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吓我一跳。[ads::,]”

    陈珍这边突然轻笑起来,然后故作夸张的拍了拍胸口。

    “总之事情的大概就是这样,本来是打算用电话通知你们一下就好,不过觉得可能见面更正式一下,所以就过来了。”叶仁摊了摊手:“不过我现在还有点事情,所以要先走了。”

    “这么急?”

    墨夏这边愣了一下:“叶兄弟,好歹吃过晚餐再走吧。”

    “对啊,叶兄弟,吃点东西再走吧,不然的话让你空着肚子回去也不是这么个事儿啊。”一旁的陈虎也跟着附和起来。

    “不了,最近的事情比较多,改天吧。”

    叶仁现在心里全都是其他的事情,哪里还肯跟他们坐下来好好吃饭,就那么一桌子吃的,就算是自己都吃了也没啥感觉,到头来还不是一样空着肚子回去?

    “那好吧,叶兄弟,以后有机会再聚了。”

    这边墨夏见到叶仁是真不想留下,于是点了点头,朝着一旁的墨樱吩咐了一句:“妹妹,去送一下叶兄弟吧。”

    “…嗯。”

    墨樱这边抬头看了一眼叶仁,然后请轻点了一下头。

    “……”见到这一幕,叶仁没由来的就感觉到一阵难以言喻的无奈,但是这种事情也真的是不怎么好开口拒绝,于是只能跟众人说了一声,随后就转身离开。

    而在自己身后,墨樱也一直无言的跟在身后。

    就这样,一路无话。

    直到叶仁已经离开了陆宅所在的地方之后,墨樱这边才轻轻的开口说了起来。

    “叶先生。”

    “嗯。”叶仁一边应了一声,一边径直的朝着自己车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面对这个非常喜欢自己的女孩子,虽然说她跟自己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但是毕竟自己好几次都在性命攸关的时刻救了对方,要是不触碰自己利益的话,自己多少还是不想过多的伤害她的。

    所以,尽量能赶紧离开就赶紧离开。免得又弄出什么麻烦事来,惹得自己又要头痛。

    “你真的没有上凌云号码?”

    墨樱突然这样问了一句,也是让叶仁心里没由来的一愣,不过表面上却还是一副正常的表情,没有一丝的变化:“当然没有。你为什么突然这样问?”

    “我找到了这个。”

    墨樱张开了手掌,里面静静的躺着指甲盖大小的一张手机卡,也不知道这个手机卡曾经经受过怎样的冲击,现在上边已经全都是裂痕了,给人一种几乎用力一碰就会彻底碎裂掉的感觉。

    “这是什么?”叶仁看到那个手机卡之后就心暗道了一声不好,不过表面仍然不动声色。

    “这是你的电话卡,里面甚至还有一些你的通话记录。”

    墨樱一边解释,一边脸上就已经开始浮现出难过的表情来了,那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里面立刻就聚集起了一层水雾。

    “我的电话卡?”

    叶仁见到对方这样说,也是眉头一皱。仔细一想自己当时好像确实把手机不知道给甩哪去了,虽然说手机有可能被战斗的余波给震碎了,但是手机卡还真就有可能被保存下来了,要是真这样的话,那这个墨樱此刻岂不是知道了关于自己的秘密?

    “我知道这件事对你很重要,你放心,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说出去的。”见到叶仁眉头紧皱的样子,墨樱用力忍住自己的情绪,努力试着做出一个微笑来:“而且,你就是那天那个有着金白色头发的夜先生吧。”

    “嗯?”

    如果说先前叶仁还有些头痛的话。那么现在已经是有些吃惊了。

    “我在你的电话卡周围发现了一些破碎的衣料和一张…已经破碎了的蓝宝石凌云卡。”墨樱默默的说道:“很惊讶吧?其实那天晚上在酒吧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你了,只不过我当时没有发现你就是叶先生,而那些破碎的衣料正好跟你当时穿的衣服相吻合。而那张凌云卡又特别的证实了你的身份,这一点是凌霄公子告诉我的。”

    “他?”

    叶仁回忆起了那个气质比较儒雅的凌霄,眉头一皱:“他为什么会告诉你这种事情?”

