候,希尔雯还是有些无奈,没办法,自己跟对方并不是朋友,仅仅是交易的伙伴,那么对方自然是想从自己这里拿到更多的钱了,这件事换成自己也是一样的,所以怪不得对方。

    “怎么了?”叶仁见到希尔雯有点无奈的表情,说了起来:“希尔雯女士,加一点价格这个条件应该不过分吧?当然如果不加价的话也可以。”

    “只不过……”

    叶仁笑了笑:“这次救了你就当是英雄救美,送个人情给你好了,但是其他的情报我可不会告诉你了,你自己考虑一下吧。”

    “唔…”

    希尔雯感觉自己有点头痛,对面这个异常邪魅的北欧贵族实在是有些难对付,倒不是说对方心机很重什么的,只是对方看东西很准,让自己完全没办法反驳或者推辞。

    最终,处于无奈,希尔雯还是打算先询问一下价格,于是强迫自己微微一笑,问了起来。

    “那么夜先生,如果加价的话,你希望应该加多少呢?”

    “就加百分之十吧。”

    叶仁微笑一下:“之前应该是一万美金一克,我也不怎么懂行情就随便加一下好了,一万一千美金一克,你看我多良心。”

    “什么?!”

    这次不光是一旁的图尔斯,连希尔雯都有些吃了一惊。

    “天那,夜先生,您怎么可以这样!”图尔斯当时就大喊了起来:“如果是提升百分之十的话,那么我们至少要多付出……”

    “图尔斯!”

    希尔雯叫了一声,打断了图尔斯下意识就要说出口的话语。

    “希尔雯董事长,抱歉我有点激动了…”一旁的图尔斯显然也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有点愧疚的一低头,就不再说话了,只是眼神之不断闪过一丝丝焦急,显然叶仁定的这个价格让图尔斯接受不了。

    当然,也不排除演技的可能性。

    因为对方现在的心跳很快,叶仁通过特殊声带带来优秀听觉能够稍微听到一点,不过也难以分辨是激动还是撒谎之后导致的心跳加快,所以无从判别。

    “夜先生,我们公司现在真的拿不出这么多金钱,一克一万美金真的是极限了。”

    希尔雯真诚的看着叶仁的双眼:“我真的是带着诚意过来的,我知道我们双方都为了争取到更大的利益,但是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再高的价格我们真的承受不住了。”

    “别这样。”

    叶仁摇了摇头:“你这样说弄的我像是反派一样,什么钱不够就用肉偿的手段来补偿我这种事情。”

    “什么?!”

    希尔雯眼睛睁的圆圆的,有些吃惊的看着叶仁:“夜先生你…难道?”

    随后,还没等叶仁来得及说些什么,这边的希尔雯就把事情彻彻底底的给想歪了,突然一咬牙,就像是决定了某些事情一样,脸蛋非常红的低声对着叶仁说了起来。

    “如果这样夜先生愿意帮我的话,我愿意……”

    “你愿意我还不愿意啊,我t家教很严的好吗?”叶仁一扶额,无奈道:“我的意思是你钱不够的话可以分期付款啊,为什么突然就想到肉偿上面去了,这跳跃性也太大了点。”

    “明明是你先提起的肉偿……”

    这边图尔斯都有点忍不住了,没办法画面感是在是太诡异,于是低声的吐槽了起来,结果却没想到全都被叶仁听了进去。

    “分期付款吗?”希尔雯倒是没想那么多,听到对方只是想分期付款,反而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倒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因为某些我们内部的事情需要解决,可能分期的时间会非常长,夜先生您介意吗?”

    “没事,有钱拿就行。”

    叶仁摆了摆手,反正这一批龙涎香也是无意之间在海底得到的,实在不行以后让利维坦在海底再多转悠转悠,没准还会有些更好的收获也说不定,毕竟自己现在连海皇巨鱿都已经有了。

    【嗯…回去之后让利维坦吃了那个海皇香,召唤海皇巨鱿的能力应该还能提升一级,到时候看看能不能召唤到成年体的海皇巨鱿。】

    叶仁心里想了一下,不过因为利维坦现在还在进化自食基因之,所以也只是想想而已,要是想实践的话还是要等等。

    “既然这样的话…那…成交了?”

    希尔雯看着叶仁好像没什么想要继续说的,一副走神了的样子,于是试探性的小声问了一句。

    “嗯…”叶仁下意识的应了一声。

    “真的吗?”

    听到叶仁居然就直接这么点头同意了,希尔雯都有些不太确定的问了叶仁一句,本来自己都做好了准备要继续跟叶仁讨论一大堆东西来着,结果没想到对方居然直接点头了,也是有点看不懂。

    “嗯?”

    叶仁刚刚想了一下利维坦,所以有些走神儿,现在希尔雯叫了自己几下,自己也是反映了过来,也没有直接上当,而是开口说了起来:“先把合同拿过来我看看看吧,还有几个问题我想稍微的问一下。”

    来了。

    希尔雯心里一紧,果然对方不是这么好说话的,刚刚只是走神了一下而已,现在该问的东西果然还是要问的。

    不过既然已经谈的差不多了,希尔雯这边也有点认命了的感觉,于是点点头开始拿出刚刚丢在了一旁的一大堆纸质件,同时嘴里也不闲着的说道:“夜先生,有什么问题你就问吧。”(。。)u

    [co]百度搜索“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