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二,六,十四点,我猜是大。”

    摸了摸下巴之后,叶仁直接一抬手,将筹码弹到了一个小框内。

    “不错不错,看来夜先生果然是赌技高超啊。”凌霄看起来有点开心的样子,一点也不在乎自己输了,直接将筹码一推:“是在下输了。”

    “承让了,想来这个规则还是有点问题的,要是凌霄先生选择猜数字的话,恐怕现在输的就是我了。”

    叶仁点点头,微笑了一句,然后也是默默的夸了对方一下。

    “呵呵。”凌霄听到叶仁的说法之后,也是轻笑了一声,一挥手说道:“走吧,夜先生,我请你喝一杯好了。”

    “也好。”

    这本来就是叶仁想要的事情,于是叶仁自然也是点了点头。

    “夜先生,这个筹码你拿好,以后随便是想来这里继续玩,还是直接兑换成现金都没问题。”凌霄随手从一旁拿过了枚晶莹剔透的钻石筹码,然后递给了叶仁:“那些别的筹码带着也不方便,直接带着这个就可以了。”

    “嗯。”

    叶仁也没推辞,这里边可是整整个亿,除却一些卡和外边剩下的零碎筹码之外,可是自己全部的家当了,不过叶仁自己也没想到这群人居然可以有钱到这种地步,这么一会就赢下了两个亿,还是美金,这简直是不把钱当钱好吗?

    “走吧,我们出去边喝边聊,如果夜先生有兴致的话,我们一会玩一会卡牌也可以,比如梭哈。”

    凌霄跟着叶仁摆了摆手,随口跟叶仁说了一句。

    “嗯…稍等一下。凌霄先生。”叶仁说完之后,目光直接转到了一旁的小泉司麻身上:“小泉司麻,我可要离开了。为了完成我们之间的赌约,你是不是吃几个筹码?”

    “你……”

    小泉司麻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本来凌云公子帮自己引开了这个诡异的夜,但是小泉司麻自己真的是万万没想到,这个夜先生真的是太难缠了,这凌云公子都要请他吃饭去了,结果他居然还不忘了自己。

    此刻,小泉司麻真的恨不得对方当自己是一个屁,放了算了,干嘛还总是捏着不放?

    “凌霄先生……”小泉司麻这边脸色一变。眼里有些祈求的看着一旁的凌霄,似乎是在祈求着对方帮助自己解围一样。

    “小泉司麻…”

    凌霄没有因为对方认识自己就替对方说情或怎么样,凌霄只是轻轻的看了一下小泉司麻,然后就很平静的开口说了起来:“愿赌服输这件事是很正常的,就算是我也愿意遵循赌约,陪着夜先生喝一杯,不然的话岂不是落了面子?”

    “哈哈,没错,不愧是凌云的儿子,真是说到我的心坎里面去了。”

    一旁的老头听到凌霄的话语之后。突然哈哈大笑了两声:“我第一个支持愿赌服输这一点,要是连这一点也做不到的话,那真是没资格在凌云号上边呆了。”

    “你…”

    小泉司麻对着这个处处针对自己的老头看起来态度也不是特别好。眼底深处闪过一丝怨毒的神色,只不过因为有凌霄在,小泉司麻这一丝怨毒隐藏的非常之深。

    “你看,别人都说愿赌服输,快吃筹码吧。”叶仁又开始说了起来。

    “岂可修…”

    听到叶仁的话之后,小泉司麻也是十分的愤怒,思量了一些之后果然还是没有去吃那些筹码:“我们大河民族是骄傲的民族!谁也别想羞辱我!”

