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距离非常远,又有黑夜来掩盖的缘故,所以无论是陆夫人,还是那个有些阴沉的金发男人都没有发现叶仁的行踪。

    车里边的陆夫人与金发男子似乎又进行了一番交谈,然后汽车就被启动了,朝着一个方向慢慢的行驶了过去,叶仁眼睛微微一眯,然后双腿再次绷紧,爆发出一股力量让其跳跃到了另外一栋楼上边。

    就这样,叶仁一路跳过去,不断的追逐着这辆纯黑的劳斯莱斯。

    直到就这样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左右,叶仁都几乎没楼房可跳的时候,对方也是终于停了下来,陆夫人和那个金发男子下了车,朝着一旁的一个比较隐蔽的小铁门走了过去,叶仁见到这一幕情形,只能微微蹲在房顶,紧紧的眯着眼睛,鹰眼基因的效率几乎使用到极限,就连陆夫人脑袋上边的几小片头皮屑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当然,对于陆夫人这种大家族的人居然也能有头皮屑这一点,被叶仁以“没用飘柔”和“压力大”这两点就忽略过去了。

    不过就在下一秒,叶仁突然感觉到眉心一阵针扎似的感觉,整个人下意识的朝着旁边躲了一下。

    “砰!”一旁的电梯机组房上就飞溅起一蓬土灰。

    “狙击?”

    叶仁一愣,下一刻就微微笑了起来,没想到好像还真有点意思,自己这大半夜出来还出对了,于是叶仁当即立刻就朝着刚刚子弹射来的地方看去,结果居然真的就发现了一个躲藏在窗子后边鬼鬼祟祟的一个黑影。

    “可惜电磁炮射程不够。”

    叶仁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了起来,要是现在自己的电磁枪在手里的话。自己就能直接教对面该如何作人了,只可惜电磁狙击枪被自己太高的电压直接给融了。而普通的磁场加速又不能让小钢珠达到狙击枪那种距离的杀伤力,所以这就比较郁闷。

    不过有些时候幸福总是来的那么突然,就比如现在一样。

    “…”

    刚刚那一枪虽然好像安装了消音器,但是不光是陆夫人,就连那个金发男子也意识到了不对,转身朝着叶仁这边就开始张望了起来,当然,他们的视力显然没有那个狙击手叼,所以只能张望一下。却看不到叶仁的具体位置。

    更何况叶仁今天还穿了一身黑色的衣服,融入黑夜之就更难以被发现了。

    不过尽管他们看不到叶仁,但是那个小铁门却被打开了,从里边钻出来了个体型非常高壮的肌肉壮汉,那几个肌肉壮汉看样子一个个都非常相似,尤其是脸部线条,就仿佛是一个模子里边刻出来的一样,而他们此刻只穿着小背心,上边似乎有着刺青一样的东西。印着个像是数字一样的东西。

    他们一从小铁门里面出来,就抬头看了一眼叶仁所在的位置,然后一路小跑朝着叶仁所在的地方就跑了过来。

    “这个数码条码…”

    叶仁眼睛看的非常精准,所以一下子就看到了这个肌肉大汉胳膊上边像是刺青一样的数字。这个数字的样式自己非常的眼熟,因为在贝吉拉博士的记忆之,这几个条纹码可是属于分辨一些低级实验体的唯一方式了。

    “陆夫人居然还跟实验室有关系吗?”叶仁笑了笑。虽然现在自己还处于s市这一点比较麻烦,但是如果能够给实验室找点麻烦的话自己会非常乐意的。

    当然。如果能在给对方找麻烦的同时,又获得一些自己非常想要得到的情报的话。那就更好了。

    “今晚又是一个收获之夜啊。”

    见到那个耿直的实验体满脸杀气的朝着自己这边快速的跑过来,叶仁微微一笑,如果陆夫人真的跟实验室联系的非常深入的话,自己也不介意到时候撬开她的脑袋看一看里边到底都是些什么东西,如果有一些有用的话,那还真是赚了。

    反正叶仁现在的姿态是夜的样子,就算是用出那些基因能力也不怕被实验室的人追查,反而会让他们将所有的目光都集到“夜”这个身份上边,自己本身则也就算是安全了。

    “明天就去凌云号了,既然陈家能得到这张卡片,那没准陆家也会得到,现在陆夫人又与实验室的人联系在一起,不知道又想闹哪样。”叶仁摸了摸下巴,一边站在原地等着对方,一边思考起了这一大堆乱八糟的东西。

    “砰!”

