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你很满意嘛。”

    见到利维坦那种特有的兴奋嗡鸣声,叶仁也是面露一个微笑的表情,然后就开始解起了自己的上衣:“好了,该干活了。”

    “嗡~”

    利维坦与叶仁心意相通,自然知道叶仁说的干活是什么意思,当即轻鸣了一下,一旁的小海皇巨鱿仿佛明白了利维坦想要表达的意思,触须一卷,直接就将已经团成了一团的g-2水母的伞状体朝着利维坦递了过去。

    “嗯…虽然有点多余,不过还是检查一下周围好了。”已经脱下了上半身衣服的叶仁四下看了看,自从意识到上次被工兵不小心偷~拍了一下后,自己越发的小心了。

    下一秒,无形的电磁力场和超声波以一个半球形迅速的扩张开来,将整个海上平台完美的包裹在了里面,所有的电子器械只要开启的话,就一定逃不出叶仁的监测,不过这次显然是叶仁有些多虑了,因为在搜索了整个海上平台之后,叶仁这边也没有发现任何的电子产品,如果说唯一有仍在工作的电子器械的话,那无非就是自己的手机了。

    既然没人想要偷窥自己,叶仁这边也就放心了,直接将身上的衣物什么的全都放好,然后整个人就解除了伪装,回归到了原本的姿态。

    漆黑而恐怖的巨型怪物。

    “利维坦,把水母递给我。”

    回归到了本体之后,叶仁连说话的声音都变得异常低沉了起来,真的就像是某种恐怖的凶兽一样。而随着叶仁的话语,他整个人也微微蹲了下去。

    当然。即使是蹲下去,叶仁也有几米的高度。按照海上平台与海面之的差距,利维坦想要将水母弄上来似乎有些麻烦,不过上次的兜网已经不能用了,所以叶仁也只能用手硬接,但是此刻事情的发展,似乎与叶仁所想的稍微有些不同……

    就在利维坦那巨大的身躯慢慢浮现出海面之后,伴随着那无匹阴影一同出现的则是许多巨大的触须,就像是一张网一样,将g-2水母的伞状体兜在其。

    “嗡呜…”

    利维坦松开水母。然后整个身躯慢慢沉入海底,在游到水母下方的时候再上升浮起,利用自己宽大的背脊硬生生将整个触须形成的大网和里面的g-2水母都顶了起来。

    然后因为触须大网之无数的吸盘已经死死的吸住了水母的伞状体,所以即使利维坦的背脊是拥有弧度的,这个滑腻腻的水母伞状体居然也没出现什么问题,仍然被死死的挂在了利维坦的背上,而见到这一幕的叶仁,顿时眼前一亮。

    “谁t说利维坦这鸟货智商不够,这不是挺聪明的嘛。”

    化身为本体姿态的叶仁自言自语了一句。然后站起身来,一只脚跨过海面踩在利维坦的头壳附近,然后双手外加身后的尾巴同时伸向那只小g-2水母,将其死死的抱住。然后脚下一用力,将利维坦整个身躯踩的稍微下沉了些许,而自己也通过这股反作用力回到了岸上。一扭身直接松开了双手与尾巴,水母的身躯立刻就落入了早已准备好的巨大水箱内。发出了轰然巨响。

    “轰~”

    巨大的水母伞状体落入装满了海水的货厢,顿时海水四溅。在阳光的照射下到处都是晶莹的水珠。

    “好了,利维坦,觅食去吧,记得往虫后那边移动,虫后现在饿的连体形都开始缩小了。”叶仁将货厢推进了车厢之,然后对着利维坦开口说了一句。

    “嗡~”

    利维坦应了一声,随后心灵链接之就出现了一道信息,很明显是利维坦传过来的,信息之包含的情绪很简答,只有无尽的饥饿。

    想来应该是自食基因经过进化,营养库又空出了很大一部分需要用食物去填补,所以利维坦这个吃货才有些忍不住了。

    对此,叶仁无奈的挥了一下手:“去吧。”

    “~”

    利维坦得到了叶仁的准许之后,连鸣叫都懒得鸣叫,巨大的身躯瞬间消失在了海面上,然后叶仁就看到海水下方有一个巨大的阴影以飞快的速度朝着远方移动过去。

    “戾!戾!”

    被利维坦再次抛弃的好几只小海皇巨鱿,此刻急忙一边尖叫着一边追赶过去。

    “利维坦这鸟货…”见到这个场景,叶仁几乎立刻就是一拍脸,果然还是跟自己想象的差不多,这家伙只要一提到吃,别的东西几乎就什么都忘了。

    “算了,我也该回去了,这次完事之后应该短时间就不用来这种鬼地方了吧?”