    “这件事说来比较巧,因为我无意之提到了你的名字。”

    墨樱解释道:“当时那怪物被…打败之后,凌云号的危机差不多就解除了,之后凌云号排空了水。而我因为好奇的缘故,趁着工作人员在封锁现场之前就偷偷跑到了一个看起来像是交战过的地方,这才无意之发现的这些痕迹。”

    “然后呢?”

    对方根本没有说到点子上,叶仁只能继续问了一句。

    “我在到处寻找痕迹的时候被凌霄带着一些工作人员赶出来了,但是我之前在走神,所以在出来之前用自言自语了一句叶先生。”

    “原来是这样吗?”

    这次叶仁是彻底想通到底是怎么回事了,想来居然是墨樱的误打误撞让凌霄产生了一个误会,这才让对方猜到了自己隐藏身份,不得不说还真的是巧的不行,这其一旦有一环出现了问题,墨樱恐怕也不会知道的这么详细。

    当时应该就是墨樱喊了一句叶先生,但是凌霄肯定满脑子都是自己,就把这个叶听成了夜,反正两者的发声是一样的,恐怕误会也就是由此产生的了。

    “你又救了我一次,就像是我的守护神一样。”

    见到叶仁一副了然的样子,这边墨樱微微低下了头,轻叹了一句。

    “…”对于墨樱此时此刻所说的话,叶仁这边眉头紧皱了起来,比起刚刚的问答,现在这句话自己实在是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比较好。

    虽然说如果自己想要保住自己秘密的话,最好的办法是杀了对方,或者直接让对方失忆什么的,不过叶仁现在体内毕竟还有一部分人类的基因。虽然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基因的缘故在作怪,但是如果有可能的话,叶仁是真的不想下手伤害这个对自己毫无恶意的女孩。

    这种感觉真的是糟透了,完全就是自己最不擅长的东西。

    而就在叶仁沉默不语的时候。这边一直站在叶仁身后的墨樱突然动了,只见她慢慢的朝着叶仁走了过来。

    然后在叶仁没有任何表示的情况下,主动的抱住了叶仁,将脸完全的埋在了叶仁的胸口。

    也至于叶仁这边,也是感觉到了一阵清新的花香。以及少女身躯所带来的那独特的柔软和恰到好处的弹性。

    “谢谢你。”几乎弱不可闻的一句喃呢低语,传进了叶仁的耳。

    随后,一双柔软的小手轻轻的抚上了自己的脸颊,仿佛带着某种魔力一样,让叶仁微微的低下了头,而就是这么低头的一瞬间,两片粉嫩的樱唇已经迎了上来。

    一种淡淡的花香。

    叶仁没有吃过樱花,但是现在轻品着对方柔软的香唇,却感觉这种味道就像是轻轻飘落的樱花一样,这种滋味真的是非常的让人着迷。以至于不知何时,叶仁已经开始直接用一只手轻轻的端着了对方洁白的小下巴,然后舌头也不老实的撬开了洁白的贝齿,轻轻的滑到了对方的小嘴里边去,品尝着那特有的清新与甜美。

    “呜呜…”

    有生以来第一次接吻,墨樱这边整个脸都红透了,一双漂亮的眼睛也变的有些迷蒙,整个人感觉身体都软了,而且有些晕乎乎的,就像是要飞上了天一样。

    对于墨樱来说。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而且自己也非常的喜欢。

    良久,唇分。

    不知道是不是吻的太久的缘故,叶仁这边轻轻离开之后。唇边居然挂上了一丝晶莹的唾液,慢慢的变细,最后才崩断了开来。

    但是因为墨樱这边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此刻完全就是挂在叶仁身上的,于是叶仁也只好用一只手搂住了她,当然。这只是为了防止她摔倒而已,尽管叶仁自己都有点不太信这个理由,但是他还是强迫自己相信一下。

    过了一会,墨樱这才缓过了神来,身上稍微有些紊乱的电磁波也开始逐渐恢复了正常。

    只不过,似乎是并不想从叶仁的身上离开,尽管墨樱这边已经清醒了不少,但她却还是没有离开叶仁的怀抱,只是一直低着头,脸蛋红的仿佛是要滴出血来一样,羞的脸看叶仁都不敢看上那么一眼。