    说完,一甩袖子居然就怒气冲冲的离开了。

    “还真是狼狈啊。”

    叶仁看着小泉司麻的背影,微笑着摇了摇头。反正吃筹码也无非就是想羞辱他而已,倒不是非吃不可。既然对方已经被羞辱了那就不在意了。

    毕竟,对方这么一下已经属于连凌霄都不放在眼里了。自然是损失大了去了。

    “让你见笑了啊,夜先生。”凌霄似乎根本就没在意小泉司麻的态度,只是转过身对着叶仁说了起来。

    “没事。”

    叶仁一挥手。

    “走吧,我们也算是刚刚认识,我这人也比较爱交朋友,我请你喝几杯。”凌霄再次邀请了一下。

    “嗯,好。”

    叶仁点点头,然后直接跟着对方走了出去。

    而接下来的事情,则是叶仁并不知道的,比如在叶仁刚刚走了之后,一群人就开始吵嚷着让庄家赶紧将骰盅打开,然后庄家小伙在没有办法的情形之下,再加上自己也确实好奇,于是就悄悄的打开了骰盅。

    结果上边色子居然真的是六,二,六,十四点,大。

    “卧槽,还真是。”

    众人见到这个情形之后,立刻面面相视,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没想到凌云公子也是个赌神啊。”周围的人互相低声的议论了起来:“今天来这里玩还真是长见识了,不过这个叫夜的家伙倒也是幸运啊,竟然让凌云公子对他产生了兴趣。”

    “你t别说的那么恶心,那叫高手之间的惺惺相惜。”

    有人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辩解起来……

    ……

    当然,这些叶仁都很显然是肯定听不到的,因为此刻的叶仁已经跟着凌霄一起,来到了一个酒吧。

    “凌霄少爷。”

    调酒师本来在吧台漫不经心的开着小差,结果见到凌霄面带着微笑走了进来,顿时就精神了起来,赶忙打了个招呼。

    “嗯,来两瓶酒。”

    凌霄点点头,然后转过头来对着叶仁开口询问了起来:“夜先生,你想喝点什么?葡萄酒还是香槟?”

    “事实上我对酒并不是特别在意。”

    叶仁尽管学习了很多资料,但是多数都是学术上的,完全没有这些听说过这些名贵的酒水,于是悄悄的装了个比,微微一笑说了起来:“有时候与自己喝酒的人。比酒本身要重要多了,你说对吗?”

    “呵呵。”

    也不知道是不是装比奏效了,总之凌霄点了点头。对着调酒师开口说了起来:“那就来两瓶差不多点的就可以了,你随便拿。”

    “好…”

    尽管凌霄是随口说的。但是调酒师这边哪敢拿两瓶普通的糊弄自己的顶级上司,于是直接将电子控温酒柜里边最昂贵的一瓶酒给拿了出来,然后砰的一下打开,慢慢的就倒进了酒杯里边。

    “虽然那边也有包厢,不过我觉得在这里喝点东西的感觉也不错。”

    凌霄似乎非常懂得品尝酒水,轻轻捏起了水晶杯,慢慢的就摇晃了起来,澄澈的酒液没有一丝杂质。就像是最完美的液态红宝石一样在杯荡漾,一种陈年葡萄酒特有的气味慢慢的从杯飘散了出来。

    而且,随着凌霄不断的摇晃,酒水的味道似乎开始变得更加芬芳起来。

    “没错。”叶仁只能照猫画虎的也跟着摇起了酒杯,事实上现在叶仁尽管也能感受到这东西的味道,但叶仁猎奇的觉得,遗迹生物的血液肯定比这个红葡萄酒要好喝上百倍也不止。

    当然,这都是叶仁自己的味觉感官,别人肯定不会这样想的。

    “夜先生似乎是第一次在凌云号上见到啊。”

    凌云慢慢的摇晃着手的酒杯,似乎不经意的就开口慢慢的说了起来:“夜先生之前是做什么的呢?”