    懒得去管疯狂觅食的利维坦,反正这家伙几乎就是个无脑吃货,叶仁心念一动,将隐性功能启动,整个人慢慢的就开始缩小起来,黑色的甲壳逐渐软化,变成了皮肤本身,然后最终变成了人类形态。

    不过还没等叶仁打算做些什么,突然一阵海风就吹了过来,首当其冲的叶仁立刻就感觉到一阵蛋凉。

    “风吹裤档蛋蛋凉…”叶仁浑身一哆嗦,赶紧把衣服什么的给穿好。

    穿好了衣服,叶仁也懒得在这个地方再多呆了,于是直接发动这台已经被自己搞的有些破旧不堪了的货车,慢慢的离开了这个地方……

    ……

    几天后,s市,地下室内。

    “我又回来了。”

    本来比较安静的地下室突然被人打开了门,然后叶仁就走了进来。

    “呀,这次回来的有些快呢。”实验室之的戴琳显然见到了叶仁,于是放下了手正在忙碌的事情,穿着白大褂就走了出来,也是迎接了一下。

    “你又回来了啊。”

    一旁的白萌萌今天也是比较悠闲。转动了一下椅子,也是同样对叶仁开口说了句话。

    “帮个忙。那个水母**还在外面放着呢。”叶仁这次倒是没吐槽,反而说起了正事:“带点营养液。这家伙好像被折腾的有点不行了,就快挂了。”

    “你就不能运个鲜活一点的回来吗?”

    听到叶仁的话之后,戴琳有点哭笑不得的回身去拿营养液,同时说道。

    “我运回来的时候确实很鲜啊。”叶仁无辜道:“但是在路上跑几天之后就快死了,也是有点搞不懂,可能是因为海鲜这东西一从海里捞出来就不新鲜了,所以要尽快处理。”

    “水母我记得用盐泡着不是能保持很久来着吗?”

    一旁的白萌萌问了句。

    “你说的那是海蜇,萌萌。”戴琳一捂脸,回了白萌萌一句。而对于叶仁刚刚说的话,自己已经无力吐槽了,只能将已经准备好的浓缩营养液提取到注射器里面,然后跟着叶仁出去看看再说。

    “走吧。”

    “嗯。”叶仁点点头,然后就是跟上次一样,带着戴琳和白萌萌出去围观g-2水母。

    “咦,这个水母怎么没有触须?”

    白萌萌大概是第一次见到活的水母,于是有些好奇的上去伸出右手戳了戳:“软软的,弹性居然还挺好。”

    “叶仁。你为何把它的触须全都砍掉呢?”

    戴琳这边也是有些疑惑:“触须被砍掉,它的体液会流失很大一部分,能撑到这里没有死去已经相当不容易了,你为什么这么做呢?”

    “不砍不行啊。”

    叶仁一摊手:“我为了捕捉这个水母。已经损失了一条海皇巨鱿了好吗?”

    “海皇巨鱿是什么?”

    白萌萌问了一句。

    “就是一种非常大的法克~鱿。”叶仁回答道。

    “你这家伙……”

    白萌萌叹了口气:“够了啊,你这是在逼我吐槽你吗?”

    “嘛。”

    叶仁将戴琳手上的注射器拿了过来,然后一边给水母注射一边说了起来:“总之这东西我该怎么说呢。戴琳你见过资料应该明白,这东西的毒素几乎比起澳洲箱水母也不差什么。如果不把它的触须弄掉的话,就算是对我来说也是有些危险的。”

    “这样吗…”

    戴琳回忆了一下之前资料上边记载的那些数据。若有所思的点了下头:“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到是可以理解了,上次的毒囊我也有分析过,确实是一种可怕的神经性剧毒。”

    “你看,这事情不怪我吧?”

    叶仁见到戴琳点头了,立刻就是一摊手:“反正它现在没死。”

    “但是怎么把这个这么大的东西放进地下室里面呢?”

    白萌萌突然开口问了一句。

    “…”场面非常诡异的安静了下来,戴琳和叶仁突然同时没了动静。

    “……你们两个感情根本没考虑过这件事啊!?”

    白萌萌一捂脸,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就放在车厢里好了,反正养也养不了几天就要被切片的。”叶仁想了想随口说道。

    “要不我试试能不能利用它身上的细胞克隆一只小型的养在地下室内?”

    戴琳也开始出主意,伸出了一根手指提议道:“至于这只大的可以直接切片送进去,之前那些原料都没有了,正好需要一些试验材料进行下一步的培养。”

    “嗯?”

    叶仁看了一眼戴琳:“之前不是还有很多剩下的么,你别告诉我你都给用完了?”

    “没错,而且还有了进一步的发现,一会你进去就知道了。”

    听到叶仁这样问,戴琳得意的笑了一小下,眨了眨眼睛说道:“保证让你大吃一惊。”(。。)

    [co]百度搜索“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