    不过叶仁自然不像是墨樱那么开心就是了,当即此刻轻拍了一下对方的肩膀:“好了,我救你命这件事你也肉~偿了,我们现在应该是两清了。”

    “…”

    听到叶仁这么说,墨樱突然浑身轻微的震了一下,随后抱着叶仁的力劲更大了些许,眼圈也有些发红。

    “乖,回去了,不然我回家又要挨老婆打,没准这都是要被剁手的。”

    叶仁用手轻轻摸了摸对方的脑袋,胡诌般的劝了一句。

    “真是……”

    墨樱这边闭着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露出了一个笑容,同时也将双手松开:“好羡慕你的妻子呢……”

    “这种东西不用羡慕,你这么优秀,以后也会找到一个对你很好的男人。”

    叶仁也是回应给了对方一个微笑,随后就打开车门:“好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优秀?”

    墨樱的眼底闪过了一丝失落,不过脸上还是挂上了一丝勉强的笑意:“如果我真的像是你说的这样优秀的话,你就不会离开了。”

    “这不同。”

    叶仁一边说着,一边直接坐在了车里,然后认真的看了一眼墨樱:“你跟我并不在一个世界,像你这样优秀的女孩,就不要踏足到我这里来了。”

    说完之后,没等墨樱开口,叶仁这边就是直接一脚油门踩下去,机车的引擎发出一声轰鸣,随后在墨樱的凝望之下快速的绝尘而去,眨眼之间就消失在了对方的视野之内。

    “呼…”

    驾车离开了墨樱之后,叶仁这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尽管已经离开了陈宅挺远的距离了,但是叶仁这边吧唧了一下嘴,居然还是能回味到之前那种好似香花一样的淡淡清香,不得不说这种感觉真是有点…难以对付。

    一个柔柔弱弱的小墨樱,居然感觉比实验体都难缠,还真是…

    “头痛啊,回去之后也不知道该怎么跟萌萌讲这件事。”想到了地下室那边还在等着自己回去的白萌萌,叶仁顿时就是抹了把脸,这要是解决不好感觉妥妥的柴刀风险啊,而且这柴刀材质还t是星痕金属,连钻石都能像是切豆腐一样切开,叶仁可不想让自己的叼飞了。

    “嗯…果然还是不要告诉她好了。”

    叶仁想了想,自己又没做什么其他事情,而且在之后也不打算联系或者接触对方了,所以这件事只要自己不说,好像也就没麻烦了。

    想到这里,叶仁松了一口气:“对,就这么干。”

    通往地下室的路程并不是特别远,但是叶仁因为心里面还有点事要做,所以也就没有在第一时间之内回去,而是在路上转了转,顺便又找了几家快餐店吃了点东西补充能量,等到天黒之后,这才驱车回到了地下室。

    “那啥,我带着晚餐回来了。”

    打开了地下室的大门,叶仁变换成为夜的模样之后,打了个招呼就随意的就走了进去,不过就在随后,自己电感垂体无时无刻都在开启的电磁场感应将周围扫了一圈,没有发现工兵的气息,于是开口问了句:“工兵走了?”

    “嗯,走了。”

    白萌萌并没有站起来打招呼,而是不知道在电脑那边敲打着什么,听到了叶仁的问话之后,直接回应了一句。

    “终于走了吗?”叶仁听到了工兵走了,也是轻松了不少,伸了个懒腰将模样重新变换回自己:“一直装样子还真是有点累,现在多少能放松些了。”

    “啊,叶仁,你回来了啊。”

    一旁的戴琳之前正在做实验,此刻刚刚从试验隔间走了出来,见到叶仁之后先是一愣,随后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沙发椅上的白萌萌:“唔…叶仁,你有没有什么话想要对萌萌说?”

    “呃,好吧。”

    感受到地下室里边有点怪异的气氛,叶仁顿时一抹脸,要是连现在这种气氛叶仁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话,那自己简直跟笨蛋没什么区别了。

    所以说,果然是被发现了。(。)xh118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