    “哦。姑且算是雇佣兵,属于里世界的人。”

    叶仁胡诌了一句。

    而至于里世界这个词,其实也是在被自己掠夺了记忆的人身上听过的词汇。不过这个词当然不是指异界之类扯淡狗血的东西,而是是指那些常人无法触及到的领域,比如血腥的战场,还有一些世界不为人知的阴暗面,比如间谍,国家的隐秘机构,甚至各种地下组织之类的,所有这些常人无法接触到的世界,就被称之为里世界。

    “怪不得。”凌霄似乎没有质疑叶仁的身份。反而点了点头:“恐怕你的名字也是虚构出来的吧,比如代号什么的。”

    “差不多。”

    叶仁一耸肩。夜这个身份本身就不存在,自己怎么胡诌别人也无法调查到。所以叶仁完全就放心的瞎说。

    至于这些消息走漏出去,那正是叶仁想要看到的画面。

    只有这些消息被泄露出去之后,叶仁才能够让实验室的注意力从‘叶仁’的身上转移出去,转而针对夜这个谜一样的存在,而为自己争取和拖延到足够的时间,同时也能保护自己的家人不受侵害。

    “你的身手应该相当不错,有你坐镇这艘凌云号,我突然安心多了。”

    凌霄听到叶仁是里世界的人之后,非但没有惊讶或者表现出什么其他的状态,反而是更加的放松起来了,甚至直接微微一笑:“最近总有刁民想害朕。”

    “……”

    叶仁听到这句话之后,差点没控制好像吐槽一下,结果还好忍住了。

    “对了,夜。”

    凌霄突然开口说了起来:“你刚刚说你是雇佣兵什么的,我可以请你吗?”

    “哦?”

    叶仁看了凌霄一眼:“你的实力也不弱吧?让我帮忙?”

    “当然是有报酬的。”

    凌霄四下看了一眼周围,然后表情随意的说了起来:“我的实力远远不够,所以才找你来帮忙,如果你愿意答应我的话,酬金方面自然可以商量。”

    “你先说事情和酬金。”

    叶仁考虑了一下,没人嫌钱多的,要是不麻烦的话自己顺便帮了对方又能怎样?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还是找个包厢说好了。”凌霄端着红酒慢慢的喝了一口,然后站起了身来:“走吧,去我的专属包厢。”

    “哦,好。”

    叶仁点点头,然后也跟着站起了身,跟着凌霄朝着所谓的专属包厢走去。

    很快,在穿过了一个小道之后。凌霄左拐了一下,然后直接在门上刷了一下指纹,走了进去。而叶仁自然也是跟在了后边。

    “好了,这里应该没眼线什么的了。连个小虫子都没。”

    凌霄很放松的躺在了柔软的沙发里边,对着叶仁点了点头:“做吧,夜。”

    “嗯。”

    叶仁应了一下,然后坐在了沙发上。

    “是这样的,夜,我在找你帮忙之前,有一件事想问问你可以吗?”凌霄见到叶仁也坐下了,于是也没多说什么。直接就开口切入了正题。

    “凌霄先生,你说。”

    叶仁点了下头,然后开始猜测起了对方打算问自己什么,比如自己的实力还是其他什么的?

    “你…知道实验室吗?”凌霄突然身体前倾,表情凝重的问了起来。

    “哦?实验室?”

    叶仁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略有所知,不知道凌霄先生想找我干嘛?”

    “直接叫我凌霄就好了。”

    凌霄直接一摆手:“加先生两个字总觉得显得有些生分了,就算是这件事你不答应我帮忙的话,我也想跟你以朋友相交。”

    “好,凌霄,你打算让我干什么?”

    叶仁不是那种爱墨迹的人。当即也就直接问了起来,毕竟关系到实验室,叶仁不得不上点心。

    “事情是这样的…”凌霄见到叶仁似乎有点感兴趣。心稍微有点欣喜,但是表面完全没有表露出来,反而是非常凝重的说了起来:“就在几天前,我收到了秘密情报,说是实验室似乎想要对凌云号近几日的活动有所企图,既然夜你了解实验室的话也不用我多说了,这是个什么组织你应该清楚……”

    “这样吗?”

    叶仁了然的点了下头,不得不佩服这个凌霄的信息网做的确实叼到爆炸,连实验室的信息都能搞到手。而且还是这种重要的信息。

    “嗯,没错。”凌霄点点头。随后有点歉意的说道:“我知道你应该不是实验室的人,所以我才来找你。”

    “哦?”