    也就是这个时候,个低等实验体…也就是那个肌肉大汉已经一脚踹开了已经被锁上了的天台门,直接冲了进来。

    “…”个肌肉大汉刚一上到天台,就立刻四处查看了起来,在发现了叶仁之后直接杀气腾腾的猛扑过来,一双蒲扇一样大的手掌直接朝着叶仁的喉管抓来,看到那青筋暴露的样子显然是打算直接掐碎喉管,让叶仁瞬间毙命。

    但这是不可能的。

    “嗞啦!”

    叶仁甚至连地方都没动,借助着电鳗电肌基因释放出来的电流一瞬间就覆盖在了自己周围的空气之,那几个扑过来的肌肉大汉浑身都被电流覆盖住,眨眼之间就失去了所有力气,直接倒在了地上不断抽搐着。

    这还是叶仁只用了一部分力道的缘故,这要是电肌全功率发电的话,这几个人绝对已经被电焦了。

    毕竟现在电肌经过爆肌和蚂蚁肌肉的增幅,已经不能按照第四等级这么计算了,互相叠加所造成的电压增益几乎是呈几何倍数提升的,更何况经过长时间的磨合与熟练电感垂体的应用,叶仁对于电流的释放已经无比的得心应手,就这一点比起自己刚刚进化第四级电肌的时候,已经完全是天壤之别了。

    【系统,退化鹰眼基因,融合记忆掠夺基因。】

    叶仁心暗自对系统说了一句,然后自己则是慢慢的走到了个不断抽搐的低级实验体面前,蹲下来说道。

    “我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可以选择回答或者等死。”

    “…”

    个实验体完全没说话,除了身体还在抽搐之外,个人的眼睛里边除了惊恐之外就看不到别的东西了,但即使这样他们还是没有张开嘴。

    “好吧,都选择等死吗?”叶仁点点头,然后连螳刀也不用,直接伸出四根手指像是钢叉一样硬生生的刺进了一个实验体的额头里边,用力一掀,直接整个头盖骨就飞到了不知道哪个地方去了,而红白相间正在蠕动的脑组织也是露在了叶仁的面前。

    “果然有脑血线虫,麻烦。”

    叶仁利用电感跟超声波检测了一下,结果虽然超声波找不到这东西,但电感却敏锐的感觉到了一个正潜藏在脑干里的尖细小虫。

    “孩子,你需要电疗。”叶仁伸出一根手指直接插入了对方的脑组织之,指尖的肌肉微微收缩一下,然后突然舒展,一阵电流就流入了对方的脑组织里边。

    “叽!”

    脑组织之发出一声细微的叫声,随后脑血线虫噗嗤一下钻透了一片脑组织,露出了一个像是黑色线头一样的脑袋,随后就被叶仁直接捏住硬生生的拽了出来,这样子就好像是在吃炒菜的时候随意的拽出自己不小心掉进去的头发一样。

    “噗嗤。”拽出脑血线虫之后,叶仁随意一脚就踩在了上边,直接爆出一团血浆,而恰好是在这个时候,系统也非常适时的提醒了自己基因已经融合成功。

    【系统提示:记忆掠夺基因融合成功。】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

    叶仁笑了一下,然后解除了自己头部的部分隐性功能,对着实验体裸露在外的大脑就慢慢的张开了嘴。

    当然,这只是叶仁自己的感觉。

    而在另外两个实验体惊恐的注视之下,叶仁现在的变化是这样的,在刚刚面带诡异微笑的自言自语了一句之后,他的嘴巴突然就以一个非常恐怖的样子向着周围裂开,脸颊两边的皮肤开始慢慢的蠕动并且变成黑色的甲壳状物质,本来扁平的牙齿慢慢变成无比锋利的锯齿状尖牙,一只手狠狠挖出了一大团脑组织,非常野蛮的就往嘴里塞去,弄的血液喷洒的到处都是也完全不在意。

    如果说这些实验体认为自己就是恶魔的话,那么现在的叶仁完全就是一个以恶魔为食的,充满了凶邪的上古巨兽,充满了难以言喻的恐惧和扭曲,甚至连见惯了恐怖的他们都感到了一阵窒息。

    “唔…”

    下两下将难以下咽的恶心东西吃下了肚,叶仁闭上眼睛准备接受记忆的洗礼,就像是自己胃部正在消化脑组织本身一样,自己的大脑也在消化本来属于他人的知识与记忆。

    当然,这种方式可能野蛮粗暴了一点,以至于叶仁都经常询问系统,可不可以不用嘴来吃,但事实上除非叶仁给自己的胃弄一个可以开关的裂口,不然的话想把食物送入胃,暂时除了吃之外还是没有其他办法的。

    或许也有,就比如01实验体的病毒卷须,但为了这东西单独开辟一个基因槽以及浪费进化点数,叶仁觉得不太值得。(。。)

    [co]百度搜索“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