    叶仁有点疑惑的看了凌霄一眼。

    “抱歉。夜。”

    凌霄还以为叶仁有些不满,于是诚恳的说了起来:“你应该知道凌云集团所涉及的范围之广,在我的手下有一个前沿科技的研究所,之前我让里边的技术人员扫描了脑血线虫的基因样本并制造了探测器。”

    “就比如此刻这个房间上边。”

    凌霄伸手一指:“你看到那个烟雾警报器了吗,那个就是探测器。”

    “原来如此。”

    叶仁抬头看了一眼那个烟雾警报器,通过电磁视觉看这东西,确实跟普通的烟雾警报器不一样,无时无刻都在往外散播着某种电磁波,所以这个说法倒也是可以解释的通。

    “差不多就是这样。”凌霄一摊手:“至于我为什么能感觉到你比较强大,这是你的气势告诉我的。”

    “你果然练过古武。”

    叶仁看了一眼凌霄。

    “呵呵。”凌霄一耸肩:“家父逼的,没办法。”

    “那你露两手给我看看。”

    叶仁盯着凌霄,突然开口说道。

    “嗯?”凌霄一愣。

    “没听清吗?”

    叶仁突然一笑:“你就当我突然兴起了,想要跟你比试一下,当然我不出手,你全力攻击我就行。”

    “为什么?”

    凌霄感觉叶仁的话说的有些突然,似乎是很奇怪,所以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叶仁。

    “不答应的话我可不帮你。”

    叶仁也不解释为什么,直接就站了起来,一阵淡淡的气势开始朝着凌霄压了过去。

    “唔…”凌霄感觉到了叶仁的气势,尽管因为叶仁的刻意控制只放出了些许,但对于凌霄来说也确实需要足够重视了,于是他的表情也从疑惑慢慢的变成了凝重,双手抬起,一个有点奇怪的起手式被他摆了出来。

    “攻击我。”

    叶仁慢慢的增加气势的强度,也不动手,对着凌霄继续说道。

    “夜,对不住了!”果然凌霄承受不住叶仁那如渊般的恐怖气势,起手式突然变换起来,一只手掌化作手刀,猛的就朝着叶仁的肩膀狠劈过来,同时另外一只手也没闲着,紧紧的挡在胸口似乎是在以防万一。

    对此,叶仁只是抬起了胳膊。

    “砰!”

    叶仁没躲,所以对方的攻击直接就狠狠的打在了叶仁的身上,但是因为强化过五级的黑皇独角仙外骨骼,所以叶仁居然连一丝感觉都没有。

    反而是一旁的凌霄,此刻就感觉自己打在了一块坚硬的铁板…不,就像是打在了一块坚硬的金刚石上边了一样,不仅完全没有让对方受伤,反而是反震的力量让自己的手骨都剧痛不已,当即立刻就后退了一步,脸上全都是惊异之色:“金钟罩铁布衫?”

    “别管是什么,用暗劲。”

    叶仁平静的说道,同时也算是提醒。

    “……”凌霄没有说话,自己此刻是知道对方跟自己的实力差距了,于是直接用上了全部的劲力,一只手掌慢慢的抬起,同时呼吸也开始有节奏的变换了起来。

    “哈!”

    大喊了一声之后,凌霄之直接将右手推了出去,再次拍打在了叶仁的肩膀上边,不过这次当然不是实打实的攻击,只见他手腕微抖了一下,整个劲力被他以一种微妙而精巧的方式直接打进了叶仁的肩膀。

    而叶仁,则也是感觉到了肩膀部位有一点点痛觉传了过来,大概是皮肤没有防御住暗劲,所以肌肉被渗透进来的劲力给打到了一下。

    【会用劲力,看来不是。】

    叶仁见到凌霄刚刚作出的动作,心暗自的想了一下,然后轻轻点了下头:“好吧,凌霄,我答应帮你了。”

    (外出晚归,欠一千,明天补双倍)()

    提供无弹窗全字在线阅读,更新速度更快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高速首发超级掠食者系统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co]百度搜索“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